《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三百三十二章、风起云行

王光宇这种不务正业的纨绔子弟,何必去蹚无冲派的浑水呢?多少有点让人想不通,但原因并不复杂,有句老话叫“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王光宇是属于游山玩水、花天酒地,什么都想追求上好享受的那种人。爷爷留的家底虽然丰厚,但他本人却不善投资经营也没在这方面投入多少精力,七、八年下来也就挥霍的差不多了。

他在龙楼派挂一份闲职,其收入维持普通的小康生活是可以的,但还想享受原先的生活方式却万万做不到。就在这个时候有“贵人”出现提供“资助”,名义上通过“生意合作”的形式,实际上差不多等于白送钱,他就是这么一步一步下水的,过程就不必多述了。

世上很多人都像王光宇一样,能奢不能俭,当他习惯了惬意奢华的享受之后,便无论如何不愿再失去,否则人生就像失去了意义,不惜一切代价也要留住那昔日的骄奢。不仅人如此,当今有的国家也如此。

王光宇的暴露很偶然,导火索是一张寄错地址的消费对账单,连他自己都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居然寄到他平时挂名的工作单位去了,也是龙楼派外堂开设的商务机构。这本是私人信件,可是在递送途中信封破损了,里面的东西送到的时候掉了出来,消费记录看上去令人惊讶。

王光宇的资产状况别人不清楚,可是龙楼派的高层却是清楚的,而且最近龙楼派正在进行门风整顿,立刻就引起注意了。沿着这条线索暗中一查,顺藤摸瓜很多问题就暴露了,甚至还查出王光宇曾与詹莫道有“合作”,莫明其妙接受过大笔馈赠。这就没什么好客气的了,龙喻洁很果断的将他拿下查问。

庄子说过,无所用则无所害,王光宇根本没想到自己会暴露,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稍微用点手段一审问,什么事都交待了。他所掌握有价值的情况不多,只有一条线索引起了龙喻洁的高度重视,据说安佐杰在江西景德镇郊外建立了一个秘密据点,调集心腹并训练高手。

秘法高手不可能像军队那样批量训练,因为风门秘法的本源只是滋养形神之道,并非征杀之刀,若一味贪夺天地灵枢攻击之厉,对修习者本身并无好处。若不能回归正途,境界越高对本人将来的伤害可能就越大。唐氏兄弟的确有过人之才,但更有叵测之心,竟然会用这种方式训练人,安佐杰就是其中最突出的代表,而安佐杰自己当然也学会这一手了。

龙喻洁秘密关押王光宇,并未对外声张,随即联系了当初在杭州共赏花红的五派掌门,这时游方换了最新的联系方式,行踪难寻,龙喻洁又联系了与兰德先生关系最密切的寻峦派掌门张玺。

这几位掌门暗中商议,最后由张玺定计,不论真假,也要到景德镇去一趟,尽快查出安佐杰的巢穴所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剿灭,以防后患坐大。

这一次行动很像当年的七大派围剿无冲,但当年是刘黎传讯,九星派招集,公开发难;而这一次是龙楼派掌门龙喻洁传讯,寻峦派掌门张玺招集,秘密行动。参与行动有龙楼派掌门龙喻洁、寻峦派掌门张玺、消砂派掌门苍霄、长老柳希言、伏牛派掌门牛月坡、长老姚寻、松鹤谷长老万书狂等十三人。

他们没有带多余晚辈弟子,吸取上次在青山湖血战的教训,若修为不够且各自为战的话,人太多反而会成为混战中无谓的炮灰。九星派前掌门、现顺杖堂堂主沈慎一也参加了这次行动,张玺与刘黎想到一块去了,他也想布下十二杖大阵一体进退。

各派出动的都是门中尊长高手,且每派最多不超过两人,都是秘密行动,就连门内的晚辈弟子都毫不知情。这么做自有原因,各门各派都不必出动大批弟子引起注意,也可以防止宗门道场意外被人趁虚偷袭。

这些个老油条、老江湖、老狐狸安排好门中事务,另留尊长主持大局,纷纷找各种借口或云游、或访友、或拜山、或商务外出,嗖嗖嗖各自出发,秘密在江西南昌汇合,赶往景德镇。

聪明或老辣如游方或刘黎,也不能如上帝般尽知一切,他们也没想到唐朝尚最终用弃棋调虎离山,把江湖风门这么多前辈高手都引到景德镇去了。

刘黎有特殊情况不便透露,他有他的顾虑,地师传承仪式的时间和地点事先不能对外张扬,却又要对付唐朝尚,所以暗中做了其他的安排。但说实话,他老人家今天也不可能很容易的调集这么一支力量,地师之责不过是监察天下风门而已,并非号令。

此次行动是这些人私下里共同发起的,一方面当然是因为他们都深恨安佐杰,另一方面不得不说游方的所作所为也形成了一种无形的凝聚力,这些大派尊长几十年来还从未如此一致行动,仿佛又回到了很久之前的那个年代。单从这一点来看,游方在当代江湖实质的威望与影响已经超过了他的师父,可他从来都没有亮出地师传人的身份。

张玺率众秘密前去却扑了一个空,简直是杀鸡用牛刀了,因为安佐杰已带着精锐部下离开了景德镇的巢穴。

就在龙楼派拿下王光宇的同一天,安佐杰也接到了唐朝尚的密令,告诉他景德镇的秘密基地已经暴露,江湖风门高手很可能前来围剿,命他带领精锐手下立即转移,赶到四川省通江县汇合。

安佐杰很意外,他已获悉唐朝尚以及总部的精锐力量都不见了,能想到唐朝尚要到中国来,却没想到二老板已经到了四川腹地,并且用一种威逼的方式让自己放弃苦心经营的基地,带领心腹力量直接到身边听命。

他和狗头军师朴姬政有一番短暂的商议,朴姬政提醒他道:“焉知这不是驱狼吞虎之计,二老板恐怕要和刘黎死磕了,想拿我们当炮灰啊。”

安佐杰的脸上看不出是什么表情,显得很是高深莫测,淡淡的反问了一句:“我能不去吗?”

朴姬政:“没法不执行命令啊,除非你要与组织决裂反目,那样的话我们就失去了依托,孤悬在外与等死无异,别忘了我们最终的目的是为了掌控整个组织。可我怀疑二老板的话是否属实,非常有可能是危言逼迫,怕你留一手不尽全力。”

安佐杰又问道:“你不想放弃这里吗?”

朴姬政叹了一口气:“我在组织没有受过真正的重用,是你放手让我在中国独当一面,只有付出了才懂得珍惜。此处是我花心血经营的,真有些舍不得。仓促之间我们没法转移所有的心血,就这么完全放弃确实不甘。”

安佐杰点了点头:“那好,我带骨干力量离开,你留守此地,凡事警惕。二老板所说若不实,我们还能留一处接应基地。若真有人来围剿,你可避入附近的冲山隐匿,我们早有预案。”

……

安佐杰从江西出发赶往四川,他入川的这一天,游方到达了通江县,这一路最多的感叹就是三个字——蜀道难。

故地方志称通江依三巴之旧城、控全蜀之左隅,后连延于秦陇、远迤逦之荆吴。此地北邻陕西汉中,东有秦川锁钥之势,西与剑门古蜀道相接,是典型的切割中山与岩溶交错分布的地貌,处于大巴山南麓,地势从南向北逐渐走高。从巴中入通江,公路穿行在千岩万壑谷道之中,只见夹道群峰壁立千仞,不时迎面而来又闪身而去。

这里的山势最大的特点就是切割极深,山与山之间的沟壑宛如刀削斧劈而出,落差极大,从数百米到超过千米的深壑随处可见。山间大多有溪流,多孔隙与断层,水流时断时续时显时隐。当地有一种老说法形容这种地貌,两个人可以在两座山上面对面喊话聊天,彼此还能扔个东西接住,但想握个手的话恐怕得走半个月。

说的虽然夸张但也形象,因为绝壁深壑根本无路可行,要想从深山中走到对面去,在古代那种交通非常不发达的情况下,确实很艰难,步行不知得绕多少险路。这种地形在陕北的黄土高原也有,但黄土高原的类似地貌是雨水或风蚀切割黄土形成,而这里是因为岩层在地壳运动中形成皱褶断裂,加上亿万年来的水流冲蚀而成。

应感叹人力所创造的奇迹,如今在这艰险蜀道中铺设了铁路和公路,连接人们的聚居与生息之地。巴山蜀水险要,却阻挡不住前行的道路,游方在沿途能感受到一种浓郁的苍凉与悲壮,还有雄浑与刚烈的气息隐现。

这里也是革命老区,当年红四方面军的根据地所在。在国内革命战争时期,通江县的总人口含妇孺老幼合计不过二十万出头,其中就有近五万人参加了红军。到了建国时,只有四千余人幸存。在这片土地上,能感应到那积淀的雄浑与壮烈,其山水的气质中也沉浸了先烈的气质。

游方没有直接进入县城,刘黎所说的从容山庄很好找,就在巴中往通江的S302省道旁,距县城约六公里,远远的就看见路边有“从容山庄”的指示牌。游方下了车,沿树林间一条四米宽的水泥路向前走了不到三百米,就是从容山庄的大门。

周围是不高不低的青翠群山,阳光明媚树木葱茏,山庄座落在山间地势较高的一个缓坡上,空气与视野都非常好,是一个平日休闲放松的郊游好去处。

山庄的主体建筑是一栋漂亮的五层楼,游方背着旅行包,穿过花径、水池不紧不慢的走进大门。一楼是餐厅,大厅和包间分布左右,中厅迎面便是服务台,游方用梅兰德这个名字登记住宿,服务员小姑娘看了一眼,说早就有人给他预订好了。

游方也不意外,刘黎既然让他到这里来,肯定早有安排。二楼是茶座大厅和KTV包间,三楼则是茶座与各式包间,走过时听见一片麻将之声,四川的这个风气就不用多说了,闲暇时亲朋好友聚在一起,没事都爱搓几圈。

四楼有各式标准间与套间,此刻都住满了,若不是提前有人给游方预订,今天来还不一定有房间。这座山庄是2011年春天开业的,至今恰好一年,走进套间只见明亮的长窗映入远山葱茏景色,木格屏风典雅别致,房间里收拾的非常干净整洁。

游方第一件事是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从里到外换了一套衣服,然后取出七枚钨光石安置在房内不起眼的角落,布成璇玑星辰大阵可随时发动,这样既能隔绝房内的声息,又能对房外的各种意外变化及时反应。然后盘坐在床上凝神调息,他须让自己的体力和精力都达到最佳的状态。

等他再走出房间,已经是晚饭时分了,换了一条休闲长裤,穿着略显宽松的外套,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异常,但是画卷、秦渔、铁狮子、撼龙令、牵机箭全在身上,而且还带了一把手枪,不在腋下也不在怀中,而是贴着后腰藏好。

不仅师父该有消息,而且楚芙也应该到了呀?怎么到现在都没人联系他,游方也觉得挺纳闷的,不动声色的下楼去吃饭。

在餐厅的角落找了张桌子,叫服务员拿来菜谱,游方从头翻到尾也没决定吃什么好,于是合上菜谱问了一句:“你们这里有什么拿手的特色风味推荐吗?”

这时旁边走来一位三十来岁的男子,笑呵呵的打招呼:“这位先生,您是第一次来我们山庄吧?听您说话是外地人,我们通江可是全国有名的银耳之乡,银耳、木耳、香菇都是相当不错的深山纯天然野生美味,我给你推荐几个菜。”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