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三百二十八章、幽游(上)

门开了,方悦却愣在了那里,只见客厅里显得有些空荡,东西不多,地上还有几个纸箱,显然刚搬进来还没完全收拾好。厅中右侧正墙上挂着一幅画,画中是一位穿着现代装束的男子,身形面貌竟然酷似方悦!

方悦此刻还不知道这幅画是游方临走前送给舒檬檬的,完全吸引住他心神的也不是画,门前站着一位姑娘,用几乎同样惊异的眼神定定的看着他,那眼眸、那眉弯、那唇吻、那神态、那香韵——分明就是从他那幅画中走出来、穿着现代家居服、生动可人的檬檬!

两人就在门里门外这么站着,像在梦中一般对视,一瞬间谁都忘记了说话,只有那乐曲声荡漾四周,将他们环绕相拥。而在同一时间,安排这一场奇异会面的游方,已在数千里外的青城山中。

……

游方这一次离开北京没有坐飞机,而是乘火车前往成都,在半路上换手机给在柳州的刘黎打了电话,恭请“水峰”他老人家到青城山旅游,并说交待的三件事皆已办妥。刘黎在电话里语气罕见的激动,几乎带着颤音,看不见老头的表情,只听他说了一句:“好,很好,谢谢你!”然后足足沉默了十几秒。

老头居然对徒弟说谢谢,虽是接着游方的暗语来,但游方也不好答话,只得静静的聆听等待,他也非常理解师父为什么如此激动,老人家等这一刻已经太多年了。当刘黎重新开口时语气已经恢复了平静:“多谢你的好意了,我这几天比较忙,有人心情不好还得哄着,不过也没大事,几天就办完。你先去青城山好好玩吧,等我的消息,反正离的不远。”

看样子刘黎对地师传承仪式已有安排,到时候自会通知游方,地点可能离青城山不远,游方并没有再追问,还是按照原定的行程去了成都。

此番行游与以前不太一样,游方在成都下车并未停留,也未玩赏市内武侯祠、青羊宫、昭觉寺等人文景点,而是直接转乘旅游线路公交车去了约百里外的青城山风景区。当他在风景区出现的时候已经换了装束,穿着一双厚白底整幅面黑色布鞋,古雅而精致,罩一件淡青色暗绣纹对襟上装。

他是以梅兰德的身份去拜山的,自然把手机号给换过来了,以别的联系方式找不到他。

游方到了青城山脚下才想起自己没有提前打招呼,因为此行的目的特殊,所以他很谨慎的没有提前向任何人透露,需要做什么安排的话,相信师父自会安排的比他更妥当,结果老头却说这几天没空,让游方自己先进山。

他刚把手机掏出来就接到一个电话,竟然没有显示号码,接通之后就听有人用甜甜的声音喊道:“游方哥哥……”

知道这个手机号的人并不少,本就是他留给江湖各派的联系方式,但平时很少使用,一开口叫游方哥哥的只能是吴玉翀,游方笑着答道:“玉翀,有事找我呀?”

电话那边的吴玉翀似是撅着嘴,撒娇般的说道:“没事就不能找你吗?这么长时间都没联系我,想你了,打个电话不行吗?”

游方:“行行行,当然行!抱歉,最近比较忙,确实很少联系。你一定是有事,快说吧。”

吴玉翀:“我明天就要到中国,想到广州找你来着,可听说你又出门了,才拨的这个号码。”

游方:“哦,你又要逃课啊?”

吴玉翀:“干嘛总说逃课,不是和你解释了吗,我的学分已经修完了,多学点别的不好吗?有很多东西我都想跟着游方哥哥学呢,你在哪里啊?”

游方:“我在外面办事呢,一个人在荒郊野外的,你就别来找我了,等我回广州再和你联系吧。”

吴玉翀:“其实我真有事,听说咸池拍卖行拍卖王冠非常轰动,想去看看另外两场拍卖会,别忘了那第三场拍卖会拍卖的权杖还有我一份呢。”

游方:“第二场拍卖会还有一个月呢,第三场拍卖会得再等三个月,不着急。”

吴玉翀:“既然游方哥哥忙,我就不缠着你了,先自己玩,去广州看看屠苏她们,还想去青城山找永隽姐姐呢,听说那边还有很多好玩的地方,还可以到峨眉山去看猴子和佛光。”

游方:“找李永隽?她是出家人,在深山里清修呢,而且叠嶂派又不是只有她一个人,就别去打扰人家了。你想游玩的话自己去玩,注意安全。”

吴玉翀的语气又有些委屈的答道:“那好吧,我先去广州找屠苏,然后去峨眉看佛光,上次虽然去了宜宾,但四川很多好玩的地方都没逛呢。”

游方:“玩得开心点,等我办完事,有空再陪你出去好好逛,大好河山有的是好风光。”

吴玉翀了解游方的双重身份,也在风门各派同道中亮过相,当初在南昌以及庐山时与李永隽相处的就非常好,感觉就与亲姐妹一般。她为游方挡住安佐杰的偷袭而受伤,一直就是李永隽照顾她,分手的时候还很是依依不舍。

不过话又说回来,吴玉翀与游方身边的朋友们相处的都非常好,就像一枚天生讨人喜欢的开心果,她自己也非常开心。自从认识游方之后,这位性情有些薄凉的少女似乎变了很多,不知是刻意的表演还是在不知不觉中无意的成长,也许兼而有之吧。

游方不让吴玉翀去打扰道观中清修的李永隽,但挂断电话之后自己却给李永隽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明日将要拜山。李永隽接到游方的电话自然十分惊喜,连说遗憾,因为她不能亲自到山外迎接,只得在山中恭候兰德先生大驾。

游方事先没打招呼,来的时间有点不巧,叠嶂派掌门皓东真人恰于几日前在西屏岩闭关,供奉长老千杯道人春节的时候倒是回来了,也想等游方来着,但游方一直没来,他临时有事又出山了,不知是去云游四海还是以周洪道长的身份去降妖捉鬼行走红尘。

叠嶂派没有设内、外堂,结缘长老吴岭舟负责门外往来事务,更不巧的是,吴岭舟接受邀请带着一批弟子也出山了,在好几个地方赶场讲述与传授道家养生之术。吴岭舟在传统养生学界很有名,也写过好几部专着,只是极少有人知道他还有一个身份是江湖风门叠嶂派的长老。

想想也有意思,那位左十三与吴岭舟在社会上公开做的事情差不多,也都是有秘法修为在身,但私底下干的勾当外人就不清楚了,所作所为在个人自择。叠嶂派位于深山之中,但弟子平时也要有吃穿用度,除了位于前山的道观有香火供养之外,吴岭舟负责的事情也是包括营生供养。

但这样一来,掌门大弟子李永隽便奉命坐镇宗门道场云踪观无暇离开,不方便亲自出山来迎接游方。

游方明明已经到了青城山脚下,为什么还要等到第二天才登门,因为从他下车的地点到云踪观所在,得走一天一夜。云踪观不在青城山风景区中,而处于层层叠嶂的后山深处,李永隽曾告诉游方从前山进去的一条路,沿途风光与灵气极佳,最适合步行漫游,她很想陪着他一起从这条路走过,登上观兰台。

所谓适合步行漫游,当然绝不是一般人能走的,也就是他们这等高人才可自如穿行,游方今日来到青城,自然就想从此路进山。

游方下车后远远望了一眼景区大门前熙熙攘攘的人群,以及牌楼山门上那古意轻灵的飞檐,然后转身背着包朝侧面走了,他没买票。

李永隽所说的这条路在山环水抱、草木葱茏间回旋,穿过前山景区曲曲折折到达后山深处,沿途也经过一些旅游景点,但与开发好的旅游线路完全不一样,不是循表面的地势,而是沿地脉灵枢巧妙的过渡婉转幽深而行。

若天籁有声,灵枢可闻,这条看不见、平常人也无法行走的路,便是青城山意的天成曲谱。

游方在山中穿行,进了前山风景区,有一次抬头还看见上空有索道,他则是在索道下的绝壁深壑中穿行。沿路所见群峰环绕如天然城郭拱卫,常年青翠,据说青城山由此得名。

自古即有“青城天下幽”之说,行走山中无论是举目四望,只觉空翠四合、群峰叠嶂,空间的层次感以及角度移转的变化堪称神妙,游方沿着山势的灵枢脉络穿行,尽管已踏遍千山万水,行至此地,仍有变化纷繁却又妙而不乱之赏叹。

青城山是道家“第五洞天”,道教的发源地之一,今天仍然是一座道教名山,山中宫观名胜极多,大多修建在灵枢荟萃之处,掩映于峰峦、溪谷、林木之中,与山势岩泉一体。游方在深山中曲曲折折行游穿行,足迹仿佛也是蜿蜒于青城的独特清流。

在山中渐行渐远,渐行渐幽,并不是一味行走荒僻无人处,偶尔也穿出密林深壑,经过有宫观或者村落的地方,游方看似走的不紧不慢,但这一白天步行的距离不短啊。

从前山进入后山深处,山势与水势相融,亦谙合灵枢之妙,沿途有各种溪流、飞瀑、水潭、岩泉相伴,风声与水声相合,时而清越时而轻柔,不论远望近观、远闻近听,声色幽情之美难以言述。

游方在接近中午时分进入山中,这一路跋山涉水,穿行叠嶂四合,不知走了多久,渐渐的天已经黑了,山中昏暗,却阻挡不了他的脚步。抬头渐渐可见满天的星斗,远望是群峰轮廓,能闻远处水流如弦动之声。

夜色渐行渐深,看似已无路前行,一转弯绕过峰峦下的绝壁,却见微光稍亮,一片倒映着星空的水潭就似突然呈现。

时间已是子时,游方就在潭边的一株大树下稍事休息,上方的幽谷中有一道飞泉沿倾斜的山石泻落,水势不缓不急,静夜水声如柔柔倾诉。树下无星光,但潭水中的倒影点点闪烁,元神似也能感应到那水面中的斗转星移玄妙。

游方只定坐了一个时辰,然后又起身向着飞泉上的幽谷中走去,趁夜继续赶往观兰台。天色微明的时候,远山后霞光升起,别有一番曼妙气韵。由于群山的阻挡看不见日出,却见冲天红霞漫染,就似那一座座形态各异的群峦都披上了霓装、映射着光芒。

游方在攀登观兰台,这条路兜了相当大的圈子,在山中曲曲折折也不知有多少婉转,在观兰台的半峰回望,穿过大大小小山峰怀抱的幽谷,远远又可看见前山的老霄顶,风光情致之幽妙不可言。观兰台朝幽谷这一面是绝壁,只有一条不可攀援的凿岩小径时断时续,半掩在悬崖上的花丛中,游方是从这条路上来的。

观兰台并不在峰顶,它是靠近山顶处天然形成的一个平台,面临幽谷,而远处的山峰形状宛如秀美的兰花盆景,故此而得名。叠嶂派宗门道场所在云踪观就依山势建在观兰台上,这个地方没有普通的香客或游人来,一般人也不可能走到这里。

观兰台的侧后方,从半山腰绕过峰顶还有一条路能到达云踪观,平常弟子往来以及运送日常起居物资都是走那条路,虽然也是山中野径崎岖难行,但是比游方来的这条路可要好走太多了,叠嶂派弟子进进出出也不可能都像他这么玩攀崖。

游方从侧面攀援到接近观兰台的地方,所行之处已非峭壁,地势渐缓,就算普通人也可以立足了,但他却停下了脚步微微一皱眉,随即眼神一亮又点头微笑。

前方看不见路,却有“群山”会簇,半山之中怎会有“群山”呢?其实只是一片山石与土丘,都在两三米高下,生长着各种草木,还能听见泉流之声,却看不见水流在何处。但以神念感应,或雄浑、或秀美、或险峻,就如环绕天际的青城群峰一般,地气灵枢荟萃、悠远而精微。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