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二百九十四章、没资格说爱的人

游方似乎有感觉,还回头望了一眼,但那时候刘黎还没把脑袋探出来,所以他没看见,被池木铎拉着胳膊下楼了。

怕路上堵车所以坐的是地铁,赶到北大文博考古学院的小阶梯教室中已经是下午两点四十五分了。游方从昨天下午到现在都没吃饭,只在路上匆匆喝了一瓶矿泉水,脸没洗牙没刷连头都没梳,赶到学校卫生间稍微收拾了一下,就立刻上台开始论文答辩了。

当他把PPT打开,看见台下的周逍弦在冲他点头微笑时,他想的已经不是能不能拿到学位,而是屠苏在医院里究竟醒来没有?今天确实该好好休息一夜,不过在此之前应该请台下的导师们吃顿晚饭,让姐夫池木铎出面去请,档次越高越好,也许是为了庆祝吧,或者是为了人生无常中的大庆幸。

那个心思缜密、江湖老道的小游子又回来了一半,另一半丢在医院里。

虽然他有内伤在身,神情看上去也有些恍惚,但是答辩非常顺利,也不需要周逍弦或池木铎放水,游方的准备足够应付这种场面。在介绍论题的时候,他还以推断的方式讲述了古老的建木仪式,台下众人都听的津津有味,几乎快入神了。

这下午学院安排的就是在职硕士研究生答辩会,当然不止游方一个人,过程稍微草率了一些。所有的答辩都结束之后,游方请所有的老师吃饭,饭店离的很近档次也非常高,本来有人不想去,但是出面请的人是池木铎,而且周逍弦也欣然答应,于是又聚在一起喝酒去了。

酒席间聊的当然是专业问题,大家谈谈到文物保护、文物鉴赏与文物修复,话题发散开又聊到收藏以及国际艺术品拍卖。席间众人对游方这个小伙子都有点佩服,他的话虽然不多也很知趣的保持谦和的姿态,但显然水准不低、见解也很高明,周逍弦是很满意的连连点头,这顿酒感觉非常好。

结帐是五位数,散席之后池木铎和游方一起坐电梯下楼,叹息着说了一句:“我本来还想和周教授商量给你延期,没想到这么顺利,你确实下功夫了。”

游方问道:“既然可以延期,那你为什么在医院里催我?”

池木铎看着他:“我担心的不是你的学位,而是你今天上午那种状态,所以才想把你拉出来,还好你没事。”

游方:“我当然没事了,有事的是屠苏。”

池木铎心有余悸道:“我在医院发现你的眼神变了,尤其是看见那个肇事者的时候,我真但心你会当场杀人。”

游方淡淡道:“我不是没杀过人,但我会蒙上姐夫的眼睛,没那么傻!”

池木铎:“你从来就不是傻孩子,我只是怕你一时激愤伤着自己。……那姑娘,你怎么没有带回家让父母见见?”

游方低着头道:“你是说小仙吗?”

池木铎怔了怔:“你知道我是在说谁,你家能容得下六扇门的人吗?”

游方嘟囔道:“我容得下就行,现在谈这些还早。”

池木铎还想说什么,却叹了一口气道:“这些是你的私事,我就不说了,说了也没用。”

此刻一抬头,正好看见谢小仙站在酒店门口,刚刚还在背后说人家,池木铎自觉有些尴尬的问道:“谢警官,你怎么在这儿?”

谢小仙点头道:“刚才在电话里听说游方的答辩很顺利,我的工作单位离这里不远,就过来看看,辛苦池所长了,真没想到在北京还能见面。”他们不是第一见面,早在楚阳乡的时候谢小仙就见过池木铎,但见这位专家对游方的事情这么上心,她也觉得很惊讶,只是没有追问什么。

然后她又冲游方道:“听说你吐血了,居然还出来喝酒!屈教授说你今天晚上一定要好好休息,否则伤势会加重的。”看她说话时的脸色,假如游方不回去休息说不定就掏出手铐铐走了。

池木铎赶紧道:“你们聊,我先回去了。”

他刚走游方的电话就响了,是屠索诚打来的。屠索诚先告诉游方屠苏现在情况好多了,已经转普通病房,然后又问他的论文答辩怎样?听说一切顺利在电话里恭喜了一番,然后叮嘱游方今天晚上不必过来,一定要好好休息,这是屈教授一再强调的。

……

在那家四合院结构的宾馆房间里,谢小仙微微撅着嘴看着游方半天没说话,忽然听到他一声长叹,抬起眼问道:“你叹什么气?”

游方看着她,眼神前所未有的温柔:“你在南海的时候说过,怕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就没了,现在我终于明白。……一个人在天地之间也是那么渺小,无常之憾、无常之叹、无常之畏啊。”

谢小仙轻轻抓住他的一只手道:“你从来不是悲观消极的人啊,今天这是怎么了?我记得你总是充满阳光。”

游方:“只是充满阳光吗?”

谢小仙瞪了他一眼:“还总是坏坏的,让人恨!”

游方:“好好保重自己,才能恨得起来,你的眼睛里好多血丝啊,早点休息吧。”

谢小仙:“我是来监督你休息的,怕你半夜又跑出去闯祸!”

游方有些无力的摇了摇头:“闯祸?我最不愿意做的事就是闯祸了,唉——!”

谢小仙:“怎么又叹气了?屠苏没有脱离危险时我不敢说,但现在倒是可以说了,你那副样子很吓人。”

游方顾左右而言他:“你说我是不是个煞星呢?身边的人总是遭遇劫难,在重庆,你好悬中枪,在广州,齐箬雪差点被断头催害了,而今天……”

谢小仙打断了他的话:“原来你在感叹这些?开枪的不是你,害人的也不是你,干嘛要这么想?”

游方:“我感叹的不是这些,是人世江湖,假如没有这些事,我宁愿没有出现,这就是古人所说的无为吧。”

谢小仙的神情有点害怕了,伏过身在他的胸前道:“意外而已,万幸屠苏无事,你却变成这个样子,让人好不适应啊。”

游方拍了拍她的后背:“我没事,真的没事,只可惜……”

谢小仙又一次把他的话打断了:“别再提可惜,别再叹气,否则我把你铐床上了,老老实实休息,不许胡思乱想!”

谢小仙要盯着游方休息,然而她自己却很累了,就在游方身边沉沉的睡去。游方替她盖好被子,自己披上外衣出门来到庭院中,在星光下闭上眼睛静静的调息,天色微明时才走回房间。谢小仙犹在熟睡之中,脸上还带着一点嗔意、含着娇色。

……

屠苏睡着了,游方就坐在病床边,神情在发愣。

病房里怎么只有他一个人?说来不巧,屠苏的母亲又病了,也住在同一家医院里,不是什么大毛病,就是觉得腰疼,需要人照顾。这老毛病已经有好几年了,反反复复经常发作,找专家会诊很多次了,反正谁也说不清是什么毛病。

屠索诚当然忙不过来,请假只能照顾一个人,还好游方在,就把他丢在这间病房里。游方本来想请护工,可是屠苏已经没什么大事,管子都撤了,就是身上还带着止疼泵,过了今天也可以撤了,有什么事喊一声护士就可以。

屠苏和她妈妈原先住的都是普通病房,游方来了之后立刻就找人换成了那种带独立洗手间还有一张专门陪护床的单间,只是收费比宾馆的标准间还要贵些,屠索诚也没反对。

游方看着屠苏,眼神又像看着很远的地方,似乎穿出了病房外、穿出了险恶江湖,看着胸襟画意中最明净、最宁静的山水,那是只有神念才能感觉到的世界,但他心里想的却很多很多,一时怅然出神。

他是闯荡江湖的浮行浪子,当初是因为“避祸”而溜到广州藏身,却巧遇屠苏,于是在江湖生涯中找到了一个宁静的港湾,每一次回到那里,或舔着伤口、或颐养情怀,这些屠苏并不清楚。

既风流如此,游方觉得自己是一个已经没有资格说爱的人,确实无法说出那个字,在这种时候,他甚至会感到内心的羞愧。江湖上卷入了太多的凶险,纷争中沾染了太多的血色,庆幸在内心中还始终守护着一片纯净的真意,与一切欲望烦扰无关,简单而明澈。

他宁愿就这么守护,实际上等于在守护着他自己。

屠苏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游方在发呆,一副傻乎乎的样子,她下意识的从床上勉强坐了起来道:“游方哥哥,你一直在这里坐着不动吗?”

听见屠苏说话,游方立刻就清醒了,说了一句:“你不能乱动!”却伸手就把她抱了过来。内出血的病人确实不能乱动也不能乱抱,可是游方展开神念将她的全身护持,然后放在腿上一把搂进怀里又说了一句:“屠苏,你可吓死我了!”

说完这句话游方就哭了,眼泪无声无息的往下流,顺着脸颊落到屠苏的头发上。

屠苏也被他吓着了,从来没见过游方哥哥这样啊,蜷在他怀里不敢动,过了一会儿才很小心的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侧着身子将脸颊贴在他另一侧的肩膀上,找了个很舒服的姿势就这么钻在他的怀里,抬头偷偷的看着他,想劝又不敢惊动,于是干脆闭上了眼睛,身体有些微微发抖。

过了很久,游方终于哭完了,似乎胸中的伤郁都随泪水流了出去,伸手摸了一把脸低下头道:“不好意思,我吓着你了。”

屠苏动了动脑袋,将额头抵在他的下巴上,声音低的就像蚊子哼哼:“嗯,游方哥哥怎么会吓着我?看见你我就什么都不怕了,你哭的好伤心啊,我没事了……你的样子好傻,就是刚才。”

游方吸了吸鼻子:“我傻吗?很少有人这么说。”

屠苏:“还记得我第一次遇到你吗?在沧洲铁狮子那里,你就是傻傻的,好像丢了魂一样。……前天昏迷的时候,我迷迷糊糊的又梦到沧州了,拍了你一下。”

游方:“你还梦见什么了?”

屠苏:“也不能说是梦,反正看见了好多稀奇古怪的东西,我好像在天上飘,又看见你抱着我在马路上跑,一直跑进了医院,迈步的姿势好帅啊。”

游方心有余悸道:“幸亏你没事了。”然后又觉得他与她的姿势有些不太合适,又轻轻的把屠苏放回到床上道:“医生说了,你这几天应该静养,没事千万别乱动。”

屠苏似乎有些不愿意被放下来,微微撅着嘴道:“游方哥哥,你去哪里?”

游方一边伸手摸着脸上的泪痕一边向外走:“我去洗把脸。”

屠苏:“病房里就有洗手间!”但是游方已经走出去把门关上了,似乎有点慌乱。

游方来到走廊上的住院部公用洗手间,手捧冷水润了润脸和眼睛,抬头看见面前的镜子身形就定住了。因为他看见自己身后站了个小老头,同时听见师父的声音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小伙子,你哭的很放纵嘛!”

游方缓缓站直身体答道:“师父,您老人家好功夫啊,就这样站到我身后了,难道修为又有精进?”

刘黎:“非是我修为有精进,是你心神不定,假如我图谋不轨,你可就悬了!”

游方转过身来苦笑道:“师父,您老人家没有图谋不轨啊,医院这么多人,谁还不能来洗手间啊?你是从斜对面第三间医房走出来的,对吗?”

刘黎:“原来你是真没事,倒把我吓了一跳!”

游方:“多谢您老关心,我已经没事了,您怎么会到这里来?”

刘黎:“有病治病难,没病找病还不简单?我也找了个病在这里包了个单间,没事住两天,就当看着你了。”

游方:“我是问您老怎么会来北京?……别在这说话了,去您的病房谈。”

刘黎“住”的病房离屠苏的病房只隔了一间,游方这些天竟然没发现老头猫的这么近。坐下之后刘黎主动说道:“徒儿呀,你出名了,历代地师都没有梅兰德这个名号叫的响亮!我在柳州就听说了你的大名,正好小苗过年放假想到北京来看看,我就陪她旅旅游,顺便也拜望大名鼎鼎的梅兰德。”

游方挠了挠后脖子道:“您就别笑话我了,事情已经摆平了,肯定是安佐杰他们干的。……苗老师呢?您不是来陪她旅游的吗?”

刘黎:“人家已经回柳州上班了,谁像你天天无所事事不用工作?我留下来本想找你,结果却听说了这里的事。”

游方:“师父看见我失态了?”

刘黎拍了拍徒弟的肩膀道:“还记得我早先对你说过的那番话吗?”

游方答道:“历世间大喜大悲、惊心动魄之事,莫自伤形骸、莫如死灰槁木、莫激忿癫狂,神魂不欲疯魔必有所寄,所寄莫失。……对不起,我让师父失望了。”

刘黎摇头叹道:“不不不,我一点都不失望,相反,我很欣慰。人非草木铁石,若无真心性情,谈何感悟天地之灵?我只是怕你一时激愤癫狂,行止失常啊,这种经历我有过很多。”

游方:“师父的经历自然比我多的多,此时方知那番话不是空谈,但前天的时候,我确实有一种很难抗拒的虚弱感,弃于天地间无助啊。”

刘黎:“我的几位弟子先后夭亡,尤其那二徒弟还死在我自己手上,我是什么感觉?生逢乱世看家国兴亡,无常之叹已经历太多,心中知常行止莫失常,守此情怀而已。……无情何必有此生,这一世情怀莫失,便是没有白来一趟。”

游方站起身来行礼道:“多谢师父提点,身在江湖不知一半真心在何处,听闻你老人家提起往事,百岁情怀仍如此,总算明白为何而来。”

刘黎点了点头:“小游子,我可真没白来!”

游方又问道:“假如没有今天的意外,师父来北京找我又有何吩咐?”

刘黎:“自然是传你神念修习之功,顺便查查是什么人在败坏梅兰德的名声?车祸现场的痕迹我去看了,觉得你不应该有那么大本事呀,当时的情形到底怎样,既然小丫头无事,你可以仔细回忆一番了吧?”

游方仔细回忆了当时的每一个细节,最后说道:“回想起来心有余悸,可是此时冷静的再想,那一瞬间的神念爆发,确实不是我此时的功力能办到的,无心为之反倒伤了自己。”

刘黎笑了:“看来你的武功剑术比秘法更精,那传说中‘形神皆妙、与道合真’的内家功夫境界,与秘法修行中‘神念合形’之境可视为一道门槛。若谈神念之功,有三重次第,一是化念凝形,二是万物生动,三是山川有情。

想当年我已经有‘山川有情’的成就,离那神念合形之境只有一步之遥,而如今风门各派高手如向影华,也不过刚刚堪破‘万物生动’,唐朝尚等人亦在此境界,包旻,皓东还有与你为敌的安佐杰等人,与你一样在‘化念凝形’境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