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二百八十九章、一夜成名

游方在这几名消砂派弟子面前说的很轻松,仿佛根本就没当一回事,众人当然对他佩服有加。可是当天傍晚赶到三亚南海渔村之后,与苍宵、翟冷、苍岚在一起密商时,他的神情是相当的凝重,详细讲述了对手的可怕之处。

苍宵等人也觉得很疑惑,既然兰德先生感觉对方不是安佐杰,是唐朝尚的可能性更小,那么无冲派怎会还有这样一位高手?分析了半天,他们一致认为来人是在无冲被称为“影子总管”的唐半修。根据已掌握的资料,唐半修是当年唐家仆从的后人,从小和唐氏兄弟一起长大,专门执行秘密任务,不清楚他的秘法修为有多高,但据说与唐氏兄弟相差不远。

“阁主”的存在,对于朝和集团的外围人员来说是个秘密,在无冲派也只有核心高层才知道,然而除了唐氏兄弟与唐半修,并没有其他人知道“阁主”就是吴玉翀,游方当然更不可能听说。所以他也认为是唐半修,消砂派并未显得慌张,在海南地界上,还不至于怕了一位高手,私下里注意不要让他有机可趁便是,外松内紧,表面上看不出异常。

至于唐半修的用意,大家认为可能是为了试探,能得手就当场杀了梅兰德,不能得手也早已安排好退路。这是唐朝尚想了解他的底细,毕竟最近的江湖风闻将兰德先生描述的太离奇,都快成神话传说一般的人物了。

游方表面上做无所谓状,只说这点试探根本不足以让他尽展手段,但也在暗暗心惊。其实在分界岭的一番斗法,游方所有的底牌几乎都打出去了,对手太强,而他想将之当场格杀,因此没有什么保留。

如果说还有什么没使出来的手段,就剩两样。一是他一直以来倚仗的剑灵秦渔没有出现也无法出现,剑法剑意中很多神妙手段无法施展,这恐怕要等到找回剑灵之后了。在梅岭山庄,向影华倒是说了典籍中记载的器灵术,也推测了找回秦渔的方法,但这件事别人帮不上任何忙,不论猜测的方法是否有效,游方现在还办不到。

二是他的内家功夫还没有完全施展,因为没有面对面的格斗。游方练剑到如今,修炼的可不仅是秘法,养炼秦渔也是在淬炼他本人,如今已似一把无鞘藏锋之剑。假如仅论内家功夫,如今的刘黎都未必是游方的对手了。

游方在南海渔村歇了一夜,第二天乔装打扮,在高手的掩护下离开,确信没有惊动任何人也没有暴露自己的行踪,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当他出现在亚龙湾一家酒店中,敲响谢小仙的房门时,谢小仙还很疑惑的问了一句:“请问你找谁?”

游方摘下眼镜答了一句:“是你请我来的。”谢小仙这才惊呼一声将他拉了进来,关上门伸手抱住了他。

他们在三亚呆了三天,并没有四处走,就住在亚龙湾欣赏这里的阳光、大海、沙滩,不论对于游方还是谢小仙而言,都是难得的生活享受。认识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看见谢小仙完全不谈工作也不想工作上的事,就是个小女人。

游方的心很敏感,他能感觉到谢小仙想麻醉自己,完全拥有这几天的沉溺,什么别的事情都不想。无论是在重庆还是在北京,两人都不曾这样。游方很温柔的问她为什么?谢小仙低着头答了一句:“假如你不在了,我上哪里去找?”

在重庆的时候,谢小仙担忧自己执行任务回不来,把小游子“铐”上了床来个“了断”。而如今她虽然不了解游方具体的事情,但也能察觉到他身处凶险之中,比自己这个警察的处境要险恶很多很多倍,每一次离开,真的不知道他是否还能回来。

游方轻轻的给了她一拳,又将她揽了过来道:“不许这么说话!无论是你是我,人生还有很长。”

临离开三亚回北京过年之前,谢小仙终究还是提到了工作上的事情,她请游方来本就是为了说这些,却特意等到最后才开口。原来她年后就要正式调回北京工作,不再回广州了,游方对门那套房子自然也不再租了,本来也没太多东西,都托林音帮着收拾处理了。

虽然早知道谢小仙会回北京,但是对门住了这么久,而且当初谢小仙也是追着他调到广州来挂职的,游方仍然觉得有些失落,抚着她的后背问道:“为什么这么急?”

谢小仙:“我早该调回去了,是自己一直拖着没走。吴克红大师兄上次在重庆受了重伤,养了很久才恢复,也立功受奖了。其实他早该提拔了,但是机关里讲编制,我不调走就没有他的位置,这次调令下来,提他做副局长的文件也下来了。……大师兄是个好人,你在广州有什么事可以找他帮忙,他知道在重庆救他的人是你。”

游方微微吃了一惊:“他怎么会知道,你告诉他的?”

谢小仙在他胸前摇了摇头,就像在怀里蹭痒痒:“其实那天他一开始并没有完全昏迷,听见了我们说的话,也知道我后来在报告中撒谎了,但是他又能说什么,只能装糊涂了。”

游方点了点头没说话,谢小仙又说道:“过完年你就要去北京参加论文答辩了,虽然这个文凭对你而言不是很重要,但将来如果离开江湖生活,对你的身份还是很有用的,希望一切顺利。……北大一带我很熟,要不要提前给你找个清静的地方,来了就住下准备。”

游方想了想道:“好吧,就听你安排。”

……

谢小仙从海南直接飞回了北京,游方也收拾行装回到河南灵宝白马驿过年,这次带回去的东西可不少,池中悟给他提供的器物、文件还有齐箬雪提供的一系欧洲历史以及传说资料。

这个年过的很热闹,一大家子都是专业人士,都被游方带回来的东西以及他与池中悟策划的事情吸引了。游祖铭将那些器物和资料拿去研究了好几天,关于这一方面的专业知识,兰晴是最好的助手。

那顶王冠曾被肖瑜磕瘪了一块,镶嵌的珠宝也有脱落,等到修复的时候,还是莫四姑动手游祖铭帮忙,游方在一旁打下手,其他人只有旁观的份。姜还是老的辣,莫四姑将这顶王冠修复的毫无痕迹,她也很得意的说:“真没想到,英国王冠也有落到我老家人手里挨收拾的一天。”

游方还托父亲和兰阿姨帮另外一个忙,由兰晴设计、游祖铭仿制另外一顶王冠,要求有两个,一是足以乱真,而且要有明确的历史出处。当然不是白造了,池中悟会支付一笔重金酬谢,需要的材料已经准备好了,就看游祖铭夫妇能不能做出来。

还没等游祖铭答应,莫四姑拍着胸脯保证道:“成成,你就放心好了,半个月之内肯定完工,莫家园八大门册门的技艺,你父亲学了一辈子,真正的考验就在这几天,假如做不出来,连我都不会答应!”

兰晴确实多才多艺,她还帮游方制定了一份详细的系列拍卖会宣传企划方案,游方看了之后哭笑不得的问道:“这方案什么都好,比我原先制定的强多了,就是有一处似乎不妥,关于肖家的王冠那么宣传,肖常发本人会尴尬的,真拿英国国王的王冠当烟灰缸?”

兰晴笑道:“可以修改一下,未必是烟灰缸嘛,还要征求肖常发本人的意见,不一定尴尬,说不定还会长脸提气呢,对他在生意场上的形象有好处,反正香港已经回归了。”

事情商量完毕,游祖铭大年初一就开工赶制王冠了。转眼到了大年初五,游方打算早点动身去北京拜访周逍弦,游祖铭还给他准备了一份见面礼,并且有些神秘对儿子说这份礼物一定能打动“导师”。就在游方准备出发的前一天,却获悉了一件很令人郁闷的事情。

说来也巧,兰晴在网上查资料,偶尔浏览一个很知名的论坛社区,已经点关闭了,觉得不对劲又重新打开,果然在某个热帖标题中看见了一个很熟悉的名字——梅兰德。

点开帖子看着看着,她的眉头越锁越深,又在网上搜索“梅兰德”,结果出来很多热门讨论帖,她又开始仔细阅读这些帖,并且一一归纳整理,最后总算弄清了一个大概。不是同名同姓事件,最近一段时间网上风传议论的焦点人物,就是游方化名的那位“梅兰德”。

然后她把游方叫来了,将自己整理好的东西给他看,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游方的鼻子都快被气歪了。就在年前年后这么短短的几天时间内,梅兰德居然成为炙手可热的网络名人,风头直追当年的凤姐啊。网上有无数“有为青年”,纷纷义愤填膺的表示要将这个“衣冠禽兽”给人肉搜索出来!

怎么回事?还要从2012年1月22号农历除夕那天晚上,天涯杂谈上出现的一篇“血泪控诉帖”说起。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