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三百一十七章、打声招呼

对游方秘法修炼之精进神速感到惊叹或者疑惑的人,不妨先想想他都有什么样的经历,下了哪些功夫?就拿眼前来说,感应“万物生动”之境,数日之间便能收敛神念知常,殊为难料啊!但是他在这种情况下跑到这种地方来,承受魔境袭扰形神之苦,还能谈笑如常帮欣清和尚这个忙,也不是一般风门传人能做到的。

夜半时分,如醍醐散落的星光突然在上空消失,游方收了法阵,小声道:“大师莫再念经,有人来了。”

远方有一道人影从山野中跑来,没有打手电,步子轻盈如觅食的狸猫。这里可是山间野外啊,白天尚且道路难行,一不小心就可能摔落高崖深壑,半夜能步行跑这么快,绝非一般人,应该身怀绝技。

假如能看清此人的相貌,看上去是个大约二十出头的男子,神情中还带点调皮的孩子气。他来到山脚下,似有感觉,回头向游方与欣清藏身的地方看了一眼,但是什么异状都没发现,于是面对那巨大的矿坑站定,看动作好像要开始练拳。

他站的地方恰好就是欣清下午施法的位置,这人的胆子可够大的,那巨大的矿坑在夜色下的山野怀抱中显得阴森无比,就似千朵莲花山中突然张开的巨口,巨口中是吞噬一切的无底深渊。站在那里,感觉就如同将被吸入另一个未知的恐惧空间,没毛病的人恐怕都会被吓出毛病来,绝对是个“闹鬼”的所在。

再仔细看他的动作又不像在打拳,而是来回移步左右开弓,手中并无弓,但动作却很吃力凝重,就像真的将无形之弓推满,然后一箭又一箭射出去。等他射到第三“箭”的时候,巨坑中的地气翻腾,元神如闻怪吼之声,周围的山川地气被扰动,灵枢移转间仿佛显现了一幅场景——

就似群山间这一巨大的矿坑被开挖的过程快放重现,隐约还带着心盘运转的痕迹,那几乎完美的地气灵枢汇聚之地,被犀利的神识冲出一道裂隙,就是眼前如森然巨口的矿坑,虚实变换十分玄妙。

原来这人不是故意来和谁捣乱的,就是来练功的,看他神识运转已十分娴熟,应该已经习练了不少时日,可能早在欣清和尚路过此地之前,他每天午夜就在这里练功了。

他所修炼赫然正是牵弓派秘法中的“穿弓之煞”,真是寻了一个绝佳的好地方,在这里习练既可以不惊扰他人,也不必破败地气灵枢,无非是利用矿坑本身的地气特性运转神识而已,无损周围的风水。

虽说无损,可是他这么一练功,欣清下午的辛苦全成了无用功。借助菩提珠为灵引,虚空再造灵枢修复地脉,每次都是完成了不易察觉的少许而已,并不稳定,没有最终大功告成之前,最怕这种人为的扰动。打个比喻,就似摩天大楼的装修工程刚刚搭了一层脚手架,然后就连夜被拆掉了,一切又恢复成原样。

游方一开始差点把鼻子都气歪了,等渐渐看明白是怎么回事,又不禁哭笑不得。这人的秘法修为不低,已突破移转灵枢之境,隐约已至“携境无形”次第。

那人正在运功,忽然感到身后有异,有人走入到他运转神识扰动地气的范围之内现出了身形,来者还是两位。大半夜在这种地方,到底是人是鬼啊?他也被吓了一大跳,从地上蹦起老高翻了个空心跟头,转身落地时已经抽出一支厚背带棱尖的玉尺。

只见星光下走来一僧一俗,他喝道:“来者止步!你们是什么人,深夜在此窥探究竟有何图谋?”

他说话的同时手持玉尺凝神戒备,做好随时出手的准备,修习秘法时被人暗中窥探本就是江湖大忌,更何况是在这个时间、这种地方?然而对方只说了五个字,就让他收起玉尺躬身行礼了,只听对面一人答道:“在下梅兰德。”

游方说话时也抽出一物如同带尖的玉尺,以神念激发隐约撼动山川地脉共鸣,正是形法派所赠的撼龙令,当代江湖上也只有他一人持有。那人看得清楚,当下也不敢怀疑,收起玉尺躬身行礼道:“晚辈是牵弓派弟子王由佛,请问兰德先生深夜至此,是恰好路过还是特意来找晚辈有所赐教?”

游方一副好气又好笑的神色:“你就是半半?久闻大名啊!”

王由佛一愣,随即不好意思的笑了:“原来兰德先生也知道我的小名?不敢当,不敢当,我才是久仰前辈的大名!本来心里对您还有点不服气,可是今天一见,我全力运转神识之时,你能无声无息毫不费力的走近,以撼龙令激发地脉共鸣,实在是不佩服都不行啊!……前辈的年纪好像还没我大吧?这位高僧又是哪派前辈?你们到此有何事?”

这人倒是个直肠子,虽是第一次见面,但心里想什么说什么。游方以前虽然没见过他,但早就听过“王由佛”这个名字,此人是牵弓派掌门王勋捷之子,今年三十岁了,也是江湖风门年轻一代中的知名高手。

在南海的时候,慕容纯明等年轻人闲聊时提到当时没来参加聚会的王由佛,总是习惯称呼他的小名“半半”。据说此人从小在兴安岭山中长大,虽然也像其他孩子一样读书上学,但是很少出山,自幼酷爱修习秘法,涉世不深,脾气也非常率直,说话办事有时候还像个小孩子。

今天见面听他一说话,还真是这么回事,游方拱了拱手答道:“这位是辽西大慈行寺的欣清大师,我们守在此地,专门等着看你干的好事!”

王由佛又愣住了,不解的问道:“我干的好事?以兰德先生的眼力,应该能看出我方才在修炼本门秘传‘穿弓成煞’,家父曾有交待,此术可伤人也可破法,可修复也可破败,穿弓煞意凌厉不可随意习练,我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么一个合适的地方淬炼神识。……嗯,不对呀?偷窥他人习练秘术,是江湖大忌,兰德先生既然早就来了,不会这么做吧?”

游方差点让他给气乐了,冷哼一声,故意把脸色一沉道:“偷窥?这四面透风的山野,谁不能来,以为是你家的院子啊?以后再说这种话,先看清楚自己在什么地方!王由佛,我且问你,你在此地练功多久了?”

王由佛的神色仍然不解:“已经两个月了,难道我练功有什么不妥吗?”

一直没吱声的欣清终于开口说话了:“这位王施主,这半月以来,你就没察觉此处地脉灵枢有什么变化吗?”这和尚真是好涵养,半月辛苦行功,毁弃了十几枚珍贵的法器菩提珠,一番心血与所有代价,全让这小子给搅了,换个人说不定先冲上去揍一顿再说话,他还能不惊不怒的询问。

王由佛站在那里直眨眼,摸着后脑勺一边想一边答道:“最近半个月?地脉灵枢感应,随天时节气本身就有变化,在此处很是微弱缓慢,我本没有太在意,听大师这么一问,还真值得奇怪。这半月来的地脉变化似与天时运转不同,些许微妙却总是循环往复。”

欣清不紧不慢的答道:“贫僧这半月以来,每日午后行功修复地脉,无奈法力低微每次只能有些许之功,不料次日再来便发现前功尽弃,因此疑惑不解,今日方知是这么回事。”

游方啐了一口道:“王由佛,你可真够混的!一天两天你没在意也就罢了,一连半个月地脉都是同样的变化,你就不想想原因、查探究竟吗?虽然微末难查,但以你的功力已经感应到了,这半月积累之功相当可观,你知道这耗费了欣清大师多少心血吗?看看人家的法器!……”

事情终于真相大白,游方则说出了详细的经过,包括欣清这段时间所用之功、所毁之器、所思之事。说话时他故意吓唬王由佛,面寒如霜语气冷厉,收起撼龙令,一手在腰间暗抚秦渔的剑柄,浓烈的杀气似凝,从四面八方牢牢锁定王由佛。

梅兰德在江湖上威名不小、凶名更盛,王由佛被他这样盯着都出冷汗了,说话也有些打结:“兰,兰德先生,我曾听闻您助千杯前辈诛杀叠嶂派叛逆李冬平的义举,也是十分仰慕与钦佩!……但是此地不是鸿彬工业园,这坑,坑也不是我挖的。”

游方冷冷的补充了一句:“有一件事外人不知,当时欣清大师也在场,是我们三人共同出手收拾了李冬平那个逆贼!”

王由佛:“嗯,该杀!可,可是,我真的是无心之失,无意中破坏了高僧修复地脉之举,请问怎样才能弥补过失?兰德先生又想怎么处置?”

见吓唬的差不多了,这人的性子倒单纯得很,游方突然一笑问道:“半半,你是犯罪团伙的头目吗?”

王由佛愕然道:“不是。”

游方:“你引煞害人了吗?”

王由佛:“没有。”

游方:“假如欣清大师没有路过此地修复地脉,你破败灵枢了吗?”

王由佛:“那就更没有了,这坑真不是我挖的!”

游方一摆手:“哦,这样啊?那没事了,你回去吧!请将此地发生的事,原原本本告诉你父亲,每个细节都不要遗漏,顺便打声招呼,就说两日后我将携欣清大师到岫岩拜山。”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