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三百三十一章、宽窄巷子(上)

唐朝尚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难道这是瞒天过海之计?他去了什么地方?”

唐半修:“巴中市通江县,从容山庄。据说他接到刘黎的一个电话,刘黎在电话里约他到这个地方见面,时间是六天之后。我粗略的查了一下,那是一个县郊的度假山庄,去年春天刚刚开业,从附近的卫星地图看,并没有适合举行传承仪式之处。”

唐朝尚站起了身:“自然不会在那种地方举行地师传承仪式,但巴中多山,说不定就有什么地方合适。……不论是真是假,也要过去看看,这种仪式再隐蔽,刘黎也瞒不住所有人,只要他一旦心斋汇聚天地灵气,三天时间内足够查出地点了。”

唐半修又提醒了一句:“我们想利用安佐杰的巢穴调虎离山,就不怕梅兰德借郎继升使诈,也来一个调虎离山?”

唐朝尚沉吟道:“刘黎不论用任何手段惑人耳目,但那地师传承仪式却瞒不了人,一旦心斋三天三夜,天地灵机引动,高手总能查探清楚。这样吧,你我分兵两路,我去巴中,你留在青城山,若见异动随时通知。”

唐半修轻轻摇了摇头道:“其实不必如此,刘黎踪迹难寻,但梅兰德是可以找到的,阁主应该能联系上他,确认他的行踪是否已离开观兰台,不就能够确认郎继升的消息是否属实吗?”

唐朝尚似是不太愿意此时就让阁主有所动作,想了半天却终于点头道:“这其实是最好的办法,就让她试试吧,不要有任何异动,就是联系而已。”又叹了口气道:“梅兰德是留给她的,要么是我抓住梅兰德交给她,若我已不在,就需要她自己在地师传承仪式后拿下梅兰德,逼其交出量天尺以及地师秘传心盘。”

唐半修:“那梅兰德的手段相当了得,阁主能有把握吗?”

唐朝尚远望观兰台出神,似是自言自语:“我的传人难道就不如刘黎的传人吗?半修,其实你还不完全清楚阁主的秘法修为,若全力施展,你我都不是对手!她在海南岛试探过梅兰德,其人手段确实了得,若再有精进,那就更加难对付了,但也未必能斗得过阁主。更何况是有心算无心,这世上最难防的是什么呢?我若成功自无话可说,我若失败,到头来输的仍然是刘黎!”

唐半修语气一转道:“除了大哥二哥,这孩子只有我最熟,她的性情是际遇所造就,并非一味薄凉狠绝之人,当年毕竟还是个孩子。”

唐朝尚:“那是当然,我和大哥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在她的身上分明看见了戾煞伤情,却有一丝清灵未绝。一个小姑娘,脸颊有伤痕,手臂上满是淤青,从路边一脸阴郁的走过,突然看着树上盛开的凤凰花出神,眼中倒映向往之色如幻,却甚为纯净,自然站定的位置便是花树生发与地气感应的交融处。当时我莫名就想到了‘无冲化煞’这四字秘诀。”

唐半修点了点头:“她和安佐杰那种人当然不一样,大哥与二哥的栽培也完全不同,并非全然阴柔锋利也并非全然刚烈狠绝,否则你也不会将无冲派传承寄望于她。也许是幻法大阵修为已超我等,我也有些看不清了。但有一点我很清楚,为人有变有不变,一个孩子终究会在成长中变化,我不敢确定她能否下手杀了梅兰德?”

唐朝尚语气决然道:“安佐杰与梅兰德,皆不能留下!她若得地师秘传心盘,届时我若不在,不论她怎么处置,只要梅兰德还活着,你杀了他,若被阁主知道就说这是我的遗命。”

唐半修轻声道:“我明白了。”不再多言转身又走到了树后,霞光照耀不到他的身上,树木的阴影中,他的神色有一种形容不出的忧虑与悲凉。

……

既然刘黎叫游方不必着急,从成都到巴中市通江县,坐车半天就可以了,老头却给了他七天的时间,那么游方也就不着急,他在青城深山中穿行一天一夜,将来时的寻幽之径又走了一遍。这一来一去,宛如将画卷展开印入风景,再卷入胸襟携走。

穿出深山密林,来到阳光明媚、人流熙攘的地方,仍是青城山风景区的大门口,山野便是这么有趣,几步之遥,却出世、入世之差别。游方回望那秀美青城,这几天的光景却恍若隔世,见山仍是山,却知山川有情。

站在原地,他不禁有一丝恍惚怅然,脉脉良久没有回过神来,这时手机响了,铃声将他从恍惚中又拉回飘荡着游客笑语的立身处。他本不打算接电话的,看着这个号码想了半天,不知又想到了什么,终于还是决定接了起来。

是吴玉翀打来的,她在电话里笑嘻嘻的说道:“游方哥哥,你在哪里呀?……我前几天去广州了,见到了屠苏妹妹还有肖瑜姐姐和箬雪姐姐,她们都挺想你的。……嗯,我挺开心的,她们还教我打麻将和包饺子了。……我现在到成都了,刚才给永隽姐姐打了个电话,她果然不太方便,我就不去打扰了。……什么,你也在成都,那太好了!”

郎继升与李永隽不仅在门内宣称兰德先生在云踪观闭关,而且下令不得将他到访观兰台的消息外传,就当这位前辈没来过。虚则实之,实则虚之,游方并不介意在成都见吴玉翀一面,就算有人获悉他此时现身于成都,十有八九还会猜测他将要入青城山。

反正有时间,老头要他在路上好好玩,他就陪吴玉翀逛逛成都,人家大老远从美国来一趟也不容易。至于最后的去向行踪,他是绝对不会透露给吴玉翀的,这与信不信任无关。但游方却不知道,他最终的目的地其实唐朝尚早已清楚。

……

第二天上午,游方就像许许多多普通的游客一般,来到了成都市着名的道教胜地青羊宫游玩,还挽着一位妖娆中不失清纯,清纯中透着性感的少女。看他面带微笑从容悠闲的神情,一点也没有即将继承地师衣钵、重任在肩的紧张沉重之色,还不时与吴玉翀轻声笑谈。

“今天为什么没有背着琵琶,我一直可喜欢听你弹了。”游方问道。

吴玉翀微微一撅嘴:“今天是在市内,又不是去郊外游山玩水,背着那么大一支琵琶,看着就像出来卖艺的。”

游方打趣道:“你坐着弹琵琶,我站着拱手,在前面放个钵,就在这青羊宫门口,午饭就有着落了。”

吴玉翀掐了他的胳膊肘一下:“你真坏!就请不起午饭吗?这么说话,就不怕我生气?”

游方:“不会这么小气吧?开个玩笑嘛!”说笑间买票走进了青羊宫。

此地据说是上古神话传说中的青帝遗迹,也是太上化身老子与尹喜谈论道法之处,历代以来的道教胜地,历史上规模相当大,经过多次战乱以及重新修建,如今是成都市着名的道家名胜所在以及风景旅游景点,号称川西第一观。

中国道教神话传说中的重要神仙谱系,这里几乎都有供奉,宫中还有一座斗姥殿,供奉的是斗姥,据说这位神仙有九子,名为贪狼,巨门,禄存,文昌,廉贞,武曲,破军,左辅,右弼。这也是天下山川的九星之名,当年风门之祖杨筠松借此剖论峰峦。

如今的九星派,当年的创派祖师就是宋代青羊宫的一位道士,传承至今当然历尽波折,其宗门道场早已不在青羊宫了。吴玉翀在风门各派中结识的第一位“朋友”就是九星派的沈四宝,游方领着她游青羊宫,顺便也讲解地气九星之说,又谈到九星派和江湖风门各派的传承来历典故。吴玉翀听的很是入神,还不时微蹙眉头沉思。

青羊宫自然是成都市内的一处风水宝地,与一般的地气灵枢所在不同,它呈现的是风水灵气缓聚之相,地气并不是一味的浓郁精纯,而是在一片很开阔的范围内都能感应到那隐约的精微,却又被周围略显嘈杂的都市气息掩盖,淡而不显,貌似无奇却深远广大,需用心仔细体会。

这里的人工遗迹也非常有特点,最早甚至可追溯到两千多年前甚至更久远,地表建筑当然大多都是近数百年间的,可神念中总有不经意的感应,或建筑台基的深处,或偶尔走过一片不起眼的地势起伏,似乎穿越了很多年代,就是风水灵枢的运转与变化。

殿堂楼阁不仅感应生动,举步之间虽行走在青羊宫内,却又有跨越山川于市井之感,各种神祗造像物性各异,或灵性逼人让游方也不敢以神念扰动,或仅是泥塑木胎装模作样徒然引真人一笑,飞檐柱壁各显精美典雅,雕饰天书云箓玄虚难言。

游走其间,对于游方他们这种人来说,其感悟的玄妙自然与普通游客大为不同,一边玩赏一边与吴玉翀小声的交谈讲解,一般人绝对没可能请到这种导游啊。吴玉翀一直很认真的在听,不时小声的说两句,挽着游方的手抓的有点紧。

从青羊宫出来时,游方看着吴玉翀道:“方才听你在青羊宫中谈的感受,当真资质了得、悟性超人,我教你秘法的时间不长,你竟然已将神识运用的如此精妙。”

此时的吴玉翀在游方面前展现的境界,俨然已经掌握神识,离移转灵枢之境也只有一线之遥。其精进突破的速度确实够惊人的,但游方回忆起初遇刘黎再到广州的那段经历,秘法入门其实比吴玉翀还快,虽惊人但并非不可思议。

吴玉翀娇声道:“那是游方哥哥教的好,其实我有时候也很笨的。”

游方笑着摇了摇头:“若说你笨,天下恐怕就没几个聪明人了。”

吴玉翀眨了眨眼睛:“我学的很快吗?”

游方:“那是当然,遇见我只是机缘,最难得是你自己的悟性,我当年是被人指引着四处参悟,而你好像自己知道要去什么地方寻找,只是别走错路,一切要小心。”

吴玉翀仍然追问道:“比游方哥哥当初学秘法时精进更快吗?”

游方想了想,也眨了眨眼睛笑道:“比我差了那么一点点,又比了我强了那么一点点。……别撅嘴呀,我开玩笑呢,不能这么简单的做比较,又不是做算术题。”

吴玉翀岔开话题道:“中午上哪儿吃啊?游方哥哥,让我请你吧,我有预感,等那柄权杖拍卖之后,我们就发财了!”

游方:“我们?”

吴玉翀似是很开心的说道:“当然是我们,拍卖会很成功,游方哥哥的收获也很大啊,别告诉我你没发财!”

游方伸手指轻轻弹了一下她的脸蛋:“小财迷!放心好了,拍卖玉翀阁送来的权杖,一定不会让你吃亏的。……青羊宫这种地方,神识可察精微深远,一时半会儿是体会不尽的,需要好好消化,我领你去另一个好玩的地方放松一下,还有很多好吃的呢。”

吴玉翀:“什么地方啊?”

游方:“宽窄巷子。”

与游方曾去过的李庄、磁器口等古镇不太一样,宽窄巷子是因为种种机缘保留下来的一片完整的成都老城区,在这现代都市丛林中,仍是人们日常生息活动的一个街区,充满了既古老又年轻的悠蕴气息,既是往昔城市历史浓缩的投影,也是现代市民悠闲生活的一种符号。

有人说宽窄巷子是成都传统历史文化的见证,但走在这里所看见的却不仅仅是历史,因为它仍然是鲜活的,融入了当代的生活元素。此地经历了保护和改造,有些地方有人可能觉得不伦不类,或者有画蛇添足之嫌。但这片城区并不是封存的风景仅供人游赏缅怀,而仍然是当今成都人生活其中的场景。

风水是什么?我们与谁相处,我们怎样生活,身心形神受何滋养,这山水、这市井透露出什么样的气质?走在这里当然也能看见往昔痕迹,传统居住文化讲究城中有园,园中有宅,宅中有院,院中有树有井,上承天光下接地气,中有人居。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