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三百零一章、水到渠成

新掌门的即位仪式就在这座豪宅中举行,虽然事先没有通知江湖风门各派,但有兰德先生观礼,他的身份现在可是能代表九星、消砂、形法、松鹤谷各派,区区一个人能镇住好大的场面。

当众人从后院回到正厅时,发现连香案和座位都布置好了,这才彻底反应过来张玺等人是早有准备。深谋远虑策划良久,到了真正有所动作时,仅仅用了一天时间,一切水到渠成。

非常时行非常事,仪式从简,张玺穿上礼服,焚香净手拜历代祖师、再接受同门拜贺,成为了六十六年以来第一位寻峦派掌门。

当门人拜贺已毕,游方上前祝贺时,却取出一物站在香案前道:“寻峦派掌门,请你跪下。”

众人闻言皆是一惊,按规矩游方只需拱手,而张玺长揖还礼就可以了,哪有上前祝贺却要对方跪下的道理?而且游方竟然站到了祖师香案前!

但是张玺一看见他手中的东西,立刻就跪下了,郝丰俊也起身拉了陆长林一把,在他耳边悄声说了四个字:“寻峦玉箴。”

陆长林一愣,神色震惊无比,也被郝丰俊拉着在张玺身后跪下,那边包旻领着何德清、包冉、张流冰、张流花等人已经拜倒在地。

游方并没有把玉箴拿在手里,而是用金黄色的丝绦系住提在半空,下面还有红蓝黄三色丝带打着天地人三才结,并垂有长穗,非常典雅精致。寻峦派弟子自然早就见过寻峦玉箴的图谱,看见了就能反应过来,就算离得远没看清,见前面的掌门都跪下了,也能想明白是怎么回事。

是真的假的?这种场合用不着验,张玺都认了,包旻也跪下去了,难道还会有错!寻峦派弟子全部拜倒在地,除了事先知情的少数几人,余者皆震惊与激动不已。

游方这时才缓缓开口道:“这枚寻峦玉箴,六十六年前下落不明,两年前有一位前辈在海外一家拍卖行中偶尔见到,已不知来历如何,他将此物买下托我带回国内,并有吩咐。待到寻峦派重整宗门新立掌门之后,将此传承信物完璧归赵,我回国之后才清楚寻峦派多年来宗门未整,不知要等到何时,没想到今日终能完成心愿!”

假如一年半以前的小游子拿着玉箴跑到寻峦派来,不知道会遭遇什么情况?但是如今的兰德先生说出这番话,在场没有人质疑,而且都是跪在地上屏息凝神的听。

说完这番话游方双手托起玉箴,单膝跪地还礼,然后说了一句:“诸位请起。……张掌门,请移步!”自己率先起身。

张玺起身之后与游方换了个位置,站在香案前长身而立,并没有伸手去接寻峦玉箴,而是由游方亲手将玉箴系在了他的腰带上,他背着左手,玉箴带着金色丝绦与彩穗垂在左腰,非常的醒目。

为了这一刻张玺早做了准备,今天他穿的是一件很古典的竹布长衫,腰间束带正适合配玉。说句开玩笑的话,假如当初他和陆长林一起走出去,旁人没有介绍只说寻峦派掌门在其中,陌生人几乎都会认为张玺是掌门,就是一派尊长神采气度,仅凭装模作样端架子是端不起来的。

游方系好玉箴退后一步,忽然有眼前一亮的感觉,他能感应到张玺悄然展开神识激应那已无心印灵引的寻峦玉箴,但此物仍然是一件法器,张玺与玉箴仿佛在神念中浑然一体,有立地成灵枢与这座宅外的山川、海滨相呼应的气魄。

“恭喜张掌门!”游方向他抱拳祝贺,这句话是一语双关。

张玺突破移转灵枢之境已经二十多年了,功力深厚,此境界早就修至极致,但迟迟没有迈入化神识为神念的门槛。可能是因为平时俗务太多,也可能是所有的心神都牵系在重整宗门这件大事上,本以为这一辈子都很难有指望了,不料今日大愿得偿,秘法境界竟隐约有突破的迹象,机缘来的十分玄妙让人感慨难言。

在场的包旻也看出来了,不禁暗暗感叹,同门师兄弟之间他非常了解张玺的秘法修为,张玺终于迈出了这一步。

接下来掌门张玺领着众人向兰德先生致谢,万里迢迢从海外归来,并恰好在这种场合送回了宗门信物,这是大恩德一件啊!

寻峦玉箴回到寻峦派,张玺这个掌门是实至名归,任何人恐怕也不能再有丝毫疑议了。甚至有聪明人也想到,兰德先生带回寻峦玉箴的消息张玺等人恐怕早就知道了,所以包旻与郝丰俊才会与他合作,下定决心来了今天这一出。

接下来张玺解下寻峦玉箴供于香案之上,领全体弟子祭祖,游方在一旁观礼。等到仪式已毕,张玺也不耽误,立刻就以掌门的身份现场处置门中事务,非常的干净利索。

依前约,奉陆长林为供奉长老,张玺本人也升任掌门,那么还需要推举两位内堂长老。有那些会见风使舵的人立刻就推举张流冰,被张玺以“年纪尚轻、德威不足”的理由否定了。也有人推举何德清,甚至还有人推举张流花,别看张流花平日就是寻峦派年轻弟子中的笑话,但今天可真是让人刮目相看了。

年纪轻轻任内堂长老的例子如今并不是没有,松鹤谷的向影华以及消砂派的苍岚年纪都不大,但已经是内堂长老的身份。可何德清、张流冰等人的情况不一样,他们的阅历、声望、对门派的贡献以及影响确实还不够,最后是郝丰俊提议这两人任外堂长老。

至于张流花,张玺顺水推舟任命他为内堂执事,在这种场合下本想躲掉宗门事务的张流花也无法推辞,只得暗中叫苦不得不领命。张流花知道父亲一直想找机会让他多参与寻峦派事务,为宗门多担点责任,今天总算逮着机会了,谁叫他是年轻一代中的第一高手呢?

最后由张玺提名、众人商议通过,任命云梦散人与龙影西为内堂长老。云梦散人是张玺与包旻的师弟,近年来因宗门不整干脆眼不见为净,一直在各地云游不归。如今寻峦玉箴已回宗门重整,该把他叫回来了,论辈份资历以及秘法修为,他在内堂长老中理应占据一席。

龙影西原为内堂执事,多年来一直是张玺的得力助手,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张玺有很多具体事务都是交给他经办的,功劳和贡献不小,升为内堂长老也没人能反对。

人事问题商议完毕,张玺又率众起身向游方长揖,当场尊他为门外供奉长老,此举也在意料之中。游方这位门外供奉长老可比郝丰俊、陆长林这两位门内供奉长老地位尊荣多了,他是重振寻峦派江湖声威的重要人物,而且也是重整寻峦宗门的核心人物,和太上掌门差不多了。

等三位供奉长老坐定,张玺又商议决定了另一件事,把寻峦派的内堂所在从香港迁到广州,地点就是寻峦大厦。

寻峦派不像松鹤谷、形法派有自古传承的宗门道场,张玺在建造寻峦大厦之前,于广州郊外的白云山麓买下了一座庄园,以度假园林的名义搞开发,其实是打造一处适合修习秘法的宗门道场。

回头看,张玺确实是深谋远虑,而且一步步稳打稳扎,待到登上掌门大位,所有准备工作早就做好了。而且寻峦派是如今江湖风门中“改制”最成功、与当代社会环境融合最好的一派,只要把内部问题处理妥了,其他的事情都不是大问题。

张玺早就有将寻峦派北迁的计划,内堂由香港移入内地并建立宗门道场,如今这一愿望也实现了,他的提议顺利通过。内堂北迁只是意味着将来的重点发展方向,元辰慈善基金会的注册地仍在香港,仍有人员留驻香港处理各项事务。

这么多事情看起来很复杂,但张玺在晚宴开席之前就全处理完了。游方在一旁是连连点头佩服不已,这才叫掌门啊,百废待兴的寻峦派需要的就是张玺这样的主事之人!

……

寻峦派借宗门大会重整宗门,是谋定而动,事先并没有走漏任何风声,因此江湖各派均不知情。等第二天消息传出之后,与张玺素来交好的各派高人纷纷到贺,其他门派也遣弟子送来贺礼。

贺礼基本上都是两份,一份是送给张玺的,另一份是送给兰德先生的。

兰德先生送回寻峦玉箴,张玺任寻峦派掌门名正言顺,这件事大家都听说了。有人本还纳闷这么多年来寻峦派一直不合不散的,怎么突然就整合宗门了?听到这个消息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因为寻峦玉箴找回来了。

几天前兰德先生托地师刘黎将鹤翅风笛送回松鹤谷,并且查清了向左狐失踪之迷,这件事已经传遍江湖了,他接连成为松鹤谷与寻峦派的供奉长老,而且对各派弟子曾有大恩,大家当然要借这个机会好好表示结交或答谢的心意。

由于消息太突然,有些门派的掌门或掌仪长老抽不出空,托弟子带着贺礼赶到了香港。也有重要人物亲自来的,比如与寻峦派正有合作的消砂派掌门苍霄就赶来了,形法派掌门杨弈程也到了香港专程祝贺,九星派来的人比较特别,是前任掌门沈慎一。

这几位赶到香港时,都由张玺亲自迎接,招待方面的事务由龙影西与张流冰负责,但是他们却没有在第一时间见到游方。

游方已经走了,临走前还有交待,各派送给他的贺礼,如果是东西就托张玺带回广州放在他的办公室里,如果是礼金,直接存入他的账号里。

游方在寻峦派宗门大会结束后的第二天,隐藏踪迹离开了寻峦派,张流花乔装改扮一直把他护送到香港市区中,确信无人跟踪这才返回。游方随后与池中悟联系,池中悟早就等急了,可算把他给盼来了。

系列拍卖会的筹备工作已经就绪,游祖铭修复以及伪造的王冠都已经发到香港,纽约玉翀阁的那柄权杖也寄到了池中悟的拍卖行,计划可以随时开始,但是不见到游方本人,池中悟心里始终是不托底呀。

游方就住在池中悟家中,两人商量了一天,第二天香港传出一个非常引人注意的消息,名不见经传的咸池拍卖行将要举行一场专题拍卖会,将拍出一顶英国王冠。

最早引起港阜各界人士的兴趣、并吸引记者蜂拥报道的焦点并不在于王冠本身,而是它的来历牵扯到一位香港大亨的八卦——

赫赫有名的实业家、香港三大富豪之一的肖常发,据说体质偏弱,经常有低血糖的症状,在书桌上放了一盒软糖。这本不算什么大新闻,更大的新闻是这个放软糖的“盒子”,据说池中悟过年拜访肖常发的时候,发现他桌上放软糖的东西很奇特,是一顶用三角银架支起来的倒扣的帽子,仔细一看竟然是一顶王冠。

池家小少爷就问肖常发,这王冠是什么来历?肖常发告诉他这是英国国王理查的王冠。

理查史称狮心王,是亨利二世之子,于一一八九到一一九九年在位十年,但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国外度过的,住在英国的时间不到一年。理查曾三次参加十字军东征,一一九二年他第三次参加十字军回国途中,在维也纳被奥地利公爵李奥博尔德绑架,缴纳十万英镑赎金之后才被放回。

国王率大军出征,却在路上被绑架敲诈,乖乖的交上赎金换回自由身,这段历史挺离奇的,不过的确是事实。欧洲中世纪所谓的国王听上去似乎挺神气的,其实那排场还不如唐代一个县令呢。

这顶王冠就是在那时失落的,辗转八百年早已不知经过多少代人收藏,最后落到了香港大亨肖常发的手里。

池中悟很好奇的问,这么珍贵的古董为什么不好好收藏,却放着做糖果盒?

肖常发叹了一口气,解释这是他夫人的意思,想当初肖夫人看见这顶王冠就让肖常发拿来做烟灰缸,可这东西倒扣过来是漏的,不好接烟灰。但是肖常发还是顺着夫人的心意办了,弄了个架子支着,倒扣过来放软糖。

以上便是咸池拍卖行即将拍卖的那顶英国王冠的来历,这则名人八卦非常有趣,香港各大媒体几乎都报道了,且不是放在娱乐版而是新闻版,有很多报纸甚至配上了照片在头版做了导读。

这则新闻看似很荒诞,但偏偏值得相信,因为肖夫人是大名鼎鼎的母老虎,十几年前还有另一个故事,当时也上各大媒体的新闻版了。那是香港回归的前几年,鉴于肖常发对香港发展做出的杰出贡献,英女王授予他爵士爵位。

这倒不是什么稀奇事,当年电影名星成龙等人也接受了英女王的爵士授勋,拥有所谓的贵族身份。

有些人恐怕不了解,时至今日,英国实行的还是身份等级制度,议会也分上院和下院,联邦公民的身份有贵族与平民的区别。贵族身份通过世袭或授勋获得,分别称为世袭贵族与新封贵族,爵士是最低等阶的贵族头衔。

肖常发本人没什么不高兴的,但是肖夫人却火了,揪着他的耳朵说了四个字:“丢人,你敢!”

结果肖常发真的没有接受授勋,这件事搞的当时的香港总督都有些尴尬,另一些接受同样授勋的港阜名人也感到有一丝尴尬,肖常发这么做多少有点在甩众人的脸。肖常发本人一开始没打算拒绝,主要也是考虑这个因素,大家以后还要在一起做生意呢。

但事后记者们炒的都是花边八卦——肖常发多么的惧内、肖夫人又是多么的厉害,化解了此事本身的尴尬,而肖夫人的威名却从此传扬了出去。有了十几年前的轶闻做铺垫,今天又曝光了这一出,大家都没有觉得太意外,甚至还有人啧啧赞慕——真不愧是大富豪啊,就连桌上的糖果盒都是英国王冠!

这些最开始是被各路狗仔队不知从哪里打听出来的小道消息,一夜之间传遍香港,接着散布到内地以及海外。见报后的第二天咸池拍卖行就来了很多记者,池中悟随即确认了消息属实,并正式发布了拍卖公告,专场拍卖会将在中国农历二月初二举行。

香港近几年举行过很多场大型拍卖会,国际知名拍卖公司佳士得、苏富比等在这里折腾的可不轻,但拍卖的都是中国文物,英国王冠这样的东西还是第一次出现。消息在国际收藏界很快的传开,各大新闻媒体也纷纷转载,炒的是沸沸扬扬。池中悟连费都省了,假如他自己去做宣传,花多少钱也起不到这个效果啊。

离农历二月二还有半个月,接下来池中悟可忙坏了,这种专场拍卖会当然不能只拍卖一样东西,其他的拍品大多与镇场的主要拍品有些关联。不断有人联系咸池拍卖行,希望将自己手中收藏的欧洲中世纪文物委托随场拍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