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二百九十二章、张冠李戴

莫溪:“这思路很简单,就是攻其一点,企图证明最早的那一条传闻是假的,那么其他谣言的可信度也会大打折扣。……这应该有点作用,但是效果很难说,负面形象已经脱离某一具体事件了,而且梅兰德确实去过鸿彬工业园也住在那家宾馆,那已经是一年前的事了,如今人员流动这么复杂,这种说法很难让人相信,甚至适得其反。”

游方又说道:“B方案收费一百万?不够刺激,不看也罢!”他将第二套方案扔到一旁直接拿起了C方案道:“靠,这有个全套的服务,居然敢收八百万,比抢银行还黑呀!”

莫溪笑道:“这还是给你打了八折,本来这套方案要价一千万,我已经侃过价了。……成成,你不觉得这里面有点问题吗?”

游方冷哼一声道:“问题太大了,难道他们认为梅兰德疯了吗,花一千万就为做这种事?有这笔钱干什么不好!对方既然敢开这个价,就认为梅兰德的名声值这个钱,他们凭什么认为一个江湖风水师的名声这么值钱?”

莫溪点头道:“只能说明有人认为梅兰德的名声真的值这么多钱,而且向这家网络公关公司证明了!为了搞臭梅兰德,有人恐怕付了几百万,所以等我找上门去,那公司才敢这么开价。在他们看来,你想洗白的代价自然更大。”

游方皱眉道:“还有一个问题,同样一个事件,正反两方面炒作,这两笔业务他们都敢接,实在是黑的不能再黑了,吃完上家吃下家呀,就不怕得罪上一个委托人?”

莫溪摇了摇头道:“看样子还真不怕,一来未必能查出为你洗白的人也是他们,二来这种事情没法告,上次委托已经完成了并未违约,三来上家委托人可能也见不得光,我查出是一家公司委托的,全是虚假注册信息,除了付钱是真的之外。”

游方又嘟囔道:“他们还真以为我舍得掏八百万?”

莫溪又笑了:“那是你的事,他们只不过搂草打兔子,一网下去不分大鱼小鱼,能捞着大的更好,这个C方案显然就是往天上报价碰运气的,他们主要推荐的是B方案,你反而偏偏不看。”

游方:“看那玩意有什么意思?我最感兴趣他们怎么报出一个天价全套?……嗯,这方案做的不错呀,连辟谣都带栽赃的,真是从上到下一窝子流氓!曝光梅兰德事件是网络推手公司所为,利用梅兰德事件全面热炒时期覆盖性推出,引导事件形成更大的焦点与自然的舆论转向,抨击网络推手公司的不道德行为。”

莫溪补充道:“还有炒作事件的全程跟踪,正好利用梅兰德事件在网上传的最火的时候,曝光这样的东西,事件的焦点就会从你这个人的身上转移到网络推手的炒作手法,你自然就成了令人同情的受害者。只不过,他们搞的曝光,矛头似乎指向了另一家网络公关公司。”

游方问道:“他们和那家公司是竞争关系,彼此有仇吗?”

莫溪摇头道:“那家公司是新开的,叫作千里网络公关公司,表面上看起来是竞争关系,但根据我的调查结果,它实际上与众寻网络公关公司是同一控制人,都是那家众寻网络科技中国有限公司的下属公司,同样的公司还有不少,比如灯珊网络科技公司、火阑网络服务公司,与它们都是同一性质。”

游方恍然大悟道:“这就是江湖术中的两头堵呀!”

所谓两头堵,刘黎借收集三两阴界土的师命也对游方玩过,但是手段比较复杂,一般人未必看得懂。可以举一个最简单、最直观的例子,比如游方在广州所住的小区门外,街头街尾分别都有一个水果摊,卖水果的分别是一男一女。

肖瑜放学后经常买水果回家,有几次和那个男的吵架了,堵气道:“你会不会做生意啊?卖水果都不让人仔细挑,以后不买你家的了!”以后肖瑜还真没有那个男的摊上买过水果,一直就到另一边买那个女人卖的水果。

有时候有人买水果讲价没讲下来,为了面子也不买了,去另一个水果摊买,买的价格也一样,但心里感觉舒坦,总之人争一口气而已。也就是说那男人和女人好像是竞争关系,看男的不顺眼就可以到女的那里买水果,反之亦然。虽然两家水果卖的都是一个价,但人的行为总是带有感性的因素。

后来游方通过观察偶尔发现,原来那一男一女是夫妻俩!两个水果摊本来就是一家的,这就是最典型的两头堵。

就拿梅兰德这个案例来看,假如游方真的付钱让众寻网络公关公司实行C方案,等于在帮他们的关联公司炒作,将千里网络公关公司给炒出名了。这两家公司是一伙的,并没有被追查出来付诸法律诉讼的担忧,表面上的栽赃实际上相当于一种变相的宣传,千里网络公关公司将会比“网络名人梅兰德”更出名,而且是借势成名,这个曝光出来的案例炒作的多成功啊!

游坐在那里方直叹气,最后说道:“小表舅,明天就再辛苦你一趟,我同意C方案,你和他们去签约。”

莫溪:“签约倒没什么,不过他们要求先付钱才能实施。”

游方追问道:“能把协议文本拿回来吗,你可以现场开张头空支票,就是不知对金彦光这个律师身份有多大影响?”

莫溪一摊手:“没什么影响,金彦光确有其人,但不是什么好东西,大不了我不再用这个身份了。既然是帮你,就干脆帮到底吧。”

游方:“那就多谢了,我不会让你白干的。”

莫溪乐呵呵的说道:“成成,听你刚才的口气,似乎八百万也不是掏不出来,我可记住了,有事会找你帮忙的。”

游方:“你有什么事要我帮忙?”

莫溪摆了摆手:“等摆平这件事再说吧,看你方不方便。”

第二天莫溪带着签好的保密协议以及委托书又去了众寻网络公关公司,这回是总经理王邻晖亲自出面接待了他,谈了一上午敲定了所有的细节。中午总经理请客,饭店的档次还不低,酒足饭饱之后又回公司正式签约。莫溪现场开了一张支票,然后带着协议告辞,并约定了后续的合作与联系方式。

临走的时候莫溪问了王邻晖一句:“听说你们公司的背景实力很强,上面的老板是谁啊?”

王邻晖答道:“美国学成归来的着名实业家,网络技术专家,国际互联网名人张彦宏,人人都知道的。”

莫溪彬彬有礼的一鞠躬:“代我问候他,并感谢他祖宗十八代,竟能有这样的子孙!”一席话将王邻晖说愣住了,只见莫溪已拂袖而去。

等到次日上午存支票的时候才发现,“金彦光律师”提供的那个帐户根本就是个空户,他是一本正经的涮了众寻网络公关公司一番,便再也没有出现过。但从商业角度,甲方钱没付、乙方众寻网络公关公司的业务也没做,只是谈了一番骗了顿酒席而已,好像也没法去告,连立案标准都不够!

……

次日上午,游方与莫溪又凑到了一起,研究莫溪与网络公关公司签的协议,莫溪冷笑着说道:“这玩意好啊,就按他们出的主意办,什么八百万,我看八千块就够了!”

游方补充道:“把资料改了,除了头尾页,其它的换成委托众寻网络公关公司在网上造谣污蔑梅兰德的协议,趁这个梅兰德风头正盛把这个话题推出去,一定会很有意思。这份资料就算是我们伪造的,也没法否认,因为他们手里确实有一份真的!”

莫溪笑道:“假的真不了,这东西一看就是专业的,有好事者完全可以查证。关于网络推手的各种议论很多,但是内幕操作的详细流程彻底曝光,还真没见到过,那都是有保密协议限制的,上网泡论坛的很多人一定会感兴趣的,它将会流传很广。梅兰德事件最近很热,这样的东西肯定会热上加热,我再找内行的乡亲们帮帮忙,来个火上浇油。”

游方也嘿嘿直乐:“还有签名和公章,有趣有趣,只是签字日期稍微改一下。”

莫溪又说道:“如此还不够!他们以前接业务搞过好几家大公司,搞的人家很狼狈而且一头雾水,我这次也查出来了,一并给他们爆出去。还有该公司参与这些业务的所有人员资料,当时是怎么策划的、什么人都干了什么事、姓名、住址、身份证号码,车牌号、毕业院校、工作简历、高清晰生活照一应齐全,全是真的。”

游方张大嘴道:“小表舅,你这招也太狠了吧?”

莫溪一耸肩道:“这与你就没关系了,是莫家原给这伙杂碎一点小教训而已,我还没有真出手收拾人呢!……你就别管了,安心复习你的功课泡你的妞,新学期开学之前搞定就是。”

游方站了起来:“你昨天说有事想找我帮忙,究竟是什么事呀?”

莫溪的神情竟有些腼腆起来:“有点张不开嘴啊,等我把这件事搞定了再说吧。”说完话他拿起资料告辞了,此事对于游方来说便告一段落,剩下的不必他再操心。

……

谢小仙回到北京之后工作轻松多了,每天正常上班下班,有时候还能偷偷的提前下班溜走,不过她借口工作仍然很忙,下班后经常溜到游方这里。就在几天后的下午,谢小仙很早就来了,手里还提着零食、水果等东西。

游方从桌边站了起来,纳闷的问道:“今天怎么这么早?”

谢小仙:“单位没什么事,就提前下班了,我坐地铁过来的。”

“你买的什么?怎么还有两瓶红酒?”

谢小仙意味深长的答道:“当然是犒劳你了,这些天复习功课辛苦了!小游子,你真的很聪明嘛,这两天网上出来一系列曝光帖,不知道你看见了没有?传的可火了,有人收拾了一家网络公关公司,梅兰德的事情还真像你说的那样。”

游方:“哦,有这回事?网上的东西真真假假,不能全信。”

谢小仙笑了:“我相信自己的判断,假的真不了,真的也假不了!爆出来的材料确实很专业啊,有一家受害公司报案了,就是我工作的分局受理。……不过这种事追究起来很难,主要在法庭上调查取证的难度,不说这些了,我们喝一杯吧。”

游方看了一眼窗外:“天还早呢,又不吃晚饭,喝什么酒?”

谢小仙:“谁说喝酒一定要吃饭?小酌而已,又不把你灌醉了,我去找杯子给你倒。”

难得她有兴致,游方就坐在窗前陪着谢小仙喝了一杯红酒,越看她的脸色越觉得比以前娇艳多了。他凑过去正想做点什么,谢小仙却突然说道:“差点忘了一件事,屠苏今天给我打电话了,问你有没有来北京?如果来了的话,明天她想请你到她家吃顿饭,也不是她请,是她父亲屠索诚请你。”

游方愣了愣:“屠苏找我,说他爸爸请我吃饭,怎么给你打电话?”

谢小仙看着杯中酒道:“我怎么知道呀,这小丫头就是给我打电话,好像在试探我的口气似的!……你明天有没有空啊?”

游方笑道:“当然有空啊,我也没别的事。”

谢小仙:“听说这几天都有客人来找你,你也没怎么复习功课,后天可就是论文答辩的日子了!……屠苏这丫头确实可爱,我见了都喜欢,平时那游方哥哥、游方哥哥叫的,让你心里痒痒的吧?”

游方端起杯子抿了一口酒道:“你买的这红酒是什么牌子的,哪一年出的?怎么味道好酸!……我说的是酒,你干嘛这么看着我,凶巴巴的。”

谢小仙低头瞟了他一眼道:“凶吗?本姑娘温柔贤淑慈眉善目,你居然说我凶!”

游方噗嗤一声差点没让酒给呛着,忍俊不禁道:“有你这么夸自己的吗?”

谢小仙撅着嘴,很委屈的样子:“我说的是实话,你不信吗?后天就要答辩,明天去人家做客,多吃菜少喝酒,千万不要喝多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