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三百零四章、正中下怀

拍卖会的实际情景与很多人在影视作品当中看到的不太一样,并不是热热闹闹的大厅、煽情的拍卖员、冲动的举牌者,而且拍品的底价和成交价都有限制。

比如一件物品,有人想送到拍卖行拍卖,需要经过鉴定和估价,拍卖行若肯接受委托会给一个建议的底价。这个底价当然要征求委托者的同意,有的委托者会自己报底价,但这个底价并不是随意开的,需要按照底价缴纳一定比例的拍卖基本费用。

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某些人的投机心理,故意把底价开的很高,能成交则成交,如果流拍的话就拉倒。把物件送到拍卖行拍卖,如果流拍的话,委托人也是要承受一定损失的,底价越高损失越大,拍卖行不会白白的做宣传、进行拍卖活动。

另一方面,除了底价之外还有最高限价,不是所有的拍品都可以随意无限加价的,一般会限制一个最高成交价是在底价的多少倍以内。这么规定的目的是为了防止有些人通过拍卖故意炒作,用自拍自买的方式将一件艺术品的成交价人为的做成很高,去抬作者的身价或实现其他的目的。

各大拍卖行在这方面的规定细节不同,但条款都是类似的。

拍卖当中有很多猫腻,细讲起来恐怕几天都讲不完,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可以通过拍卖进行贿赂。比如张三委托拍卖行拍卖一件艺术品,李四故意以高价买下,表面上这两个人没有发生任何接触,还可以请拍卖行保密双方的身份,但实际上却完成了一次很隐蔽的贿赂行为。

拍卖行自身也有不少猫腻,比如有很多艺术品就是拍卖行收购来的,他们可以自行炒作上天梯,专等钓大鱼,譬如清代系列玉玺的拍卖无非就是这么回事。

咸池拍卖行举行的这场拍卖会,有一件物品是没有限价的,就是那顶王冠,因为它的来历很“清白”,是着名的香港大富豪肖常发提供的东西,底价是二百万港元。

王冠是这场拍卖会的镇场拍品,但并不是压轴拍品,它被安排在倒数第十件拍卖。这么做的目的当然也有讲究,王冠拍卖必然是整场拍卖会的高潮,会刺激起买家的心里预期价位。一个高潮过后再推出其他精心安排的重要拍品,在较大的价位落差下,更容易引起买家的兴趣,尤其是那些没有拍到王冠的大买家,物件容易拍出比平常更高的价格。

这场拍卖会吸引了不少香港本地的收藏家和有实力的买家,比如新任元辰集团董事长兼元辰慈善基金会理事长张玺先生,也有来自内地的实业家,比如南庐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董事长杨弈程先生,还有来自海外的收藏家,这些人大多是抱着一种观望的心态,更有意思的是还有一批阿拉伯人。

请牛然淼老先生来镇场面,有利也有弊,一般的二百五根本不可能有牛老那种财力,真正有财力与牛老争的人也都不是傻子,谁会跟他老人家抬价争东西呢?

王冠起槌之后,竞拍价一路飙升,当价格超过一千五百万港元之后,举牌的人越来越少,这时牛老开始举牌了,所有人都很知趣的停止了竞价,但这时却有一个女子也举牌与牛老争这顶王冠,让人非常意外。

这个神秘的女子一直与牛老轮流举牌,将王冠的成交价从一千五百万港元硬生生的推到了两千八百万港元,最终还是牛然淼老先生拍了下来。这是哪来的愣头青啊,谁都看出来牛老就是想要这件东西,而这人愣是让牛老多花了一千多万,这不是结仇吗?

这种情形似乎电影电视上出现的很多,但实际的拍卖会上很少遇到。在拍卖会上竞价也不是乱举牌的,每一个进场拿号的买家一般都要缴纳一定比例的保证金,举牌总金额不能超过保证金的一定倍数。假如恶意竞拍,事后不付款,需要在保证金当中扣除相应的比例做为罚款。

当然了,每一家拍卖行都会给一些有实力、有信誉的买家以VIP会员身份,这种会员不需要缴纳保证金,身份就是信誉保证,像牛老这种人只要肯来,VIP身份都不用自己申请,拍卖行会自动送上。

这个女子敢和牛老竞价,将王冠的成交价炒的那么高,可见财力也是相当雄厚,身份更显神秘。可惜这种拍卖会现场未经允许是不准拍照的,各大媒体都没有这个女子的照片,只是听现场参加拍卖会的人透露,是一位极美的年轻女子,明媚照人。

这女子当然就是向影华,游方早就考虑到可能没人好意思与牛老竞价,于是让向影华来了这一出,反正牛然淼无论如何会拍下来的,而游方和池中悟“内定”的最终成交价就是在两千万到三千万港币之间。

这场拍卖会,不仅是收藏界、娱乐界的焦点事件,也成了热点社会新闻。王冠出自肖常发之手,被牛然淼买下,来龙去脉都很清楚,一般人也不好提出更多的质疑。不过世上还是有人不会照顾这两人面子的,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当今英国王室。

英国王室在非公开场合发表了一份简短的声明:今年二月二十三日在香港拍卖了一顶所谓英国王冠,而英国王室历史上从未失落过这样一顶王冠,对这种不负责任的炒作行为表示谴责。——这虽然是非公开场合说的话,却通过各种途径流传开来。

“正主”表态了,在某些人看来,这场拍卖会很可能将成为业内的笑柄,等着看笑话呢。池中悟听说消息,却关上门差点没把肚子给笑破了,心中暗道游方果然是策算无遗。他们事先也不敢肯定英国王室会不会表态,如今是正中下怀,计划中的最佳结果。

游方做这个局的目的,一方面是给自己挣笔钱花,另一方面是捧池中悟在池家出位,同时也顺便抽抽某些人的脸解解气而已,没想到有人真把脸主动凑上来求踩,这也太配合了吧?

香港一家小小的拍卖行一夜成名,而且居然有了公然与英国王室唱对台戏的机会。池中悟随即也发表了一份声明——

本拍卖行于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三日拍出的英国国王理查王冠,来自香港实业家肖常发先生之手,已由澳门实业家牛然淼先生购得,若牛然淼先生对王冠有任何疑义,本拍卖行愿意承担一切后果以及赔偿责任。

由于王冠已被牛然淼先生收藏,本拍卖行无权再做任何处置决定。但本拍卖行将在三个月后拍卖另一顶英国王冠,并且公然展示,欢迎英国王室派人鉴定,但不要在任何场合毫无根据的凭空污蔑本拍卖行的商业信誉。

这份声明的最后还加了一句故意磕碜人的话:假如英国王室财政状况紧张,本拍卖行愿意承担指派专家专程来港鉴定王冠的一切费用,言而有信。

牛然淼买走的那顶王冠自然是见不着了,但还有一顶王冠随便大家看,这便是游方安排的连环局后手。这下子热闹了,不断有专业人士来鉴赏这顶王冠,各大媒体也持续跟踪报道。真的假不了啊,这世上高手很多,甚至有人看出来这顶王冠曾经受损又被修复,对修复者的技艺赞不绝口。

英国王室那边真的派人来了,也是非公开的方式,是大英博物馆的鉴定专家以私人身份来的,名义上并不是接受王室的委托。他们研究一番之后一言不发的回去了,脸色青的跟鬼似的。

谈历史的话,恐怕除了中国之外,世界上没有别的地方有那么详实而明确的史志资料可供考证,大多在实物考证和遗迹发掘上找线索而已。欧洲中世纪经历了漫长的神权统治,我们所知的焚书坑儒、文字狱、民族混战一类的事情,在那里持续了数百年时间,到了近代该烧该毁的各种史料也没剩多少了。

就连古代欧洲的很多重要典籍,后来还是从阿拉伯文献中重新翻译回去的,历史上欧洲的很多国王甚至连全名都没留下,历史书上的称呼还是民间口口相传的绰号。八百年前金雀花王朝的东西,就算今天的英国温莎王室也没有权威可言。

所以游方敢把父亲伪造的王冠拿出来公开拍卖,还编了个来历故事,事后再用一顶真王冠示众。拍卖行的声明以及第二顶拍卖王冠的公开展示,将游方做的这一局推向更高的高潮。

……

拍卖会后的第三天,向影华也到了广州,游方已在白云山庄等她,这个地方他们早就一起住过,那山中月舞练剑的日子仿佛就在昨日。向影华这次出门时日已经不短了,可她还想尽量在山中多留一段时间,陪游方将那卷外山川的秘法习练纯熟。

但是向影华刚到白云山庄,香港那边的池中悟就来电话了,事情又出了意外的状况。牛然淼没有按游方安排的那样做,事后他真的付钱了,两千八百万港币打到了咸池拍卖行的账上,而王冠也没有派人送回来。

池中悟亲自登门,牛老却装糊涂,就说是自己想去拍卖会,也是自行拍下的王冠,钱货两讫还来找他干嘛,难道想反悔吗?

池中悟一头雾水也不好说别的,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和牛老直接接触过,只得问游方是怎么回事?他是万万不敢把一顶赝品王冠以两千八百万的天价卖给牛老的,而且东西是游方拿来的,游方也不能收这笔钱啊。

游方接到电话之后,就和向影华解释自己要再回香港一趟办点事情。结果向影华直截了当的问道:“兰德,还是那场拍卖会的事情吗?”

游方索性承认道:“是为了拍卖会的事情,我托你去举牌竞价,并告诉你在两千万到三千万之间,肯定会有人以更高价买走的,你也一定能猜到这是我与牛然淼老先生做的局。……实不相瞒,那顶王冠是赝品,出自我手。牛老送我一个人情,出面把它高价买下了,但现在出了点状况,他真付钱了,没把王冠还回去。”

向影华笑了:“你托我去拍卖会走一趟,我就知道是这么回事,真没想到牛然淼那种人会配合你。……我没记错的话,齐小姐就职的亨铭集团就是牛氏集团所属企业,你早就认识牛然淼了?”

游方点头道:“是啊,我早就认识他,第一次见面就是在这座山庄里。人老了就有点孩子气,看来这位老人家觉得有意思还没玩够,等着我亲自上门取回王冠呢。”

向影华提醒道:“这种人既然付了钱,恐怕就没打算拿回去,当然有别的用意。你既然认识他,我想齐小姐一定也清楚,不如就让齐箬雪一起陪你去,若是涉及到财务或投资方面的事情,她能处理的比你明白。”

游方微微一怔:“箬雪?你要我带着她一起去澳门拜访牛老?”

向影华不动声色道:“当然了,难道齐箬雪不是最合适的人吗?她确实是个人才,其实我们松鹤矿业集团也急需这样的高级管理人才,你能否问问她的意见,可以考虑一下到松鹤矿业集团就职,一切条件好商量。……我的名下虽然拥有很多股份,但你也清楚我根本不愿意打理这些事情,也不擅长。”

向影华想把齐箬雪弄到松鹤矿业集团去,也不知道她的脑袋里怎会想出这样的主意?游方一时愣住了。向影华见他不答话,语气幽幽的又补充一句:“其实我这是为你着想,有人知道你和齐箬雪的关系,恐怕会利用她来要挟你,假如在松鹤矿业集团,我能保证她绝对安全无虞。”

游方笑了:“那得谢谢你,真的谢谢你!但这件事得看她本人的意见,其实广州这个地方现在也不错。”

这倒是实话,寻峦派内堂北迁,消砂派与寻峦派还有合作,不仅有两派的大批高手在,此处也是他们的势力范围,而且张玺所建造的宗门道场就在白云山麓另一端,假如有人跑到这里来搞小动作,恐怕是自嫌不够麻烦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