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二百九十章、无风三尺浪

最早是一个关于鸿彬工业园的讨论帖,说的当然不可能是好话,鸿彬本身也不是什么好地方,帖子中除了一些新闻和旧闻之外,还提到了一件事,那就是断头催曾请高人作法消灾,结果自己却在广州莫名其妙的送命。众网友的评价比较有意思甚至互相矛盾,有人说是冤鬼索命,有人说是搞封建迷信瞎扯淡。

这一帖本来不算太火,但有一个网名叫“受伤的女孩”的ID在主帖下跟了一个长帖,自称是鸿彬工业园内宾馆的服务员,特意提到了当时鸿彬请高人作法看风水的“内幕”,这些神神秘秘的东西在网上向来很吸引人。

但这人说的重点却不是风水,而是提到了一个人,当时鸿彬集团从北美请来的一位海外风水奇人梅兰德,这人不是好东西,是职业流氓,“受伤的女孩”就是受害者。梅兰德诱奸了她,玩弄她的身体、欺骗她的感情。说她被鸿彬工业园的煞气缠身,唯有……才能消灾,然后还承诺将来要带她一起去美国,她毫无保留的将自己的一切都给了他。

梅兰德不仅占有了她,还借口海外账户不方便提现,需要买点东西,“借”走了她这几年辛苦打工攒下的钱,有两万多呢!然后他就抹抹嘴穿上裤子走了,又过了两个月她发现自己怀孕了,却再也联系不上梅兰德。

她发疯似的到处打听这个人,却听说了一连串令她震惊的消息,原来梅兰德在鸿彬工业园骗财骗色的对象不仅仅是她一个人,用同样的手段,骗了好几位姑娘。

事情发生后她不仅没有得到同情,反而遭到了羞辱和耻笑,她在鸿彬工业园宾馆的工作也丢了,回到家乡受尽了白眼,堕胎之后身体虚弱大病了一场。在家里待不下去又出来打工,如今过春节却不想回去,大年三十孤零零的一个人坐在网吧里又冷又饿,却恰好看见了这样一篇帖子,感觉自己是被世界抛弃的受伤的女孩。

这一篇回帖后来被人单独摘了出来,做为主帖重发,立时大火!

帖中描述的事情不仅令人义愤、引人同情,而且从一个女性受害者的角度,文字描写也非常有特点,很细腻,有大段的场景以及心理描写,“很黄很刺激”,很多地方擦着色情的边,却不直接露骨的去描写,避免了违禁内容。

有人跟帖骂,也有人跟帖质疑,有一个女孩傻也就罢了,这么短短几天就有好几个女孩都有同样的遭遇,那位梅兰德是怎么办到的?

此帖出现不久,就有人跟帖提到了梅兰德,说他见过这个人。这人自称是江西某地的,他家某个亲戚听说了鸿彬集团请了一位海外风水大师,也慕名把此人请到江西来看风水,想给自己选块好坟地。

梅兰德来了之后也不知怎么忽悠的这位老人,老人多年的积蓄和收藏的几件古董都被这人拿走了,后来老人家生病了还得向亲戚借钱,两个月前在贫病交加中去世。

接着又有人跟帖说自己和楼主一样是受害者,发言的人自称来自杭州,是一位三十多岁的离异女性,带着一个孩子自己生活,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职员,他们公司的老板也请梅兰德来看过楼盘风水,因此认识的梅兰德。她是接待人员,却被他引诱上了床,而且梅兰德发誓娶她,照顾她一辈子。

梅兰德当时看上去真的打算这么做,准备在杭州买房子定居,又是同样的手法骗了她的积蓄说要买房,后来说到外地有事便一去不返。等她觉得不对劲才知道梅兰德已经把钱全部卷走了。如今孩子就要上初中了,择校费都交不起,她在家中独自哭泣,如果不是为了孩子简直想从楼上跳下去。

据说这个梅兰德风流倜傥一表人才,是个典型的靠卖相吃饭的小白脸,而且极擅花言巧语。

再往后看,真是天涯起高楼,还有不少受害者站了出来,说的事情大同小异。总之梅兰德回国一年来,走遍全国各地真是忙得够呛,走到哪里祸害到哪里,干的全是卑鄙无耻的勾当,这个人坏透了!

时间、地点、人物都有,有鼻子有眼说的活灵活现,不信都不行。

不仅仅是这么一个论坛,各大热门中文社区都有类似的讨论与控诉帖出现,一时火爆吸引了绝大多数人的眼球。春节长假期间很多人忙的根本没时间上网,但也有很多人假期无所事事就泡在网上,梅兰德成了农历新年的网络名人,被称为二零一二年的第一声雷。

大过年看见这种东西,游方被郁闷的够呛,人言可畏呀,如果事态这么无节制的发展下去,他这个梅兰德的身份就没法公开混了。江湖风门各派如果也了解到这些,熟悉他的人自然明白只不过是网络上的胡说,可难免引起别有用心者的非议。

俗话说的好,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游方根本就不必理会这些东西,也动摇不了他在江湖上的声望与地位。明白人一看就知道是造谣,但世上哪找那么多明白人,又不是人人都认识他、了解他?

有人声称要把梅兰德人肉搜索出来,还有人匿名发出了梅兰德几次乘坐飞机的航班号,可能是航空单位的内部人员或是在网上正义感过剩的警察干的,这让游方眉头紧锁。

他坐在电脑前看这些资料的时候,家里其他人也被惊动了,纷纷跑来围观。姐夫池木铎看的是目瞪口呆,眼镜差点没掉下来。游成元则说了一句:“成成,这不是某个人干的事,肯定是哪家网络公关公司策划的,应该可以查出来。”

池木铎指着屏幕道:“这,这,这也太无耻了!可是成成还没法告他们,只要一告就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游成元寒着脸道:“理会他们做什么?成成以梅兰德的身份行事,又不用亮出身份证!在网上煽动人打嘴炮的,又有几个能干正经事?比如那些天天说张三李四不够爱国,煽动别人当陈胜吴广的家伙们,真要是等鬼子打进来,估计就是第一个转身带路的。”

游方也叹了一口气:“我忙的很,不理会就是了,梅兰德这个身份本就不是公开的。”

正在这时小表舅刘寅和莫四姑一起从门外进来了,老远就喊了一句:“成成,你出名了,知道吗?”

游方哭笑不得的答道:“刚知道。”

莫四姑:“今天到老太公那里吃饭,提到了这件事,老太公很生气。”

游方赶紧站起来道:“莫老太公生我的气?他老人家八大门手段无不精通,不会信以为真吧?”

莫四姑:“老太公当然不相信这些事,你在外面得罪了人,被人这样造谣诬陷,但梅兰德这个身份是三舅公和五舅公给你编排的,也算是莫家原出去的。江湖术无风起浪架空门槛,怎么架到你头上来了?老太公要你自己搞定!”

刘寅补充道:“已经查出来了,是北京一家名叫众寻网络公关公司接的业务,但委托人用的是化名,委托公司也是虚假注册,查不出底细来。”

游方点头道:“既然老太公生气要我自己处理,我恰好要去北京,就去摆平吧,这一招架空门槛用到莫家原的人身上,老太公生气也是应该的,这大过年的确实不够喜庆。”

……

游方在大年初七这天到了北京,谢小仙去机场接他,已经提前替他安排好了地方,是个四合院改造成的宾馆,住在里面十分幽静。

当天晚上游方去拜访了周逍弦。周逍弦见到他很意外,神情还有一丝古怪:“梅兰德?……好久不见,真没想到你会来找我,最近你可出名了。”

游方苦笑道:“周先生也知道网上那些八卦?”

周逍弦:“罗谛客来拜年时告诉我的,他喜欢泡在网上,还在一个论坛做版主呢,你到底得罪了什么人啊?假如让人知道你来我家,我可不敢留你做客!”

游方苦笑道:“周先生,我是来登门拜望导师的!下个星期有一场在职硕士研究生论文答辩,校方指定的指导老师就是你,那个叫游方的学生是我。”

周逍弦又吃了一惊:“你?进来吧!……到书房谈,你手里抱的是什么东西?”

“我亲手修复的一件瓷器,想请周老师指点。……唉,网上那些八卦,说起来还和这些瓷器有关呢。”游方撒谎了,他手里抱的确实是一件瓷器,装在一个木匣中,却不是他亲手修复,而是游祖铭事先准备好的。

周逍弦有些纳闷,网上的八卦和游方手中修复的瓷器有什么关系?这是他最感兴趣的东西了。到了书房里,游方打开木匣拆开泡沫包装,取出一个釉里红敞口花瓶,周逍弦立刻就被吸引了,下意识的伸出手轻轻触摸着花瓶的釉面,足足有十几分钟没说话。

他甚至忘了请游方坐下,游方就站在旁边,神情很是恭敬。

“它看上去完整无缺,连磕痕都没有!”周逍弦发出一声长叹,终于抬起了头。

游方答道:“是的,看上去确实很完美。”

周逍弦并没有把花瓶抬起来看底款,只是盯着釉面道:“这是明初瓷器,原先就是一堆碎片,而且保留的相当不完整,至少缺损了三分之一。你是重新仿制的缺损瓷片,填补了画功与釉面入窑烧成,修复的一丝不差,它不是赝品更非仿制,在我这种从事考古修复的人眼中,是世上最完美的艺术品之一。”

游方:“周先生谬赞了,真没想到能得到您如此的评价!”

周逍弦看了看自己的手道:“有人称我为鬼手,如果仅仅论技艺的话,我也不过如此啊!”

游方发自内心的露出微笑,父亲能得到周逍弦这种赞誉那真是相当不简单,他上前一步道:“这是我第一次见导师的一点心意,送别人这样一件东西是白费心思,但是送您是再合适不过了,请一定要收下。”

周逍弦本想拒绝,可是看着桌上的花瓶实在很喜欢,这礼物真是送到他心坎里去了,于是摆了摆手道:“你坐下吧,刚才说网上那些八卦和这花瓶有关,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以游方的名字成了我的学生,又是怎么回事?本来你的私事我不想过问,但既然成了你的便宜导师,你又登门到我家,还是说清楚的好。”

游方坐下后叹了一口气:“与这只花瓶倒没什么直接关系,但与我修复它的手艺有关,有个倒腾文物和工艺品的跨国集团知道我有这门技术,曾拿着一堆缺损严重的碎片请我修复和仿造器物,企图拿去当完好的真品拍卖,被我阻止和揭穿了,也许是挡人财路遭人报复吧!”

周逍弦闻言一拍桌子道:“岂有此理!我当年就遇到过这种事,还曾经受到过人身威胁。唉,你有这等本事遇到这种事也在预料之中啊。”

他并没有怀疑游方的话,因为一见面就被那只花瓶打动了,而且周逍弦本人确实遭遇过同样的事情,他脾气比较执拗当时也没有低头,再后来他在学术界的声望日隆,如今这种麻烦倒是很少了。

游方反而开口劝道:“周先生,您何必与那些小人生气呢?……对了,纽约玉翀阁的薛奇男先生托我向您问声好。”

周逍弦一愣:“薛奇男,你认识她?……她当年是我的前辈学长,才貌过人,我对她那是相当的仰慕啊。”

游方:“我既然认识吴屏东吴老,怎么会不知道薛先生?薛先生去年回宜宾,我还有幸陪同。她曾邀我去美国深造,但我想了半天还是决定留在国内,却这么巧成了您的学生。”

周逍弦笑了:“你当初化名梅兰德去参加牛老搞的元青花征集,就是因为吴屏东的遗愿,我了解内情之后很佩服啊!所以一听说网上那些八卦,就知道是谣言。至于导师嘛,都是学校指派的,我倒是拣了个便宜学生。……哎呀,忘了给你倒茶了。”他说着话站起了身。

游方也赶紧起身道:“老师,您坐!杯子和茶叶在哪里,我来给您斟茶。”

这天晚上他们两人相谈甚为融洽,又聊了很多别的事以及专业上的问题,到最后周逍弦拍着游方的肩膀道:“小游子呀,你以后啊也别用化名跑江湖了,拿到文凭直接来念我的博士吧,你这方面的专业功底真扎实,不发挥特长实在可惜呀。”

周逍弦根本就没提论文答辩能不能通过的事,竟然要游方来念他带的博士研究生。游方笑着说道:“多谢老师提携,我也有这个想法,但是家里还有点事情要处理,如果真想继续深造的话,咱不去美国,就拜在周先生门下。”

在周逍弦这里并没有遇到任何麻烦,一切和游方所设想的一样。从周家告辞回到住处,发现谢小仙没走,他笑着问了一句:“这么晚不回家,你妈能答应吗?”

谢小仙笑道:“我大小也是个中层领导了,单位事情多,加班。”

游方伸手摸了摸她的脑门:“到我这里来加班,你在干什么呢?”

他不问还好,就见本来面带笑容的谢小仙气哼哼的说道:“看网上新闻呢,梅兰德那个人渣!要是落到我手里……”

游方差点没给她晃倒,追问了一句:“什么梅兰德?你在看什么?”他告诉过她关于自己的很多事,但是没有讲过他行走江湖时化名梅兰德。

谢小仙一指电脑上打开的网页道:“你自己看吧,我是越看越生气!……你是不是也精通风水,那人是你的同行。”

游方:“哪一行都有好人坏人,身为警察坏人见得多了,总是生气生得过来吗?”

谢小仙:“什么好人坏人,那人根本就不是人!”

游方只能暗自叹气,老老实实坐在电脑边看那条早已看过的八卦,最后摇了摇头道:“小仙啊,你也算是老江湖了,这种事情你也信?你看网上风传的速度,再看这些跟帖出现的节奏,就像约好了冒出来,然后有组织的散布,分明就是网络公关公司干的。”

他这一提醒谢小仙也反应过来了,皱了皱眉头道:“还真像是这么回事,不过,事情肯定有依据,否则谁敢炒的这么大,也不怕人家回头起诉他们?”

游方仍然摇头:“还真不怕!就算告赢了又能怎样?司法程序都拖不起,白白牵扯精力拿不到多少赔偿,无非自证一个清白而已。这还是胜诉的情况,这种事情又不露在明面上,真到了法院上取证太困难了,有时候简直没法告。”

谢小仙眯着眼睛看他:“你难道认识这个人,连情况是怎么回事都没调查,就急着帮他开脱?听说那梅兰德是个帅哥,特能迷惑不懂事的女人,既劫财又劫色,我看情况和你差不多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