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三百零五章、人才

游方以梅兰德的身份在齐箬雪的陪同下又一次来到澳门拜访牛然淼,齐箬雪已经提前预约,这次是在牛然淼的办公室里见的面,在场的只有他们三人。

牛然淼一见到游方就挤了挤眼睛呵呵笑道:“兰德小先生,你果然来了,还带着小齐一起。”

游方无可奈何的笑道:“牛老不就是在等我来吗,我怎能不来,只是您老的玩法怎么和我们事先商量好的不一样?”

那顶王冠就放在茶几上,牛老将它拿了起来,就似孩子捧个玩具似的左看右看,语气略带感慨道:“我也找专家来看过,谁也不敢一口咬定它就是赝品,鉴定结果大多倾向于真是欧洲中世纪的东西,经过了高手修复,只是不能肯定它就是理查的王冠,好高明啊!”

齐箬雪在一旁插话道:“再高明,它毕竟是赝品,兰德先生怎可能让您用那么高的价钱买走,这一局是针对别人的,牛老何必真付钱?”

这句话却勾起了牛然淼的兴致,他看着齐箬雪问道:“齐小姐,你可知道我是一位收藏家?”

齐箬雪和游方齐声点头道:“那是当然,您是当今的大收藏家!”

牛然淼又问道:“你可知道文物的含义?”

这一句话问到游方的专业了,但是游方很知趣的没有回答,因为牛老既然这么问,就是有话要指点晚辈。果然,牛然淼见两个年轻人答不上来,笑呵呵的接着说道:“它是一种记录与承载的象征,经过今天的事情,谁敢说这顶王冠不是文物?它已经是一件非常有纪念意义、有价值的文物,绝对值得收藏,在我眼中甚至比那真正的理查王冠更有价值!”

游方赶紧接话道:“您老的话发人深省,这顶王冠您喜欢就尽管留下,但是那两千八百万港元……”

牛然淼眼珠子一瞪:“怎么,你们嫌少?”

游方直摆手:“不是不是,太多了,不敢收啊。”

牛然淼仍然瞪着眼睛说话:“我老人家是买东西不付钱的人吗?”

游方苦笑道:“东西卖的太贵了,谁敢敲诈您老人家,就算您想买,也好歹让我们打个折嘛。”

牛然淼:“打折?当我到菜市场买菜呢?我已经六十年没逛过菜市场了。”

游方开玩笑道:“那又有什么关系,天下一指、万物一马,王冠即白菜、白菜即王冠。”

牛然淼终于绷不住扑哧一笑:“这是哪一家的顺口溜啊?算你小子说的有道理,那就打个对折吧。”

齐箬雪愣了愣:“对折?一千四百万港元,还是太贵了!”

牛然淼捧着王冠神情似是很满意的点头道:“贵就贵点吧,拍卖会现场有人和我玩撤天梯,撤回来也就是这个价,不过我有个条件。”

齐箬雪眯了眯眼睛道:“牛老想投资入股?”

牛然淼:“还是你这孩子聪明,一点就透啊,假如换作亨铭他们反应肯定没有这么快。我和中悟他爷爷是多年的老交情了,想当初我做生意他总喜欢参一股,他做生意我也经常参一股。这次中悟做的生意虽然不大,但事情影响不小,就算是为两家晚辈间的交情,我也该捧捧场。

我付了两千八百万港元,打个对折该退回来一千四百万,但这笔钱就不用退了,告诉中悟一声就说是我的参股,占他拍卖行的多少股份,让他自己看着办吧。我相信他会做事也会做人,不会让我这个老头子吃亏的。”

齐箬雪抿嘴一笑:“牛老这笔生意做的可是一点都不亏啊,您很看好咸池拍卖行吗?”

牛然淼:“岂止是看好,经过这两场拍卖会,香港还有哪一家拍卖行能比咸池更有影响?只要池中悟会做,将来的前景非常好!这些倒还是小事,更重要的是我看好这个人,看好他将来在池家的地位,这才是大事。……齐箬雪,就委托你办吧,麻烦你跑一趟和池中悟去谈,把所有手续办好,我老人家就不管太多了。”

齐箬雪点头道:“这些琐事也不必您老人家操心,我自会把一切办理妥当的。”

两人告辞的时候,牛老大有深意的说了一句:“兰德小先生,你可要善待齐小姐啊,她是位难得的贤内助,可惜亨铭集团迟早留不住这等人才。”

两人从牛老家出来,乘轮渡去香港,在路上齐箬雪给游方算了一笔账。牛老名义上是投资一千四百万港元,留下的却是两千八百万,池中悟肯定不能实打实的与牛然淼算细账,给的股份定不能让牛老吃亏,只要不是白痴谁都能想到。牛老最主要的目的也不在于这些,这只不过是与池家下一代关系的一种铺垫,算是为未来投资吧。

但这样却便宜了游方,因为那顶王冠等于是游方“委托”咸池拍卖行拍卖的,成交实价理论上是一千四百万港元,扣除各种中间费用,游方还能到手一千万港元左右,她问游方怎么处理?

游方笑着反问:“你有什么建议?”

齐箬雪的笑容有些狡猾:“直接拿回来当然不好意思,我建议你搭牛老的便车,也拿这笔钱投资入股,既然池中悟会给牛老股份,参照同样的比例,给你的也不能少了。说实话,我很看好咸池拍卖行,只要池中悟善借这次拍卖会的声势,也能找准今后的路子,可以财源滚滚,我正想找他谈谈。”

游方微微皱了皱眉头:“我们一起去吗,他不知道我是梅兰德。”

齐箬雪:“你不必去了,我一个人去见他办这些手续,就说是接受牛老的委托,用一千四百万港元投资入股,剩下的以梅兰德的名义投资,而王冠的事情已经处理妥当了。”

游方伸手将她的肩膀搂向自己的胸前:“牛老的话一点不错呀,身边有你真是难得。”

……

齐箬雪到香港见到了池中悟,说明来意很受欢迎。池中悟本人最近正想着增资扩股呢,咸池拍卖行的规模偏小,有些重要的资质申请不下来。前段时间他搞了这场拍卖会,家族里的人包括堂兄弟们有很多都等着看他的笑话呢,结果如今的局面让人大吃一惊。

原先笑话他的二伯池木镇、还有几位堂兄弟都表示想参股,“帮”他把拍卖行的生意做大,池中悟都婉言谢绝了。他本人手头的钱原本不多,但是这一场拍卖会赚了不少,拍出去的可不仅仅是那一顶王冠,于是想增资,正在盘算呢,齐箬雪就来与他商谈这件事了。

结果是牛然淼拥有咸池拍卖行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梅兰德拥有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池中悟的父亲池木锐拥有百分之十的股份,池中悟本人拥有百分之五十五的股份,注册总资本是一亿港元。这些手续慢慢办,齐箬雪先谈妥了入股的条件,并签好了相关的协议。

池中悟亲自给她倒茶,有些感慨的说道:“我这个小本生意,没想到牛老会这么给面子。”

齐箬雪:“他看中的倒不是拍卖行,而是你这个人,将来在池氏集团中大有可为啊。”

池中悟微微苦笑:“是吗?”

齐箬雪:“怎么不是?商界与政界的声望和人脉是怎么来的?池家这些年轻人当中,真要论自己做事,谁比你做的更出色,难道是池中龙他们吗?以前可能不了解,但通过这件事也能看清楚。”

池中悟叹了一口气:“目前的拍卖会,齐小姐也应该清楚内情,只是连环做局三场而已,一时之轰动,接下来该怎么办我心里实在很没底。”

齐箬雪品了一口茶道:“你只需一场一场把它做好便是,池家的生意可不是拍卖,你将来主要做的事情也不会是这些。……至于拍卖会嘛,我倒是有个建议,听说上一次来了几位阿拉伯富商,具体是什么情况?”

池中悟:“是来看热闹的,我父亲请的,我们池家在中东那边虽然不做石油生意,但是那些石油大亨却做美元生意,因此也有往来。”

齐箬雪浅笑道:“对呀,中东做石油的都自以为是金融家,也是国际上最有购买力的收藏集团,而你们池氏集团最核心的生意是国际金融。……你的目光不必那么局限,虽然拍卖的是英国王冠,但肯去炒作它的未必是英国人,就拿上次那顶王冠来说,你可别忘了十字军东征的历史,这次的王冠以及再下一次的权杖,你都可以炒出轰动效应来。”

池中悟眼神一亮:“齐小姐果然一言切中要害,我也在这么琢磨呢。有人帮我把这一切都铺垫好,接下来要看我自己了。”

齐箬雪接着说道:“只要这三场拍卖会都成功,咸池拍卖行声势已成,在如今国际艺术品拍卖市场上将占据一席之地,而且是在中国文物炒作之外另辟蹊径,成为一种代表,委托自然源源不断,每一场拍卖都会引人注意,到了那时就是自然的良性发展了,已经用不着你亲自操劳太多。

这是你白手起家自己积累的资本,让人看到你的能力。但你毕竟有池氏集团的背景,所以将来咸池拍卖行还是要交给经理人来做的,我相信池嘉声老爷子会对你寄予更多的期望,拍卖行不过是你事业起步的支点而已。你当初恐怕也是这么想的吧?只是今天做的比你想的更成功。”

池中悟连连点头:“齐小姐的话说到我心坎里去了,今天真是多谢!不知道将来能否有机会邀请齐小姐加盟池氏集团?”

齐箬雪端着茶杯道:“有机会的话,当然愿意与池氏集团以及池先生合作,至于我本人,在哪里工作都是一样的,我还是更想做点自己的事情。”

从池中悟那里出来又见到游方,齐箬雪讲了刚才会谈的经过,游方笑道:“我倒没有看错人,那池中悟现在还嫩,但经此锻炼,将来大有可为啊。他生在了池家,起步就比一般人高得多,一命二运三风水,只能感叹老天爷了。”

齐箬雪打趣道:“你怎么不谈四修阴德五读书?池家这一代子弟多着呢,被你看中而牛老也肯栽培就很不容易!……说说你吧,下一场要拍卖的王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本说是向肖家借来用用,怎么后来我又听说送你了?”

游方的表情有点古怪:“是肖常发把池中悟叫去的,告诉他一顶破帽子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也希望看见现在的场面,就送给游先生了——于是就成了我的。”

齐箬雪红唇微启呈惊叹状,好半天才说道:“按目前的状况,那顶王冠一定会拍出天价的,等于白送你一笔惊人的巨资,你就这么收下了?”

游方苦笑道:“不收也没办法啊。”他看了看齐箬雪的脸色,赶紧又解释道:“这和肖瑜没关系,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你别想多了,与我的江湖身份有关。”

齐箬雪一撅嘴,掐了他一把道:“对于我来说,你有任何神奇都不意外,我才没想多呢!我刚才在想你如今的资产也不少了,在元辰集团那边有投资,在咸池拍卖行也入了股,假如那顶王冠拍卖出去,少说还有几千万。……已经可以成立一个投资公司专门管理了,我看你平时也没功夫打理这些,如果我离开亨铭集团的话,想开家公司自己干,这样平时也轻松许多。”

游方搂着她哈哈笑:“好啊好啊,那就开家投资公司,把这些资产都整合一下,你自己当董事长玩吧。……真的很荣幸啊,池中悟希望将来邀请你加入池氏集团,而向影华现在就希望你加入松鹤矿业,而我区区小场面,却把你这种人才拐跑了。”

齐箬雪抬头道:“向小姐在白云山庄吗?我想去见见她,与她好好聊聊。”

游方微微一怔,旋即笑道:“我陪你一起去。”

齐箬雪:“不,我自己去,私下聊聊,你就不用陪我了。”

两人回到广州之后,齐箬雪真的独自上白云山庄找向影华了,游方干脆连山都没上,在麓湖边等着。也不知道那两人在山庄里都聊了些什么,反正齐箬雪是面带微笑下的山,看见游方还笑眯眯的瞪了他一眼。

事后游方并没有追问,而向影华也没有提,游方只知道一件事,齐箬雪当然没有到松鹤矿业集团去就职,她要新组建一家投资公司,整合、管理、经营梅兰德名下的资产,而齐箬雪居然拉向影华也参股了。

其实管理也简单,比亨铭集团的工作轻松多了,广州这边是张玺在做生意,香港那边是池中悟在做生意,游方只是跟着入股而已,分红所得以及其他的闲置资金做点别的投资。齐箬雪并没有打算在亨铭集团那边挖人挖业务,想带走的人只不过是原先的助理吴琳琳而已,吴琳琳和游方也熟悉。

向影华在白云山庄又住了几天,终于动身返回松鹤谷。其实这段时间她一直在闭关,体会万物生动之境,她很了解自己的修行欠缺,想迈入更高境界的门槛功力尚显不足,正需要在松鹤谷这样的地方,于浑然的天机大阵中滋养修炼。

向影华的闭关两度被打断了,都与游方有关,一次是因为他在南昌遇险,另一次是他托刘黎送回了鹤翅风笛。此番再会之后,她要继续闭关不可半途而废,短时间内想突破“山川有情”之境虽不大可能,但也要将万物生动之境修至圆满,以期将来功力俱足时水到渠成。

游方送别时劝抚她道:“天地灵枢含养你我之身,这就是自然山川之情,修炼之功绵绵若存,欲速而不达。”

向影华则微笑道:“我如今心境已平复,此番闭关定然有获。而你也清楚我此生的心愿,不仅是今天的相会,待到一百年后,我还希望在那芙蓉谷怜心桥,能与你共赏当年月色。”说到这里神色稍稍一暗:“况且你如今的处境我也清楚,狂风暴雨迟早将至,若我的修为高些,渡过此劫时或能帮你更多。”

游方拥着她道:“你担忧我的处境,希望自己的修为更高,有此一念便是障,这也正是我担忧你的地方。不必速求精进,强求反而不得,修为到你这种境界,心里应该明白。”

向影华在他胸前点了点头:“嗯,我明白,不该纠结这些。……虽然世上纷争不可能仅凭秘法解决,但你的修为若更高,遇事也更有自保之能。刘黎前辈指点你重游当年故地,你也该起程了,莫挂碍于境界如何,只是感悟万物生动之妙。”

……

向影华回松鹤谷了,游方又搬回到康乐园附近那个小窝里去住。肖瑜“同居”,屠苏经常跑回来,齐箬雪也是这里的常客,小日子过的很是温馨滋润。不过游方并未打算耽搁太久,已在收拾行装准备出门远游,这一去,恐怕时日不能短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