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三百一十八章、和尚也有江湖

王由佛没想到游方这么轻松就放他走了,而欣清和尚站在一旁也没说什么,他摸着脑袋愣了半天,然后深施一礼告辞离去,兰德先生还有吩咐呢,赶紧给老爹打电话吧。

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远处的山道上,游方这才转身问欣清:“大师,此人毁了你的心血,我就这么放他离去,你为何不阻拦,至少得让他有个交待吧?”

欣清托钵反问道:“交待什么?今日向施主求教,就是为解这半月来的疑惑,如今终于水落石出,多谢施主!至于那王由佛,贫僧能让他赔什么呢?渡一人不如渡一家,贫僧还要多谢兰德先生的安排呢!我虽是出家人,但也知江湖。”话说到这里,这和尚已经露出了笑意,竟然也称游方为兰德先生,语气略带调侃。

游方也笑了,问了一句似是不相干的话:“请问大师今年贵庚?”

欣清:“三十有九。”

游方:“还真看不出来啊,欣清大师,您也是老江湖嘛。”

欣清不紧不慢的答道:“佛之觉悟,为出入世间大智慧,明王菩萨或忿怖之相或慈悲情怀,但谁也不笨啊?慈而不姑、悲而不弃,方可穿行世间万相。我感谢你今日相助,更感激施主借势的安排。”

游方一摆手:“提这个谢字就太客气了,你说红莲白藕是一家,那么佛门风门也是一家,大师行此大悲悯之举,我既然遇上了怎可不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您连日来劳累了,就好好休息一天,后天到那牵弓派去化一场善缘。”

欣清也摆手道:“贫僧早知世间有风水秘术、有传承修习之门,看来兰德先在其中颇有身份威望啊。但你提这佛门二字太重了,贫僧只是一个行脚和尚而已。”

游方仍然在笑:“天下和尚、尼姑是一家,就是佛家嘛,只是如今世道,脑满肠肥的和尚我见得多了,像大师这样真心向佛之人很少,当结善缘啊!”

这两人说啥江湖切口呢?游方自然不会为难一个王由佛,他的目的是要与整个牵弓派打交道,这正好是一个机会。顺手再办另一件事,就是借助牵弓派帮欣清完成修复地脉之举,和尚一个人修复地脉灵枢实在太吃力,代价且不说,需要的时间也非常久,再碰到王由佛这种人无意中来捣乱又是前功尽弃。如此佛门高人,何不结一段善缘呢?

欣清和尚为人绝不迂腐,而且很聪明,通过刚才的谈话已了解王由佛出自一个叫牵弓派的风水秘法修炼门派,而游方在江湖上非常有地位。游方吓唬一番后很轻易的放走王由佛,并要他转告此地发生的事,欣清就已经猜出用意了。

欣清并未多纠缠这个话题,神色祥和的又说道:“方才见兰德先生所布阵法极为神妙,如果方便的话,贫僧还想请教。”

游方很客气的答道:“请教不敢当,能与大师这等高人彼此印证,机会难得,我还想向您请教这修复地脉的手法。……此处并非适合长谈之地,我们还是去山外吧。”

他们两人也离开了这个地方,穿行山野时游方看着欣清那满是补丁的僧衣,眨了眨眼睛神色有些促狭,突然又问道:“大师,我知道你持戒精严,但衣服上也不用打这么多补丁吧?就像故意要给别人看似的。”

欣清也不生气,一边走路一边答道:“衣服上有没有补丁,如今年代,已并非苦行区别,这还真是给人看的!但看也罢不看也罢,贫僧修行如此,有总比没有好,至少世间善男子、善女子能够看见。佛法真意不可见,但庄严有显象可观,渡人手段而已。”

游方不依不饶的追问道:“你们大慈行寺我可是听说过,持戒清修、托钵乞食,于如今物欲横流之世殊为难得。网上的宣传也有很多呀,图片、视频传的满世界都是。我想问问,那些照片和录像都是谁拍的,你们排队托钵出去行脚的时候,总有人跟着吗?”

欣清:“居士信众,护法相随。”

游方点了点头:“哦,我明白了,是开着敞篷宝马架着摄像机,追随着贵寺僧众供养,专门将苦行清修场面传扬四方!……别的大庙,可没有此等口碑与人气啊。”

欣清差点没让他给逗乐了,尽量不动声色的答道:“这也是便宜法,佛门在江湖,亦可用江湖手段。示人以清修之本,总强过示人以乱戒之相,兰德先生,您说呢?”

游方一挑大拇指:“大师别误会,我可没有笑话您的意思!江湖术讲究尖里并重,便能如鱼得水,而大师您的清修之道与江湖门槛,已是尖里合一了,真修行如此,佩服佩服!”

……

第二天仍在千朵莲花山中的祖越寺附近,游方与欣清谈论彼此修行心得,并非全是佛法也或风水,主要是关于地气感应,如何布阵移转、化煞成枢。他们在这里谈话,远方岫岩县牵弓派外堂所在,几位长老招集重要的执事弟子也在开会呢。

王由佛半夜就给父亲打电话了,当时牵弓派掌门王勋捷还在宗门道场中,连夜坐伐木的拖拉机出山,同行的还有门中掌仪长老石文卿,在山外换乘越野吉普车,上午就赶到了岫岩县。

持戒长老肖墨就在岫岩,结缘长老苏茉尔也在这里,牵弓派高层齐聚。

牵弓派的组织结构有自己的特色,与九星派很相似,不是以往的九星派,而是经游方和一情居士楚芙“改制”后的九星派。它虽然也分内堂和外堂,但是不分设外堂长老,由内堂长老苏茉尔总摄外堂事务,所谓外堂实际上就是内堂的一个分理部门。

由于牵弓派的宗门道场在兴安岭深山中,一年当中甚至有好几个月大雪封山,交通十分不便,所以与各派往来、与外界结缘各种事务,基本上都在岫岩县处理。游方说拜山,没有去宗门道场而是来到岫岩,也是很了解情况,他的身份特殊涉及到的事情又特殊,因此牵弓派的高层都赶来迎候了。

他们正议事,只听肖墨道:“兰德先生传书江湖缉拿张仁和,如今此逆徒已落入法网,人人心里都清楚是他拿下之后留给警察的,而我门中尴尬往事并无半点风声传出。这是我等当年半途而废未竟之功,假如早日拿下张仁和,何至于再有后来那些祸患事!”

王勋捷:“兰德先生要登门拜山,其实应该我等去登门拜谢才对,他倒先来了,定会私下解说此事。他若说一个谢字,我们该怎么答呢?”

苏茉尔:“兰德先生只需说一个谢字而已,而我们可真得好好谢谢这位小前辈,但这谢意轻重不好掂量啊。”

石文卿沉吟道:“九星、消砂、寻峦、松鹤谷各派皆尊兰德先生为供奉长老,我们是否也可以……”

王勋捷苦笑道:“你以为我不想吗?以兰德先生如今的江湖威望,能成为牵弓派的供奉长老,其实对我们有好处!可我们并没有借口提出,兰德先生也没有理由答应,人家不缺这个身份,我等无端相邀反而有强求攀附之嫌,但感谢又不能缺乏诚意。”

这话说的很有道理,梅兰德对九星派有挽救存亡之恩,对寻峦派有重整宗门之惠,报了松鹤谷前任掌门殒身之仇并寻回了掌门信物,化解了消砂派内忧外患的灭门危机,这些都是几乎无法报答的大恩德,与门派的兴衰荣辱紧密相连。因此这些门派尊他为供奉长老,梅兰德也不好推辞。

但是兰德先生与牵弓派可没这么深的交情,牵弓派只是欠他人情而已,与这样一位重要人物搞好关系好处多多。表达谢意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但也不能牵强,让对方反而不能接受,人家又不缺一派门外供奉长老的地位。

这时站在王勋捷身后的王由佛有点着急了:“诸位叔伯,你们把我的事给忘了吗?我昨天夜里可是得罪兰德先生了,当时吓得够呛,结果只说了三言两语,他就让我回来打招呼,说是要拜山。我看不仅要道谢,恐怕还需要致歉吧?那位欣清大师是他的朋友,据说在鸿彬工业园时,曾与千杯前辈一起缉拿过叠障派叛逆李冬平。”

王勋捷看着儿子想笑,却忍住了板着脸喝了一句:“你干的好事!我与大慈行寺的妙哉住持还是故交,连你这个名字都是人家起的,现在却和大慈行寺的高僧捣乱。”

王由佛往旁边闪了半步道:“我干的是不对,但也是无意的呀,兰德先生与欣清大师没让我赔,其实我真想赔来着。”

石文卿笑了:“半半啊,兰德先生当时说的不错,你确实太混了点,一天两天也就罢了,连续半个月都没发现自己在捣乱吗?该罚呀!……但兰德先生又不好直接罚你,所以让你回来告诉我们这件事,明日登门,就是要看看我们这些长辈怎么教训你。”

王由佛:“啊,你们想怎么收拾我?”

肖墨看了他一眼:“依门规好像也没什么好处置的,兰德先生给你一个面子也给了牵弓派一个面子,我们尽量补偿欣清大师便是。”

王勋捷脸色一沉道:“怎么不好处置?风门地师五戒有一戒——不可破败灵枢!”

王由佛:“爹,我没有破败灵枢呀,那坑不是我挖的。”

王勋捷斥道:“我知道那不是你挖的!但高僧修补地脉灵枢,你明明有所感应,还一连捣了半个月的乱,那修补的灵枢不是你破败的吗?虽是无心之失,但也犯戒了!况且你说自己是无心怎么才能证明,别人又怎么能相信?”

王由佛一听这话脸色有点发白,苏茉尔在一旁摆手道:“掌门师叔,你就别吓唬半半了,兰德先生说的清楚,他要和欣清大师一起来拜山,届时该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半半也不用太担心,那等高人不会为难你的,但应该吃的苦头也得有思想准备。”

肖墨在一旁补充道:“半半误打误撞开罪了兰德先生,其实也不全然是坏事,正可借此机会结善缘,确实是我牵弓派弟子有错,真心赔礼也显诚意嘛。我听说那位高僧修复地脉之举手段非常,至少有神念之功,大悲悯情怀也着实令人钦佩。按他所用的手段,我牵弓派炼化的河磨玉籽也许比他的菩提珠更适合,也别等人家开口了,我们自己先准备好。”

王勋捷想了想道:“就用河磨玉籽装满那位僧人的钵,我私人所收藏恐怕还缺点,与诸位师弟借一些便是。……半半,这些将来都算在你账上!”

石文卿笑道:“借什么借,半半也是我们的晚辈,大家一起帮他出就是了。……此事再说,不打岔了,正事还没商量完呢。”

苏茉尔眨了眨眼睛道:“兰德先生传书江湖拿下本门叛逆张仁和,又阻止半半的过失之举加以善意规劝,这是很大的人情啊,我们既致歉又致谢,不如就按照形法派的成例。听说他昨夜取出了撼龙令,本门也有牵机箭。”

肖墨立刻附和道:“此议甚佳!想那形法派,有门中弟子企图谋害兰德先生,反被兰德先生查出,助其整顿门风,形法派以撼龙令相赠。兰德先生这次传书江湖虽然动用了撼龙令,但也只是象征性的,形法派一点都不吃亏,反而更添江湖人脉。”

王由佛又在一旁嘟囔道:“我可没有谋害兰德先生,你们干嘛越说越严重啊?”

肖墨笑呵呵的解释道:“可是你得罪人家了,这不正好是赔罪吗?还显示我牵弓派虽有穿弓成煞秘术,但并无指引弟子破败灵枢之举。”

王勋捷有些迟疑的说道:“牵机箭我倒是乐意赠送,只是这样是否显得谢意太重,有些太刻意了?”

苏茉尔摇头道:“所谓礼多人不怪,我们没什么损失,传之江湖又不失为一段佳话,只要兰德先生不是矫情之人,应当会接受的。”

……

牵弓派的外堂并不在岫岩满族自治县的市区中心,而是市郊一座很大的宅院,交通却十分方便,就在国道旁,对面有饭店和宾馆,也是牵弓派的产业。游方有意等一天再来,就是让牵弓派这些重要人物自己先聚齐了商量。以他的身份如果突然拜山的话,容易让对方手忙脚乱,所以要提前打声招呼。

牵弓派显然早已准备好,游方打了辆出租从鞍山来到岫岩,直接停在牵弓派外堂院落的门口,一下车就看见了王勋捷等人站在院门前迎候。

游方一眼就认出王勋捷了,他的五官和王由佛很有几分相似,相貌大约四十出头,但气质略显沧桑也沉稳的多,往那里一站绝对不会认错人,在众人间他就是一派之长的气度,不会闹出陆长林当初那样的笑话。

游方和欣清下车,王勋捷率众上前见礼,肖墨长老在广州已经见过了,就由他来引见。石文卿长老带着眼镜气度很斯文,看上去像个很有学养的书生,倒是领外堂事务的结缘长老苏茉尔让游方微有些意外,甚至有眼前一亮的感觉。

苏茉尔是当地人,满族,容颜看上去不到三十,是一位气质温婉、相貌柔美的少妇,很有一种成熟的风韵容光。她不仅负责牵弓派与风门江湖各派的往来结交,而且负责管理门下的产业经营,是类似于总管的角色,堪称才貌双全啊。游方来到岫岩,所有的一切接待事务都是她安排的。

国人见面的习惯,就算是和尚也得先吃饭,由于游方是陪着欣清来的,苏茉尔已经打听了大慈行寺僧人的规矩,过午不食而且每天只吃一餐,所以早就准备好了一桌素斋,赶在中午之前开席。当地特色的老榆树豆腐宴,供奉僧人正合适,俗家人吃也很不错,考虑的不可谓不周到。

欣清却没有摆开碗碟,而是取出三个铜钵依次摆好“化斋”。苏茉尔还想邀请他直接入席,游方却笑着摆了摆手,率先拿起一双干净的筷子,将每一盘菜都夹了一份放进一个铜钵里。苏茉尔见状也掩口一笑,随即拿起另一个铜钵给欣清盛饭。

苏茉尔走到身边的时候,欣清口念一声佛号自动退后三尺,按大慈行寺的戒律,行脚时驻足,应离女居士三尺之外。这样的戒律似乎有点多余,何必如此做作呢?但从另一个角度理解却也有道理,现在就有不少花和尚爱近女眷,非议多多,清修僧持此戒免的让有心人借题发挥。

饭菜都有了,游方一指另一个空钵,对站在旁边一脸忐忑的王由佛道:“半半,给大师倒水。”

王由佛这时候也机灵,赶紧过来倒了一壶新沏的好茶,恭恭敬敬的说道:“大师,请用斋!”

欣清点头致谢,然后坐下来吃饭。游方则招呼众人道:“大师吃大师的,我们吃我们的,各随各的缘,风门佛门、红莲白藕是一家,不必见外。”

席间没有喝酒,众人只是吃饭而已,也没有开谈正事,只是互道久仰,除了王由佛总是小心翼翼的看着欣清之外,其余众人言谈都是既礼貌又自然。王勋捷还特意问道:“三十年前我行游山河时,曾到大慈行寺进香,有幸与如今的住持妙哉大师相谈,我儿‘由佛’这个名字还是他给取的呢,请问妙哉大师可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