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三百一十四章、蓦然回首

当天就在风景区附近找了一家宾馆住下,第二天游方继续陪谢小仙游山,去的是相对偏僻的东沟与西沟一带,基本上是在野径中穿行,领略自古以来的灵枢风光。谢小仙的心情好多了,始终笑呵呵的,一路对游方指点讲着各处的景观以及当地传说。

他们这一天在山里走的路可不短,步行穿过了风景区中大大小小的很多山峰,大多不是一般游客会走到的地方。平常这么乱跑是有危险的,但有游方这位保镖在,谢小仙倒也不担心,哪儿好玩往哪儿钻。

身体不够棒的话,根本走不下来这段路,但谢小仙却觉得很轻松,神形俱适,在这崎岖的山路上步履非常的轻盈,她有些好奇的对游方说:“有你在身边就是不一样,这么长、这么险的路,我感觉总有一股力量在扶着我。”

游方做了个鬼脸道:“我抱着你走,岂不是更省事?不过山路还是自己攀登更有意思。”这倒是实话,每到山路崎岖险峻处,游方总是不动声色的以神念悄然护持,这比抱着她走路还要费力,但如此运用神念倒也很舒适惬意,至少没有那种生死相搏的紧张与凶险。

北方的春天来的晚,阳历三月,香港那边气候已经很温暖了,但鞍山这边供暖期还没过呢。山间草木微红与枯黄掩映,正在蛰伏中等待舒展,眼前的山色有些萧索,但元神却能感应到那万物期待生发的灵动。

古人曾有诗云:“常遑回合水潺湲,路转坡坨百折还。松涛涨壑千岩响,花雨浮空满地斑。”这个时节未见山花烂漫,但树影婆娑也是斑洒满地,山风拂过万株古松确如浪涛之声,风小时如远处传来,风大时仿佛有千岩回响。

在山中凉意飕飕,但是挽住游方,谢小仙却又一点都不觉得冷。偶尔走过有山泉的地方,能看见山中背阴处冰雪未融,而由于泉水温度高仍从泉眼处往外流淌,却在不远的地方结冰层层堆积,依山势形成小型的冰挂、冰沟、冰梯、冰坡等自然景观,这是在南方山野中见不到的奇景。

他们没有走回头路,从东沟走到西沟,晚上就入住一家温泉疗养院,泡泡温泉解解乏,第三天继续到山野中游玩,谢小仙非常开心,游方也感叹真没有白来这一趟,或许早就该来了。

他们在千朵莲花山游兴很浓,第四天去了南沟,也是千朵莲花山的主峰仙人台所在,相传是汉代辽阳刺史丁令威成仙化鹤归来的遗迹,明朝初年峰顶被凿建成平台的形状,上面还刻有棋盘,此处又称观音台,有“五观”之说——观沧海、观日出、观莲花、观松风、观云飞。

仙人台三面都是峭壁深崖,唯东面可以攀登,小的时候,谢小仙经常和家人一起爬上去看日出,路非常艰险,但是到了仙人台上极目远眺,心旷神怡之感又让她觉得走这段路太值了!

清代一位高僧登临仙人台之后曾留诗云——几度登临不到顶,此回到顶畏登山。九州细碎烟尘里,万里虚无指点间。云在极低几可踏,天虽至近竟难攀。急须携手下山去,纵对仙人无好颜。

一位和尚写出游仙诗来,难免有几分调侃之意,让人读了忍俊不禁,同时也能领略仙人台风光之美。只是让人感觉有几分奇怪,这和尚为什么不谈五观之峰,反而调侃仙人台之名?

谢小仙此番登山,可没有古人那么艰险,也比小时候轻松了许多,因为仙人台是千朵莲花山的主峰,风景区早就把路修好了。但是到了仙人台上,这两天游玩中一直嬉笑不停的谢小仙此刻又是秀眉一蹙,扭脸对游方说:“我们下去吧。”

好不容易爬上来怎么又立即要回去?只见现在的仙人台被人为砌成水泥平台,岩石下还添了个佛龛,里面供了一尊新搬来的塑像,这塑像雕工与造形真的不是很精致,周边的栏杆上挂满了铜锁,还系着乱七八糟的红绳,好端端的仙人遗迹,变成了烟熏火燎的地方。

游方笑了,将她搂在身边道:“登上了主峰,怎可不赏尽风光而还?我们看我们的风景便是!”

谢小仙舒展眉心微微点了点头:“也罢,世间万相皆入眼,总有你所愿见与不愿见,否则佛祖也不会有苦谛之说。所经历的风光美景,才更显珍贵!”

他们俩就这么静静的站在仙人台上远眺,拂去身边烟熏火燎的浮烦,望千品莲华千姿百态,无限风光尽收眼底,古树挂壁如泻烟涛,怪石嶙峋相映成趣。这时游方微微动了动,谢小仙似有感应,回头看了他一眼,却突然发现周围的景物已经在无声无息中改变,仙人台还是仙人台,但已变成她从小熟悉的那座山峰。

再转身向四面望去,只见有苍松翠树吐绿,山花含苞欲放,竟呈缤纷之色。这是游方以神念展开的画卷,画卷中就是眼前的千朵莲花山,却同时运转了心盘,就是谢小仙此番旅游所欲回味的心境演化成的风景。

将千朵莲花山携入胸襟画卷中展开,却同时在画卷中运转真真切切的心盘,听起来“原理”似乎并不复杂,但以前的游方是不可能办到的,今天也不是刻意为之,就是心念忽然一动,谢小仙在想什么他很明白,于是画卷与风景虚实相合,很自然的运转心盘而展现。

谢小仙靠在他的胸前,声音有些呢喃:“小游子,你又在捣鬼!”

游方柔声道:“怎么,你不喜欢吗?”

谢小仙的笑容有些朦胧:“喜欢,当然喜欢了,这才是那第一千品莲花!”然后两人再也没说话,在仙人台上站了很久。

当两人回去时,刚刚走下第一阶台阶,游方的身形突然晃了晃,谢小仙手疾眼快一把扶住他很关切的问道:“你怎么了?”

游方的声音略带疲倦:“感觉有些累了,你扶着我点。”

谢小仙一笑:“你也终于有累的时候,那就老老实实的走路,让我搀着!”

刚才一番试法,境界之玄妙前所未有,但无声无息间神气消耗之剧烈,连游方自己也没想到。这不是简单的心盘术,也不完全是画卷中的携景术或寻峦诀,游方曾在楚阳乡感应过那古老的建木仪式,也在香山南麓见到刘黎运转奇异的心盘与向左狐斗法,那是唤醒山川万物之生动灵性,游方竟然也做到了,虽是无意中闪现,但他已经触及门径。

回去的路上没有再穿行野径,老老实实就走风景区修好的路,千朵莲花山的地气滋养确实不凡,半个小时之后游方迈步间缓过劲了,走的已经很稳了,但谢小仙仍然伸出双臂紧紧抱着他的一条胳膊,两人依在一起走。

游方莫明有点走神,他又想起了好几年前,在中关村沿街卖碟的时候,被菜鸟警花谢小仙铐进派出所,还挨了一顿批评教育的场景,不禁嘴角微翘浮出淡淡的笑意。

走着走着,前方是香岩寺,望见远近山坡层次分明,在群峰环抱中一点也不觉得地气促狭,反而在不大的空间内呈现出深远开阔之感。这个地方的风水好啊,是千朵莲花山地气灵枢之一。远远就看见了寺庙单檐拱山势屋脊,饰以彩色浮石雕刻,非常精湛与逼真。

然而谢小仙又把小嘴撅起来了,微皱眉头说了一句:“感觉有些阴森啊。”

可不是吗,香岩寺本是个好地方,若居此修行风水极佳,游玩驻足感觉也是相当不错,可如今寺庙的陡壁下新砌了一面女墙,里面密密麻麻放满了骨灰盒,一阵风吹过,树荫下确实能感觉到那杂乱的阴气。

从女墙下走过,谢小仙的胳膊搂的更紧了,小声说道:“我小时候在这里住过,寺内有古代高僧的灵骨塔,虽也是墓葬但只觉庄严不觉森然,现在……我们还是不进去了吧。”

游方无可奈何的笑了笑:“这里怎么设计的,当成收费公墓了?……小仙啊,我们认识很久了,我曾经总是想躲着你,觉得误会太多又太深,但是今天一番行游,突然觉得我们其实很投缘,你对这世间万物的观感,无意中与我如此切合。”

谢小仙低着头嗯了一声道:“是吗?还真是的!世上有的人是貌合神离,而有人是貌离神合,就像我们俩。”

游方轻轻在她腰间摸了一把道:“我们是貌离神合吗?我看是貌合神也合,这么站在一起不是很般配吗?”

谢小仙捉住他的手,掐了一下手背,哼了一声似是质问道:“你和谁站在一起不般配?”

小游子立刻岔开话题:“能看出来,你今天的心境平和多了,还记得第一天到千山,我们去龙泉寺,你为了断流的龙泉水长吁短叹了好一阵子。”

谢小仙:“你这个带人恨的,这几天倒也很会哄人开心!”

谢小仙小时候不仅在南沟的香岩寺住过,也在北沟的龙泉寺住过。龙泉寺是千朵莲花山五大禅林中现存最大的佛寺,始建于唐代,寺后有清泉一处千年来流水潺潺,清冽甘美,沏茶品茗悠然有风致。但是近年来千朵莲花山外围有很多山峰被侧斩甚至被掏空,地脉受损有很多泉水断流,那龙泉水也几乎绝迹了。

那天他们从五佛顶回来,经无量观路过龙泉寺,谢小仙特意去看龙泉水,结果却发现泉眼几乎已断流,当时就莫名觉得特别伤心,好半天闷闷不乐。游方哄了很久,回到酒店之后给她表演茶道亲手冲茶品茗,她这才露出笑容。

而今天路过香岩寺,好好的风水寺院莫名染上杂乱阴森,她虽然叹息感慨,但心态已经平和多了,没有让自己无谓的多烦恼,走过去之后就和游方开起了玩笑,初入千朵莲花山时紊乱不宁的心绪已经平复。

两人在山路上缓缓而行,走的很慢,又聊起了这几天所见的景观,谢小仙终究还是有点不痛快,靠在游方的肩膀上问了一句:“若千山有灵,它会有与我一样的感觉吗?”

“有,当然有,我那天看见那尊菩萨山,就觉得山在笑。不是错觉,是真真切切看见那山在朝着人们笑。”说到这里游方的话突然顿住了,停下脚步揽着谢小仙蓦然回首望去,神念修行次第中“万物生动”之境,当他踏遍千山之时竟悄然而成。

“游方,你在看什么?”谢小仙在他胸前问了一句,他神色如此凝重,她也不再习惯性的叫他小游子。

“在看走过的路,当真万物生动啊!……走吧,我们下山,晚上请你吃好吃的。”游方心中感慨万千,却神色如常的转身,搂着谢小仙继续从容而行。回想起此番突破门径的机缘,竟是一路上受到丝毫不懂秘法的谢小仙点拨,当真玄之又玄。

然而前走没几步,突然听见身后有个清清朗朗的声音说道:“千山有灵是否会觉得痛?菩萨有知是否会觉得苦?你我之叹息正如佛之叹息,但观山似笑,以空相观照苦谛,苦何尝是苦?佛菩萨多情,此为深爱大爱,所以才有普度众生的誓愿。”

两人闻言一回头,只见一个和尚从山路上走来,步履稳健不急不缓,但游方却暗叹此人好快的身法。刚才他回身时还没看见他,应该是刚从香岩寺大门里走出来的,几步就到了近前这才放缓了身法,特意说出这番话打招呼,应该是听见了两人走过香岩寺时的谈话。

这是一位年轻的僧人,看上去也就二十多岁,铮青的头皮没有戒疤,胸前挂着一串星月菩提念珠,被把摩的已经相当光润。他身上穿的僧衣倒是挺干净,颜色灰不溜丢发青发白,却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补丁,可真够艰苦朴素的!

风景区的大庙里,见到这身打扮的和尚也是相当令人意外,如今经济发展了,旅游业也被带动了,寺庙里的香火钱也水涨船高了,人们心里的想法多了,烧香的拜佛的人也就越来越多了,很多和尚们都富裕起来了,就算不富裕的,也不必穿成这样啊?

东北阳历三月的天气,尤其是在这山中,还是非常冷的,这和尚的衣着看上去很单薄,却神态自若身形舒展。一般人看见他的感觉会很奇妙,假如自己并不冷,不会觉得很刺眼,但如果感觉到很冷,看见这个和尚穿的这么单薄会觉得身上更冷,忍不住同情心泛滥,上前捐点香火钱啥的。

这和尚走路时左手托钵,是三个套在一起的铜钵,这大冷天不戴手套,空手托着金属器物,看着也是挺冻人的。但是游方却笑了,与此同时僧人站定脚步立单掌行礼道:“施主,我们又见面了!”

原来是老熟人了,听声音游方就能想起来,就是当初被断头催请到鸿彬工业园作法的三位“高人”之一,来自辽西大慈行寺的欣清和尚,一位持戒精严的苦行僧。

游方也松开谢小仙抱拳还礼道:“原来是欣清大师啊!您怎么会出现在香岩寺,跳槽了吗?”虽然以前没打过太多交道,但见面说话却自然而然,就像认识多年的老朋友,还不忘开句玩笑。

欣清答道:“施主好游山河,我也行游山川之中,这几日在香岩寺行脚挂单,却恰好听闻故人之声,言及万物生动之悟,故此现身一见。上次见面未及多言,今日方知施主原来是一位道士。”

游方一晃脑袋:“道士?不是不是,我有亲戚和朋友是道士,道姑也有呢,但我没出家,也没出家的打算,和女朋友出来旅游呢,你怎么见面一开口就把我往这条路上拐?”

欣清也笑了:“太上当年亦未高簪束发,听施主谈万物生动之意境,当为道家中人。山如菩萨、菩萨如山,观山不语而笑,山若有灵、山若有情。贫僧闻言颇有感触,道家的情和佛家的情,相异却相似:一则此生情怀莫失,坚守驻世,一世缘矣;一则却是生生大爱,全是爱,轮回无尽。”

这和尚说话有点绕,假如是不明白怎么回事的人,恐怕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谢小仙毕竟自幼受家庭环境熏陶,听的倒是明白,扯了扯游方的袖子问道:“游方,这位大师是……?”

游方笑着解释道:“这位是辽西大慈行寺的欣清大师,年纪轻轻佛法修为了得啊,我以前看风水的时候认识的,你应该知道,和尚也替人看风水,只是不托风水之名。”然后又朝欣清道:“大师,怎么一见面,我觉得你话中有话呢?”

欣清微微一笑,看着游方道:“游施主,当初我见过你一面,虽只是一瞥,但觉你桃花缠身、酒气入体,颇有些烦恼业障。今日再见仿佛相似又与当日有不同,别有一番籍蕴风流啊。”他倒是很机灵,听见谢小仙对游方的称呼,没有叫“梅施主”而是叫“游施主”。

游方:“哦,原来大师不仅会看风水,还会给人看相?眼力真是不错,多谢提醒了!但一世无情怀所寄,何必有今生来过?此生未得籍蕴,谈何世世轮回?……大师特意从寺中赶来,不会只是为了给我看面相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