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三百一十二章、否极泰来

张仁和曾经在中越、中缅从事走私活动,也与这一地区活动的姜虎打过交道。姜虎了解他是个人才,而潘翘幕也多次指使姜虎设法将张仁和拉入伙,因此两个团伙之间有过合作,姜虎特意介绍了一些“生意”给张仁和做,还派人帮助训练过张仁和的手下枪法。

但是合作归合作,张仁和却很谨慎的没有加入姜虎所属的组织,他这个人奉行独来独往不受控制的原则,更不愿意屈居人下受束缚,却喜欢控制与束缚别人。他的心思很细密也很阴沉,也许这些正是当年的牵弓派掌门不愿意继续留他在门派中的原因。

听安佐杰如此问起,朴姬政解释道:“当初张仁和不愿意加入我们的组织,就是不想招惹江湖风门各派,但前不久梅兰德传书江湖要把他揪出来,也不知他怎么得罪梅兰德了?此一时彼一时,这种情况下最好的选择就是与我们合作,他是个人才啊!只是没想到警方的动作会这么快、这么彻底。”

安佐杰立刻提醒道:“既然如此,不论是梅兰德还是警方,就让他们去找张仁和吧,我们不要再联系此人,和他不要发生一点关系。”

张仁和了解风门各派的事情,尽量回避招惹这些人,以免得不偿失。对待牵弓派的追查他三擒三纵,搞得人家不好再对他下手了。而手下错绑陆长林之子,他随即很客气的把人送了回去还送了一笔重金赔罪。当姜虎团伙覆灭之后,张仁和还过的安安稳稳,这就能看出他当初选择的聪明之处。

可是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脚,今天他的好运气到头了,人品似乎也败尽了。

……

游方已经将张仁和所住的小院层层监控,这种阵势,就算换成他自己,毫无防备的一头扎进去也是跑不掉的,张仁和怕是插翅难飞了。但动手时他却没有让别人进去,自己亲自陪着何远之,由他来当“保镖”应该是最稳妥的,想了想还不放心,又叫了一名高手一起行动。

何远之身份特殊,他没有调寻峦派或者消砂派的人,陪同前往的是宋阳。这三个人进院的时候,按老规矩,宋阳面蒙黑巾,游方面蒙红巾,何远之似乎对蒙面夜行非常有兴致,特意挑选了半天,蒙了一条很漂亮的彩巾。

游方腰间左边佩着秦渔,右边别着一把黑星手枪,左袖中藏着画卷,右袖中藏着撼龙令,兜里揣着铁狮子,身上还藏了好几枚晶石,简直是全副武装啊,对付一个张仁和是绰绰有余,主要是不想让何远之出任何意外。

张仁和今天去报社了,回家路上还从超市买了些东西,到了自己租住的小院门口,习惯性的检查了一下房门,暗藏的透明几乎看不见的细丝线很完整,说明没人碰过。而他的屋子里还有红外线报警装置,就是普通商铺里用的红外线报警器经过适当改装,不会发出警报声,但有人进来,张仁和自己能查觉特殊的信号。

一切正常,张仁和进屋放下东西,习惯性的来到后院,刚刚做了个舒展动作抻了抻筋骨,人就突然定住了。就见这不大的小院中靠墙根放了三把椅子,有三个蒙面人坐在那里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那神情就像看耍猴。——后院的墙头上也有机关,他们是怎么无声无息进来的?

张仁和反应很快,立刻就意识到被高人找上门了,现在转身回屋去拿枪已来不及。他家里藏着手枪,但也不是随时随地都带在身上,而且人家既然找上了门,说不定还有别的埋伏,于是深吸一口气报拳行礼道:“请问三位是哪条道上的高人?能无声无息坐在这里,手段实在不简单,在下非常佩服!”

他并不想立刻起冲突,客客气气先打招呼,假如有什么麻烦,看看能否有谈论条件的余地?

不料话音未落,就听那蒙彩巾的女人断喝一声:“你就是仁哥?受死吧!”这声音字正腔圆,就像电视剧里的女侠在念台词。

说着话她已经腾身而起,带着一道劲风冲了过来,抬脚不高朝着迎面骨下踹,左手挥掌封斩面门,右手掌心向上指尖朝前,曲肘前送非常隐蔽的直刺,上中下三路合击,是形意拳中的虎扑与马踏合形,显然是蓄势已久。

这娘们咋这么野呢,一句说话的机会都不给就动手了?游方和宋阳也同时一跃而起,一左一右站定,呈品字形将张仁和牢牢盯住,却没有与他动手。

情急之间谁都没有抄家伙,就是比拳脚,何远之与张仁和在院子里打了起来。游方看出来了,真论功夫火候,这两人差不多,堪堪迈过“有触必应,随感而发”的门槛。但动手搏击可不能量化比较,何远之就算这些年功夫没撂下毕竟也是养尊处优的肖夫人,平时哪有机会亲自动手与人打架?而张仁和那可是黑帮头目,在道上打拼出来的。

论临敌相斗,两个何远之估计也不是一个张仁和的对手,不过今天这场架根本没法打。

像他们这种功夫,真要是生死相搏那可不像电影里能过很多招,也不像擂台上拳来脚往多少个回合,分出胜负时间很短,超过几十秒都算长的,可能还是一方游斗的结果。但是张仁和足足与何远之斗了好几分钟,就似拆招对练一般,身上已经挨了好几下,幸亏不是要害还能硬挺着。

真要是架子拉开了格击,何远之就露出破绽了,无论是格挡还是还击,张仁和的动作绝对没有多余,而且往往都是能一击制敌。可是每当他的还击能伤到何远之的时候,总有一股无形的力量牵扯。比如何远之挥拳开阖太大,咽喉便是空门,他旋身一记勾手就过去了,可是空气中似有粘稠的阻力,总是让他慢半拍,何远之身手不弱自然能闪过去。

至于他格挡和游斗时则毫无问题,这么斗下去就是个陪练的人形沙袋呀,他不断开口询问对方是谁、有什么目的、想要什么条件、何时得罪过、要如何赔罪问题,结果就是没人回答他,他一分心还吃了好几记拳脚。

张仁和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只能仗着身形步法游走,而旁边掠阵的两位蒙面人是真高手,不论他们在院子里如何游斗,居然能够保持品字形的阵式一直跟着他们,步法丝毫不乱,一点突围的余地都不留。

宋阳在一旁看着一边暗暗直叹气,这么打也太欺负人了,还不如在树上绑好了直接揍呢!而张仁和的心早就沉了下去,他知道今天算是遇到秘法高手了,突然大喝一声运转神识之力掩护身形,向后一转急冲,他想突围而走。

宋阳也喝了一声,从侧面兜了过去,挥起一掌竟然斩开了那纠缠的神识之力,轻飘飘的拍在他的肩膀上,把他整个人像拍皮球一样又拍了回去。今天张仁和非得陪着何远之演练拳脚不可了,他也豁出去了,展开神识之力与格击相配合。

他运转神识,何远之也运转神识,这时就看出来了,何远之的神识功力堪堪在他之上,张仁和占不了便宜,而一旁掠阵的游方已经很少以神念相助了。

这么打下去,张仁和不是被打死就是被累死,其实前后交手的时间并不长,也就是六、七分钟左右,但对于这种高手过招来说体力消耗巨大。就连何远之也有些气喘吁吁了,不过精神却很振奋,多少年没这么痛痛快快和人斗过了!

“住手!我甘拜下风,任凭诸位处置便是!”张仁和已经看出今天绝对跑不掉,也根本不是对手,很聪明的选择了认输,所谓任凭对方处置不过是想有一个说话商谈的机会——不让对方处置也不行了。

说话的同时他突然收招向后纵出一丈多远,落地站定双手抱拳躬身。一般像这种高手之间做出这种姿态,谁都不会再动了,接下来不过是问话处置而已,有什么事情说什么事情。

但是何远之可不太吃这一套,她揉身跟进冷不丁就飞起了一脚,这是一记典型的撩阴脚,动作既隐蔽又迅速,可比肖瑜踢出来的强太多了。张仁和招架了这么久始终封住要害,这最后一下终于没挡住,双手正抱着拳呢,被何远之一脚正踢中下身。

只听嗷的一声惨叫,张仁和向后飞了出去,头冲前、面朝下趴在地上晕了过去,这一脚可够重的。宋阳赶紧劝阻道:“肖夫人脚下留情,人还要留给警察呢,你要是给踢死了可不好。”

何远之拍了拍双手,很满意的喘了口气道:“我出手自有分寸轻重,留着他一条命呢!其实我这个人吧,平时既温柔又端庄,但是对待匪类——哼哼!”

这话说的很让人无语啊,院墙外东北角的柳希言与苍岚、西北角的包旻与云梦散人都听见了,皱着眉头暗中相对苦笑,心中暗道这位肖夫人自称既温柔又端庄的样子,实在难以想像。

游方叹了口气道:“肖夫人,我知道你有一片慈心,先回避一下,我来修理修理他。”

何远之看着晕厥在地的张仁和摇了摇头:“我这人有时候确实心挺软的,太惨的场面不忍心看,那就先回避吧。”

她从院子里走进屋了,宋阳直摇头无话可说,也跟着进去了。游方伸手把张仁和提了起来,并没有施什么酷刑,而是废了他的秘法修为。秘法在身如何被废?理论上并不容易,但形神一体,游方用重手法在他身上留了暗伤,同时以秘法侵入元神伤其神识,这是很难恢复的。

而此时何远之正在门外和宋阳聊天:“宋老板,你就是那家‘夜总会’的老板?我经常听小玉提到你开的饭店,那是赞不绝口啊,按她说的,香港没有一家鲍翅楼能比得上。”

宋阳憨厚的嘿嘿笑道:“饭菜这东西,只要做的干净,什么人什么胃口,对了胃口就说好呗,令爱也太夸张了!”

何远之:“你的身手这么好,有没有兴趣管理大饭店啊?”

宋阳一愣,很诧异的反问道:“身手好不好,与管理多大的饭店有关系吗?”

何远之笑了笑:“你是练外家功夫的,但精华内敛已经有相当的境界,这说明你的性情非常沉稳,意志也相当坚韧,否则不可能有这种成就,无论做什么事,这都是难得的根基呀,而且都是我所缺欠,所以很佩服你这种人。……游方今天肯把你请来帮忙,那更说明你相当可靠,有没有想法管理更大的餐饮集团?”

宋阳搓了搓宽厚的大手:“肖夫人开什么玩笑,我只开过小饭店,没那个经验……”

何远之打断他的话道:“谁一生下来就有经验?你已经算很有经验的了,有些东西可以在工作中慢慢学,其实都差不多,做到一定的位置,就是看人的性情和悟性了,道理都是相通的。”

宋阳摇了摇头道:“我还是只喜欢做自己的买卖,自由自在。”

何远之似乎认准了什么事就要追究到底:“你还可以做自己的买卖啊,你有把握能把买卖做多大,那就做多大,可以一步一步扩大规模,只要你的经营管理能跟上,我投资。”

这是好事啊,宋阳想了想好像也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能看出来何远之这个人说话办事都相当爽快干脆,于是沉吟道:“这种事,我得回家问问我婆娘。”

何远之一挑大拇指:“好,这才像个男子汉!”

这时游方走了出来,笑着问道:“肖夫人,干嘛这么夸宋老板啊?”

何远之:“宋老板想扩大饭店的经营规模,我们在谈投资的事情呢。”

游方呵呵一笑:“这种投资,还需要肖夫人你亲自谈吗,你是在夸人家听婆娘的话吧?”

宋阳咳嗽道:“小游啊,我的饭店去年经营的不错,多亏你帮了一把,明天就把借你的钱连本带利都还了。”

游方一摆手道:“这些闲话回去再说,我们快走吧,警察马上就到了。”此时远处已传来警笛声,而游方等人以及附近布控的高手纷纷消失在夜色中。

……

吴克红前一段时间不走运,当初在警校,谢小仙等同班同学都叫他大师兄,而如今谢小仙的职务算上副级的话应该比他高了三级。在重庆的时候,他为了掩护谢小仙受了重伤,但最终立了大功的人还是谢小仙。

谢小仙调回北京了,职务又往上提了,挂职锻炼圆满结束。谢小仙之所以会提前申请调离,原因之一就是想空出来一个副局的位置。吴克红早该提拔了,在刑警队长的岗位上是既有功劳又有苦劳,但是这个人性情比较耿直不太会走上层路线,又没有过硬的背景关系。

谢小仙调走后,谁都认为提拔吴克红是顺理成章,不料等了几个月迟迟不见文件下来,而正局又调到市局去了,据说还要从外面调人到分局当领导。吴队长虽从来不欲争什么,但也挺郁闷的,他可是刚刚受了重伤恢复未久。

今天夜里他值班,结果接到了“群众”报警,说是在辖区边缘接近市郊的地方有人私斗,还听见有枪声传出。打架的事找派出所的片警就行了,但如果有枪的话问题的性质立刻就变了,吴队长亲自带人配武器装备赶到现场。

报警中所说的那家小院大门开着,在里面真搜出来三把不同型号的手枪还有不少子弹,而在后院找到了一个半死不活的人。警察搜的非常仔细也很小心,因为吴克红刚刚进门就收到了一条短信:“后院有个人,还活着,他就是公安部在全国通缉的要犯张仁和。”

这是苦尽甘来还是否极泰来?一向只会埋头苦干不知如何钻营取巧的吴克红,有一种被天大的馅饼砸中脑袋的感觉,根本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他也不能放过任何线索,仔细查仔细审,再核对张仁和的详细资料,还真是亲手抓住了这个要犯!

张仁和也算是一代枭雄啊,全国有多少警察想抓他没抓住,今天却莫名其妙栽到了吴克红手里,他醒来时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一身警服、魁梧威严的吴队长。张仁和有点神智恍惚,吴克红问是谁把他打成这样?他不清楚;那些人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也不知道;打伤他之后报警的人又是谁?他更加不了解。

整个一问三不知啊!但无论如何,吴克红立功了,他亲手抓住了张仁和,而且核实确认了此人的身份。张仁和身上还有悬赏呢,就在公安部专案组成立之后,有不少人通过公开或者非公开的方式提供悬赏,累计金额甚至超过了江湖五派共悬花红追捕安佐杰的数目。

吴克红抓住张仁和是职务行为,自然不好拿赏金,这笔钱就成了对公安部门的经费资助,当然了,他的好处也是相当大的,莫名其妙收到很多神秘的“感谢”。核实张仁和的身份之后,后续的审理工作就不由他这个小小的分局刑警队长来负责了,但头功确定无疑已经是他的。

没过多久,嘉奖下来了,同时来的还有任命文件,吴克红这次跳过半级直接提拔成了正局。

吴克红当了分局长是后话暂且不提,抓住张仁和之后的第二天,谢小仙突然从北京来了,她到分局转了一圈,然后就直接来找游方。游方见到谢小仙有些意外的问道:“你怎么来了,不是说最近的工作是坐科室,一般不出差吗?”

说话的地点就在游方家中,肖瑜去上学了,只有他们两人。谢小仙瞪了他一眼,眼圈微红的说道:“这么久不见面,一见面你就问我为什么要来吗?我说想你,行不行?”

游方赶紧点头道:“其实我也挺想你的,正准备去看你呢。”

谢小仙:“瞎话张嘴就来吧,当我不知道你最近做了什么?香港那一起大案震动了公安部,我根本没想到会是你。但后来审问张仁和的笔录提到了几个蒙面人,那两位‘大侠’似乎也在广州的另一起案子中出现过,别告诉我你不清楚。”

游方起身换了个位置,挨到她旁边坐下,伸手去揽她的腰道:“好久不见,干嘛一见面就说这些?”

谢小仙闪了闪没闪开,也就任他搂住了,又把身子往他怀里靠了靠,仍然含嗔道:“我一天到晚提心吊胆,就是怕你再出什么事,这一次……真是吓着我了,可不是开玩笑啊,事态很严重,幸亏你没事,但不能总指望每次都这么走运,你就不能……。”

游方赶紧哄道:“不是你说的吗,有什么事多关照关照大师兄,现在有雷锋关照他,难道不是好事吗?别忘了他救过你的命,好人有好报啊!……蒙面人是谁我真不清楚,你们警方会去抓吗?你说的香港那个案子,我连听都没听说过。”

谢小仙:“总是油嘴滑舌的,我听说这次现场多了个蒙面人,还是个女的,是你什么人?”

游方苦笑道:“我连蒙面人是谁都不清楚,怎么能回答你这种问题?”

谢小仙低下头道:“也好也好,永远都不清楚也罢。”

游方又问:“我知道你是来看我的,找了个什么机会,花的是公费吧?”

谢小仙抬头看着他,眼中似乎还有些幽怨,但嘴唇微微张着脸色也有点发红:“我参加专案组了,就是打击张仁和团伙这个专案组。”

游方正准备低头去吻,闻言却是一怔道:“你不是要好好休养一阵子吗,调回北京难得清闲几天,又参加这么危险的专案组,肯定是你自己报名的吧,还要不要命了?别忘了去年那场病,还有重庆……”

谢小仙撅着嘴很委屈的打断了他的话:“警方查出张仁和最后的行踪出现地是广州,我报名参加专案组,负责的是与广州这边的联络协调工作,不就是想找个机会来看你吗?托大师兄的福,我刚来任务就结束了。而你居然这么说我,就多余来这一趟,走就是了!”

说着话她站起身来就要朝门外走,却突然惊呼一声腰间一紧双脚已经离地,整个人给游方抱在怀里又坐回到沙发上,只听游方柔声劝道:“我错了,这不也是关心你吗?既然来了,就多待两天吧,张仁和已经抓住,也没你什么事了,就当公费旅游。”

他这么一哄,谢小仙身子有点发软了,喘着气略带幽怨的说道:“我本来就是这么想的,刚参加了这个专案组,恰好人被抓住,这段时间真没什么事了,我已经请假了。”

游方看着她,心里的感觉不知道为何很复杂,与她认识这么长时间,极少听说谢小仙因为私事而请假,两次请假都是为了陪他。而她参加这个专案组,目的也不过是借工作之便能到广州再来见见他。这段时间,真应该好好陪她散散心,在江湖奔波中已经负人太多。

谢小仙此刻气已经消了,在他怀中开玩笑道:“小游子,你说那蒙面大侠将这么一个立大功的机会送给了大师兄,假如知道我也参加了专案组,会不会留下来,让我再立一次大功呢?”

游方搂着她的双臂紧了紧,却很郑重的说道:“不会,绝对不会的!”

谢小仙有些惊讶的抬头:“哦,为什么?”

游方低下头去,嘴唇几乎是擦着她的耳垂在细语:“小仙,你心里清楚我都做了些什么,还要继续做些什么,江湖中身不由己,我也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够上岸,舒舒服服的享受人间大好风景滋养情怀。但是现在……你是警察,你立的功越多、官做的越大,我就越怕你。”

谢小仙觉得耳根痒痒的,忍不住将脸颊在他的下巴上轻轻的蹭:“你是不愿意看见我工作更出色,继续被提拔吗?……可是小游子,假如你这么想、假如世上的警察都不尽责,你觉得谁能轻松?你能舒舒服服的去享受大好山河之美吗?”

游方:“也对也对,你说的对,我的想法太自私。但是这次,在其位谋其政,为了报答大师兄对你的救命之恩,蒙面大侠送份礼物也是应该的。”

谢小仙微微侧过身道:“我就是开个玩笑,你就说这么多?文件我已经看见了,大师兄这次立一等功,直接提正局,其实我也很感谢那几位蒙面大侠,替大师兄高兴。……你一天到晚和我说瞎话,我和你开句玩笑就不行?那就说正经事。”

游方:“嗯,你说吧。”

谢小仙:“刚才提到旅游,我请了一个星期的假,你如果没事的话……”

游方立刻接话:“我没事,你想去哪里?这个星期我陪着你去就是了。”

谢小仙伸出一只手勾住他的脖子,在怀中道:“我妈妈的老家在东北鞍山,我从小就是在那里长大的,好些年没有回去过了,这次难得有这么长的假期,我想回那里看看。”

游方很干脆的点头:“好,我们就去鞍山。”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