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三百零三章、善战者无赫赫之功

牛然淼肯帮游方这个忙自有原因,而且他老人家也觉得很有趣。肖常发为何也这么帮忙呢?第一场拍卖的王冠并非是肖家的,游方就不怕肖常发指出来?在北京的时候和师父见面,抽空提了两句这件事,结果刘黎说没问题,他会打声招呼,这么点小事,肖常发自然会尽量配合,结果真的是相当配合。

游方着急赶回香港的原因有两个,一是通知池中悟,牛然淼将要亲临拍卖会现场,并且最终高价拍下王冠,命人将王冠现场拿走,但这只是一个“扣”,不必让牛老真付钱。至于具体是怎么回事,池中悟不必细问,照着安排就是了。

按照池中悟的原计划,他会派人现场以高价拍下假王冠,最后引用保密条款不泄露买家的身份,总之是被一位神秘的富豪收藏家买走。现在不必了,公然让牛老买走,引起的轰动效果与可信度要大的多,没人能对拍卖过程本身提出质疑。

另一个原因,这几天江湖风门各派道贺之人已经来到香港,游方正忙本不想见,可是有一个人他无论再忙也非见不可,那就是松鹤谷的掌仪长老向影华。向影华本可以不必亲自来,她到香港就是冲着他的,在机场见到张玺的第一句话就是——兰德何在?我想见他!

各派来人当然要安排住处,都在郊外一处别墅区,但是张玺给向影华安排的住所却很特殊,就是前不久寻峦派宗门聚会所在的那座半山豪宅。这座宅院原先是寻峦派内堂所在,却几乎成了陆长林的私宅,张玺决定将内堂北迁到广州寻峦大厦,陆长林还松了一口气,以为可以继续占据这处风水宝地,结果张玺回头就把陆长林给请出去了。

张玺任命张流花为内堂执事,并且调他驻守香港经册堂,负责整理、研究、总结、记录寻峦派多年来传承的典籍、图谱、历代祖师以及门中高手的秘法修炼心得、留于弟子的笔记,以及当代同类性质的文献,按照现代目录管理与保密分级的方式重新编辑、归类、保存。

这是一项很枯燥的工作,但有心人在这个过程中的收获也是巨大的,张玺是借机收拾儿子,让他好好磨一磨轻浮的性子。另一方面,包冉还在香港,把张流花调到香港来,正好让这一对年轻人平日多在一起。张玺早就看好这个儿媳妇了,唯一担心就是人家包冉不愿意,现在看来这对年轻人相处的还不错,他多少松了一口气。

经册堂的新址就在这座半山豪宅中,这里平时不仅是经册堂所属弟子工作地点,也是张流花的住所,陆长林当然要搬出去。谁都有私心,就看怎么用了,张流花既然是寻峦派年轻一代中的第一高手,也是资质与悟性最佳者,他驻守香港,张玺当然要安排一处地气灵枢最佳、风水最好、最适合滋养形神的地方让儿子好好用功。于公于私,这都是顺理成章。

张流花是开建筑设计工作室的,没关系,把工作室也搬到这里来,地方大得很。

陆长林搬了出去,经册堂还没从元辰基金会的办公楼那边牵过来,向影华到了。干脆重新布置一下,暂时做为待客的住所,这不仅是给向影华面子,更重要是的给兰德先生面子,因为寻峦派安排他的临时住处也在这座宅院内,两人的卧房都在楼上。

楼上只住了他们两个人,其余的工作与服务人员在楼下,这安排够周到了。

这天下午,夕阳从远处起伏的山脊上照在花园里,半天都是绯红的霞光,将一丛白色的花树染上了淡淡的粉色。向影华站在花树前,恬静的神情中带着一丝难以形容的哀伤,比那风中娇柔的花朵更加惹人生怜,谁能想象她就是名震江湖的一代高手月影仙子?

就在这时,向影华突然转过身来,就像一片温柔的月光飞进了一个人的怀抱。她没有回头看甚至没有听见脚步声,就知道是游方来了。

游方走进花园,很自然的张开双臂接住飞入怀中的向影华,将她搂在胸前,左手抚着后腰,右手轻抚着她披散的长发。两人谁都没有说话,就这样静静的抱在一起站了很久,她的身体在微微颤抖,游方的胸前渐渐有温湿的感觉。

不知过了多久,向影华终于抬起了头,已是满面泪痕,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细小的泪珠,她仰起脸看着游方道:“谢谢你!这一辈子我都不知怎么感激你做的这一切。……当时我心里还怨你为什么不亲自到松鹤谷,那么重要的事情。……后来才听说寻峦派发生的事,我就来见你了,一定要见到你。”

向影华说的当然是向左狐的下落,这是她一直以来放不下的心事,虽然很少提起,可是熟悉她的人都能看出来,游方自然比任何人都清楚。

“影华,你不要太伤心了,事情总算水落石出,该安歇的灵魂早已安歇,该惩处的人也受到了惩处。”游方说着话低头去吻她的睫毛,似是想用唇将泪水拭去,心中暗暗叹息,这泪水中包含的秘密,他永远、永远也不会再提起。

向影华闭上了眼睛,将脸仰的更向后,双手抱紧了游方……

游方与向影华以往每一次见面,几乎都伴随着一番凶险争杀,唯独今天是在这样的情形下,没有刀光剑影之纷扰,拥抱着往昔的哀伤与此刻的温柔情怀。游方本已打算离开香港,但既然向影华来了,他就没有着急走,就在这里陪着她,等心情与心境都平复了再说。

游方与向影华在香港呆了十几天,几乎哪儿都没去,就住在这座宅院中,每日在前院树下观远方大海潮起潮落、在后园花丛旁赏环山朝霞夕阳,谈论秘法玄妙以及山川灵动。游方还在试炼新体悟的“卷外山川”妙法,而向影华是最好的合练者。

每当游方展开画卷,那经历过的山水宛如飞出画卷铺呈,将他们拥在其中,向影华轻摇天机手链,山水真如,分不出是天成灵枢还是神念之功,这便是“万物生动”之境啊。游方的修为虽不如向影华,但眼界还是有的,他能看出来,向影华突破“山川有情”之境并不难,只是功力和时日的欠缺,毕竟还很年轻。

如此说来,她将来迈过传说中“神念合形”的门槛并不是空谈,而游方也是有希望的,那将拥有蜕变式的全新人生感受。一念及此,仿佛咫尺之外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香港也变得很飘渺。

这段日子也有各派同道登门拜访兰德先生,还在宅院一楼的餐厅里举行了一次小型聚会,主角当然是游方与张玺,既然回香港了,游方不妨见一见众人。在酒席上恰巧有人提到了咸池拍卖行拍卖的事情,游方提议,到时候若在座的人还在香港,不妨都去捧场壮壮声势。近几年都是炒作拍卖中国流散文物的消息,这次终于轮到英国王冠了。

当天晚上在房间里,游方与向影华商量了一件事,也是关于这次王冠拍卖的。

游方本人没有参加那场拍卖会,从头到尾他都只是在幕后活动,以他的双重身份出现在那种场合也不方便。况且二月二那天是屠苏的阴历生日,在北京的时候为了哄小丫头开心,早就说好了,阳历生日自然让她回姨妈家过,但是阴历生日就在宋老板的“夜总会”里,由肖瑜、齐箬雪、林音、陈军还有宋阳夫妇等人一起给她过,游方请客买单。

就在轰动一时的英国王冠香港拍卖会当天,游方孤身一人悄然离开香港,到广州为屠苏举行生日晚会去了。哄屠苏高兴,当然比看英国王冠现眼更重要,而且一切策划妥当之后,已经用不着游方出面了,剩下的事情池中悟自己就能搞定。向影华当时没有离开香港,她与游方约定三天后再到白云山庄找他,现在江湖上谁都知道那座山庄就是兰德先生的府邸。

屠苏的生日过的很热闹也很开心,大家轮流献歌,尤其是宋阳的歌声颇有要把狼招来的意思,等到陈军放开歌喉,大家又感觉——狼真的来了!屠苏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了,整个晚上咯咯笑个不停,只是不无遗憾的说了一句:“要是小仙姐姐还在,就更好了!”

这一晚游方连手机都关了,肖瑜也玩的有点疯到最后还喝多了,谁都没有理会香港那边拍卖会的情况。第二天是星期五,屠苏和肖瑜还要上学,而游方一个人准点来到了自己在寻峦大厦的办公室,倒让他的助理、消砂派弟子万俟辰吃了一惊。

虽然这里就是游方的办公室,万俟辰还是第一次见到兰德先生真的跑来“上班”,不过她倒是非常称职,已经将昨天拍卖会的详细经过包括各种资料准备好让游方过目。其实大概的情况游方已经清楚了,来的路上买了一份广州当地的报纸,头版登的就是这场拍卖会的消息。

牛然淼老先生亲临拍卖会现场,以两千八百万港元的最终成交价,买下了这顶第一次公开出现在世人面前的王冠。此事本身就值得各路新闻记者大书特书、发挥各种褒贬感慨,而拍卖现场还有一点意外的状况引起了人们的兴趣,各大媒体报道中几乎都有提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