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三百零二章、庙小乾坤大

这在各种大型拍卖会之前很常见,因为主要拍品会吸引到很多财大气粗的买家,但拍到皇冠的只可能是一个人,这些买家也会顺便拍一些现场看中的东西回去,所以收藏品比其他场合容易出手也更容易卖出好价钱。

对于拍卖行来说,吸引人的拍品越丰富,成交总额越高,他们也越有利可图。这就是很多专场拍卖会往往提前几个月发出拍卖公告的原因,其中最主要的拍品也是拿来吸引眼球制造效应的,比如国际各大拍卖行以前拍卖的那几枚中国玉玺,盘内滚珠局中很简单的一招而已。

香港曾经是英属殖民地,也曾经是国际金融中心,各类收藏家为数不少,借着这个机会,短短半个月池中悟还真搜集到不少欧洲中世纪文物做为拍品,一场大型专题拍卖会就这样支撑起来了。

由于游方定的第一场拍卖会时间是二月二,离现在时间比较短,因此池中悟忙的不可开交,简直是脚打后脑勺啊。忙虽忙,但池中悟兴奋的很,一天到晚觉得全身都有使不完的劲。游方反倒没什么事了,他只是在幕后策划这一切,既不公开现身也不插手拍卖行的事情。

各路“收藏家”拿来的“文物”,还要请专家鉴定,得上得了台面才行,而且游方有要求,不够档次的一律不收,重点是有“典故”的东西,比如这次拍卖的王冠,英王理查被奥地利公爵绑架的典故就非常重要,使它的价值超出了一般的王冠。

咸池拍卖行现在看上去虽然庙还小,但做局的乾坤一定得够大。

游方为什么把时间安排的这么紧,从发出拍卖会公告到正式拍卖只有半个月?很多东西送到咸池拍卖行,经过一系列手续之后恐怕来不及赶上这场拍卖会。他当然是有意为之,因为就在这一场拍卖会结束的同时,池中悟将宣布三个月后还有一场专题拍卖会,还将拍卖一顶英国王冠!

盘内滚珠局的精髓,就在于连环设局,门槛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高。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这次拍卖会所拍卖的王冠是赝品,出自游祖铭之手。也不能说东西完全是假的,它是在一件残破不全、不知来历的欧洲中世纪王冠的基础上改造加工出来的,所用的材料也是欧洲中世纪文物的残件,都是池中悟通过池家的关系搜集来的。

兰晴考证欧洲中世纪器物风格设计的图样,游祖铭的“再造”代表了他的最高水准,技艺是巧夺天工,几乎看不出任何破绽。但有一点,赝品毕竟是赝品,尤其是在破坏性鉴定、将王冠拆解的情况下,还是能发现一些可疑的痕迹。

池中悟对外宣传此次拍卖的王冠得自肖常发,但实际上拍卖的不是那一顶真王冠,游方做局自然是虚虚实实,所有套路都玩出了水准。这顶王冠在拍卖前并不公开展示,等到在拍卖会上亮相之后,难免会有人提出质疑,就算看不出破绽,也会有人故意说那是赝品。

游方就等着质疑的声音呢!

这一手也不是没人玩过,2009年11月,苏富比伦敦拍卖行就拍出了一方乾隆“八征耄念之宝”玉玺。当时游方与吴老都认为那是赝品,但人家还是照样拍出了天价,不过是自己做局而已。转过年来又在香港拍了一枚白玉圆玉玺,这回是真品。(参阅本书二十一章、疯狂的玉玺)

游方策划的第二场拍卖会,将要拍出那顶真王冠,并且公开展示三个月!任何对第一场拍卖会有疑义的收藏、鉴定界业内人士,都可以到展示现场观摩。这一方面是回应所有可能的质疑,另一方面也是制造继续升温、不断吸引眼球的效应。

至于那顶赝品王冠,游方做的局比苏富比更高明,它一定会天价成交,而且去向明确,但谁不可能跑到买家那里去鉴定,因为游方“内定”的买家是牛然淼!

一年半以前,游方第一次到广州在白云山庄见到牛然淼,这位老人家曾经说过:“假如兰德先生将来有什么难处,可以找我帮一个忙。”还给他留了一个有专人接的联系电话,有事打这个电话报上梅兰德的名字就行。(参见本书五十五章、兴苍生。)

什么事需要找牛然淼这种人帮忙呢?自然不能是早上没吃饭叫人顺道买两个茶叶蛋,求财求物也不合适,而现在这件事恰恰最值得动用这次机会,游方一直没忘呢。

在池中悟忙的不可开交之时,游方打了声招呼离开了池家,独自去了澳门,住进了张流花暗中订好的酒店,然后打了牛然淼留给他的电话,立刻就有人接了。游方报上了“梅兰德”的名字,并说有一件事想请牛老帮忙,是牛老当初亲口答应的。

电话那边的人听见“梅兰德”这个名字似乎愣了愣,紧接着说道:“牛老前几天刚打的招呼,如果是梅兰德先生找他,就通知他本人,他老人家正想和你聊聊,请稍等!我给您转过去,看牛老方不方便。”

游方等了大约有五分钟,电话那边传来了牛老笑呵呵的声音:“兰德小先生吗?你终于来电话了!”

游方:“惭愧,惭愧,今天还是来打扰您老人家了,没想到您老还记得我。”

牛然淼:“想忘记也不可能啊,你最近可出名啦,2012年的第一声雷,连我老人家都听说了!看来你得罪了什么人被那样编排,还在想你会怎么搞定?谁知道没过几天你就拆了门槛收拾好局面了,手段很漂亮啊,真是后生可畏!”

游方:“谬赞了,一点江湖小把戏,入不得您老人家的法眼。”

牛然淼仍然呵呵笑:“年轻人,不要那么谦虚嘛!你可真有眼光,齐箬雪那孩子是个难得的内助啊。……对了,你找我有什么事?肯定不能简单了,我老人家很感兴趣。”他连齐箬雪跟了游方的事情都知道了,看来是赵亨铭告诉他的。

游方赶紧道:“您是否听说了咸池拍卖行要拍卖英国王冠的事情?”

牛然淼的笑声更大了,在电话那边哈哈大笑,过了一会儿才答道:“当然听说了,我还打电话问了肖常发,他居然承认报纸上写的事情是真的,恐怕又是被肖夫人逼的。……我与中悟的爷爷池嘉声是多年老交情了,还准备派人到拍卖会去看看热闹,顺便捧捧场呢。”

游方:“牛老也感兴趣?那太好了!我想请您帮的忙就与这场拍卖会有关,电话里不方便详谈,我今天派人将一份资料送到您府上,你看了之后如果有时间,我想拜访你老人家。”

牛然淼:“我还正想找你聊聊呢,明天上午九点有时间,你直接到我家来,资料先送过来吧。”

……

第二天游方登门拜访,当然不是空手去的,还在正月里,登门也是给长者拜年,他带了一件明代紫檀木架白玉雕山水插屏,可不是赝品,是相当贵重的古董,就算给牛然淼当见面礼也是很能拿的出手了。这白玉雕山水插屏不是他自己买的,是在杭州时卧牛派送的。

牛然淼在自己的私人书房接待了他,这一老一小关上门不知在里面聊了些什么,游方两个小时之后才出来。牛然淼亲自送他出来,笑的像个收到玩具的孩子,并且留游方在家里吃午饭,而游方很客气的拒绝了,他中午就要离开澳门去香港。

牛然淼一直把他送到门厅,拉着胳膊拍着手背笑眯眯的说:“兰德小先生啊,这么有趣的事,你是故意来哄我老人家开心吧,怎么能算是帮忙呢?再有这么有意思的事情,可别忘了通知我老人家一声,我这个年纪,世上未经历的乐趣已经不多了。”

元宵节刚过没几天,牛老家还有很多儿孙在,见到老爷子如此对待一个年轻后生,都感到很惊奇。赵亨铭也在场,他倒不是太意外,早就知道这位“梅兰德”非同一般,就连张玺见到也是毕恭毕敬,牛老爷子表现的很热情亲切也正常,就是不知他们谈了什么事?老爷子吃午饭的时候只是呵呵乐却不说。

其实游方找牛然淼帮的忙很简单,就是请他老人家本人公开在拍卖会上现身,并且最后拍下那顶王冠。当然了,牛然淼不必付钱,这些只是做个“扣”,相关手续和一些必须发生的表面费用都由拍卖行自己处理,牛老只是走一趟、举举牌,镇场面而已。

游方已经考虑到一切细节,这顶王冠来自肖常发之手,又被牛然淼买走,谁敢说它不是真的?在拍卖会上也不会有人自讨没趣故意和牛然淼争到最后,事后更不会有人不知轻重,非要跑到牛老那里去鉴定王冠。而且这样一来,能起到最轰动的效果。

同样一顶王冠,同样的成交价,被牛老拍下与被不知名者买走,其影响大不一样。——这也是一招借天梯,游方前前后后,将各种江湖手段都用足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