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二百九十一章、打马过天河

游方笑眯眯的反问:“我身边的女人就是你,你也不懂事吗?……算了,不扯这些了,你今天晚上不回家?那就快去洗澡早点休息吧。”

……

第二天谢小仙要去上班了,年后第一天到新单位报到自然不能请假,一大早磨磨蹭蹭赖着不愿意起床,还是让游方连哄带劝送她出门打车。谢小仙刚走不久,游方的电话就响了,号码很熟悉,已经好几年没有联系过,但一看就能想起来。

游方接起电话惊喜的说道:“小表舅,是你吗?你过年没回莫家原,我到北京这几天正准备去看你。”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青年男子的声音:“不用你来看我了,我来看你,快开门。”

游方:“啊!你已经摸来了?好大的本事。”

来人看上去二十五、六岁,容颜甚为俊朗,身姿挺拔自有一股勃勃英气。游方在莫家原的表舅很多,但这位是最特别的,此人当年是被莫老太公拣回来的弃婴,留在身边亲自抚养长大,取名莫溪,而且是将来莫家原监察八大门的族长继承人。

也不能说莫家子弟不读书,那里的孩子大多跟游方一样,从小不务正业不喜欢老老实实坐在教室里听课,长辈们也不太重视这些。只有这个莫溪是个例外,他从小功课就很好,正儿八经参加高考分数还相当高,按老太公填的志愿读了北京中医药大学。

去年莫溪就已经本科毕业了,继续读硕士,导师就是着名的一级教授屈正波。他倒未必是莫家原子弟中最有学问的,但应该是正规学历最高的,像游方的其他表舅莫言、莫章根本就没上过大学,很早就出去做生意了。

这些人要想混真真假假的文凭其实很容易,老老实实在学校按部就班自己读下来的,可就只有莫溪一位。

莫溪一进屋就笑呵呵的问道:“这地方很幽静,很适合红袖添香夜读书,你在干嘛呢?”

游方给莫溪倒了一杯茶:“读书啊,准备论文答辩呢,下个星期在北大文博考古学院。”

莫溪:“你真行啊,五年前高中毕业离家出走,三年前还见你在潘家园练摊,后来听说你上北大蹭课去了,再一见面马上就要拿硕士学位了,居然比我还早!”

游方有些不好意思的答道:“别笑话我了,咋回事你还不清楚啊?都是刘寅表舅安排的,混张文凭而已。”

莫溪拍了拍他的肩膀:“真想混文凭,就不用像你现在这样指定学校、指定专业了,你这文凭可是货真价实,四姑的家学啊!……不过我最佩服你的倒不是这些,莫家原出来的人,现在谁能有你出名?二零一二年的第一声雷啊!”

游方坐下道:“表舅,你就是为这事来的?”

莫溪笑出了声:“听说老太公生气了,而你这几天又很忙,估计也不太好直接露面,反正没什么事,我就帮帮你吧,那家公司的资料我查的比较清楚了,给你看看,打算怎么办?”

他扔过来一个牛皮纸袋,里面是关于众寻网络公关公司的材料,游方打开后从头到尾仔细看了一遍,发现这家公司的水还挺深的。它是一家大型公司“众寻网络科技中国有限公司”的下属分支公司,专事网络业务推广营销。

而这家“众寻网络科技中国有限公司”表面上是两位国内自然人所拥有,却通过一系列复杂的永久商业契约,与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的一家美资上市公司捆绑在一起。这样一种设计,使该公司表面上看起来是一家在北京注册的内资企业,但实际上通过业务捆绑以及收入转移的方式,完全附属于那家美资上市公司,它本身只相当于一个业务部门而已,既规避法律监管也规避了巨额税收。

游方关心的倒不是这些复杂的商业设计,根据莫溪调查的资料,众寻网络公关公司完全是一家流氓公司,与网上流传“职业流氓梅兰德”相比,它才是真正彻底的流氓杂碎,只要给钱啥脏活都干,俗话说不要脸的人最无耻,而这家公司简直连内裤都不要了。

收钱做网络推广本是正常业务无可厚非,但这家公司主要从事网络骚扰与敲诈。

举一个例子,比如某人是做图书出版的,只要进入了他们的视线觉得有油水可捞,就会主动联系网络推广业务,业务员跟踪骚扰简直是不胜其烦,收费也是相当不菲。

若推广不成,可能会转而进行隐蔽的威胁与敲诈,利用手中掌握的网络搜索资源很明白的告诉“客户”,假如不与他们合作就会让你的网上信息被淹没,主要的搜索引擎看不见排名。更有甚者,假如得罪了它,它会让与你产品有关的非法盗链信息、诈骗钓鱼页面充斥搜索信息的排名前列,淹没与冲击你的合法业务。

网络号称是自由的,将它的肮脏与卑鄙掩盖其中,以无数看似网友个人行为为掩护。以现行的法律制度以及司法环境来看,诉诸法律的过程非常艰难与复杂,无法可依或有法难究的现状,是卑鄙无耻者的通行证。

除此之外,这家众寻网络公关公司当然还承接网络公关业务,如今很流行的说法叫“网络推手”。至于推的是什么东西那就难说了,比如这次就是接了一笔重金委托,特意选在春节这个时间隆重推出了梅兰德。

该公司承接业务当然也有内部的考虑,这样凭空构陷一个人有可能招惹麻烦,但有两个的因素使他们还是接了这笔业务,一是报酬给的足够高,二是手段足够隐蔽。发动网络水军铺天盖地的宣传,再利用公司背景优势在搜索引擎上动手脚,淹没在成千上万的网友自由发帖当中,很难追查出来源,想证明是他们干的则更难。

另一方面,该公司也调查过梅兰德,其身份是海外归来的一位“风水师”,不过就是个走江湖的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正经有背景的人谁会干这个?所以也没放在眼里,于是梅兰德就一夜成名了。

游方看材料看的是直皱眉,想笑笑不出来,想生气也不知道找谁发作去,挥手将这摞资料扔到床上。莫溪看着他笑着点头:“行,这些年的涵养功夫练的不错,没把资料当场撕了。”

游方:“撕纸有用吗?我想撕人。”

莫溪:“撕人可不行,咱也不是搞绑票的,在北京城哪能那样胡来,你想怎么办?”

游方:“对付无风起浪空门槛,无非两招,第一招是釜底抽薪撤门槛,第二招是打马过天河,现在的情况第一招显然不太好用,这门槛想撤也撤不了,俺已经是网络名人了。”

莫溪:“那就打马过天河吧,好像有点难度啊。”

游方点了点头:“这件事不好查,幸亏莫家原的乡亲们出手已经查的这么清楚,你有什么建议?”

莫溪叹了一口气:“解铃还需系铃人,做事就以做事的规矩,你以梅兰德的名义签一份授权委托书给我,我也用化名以一名律师的身份去对方公司一趟,看看能不能用正常途径解决问题。”

游方当即点头道:“多谢表舅了,你用什么化名?律师证是刘寅表舅给你弄来的吗?”

“金彦光,你就写这个名字,没问题,不怕对方调查。”莫溪答话时递过来一份证件,想了想又说道:“像这种网络炒作,越是成功,事态也就等于失去了控制,就连原先的策划者也控制不了局面,想无声无息的收场,恐怕是收不回去了。”

游方继续点头:“是啊,就这么自然发展下去,用不了几个月事态就会平息,人们也不会刻意再想起梅兰德,但我只要再以这个身份出现,其影响是始终存在的,最可恶的结果就是这样!……需要把它炒的更热,吸引更大的关注,才能够成功借机将事态转向,所以我反倒不希望尽快平息。”

莫溪:“还是让我先去试试吧。”

游方看着床上那些资料苦笑道:“我看了这家公司的资料,你去了唯一的结果就是被人敲诈。”

莫溪端着茶杯慢悠悠的说道:“这种事,按常理还真得花钱解决,那家公司应该是老手了,既然能收钱搞臭你,你花更多的钱,它也可以帮你刷白了。我就是要送上门被敲诈,想看看他们恶心到什么程度,开价多少?……成成,假如你真去做网络公关的话,能掏多少钱出来?”

游方:“我身上带了三百万,有事可以都花了,不过我的脑袋没病,这种钱一分也不能出。”

莫溪放下茶杯道:“几年不见,你发大财了?”

……

第二天,莫溪去了位于海淀区数码科技广场的众寻网络公关公司,亮出律师证和梅兰德的法律委托书,说要找公司的总经理谈谈,被前台小姐拦住了。过了会儿有一位业务经理在会客室里接待了他,两人聊了很久,对方是个三十多岁的女性,名叫李沐心,简直是巧舌如簧。

正如莫溪所料,对方根本就不承认这件事是他们公司干的,很激动的要求莫溪提供法律上的证据,并警告他身为律师不可以随意污蔑,否则将有严重后果。

莫溪收起文件耸了耸肩膀道:“是啊,我也怕你们,干我们这一行讲究信誉,如今是资讯年代,请人打官司干什么的,说不定就会在网上查一查关于该律师的风评议论,我怎敢得罪你们?……只不过我的委托人确实调查出一些线索,近期出现的炒作事件是网络推手所为,而且有些推手公司曾与你们有合作。”

李沐心当即摇头道:“绝对与我公司无关!但我也很同情你的委托人的遭遇,金律师既然来了,我们公司倒不是没有办法帮他。”

莫溪诧异道:“哦,这也有办法?”

李沐心笑了:“我们就是干这行的,网络公关当然包括舆论危机公关,不知道梅兰德先生有没有这个兴趣?”

莫溪:“我的委托人当然希望这样,你可以先和我谈。”

李经理随即叫来了几名业务人员,就在会客室里向莫溪分析起梅兰德如今的处境来,并且提供了危机公关的几套解决方案。

莫溪本来是登门算帐的,结果对方却趁机招揽起生意来了。最后李沐心说道:“这里有A、B、C三套方案,你可以提供给委托人选择,预期效果评估都有,效果不同,收费也不同。”

莫溪皱着眉头道:“A方案倒是不太贵,可是效果应该不是梅先生想要的,这C方案看上去倒不错,但是收费也太夸张了!”

李经理笑道:“您可以都提供给梅先生考虑,我们的收费很公道。假如梅先生感兴趣的话可以亲自来谈,也可以继续委托金律师来谈,这里有两份保密协议,请你带回去给梅先生过目,想谈的话需要先签了。”

……

当天下午游方就见到了众寻网络公关公司提供的三套舆论危机公关解决方案,一边看一边忍不住爆出了一连串粗口。

莫溪则在研究那两份保密协议,摇着头说道:“这协议倒很严谨,假如违反的话,我们都得赔他不少钱啊,上了法庭都没话说。”

游方头也不抬的说道:“签就是了,我签梅兰德,你签金彦光,我再给你一份新的委托书,麻烦表舅辛苦一趟,明天接着跟他们谈——就说我打算花钱请他们帮忙洗清白。”

莫溪笑着问:“你想要我去谈哪套方案?”

游方看着资料念道:“A方案收费三十万,发布网络谣言真相调查帖,从源头否定传言,覆盖指定的十几个大型中文社区,在第一页停留一周以上,并保证关键字搜索排名。具体内容是反向人肉搜索揭露,鸿彬工业园宾馆并不存在‘伤心的女孩’这个人,并有相关的人物证言,倡导网络舆论风潮的反思。——这太不给力了,简直是糊弄鬼!”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