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二百八十八章、化蝶

是唐朝尚吗?游方已经把剑拔了出来,一手扶着方向盘车并没有停下,从那人旁边驶过没有任何动作。再往前行,断崖消失了,游方的神情却更加凝重,握剑的指节都微微发白。没有断崖时能看见断崖,假如前方有断崖,说不定他看不见,一不小心就把车开沟里去了。

神念如凝似展开的触手,抚摸着沿途山川地气,游方也够执着的,在这种情况下仍然没停车。

又往前开了大约七、八分钟,游方的眼皮突然跳了跳,前方的路边又看见了一个土包,土包旁边还蹲着一个人背朝着他,场景赫然与刚才一模一样,见鬼了!

游方突然明白了一件事,他是经过了幻法大阵的阵枢之一,在那个地方能干扰远处所见,找不到其他的路,只能沿着对方布阵形成的环路绕着一座山走,这辆车永远也走不出去。

幻法大阵果然名不虚传,在如真如幻之间就能让游方这种高手心神不定,万一元神稍有蒙昧,对方就可以趁机出手,偷袭的效果要比平时可怕的多。

游方如果就在那个地方停下来,将是对方运转法阵威力最大的区域,他如果不停下来,就无法成功的破了幻法——破阵首先就需要找到施法之人或阵枢所在。怎么办?有两个选择,一是拔剑逃,相信他能逃出去,幻法大阵笼罩的范围不可能无限大,认准一个方向穿行山野以剑气开路是可以的。

但这样做不可能找到出手者是谁,也可能不小心落入伏击陷阱当中。

第二个选择是破阵,就在那个男子所坐的地方下车,面对面交手,这就是对方想要的结果吗?游方再次经过那人身边时不仅没有减速停车,反而一踩油门冲了过去,当车驶过,车后却有一件东西凌空飞出砸向那人的后背,是一枚小巧的铁狮子。

铁狮子飞在空中发出一声咆哮似的震吼,就像一座小山般凌空压了下来,却没有砸向那人的头顶上,而是落在其背后三尺远的地上。大地没有颤动,而是一片死寂,此物能镇地气,包围游方的幻法大阵当然不能仅凭人力完成,而是提前布下阵枢运转山川地气,狮子扔出去的一瞬间将那一片空间的山川地气都定住了,暂时可破局部幻法。

铁狮子落地的同时游方也落地了,他并没有停车,踩一脚油门冲过去随即熄火,既没有踩刹车也没有拉手闸更没有开车门,无声无息的从左侧车窗里跳了出来,熄火的车仍然沿道路向前方滑行,这动作就像在表演杂技,落地时已挥剑转身。

再看路边坐的那个人大约在三十米之外,游方幸亏没有直接停车过去,因为那里根本没有“人”,铁狮子落地定住地气,幻法瞬间被破,可以看清楚那不过是一块大石头。运足劲力与剑意冲向一块石头的话,可就给潜伏的人创造最佳的偷袭机会了。

那人旁边的土包果然是一个坟包,没有墓碑,却有一个碗状的土胚立在最尖端,那是南方一带表示坟头的标志。男子的背影变成石头的同时,游方也看见了坟头上放着一样东西,是一枚闪烁着七彩的石头——幻彩晶。

游方落地挥剑,不闻剑鸣却听见锐利的风声,有无形的飞刃随着剑势向四周激射,周围的草叶和小树被搅的粉碎,似是激起了一股烟尘,他在烟尘中冲向坟头上的幻彩晶,打碎这块晶石就可以破了幻法大阵的阵枢。那人若想继续布阵运转阵式与他相斗的话,就只能以神念之功。

无论神念能不能斗得过,一旦正面交锋而不是借助提前布成的法阵,游方就能查觉对方的所在,提剑在手,不愁杀不了他!

游方没有被骗冲向那个“人”,使对方无法激引幻彩晶从一旁偷袭,他选择了最直接的方式,冲向了阵法运转局部威力最大的阵枢所在。别看小游子平日溜滑无比,为人其实相当的刚烈!

前方有无形的力量阻挡,还有光影折射如幻,不仅觉得前行困难,而且每走一步,目标的位置似乎都在变化,想引他改变方向。秦渔虽然失去了剑灵,但出鞘后更加犀利,配合神念之功与凌厉的劲力,似分波劈浪前行,他认准了一个方向冲过去,不理会眼前光影移转、脚下沟壑忽现。

幻彩晶在视线中几度模糊,甚至变化了好几个分光虚影,但是游方神念锁定的那枚始终没有完全消失。当他冲近两丈多远的时候,对方终于展开了正面攻击。

那枚晶石陡然爆发出一团耀眼的七色光华,笼罩了形迹所在,光华射出竟化成漫天飞舞的蝴蝶,扇动着翅膀带着炫目的花纹翩翩飞来。在冬日的山野里,这是怎样一副美景?美丽却充满危险,蝴蝶的翅膀上闪烁着锋利的光芒,似能将人拥抱其中切成温柔的碎片。

这不再是纯粹的幻景,带着无形而化为实质的神念之力。

吴玉翀坐在靠近山顶的一株大树下,怀抱着一支玉钮琵琶,面无表情的拨动琴弦,眼眸中却似有七彩光华闪烁,手拨琴弦竟然寂静无声,而她本人却能“看见”从琴弦上有无数细微的光芒激射而出,在空中化为漫天飞舞的蝴蝶,与游方眼前所见是一模一样。

两人离得很远,但斗法时却似面对面,时空不能阻隔距离。

游方的记忆中仿佛见过这一幕,在青山湖面对安佐杰时,对方就曾幻化出漫天竹叶伤人,果然是同一传承的秘法,出手总有相似痕迹可寻,但蝴蝶可比竹叶妙曼多了,既美又充满灵动。游方似是听见了元神深处的一声叹息,一抖手展开画卷。

虽然掌握神念之后,游方不用真的动画卷也能展开胸襟中的山水意境,但是面对这种高手时,还是以画卷为灵引才能发挥秘法最大的威力。

画卷展开就似将一片山野摄入画境,又似游方本人走入画中,很巧,不远处的山坡上正有一株花树含苞,此刻似有一阵风吹过瞬间绽放,并飞离枝头满空飘舞去拥抱幻法蝴蝶。飞花如雪,视线里看不见别的东西,游方步履从容前行,漫天飞花舞蝶竟没有一片沾身。

山上的吴玉翀所见又是另一番场景,幻化蝴蝶被漫天飞花拥抱,美的令人叹息,她的长发青丝无风飘舞,飞花如雨落在她的肩上、身上、发丝里,化为星星点点的七彩光芒消失。她不禁有点恍惚,仿佛很陶醉不想再斗下去,宁愿沉浸在此良辰美景中,手也从琴弦上松开了。

然而这只是一刹那,随即眼眸中有波光一闪,吴玉翀看着前方空虚处自言自语道:“你真狠!”只见如落雪的繁花中,忽然伸出了一支黑洞洞的枪口,正指着她的眉心。

游方收剑拔枪了,是一支子弹穿透力极强的黑星五四,当然不可能指着山上的吴玉翀,而是对准一丈多外的幻彩晶扣响了扳机。枪声似被画境与幻法湮没几乎听不见,周围的景物却仿佛震颤了一下,幻彩晶重新出现在视线中,子弹不知打到了哪里,游方踏出一步又开了第二枪。

游方开枪的时候,吴玉翀指挑琴弦也是微微一颤。

游方连开五枪,向前迈出了五步,他曾经用这一招对付过安佐杰,当时安佐杰会动会闪,但是这枚幻彩晶不会。对方布下这座大阵对付他,相比面对面斗法可以笼罩更大的范围、借助山川灵枢之妙,而游方选择直破阵枢,先不管对手在哪里、想干什么。

五发子弹打完,游方走到了幻彩晶前伸手可以拿到它的位置,再看他的头发都立了起来,发稍向后弯曲,就似顶着看不见的巨大阻力。他没有伸手去拿这枚晶石,实际上也不可能拿起来,趁着开枪突进的机会没有耽误一点时间,枪脱手拔剑,全力凌空斩出。

元神中仿佛听见尖锐的哨音,几乎能刺破人的耳膜,剑尖震颤离着晶石三尺外凌空划过,只听很轻微的“噗”的一声响,幻彩晶化成了粉末,闪着七彩磷光撒的满地都是。游方身形巨震,向后飞出了两丈多才落地站稳。

再抬眼看去,不远处的那一树野花仍然含苞未放,游方的画境与对方的幻法同时被破。山上的吴玉翀眉头一皱发出轻声呻吟,低头看向自己的右手,小指尖上有一道细细的红线,向外渗出了一滴红珊瑚状的血珠,竟然被琴弦割破了一个小小的伤口。

幻彩晶化为粉末时,是神念之力与地气灵枢交击的爆发,游方就站在三尺之外,等于承受了巨大的冲击力,假如换个人说不定此时已经吐血倒地不起了,他却硬生生的顶住了。不仅如此,落地之后闷哼一声,似是感应到了什么,他拔脚就向山上冲去,直奔吴玉翀所在的方位。

吴玉翀并未惊慌,将小指放在唇边轻轻抿了一下,然后站起身来拨响了琴弦。

游方没有听见琵琶声,耳边传来的是流水声,初起淙淙悦耳,瞬间就化作了飞瀑轰鸣。周围的景物一片模糊,高处似有无数道山泉倾泻而下,虽是幻法却带有实质的力量,冲击得游方站立不稳也辨不清方向。

游方再一次抖开了画卷,右手抽出了形法派所赠的撼龙令,持令如剑圭尖向前,脚下的山似乎发出轻吟声,所有水意攻击都分流而去,而游方在逆流而上。越往上走越艰难,水声已如惊涛骇浪一般,游方就似汪洋中一叶轻舟随着灵枢移转左右飘行而上,不再是一路直冲。

吴玉翀静静站在树下,指如飞轮拨动琴弦,近处却听不见一丝声响,她在心中默默而叹:“游方哥哥,今天只是想试探你的底细,究竟还有多少我不清楚的底牌?果然是好手段啊,让你冲上来见到我,不知会怎样,这一天还是越晚到来越好罢!假如是正面与你对敌,真的是很可怕……”

游方冲到半山腰身形却突然停下了,因为又看见前方的树叶化成漫天的彩蝶飞起,随即幻化成飞雪般的落英飘来,虚虚实实掩映地气灵枢,水声渐渐远去渐渐不闻。对手在神念对抗最激烈的时刻居然走了,而且借助自身所运转幻法大阵的掩护。

游方不是不可以追,但他清楚这样很难追上,对方的秘法修为在他之上,又没有近身扑击的机会,而幻法大阵最擅长隐匿踪迹,在这种地形中玩追踪,劣势太明显。他虽然锐意刚猛但也不是傻子,危险已经解除,他就停下脚步,心里却感觉到既郁闷又疑惑。

从头到尾他连对手是谁都没看见,显然不是安佐杰,难道是唐朝尚?从秘法修为看来最有可能,但又觉得不可思议。唐朝尚不太可能离开无冲派的老巢孤身跑到海南来偷袭他,假如是真的就不会是今天的场面,非得大举袭击一见生死不可。

最让游方感到不解的是,刚才的场面看似凶险,可是自始至终,游方没有感觉一丝杀气,好像对方根本就没打算与他生死相搏。难道是为了试探他的底细?今天他是一心一意想杀了对方,心中毫无杂念,所有的底牌几乎全亮出来了。

对方这么做目的何在?难道是为了将来的什么事做准备,又何苦这么麻烦,聪明如小游子也有点想不通了。

就在这时,山下传来汽车马达声与呼喊声:“兰德先生,兰德先生,你在哪里?”原来是跟在后面接应的那辆车赶到了。

“我在山上,马上下来!”游方答应一声,收起画卷和撼龙令,做出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背着手走下了山坡。

就在那个土包旁边站着四名消砂派弟子,看见他便迎上前来道:“我们在卫星定位仪上发现您的车上了岔路,赶过来看见车滑进了灌木丛,这边地上还落着弹壳和手枪,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游方不动声色的一摆手,轻描淡写的答道:“有无胆鼠类在此布下幻法大阵企图偷袭我,还想试探我的手段底细,被我发现破绽拔剑破阵,已如惊弓之鸟落荒而逃,别的本事不大,跑的倒挺快!”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