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二百八十七章、如临深渊

华有闲早有根基,而吴玉翀的资质真是相当出色,这两人几乎是同时掌握了灵觉。当然了,华有闲是真的掌握,而吴玉翀只能装到底了,她不可能暴露自己早已是神念高手,而且不论修为境界还是功力都明显在游方之上。

就在这个时候,游方传了他们地师五戒,有刘黎所传他的监察天下风门五戒:一戒转煞缠神、二戒颠倒灵枢、三戒遗局留患、四戒破败地气、五戒占尽风光;也包括自古以来风水地师五戒:一忌承言万诺、二忌挑利引争、三忌妄加毁誉、四忌截地留私、五忌附会自欺。

在此期间还有一位客人拜访,就是香港来的池中悟,他不仅来了还带了不少东西,是在各地搜集的中世纪的欧洲文物,大多是残缺不全的,而游方要的就是这些,他要考察材质、器形、纹饰、风格。

若说传世文物最为丰富复杂的当然是中国,若说世上制造赝品的绝顶高手,也大多在中国,他们仿制的大多是中国文物,同样的经验和功夫若用在欧洲那些器物上,想做到以假乱真几乎太容易了。还有一个背景因素,欧洲甚至世界各地史料的记录严谨和可印证程度,都远远不如中国,本身臆造的成份就相当大。

游方自己却没有办法去仿造这些东西,不是没水平,而是缺乏专业的设备,他计划过年带回家让父亲帮忙。

池中悟带来的不仅是文物残件,还有很多鉴定分析资料,唯一完整的是一顶王冠,是他从肖瑜的父亲肖常发那里“借”来的,这次也交给了游方。本来这么贵重的东西随手交给别人并不稳妥,但是肖瑜当场拍着胸脯道她来担保,池中悟还能说什么?

池中悟问游方要详细的策划方案,游方劝他别着急,这种事情准备起来看似麻烦,但前期的算盘都打好之后,想动作起来也快,而且这是个连环局,前后持续大半年呢。

池中悟走后,五本书册已经完成,游方则劝吴玉翀也回去。吴玉翀不想走,撅着嘴问道:“难道是游方哥哥烦我了吗?我这阵子表现的可乖了,为什么要撵我走?”

游方拍着她的肩膀道:“不是赶你回去,欢迎你再来,但是肖瑜和屠苏都要回家了,我也有事,别忘了很快就要过春节了。你也许没有过年的习惯,但是你奶奶一个人在美国,她心里肯定是有这个传统的,我建议你在农历新年的时候陪着她,把这五本书册也带去让她看看,她一定会很高兴的。”

吴玉翀有些撒娇般的说道:“你和池中悟商量的那些事情,我也清楚,昨天告诉奶奶了,奶奶说她有一件东西要托你帮她拍卖,至于手续费嘛该怎么收就怎么收。这件东西是玉翀阁收集的,奶奶告诉我全看你的本事了,超过她的限价,赚来的钱全归我。游方哥哥,你一定要帮我多赚点钱哦!”

游方追问道:“什么东西啊?”

吴玉翀:“一柄国王权杖,货真价实。”

游方笑道:“玉翀啊,你就准备好发财吧。”

吴玉翀笑眯眯的反问:“奶奶还没报价呢,怎么就知道我要发财?她可是准备报两个价,一个是拍卖底价,另一个是她的期望上限,达不到底价没法成交,达不到她的限价我也没钱挣。”

游方笑眯眯的说:“我不需要问,你奶奶既然想帮我,自然不会为难,你就等着看游方哥哥的本事吧,一定帮你赚一大笔嫁妆。”

……

考完试,肖瑜又被人接走了,临走的时候嘴里嘟嘟囔囔的很不满意,但还是乖乖的回家了。屠苏也放假回北京了,临走前胡行健还请游方上家里又吃了一顿饭,最近这位胡总很忙啊,寻峦大厦工程就要收尾,眼看又是年底,几乎天天不着家,难得有空。

屠苏临走前最惦记的还是游方的论文答辩,问他准备的怎么样了?游方则笑着说道没问题,等着拿学位就是了。屠苏很高兴,又一再叮嘱游方到北京一定要找她,那时候她应该还在,游方也答应了。

她们一走,家里就显得空荡荡的,游方干脆背着包上山了,住在白云山庄每日练功。剑灵秦渔不在,他也不知道这柄剑究竟算不算养成,能否完成师命?但当务之急是将运转神念之法掌握纯熟,达到向影华所描述的——身为天地灵枢,万物生动常在,山川风情摇曳,神魂融炼其间。

偶尔也会有寻峦派、消砂派弟子来访,谈玄论道请教切磋,齐箬雪每天下班后以及周末都到山庄来,两人之间的私生活不足为外人道也。

游方住在山庄里公然以梅兰德的身份,此处便是江湖上的“梅府”,他觉得这段日子过的很“奢侈”,所谓奢侈当然不是指住这样一座山庄,他享受得起,而是指如此怡然无一丝江湖纷扰事,仿佛所有的血光杀戮都已经远去,自从他以梅兰德的身份出现以来,还从来没有这么悠哉过。

明知道这样的日子不可能太久,但能享受还是享受吧,希望能等到将来有一天,将所有的烦恼事剪断理清,就做这闹市之旁、白云深处的小游子。

算算日子他也该回家了,这天接到了谢小仙的电话,从三亚市打来的。谢小仙在那边的任务结束了,却没有回广州,打算从海南直接回北京过年,动身之前想在三亚玩几天,问游方在做什么?游方一听就知道她想请他一起去,想了想说道:“在重庆的时候很遗憾,说好一起旅游却有那么多事,几年了,难得你有这几天空,我过去。”

谢小仙:“我后天放假,想在三亚留三天,你过来的话,什么我都订好了,早该请你的,一直到现在才有时间。”

他接电话的时候齐箬雪就在旁边,挂断之后齐箬雪看着他不说话,游方问了一句:“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齐箬雪低头用手拨弄着胸前的发梢:“我没别的意思,你别误会,就是不太明白,以你的身份怎么会与警察局长……”她只说了一半就没有再说下去。

游方叹了一口气:“想听故事吗?”

他没隐瞒太多,将自己与谢小仙认识的大致经过以及这些年来的交往说了一遍。这些事情齐箬雪以前从未问过,但既然今天开口了,他也就交待了。

齐箬雪愣了半天才说道:“她,她用手铐?……唉,我明白了,其实现在真正为难的人是她,小仙妹妹不知道该怎么收场。”

游方也有冒坏水的时候,故意撩拨着说道:“我们一起去海南?”

齐箬雪伸手掐了他一把:“你想得美,小心有人直接把你铐进看守所,就不用回家过年了!……我也要回家过春节,其实前天就可以走了,因为你在这里我不想走,明天你去机场送我。”

游方:“我去送你,今天先去逛逛街,给你家人选点礼物。”

齐箬雪:“你选礼物,还用去逛街吗?”

游方点头道:“也是,也是,山庄里的东西,挑几件像样点的吧。”

……

第二天送走齐箬雪之后,游方开了一辆新车从张玺那里出发离开了广州市,车是元辰公司的,张流冰亲自把他送到了楼下,他是以梅兰德的身份大摇大摆的公开出行。

他没坐飞机,而是自己开车去三亚,这一路不短,假如有人暗中盯着他的话,沿途设伏的机会可是太多了。游方是故意的,自从安佐杰在南昌不见踪影之后,他也不清楚此人究竟是什么打算,是否仍在暗中窥探?假如安佐杰还不死心的话,那游方就再给他一次出手的机会。

天天在白云山庄等着也不是那么回事,有寻峦派和消砂派两派高手明暗值守,安佐杰不会在广州市搞什么动作的,那样和找死差不多。游方并不介意再做一次饵,故意落单引他上钩,就看那条要钓的鱼究竟有多笨了。

游方当然也不敢托大,要走的路线早就和张玺以及柳希言商量好了,在他前面有车保持一定距离,在他后面也有车跟着,都是从别的地方出发不引人注目。假如有人在途中截击,很方便的就能形成反包围,而游方自己的车里还藏了一把冲锋枪和两只手枪,他可没打算完全凭秘法取胜,只要有效的手段就是好手段。

出广州到江门,经阳江、茂名、湛江到了琼州海峡,这一路没什么动静,经轮渡到了海口,游方又一次来到了海南岛。能否钓安佐杰现身,游方并没有把握,他自己也清楚十有八九这一计会落空,其实更重要的目的就是为了走这一路,亲自开车的好处是可以时快时慢想停就停。

他要以神念最终凝炼所携画卷的意境。

在庐山时,他炼就的是山水群峰形法如凝、观景如画,到如今尚缺最后一步火候,那就是展画如景,随地气灵枢而变——身为天地灵枢,万物生动常在,山川风情摇曳,神魂融炼其间,真如画境中穿行。

上了海南岛之后,他驱车沿着环岛高速绕东侧而行,这一条公路风景极美,不时在崇山峻岭中穿行,忽而一个转弯又来到碧蓝的大海边,甚至能听见海浪拍击路基的声音。

海南树木大多常绿,冬日里不失生机之趣,而海风清凉微带一丝丝寒意,放眼望去,左侧是一望无际荡漾的碧蓝琼玉波光,右侧是连绵起伏不断的苍翠叠障丹青。这便是天地之间的画卷,元神心象所摄、眼观即神念所印,随着他的前行无穷无尽的铺展而开。

游方在海口歇了一夜,凌晨太阳未升霞光初吐时出发,绕岛而行车开的不快不慢,过了中午前方已经是陵水黎族自治县,这一段公路是离海最近的,几乎就是贴着海岸线在山脚下开凿,宛如在浪花升腾的水意中飘行。

走到一半的时候,游方却向左转,下了高速由一条简易公路进山了,原因无他,只因此处山势对出如天然门户,灵枢相倚成障,正似画卷中无穷妙境变换。这一路有很多地方可以设伏,安佐杰并没有现身,看来他是不会来了,游方还是安心凝炼画卷吧,后面有车远远的跟着,前方的车在二二三国道与环海高速交汇处等候。

游方从一条不知名的公路拐进了二二三国道,在山野中起伏穿行,他的心神也完全沉浸在山势灵枢的变换中,袖携画卷,脚下的路便是胸中的画卷。走着走着,突然觉得有一丝玄妙从未体会,周围很宁静,风景似乎显得太美太如幻,真的就像丹青水墨。

两侧都是山,这个地方叫作分界岭。

没有看见山泉,却听见了水声,就似有人拨响了古筝的琴弦,分明就在耳边不远。游方有点沉迷,感觉就像喝的熏醉一般,明知不太寻常,却仍然懒洋洋的不愿意清醒。这是幻法大阵,施展的人可比安佐杰要高明!无形之中运转,以山川美景为幻法,谁也分不清是何时展开的。

这根本就破不了也不必去破阵,此幻法并不攻击人,只是让你所见所感最美好的一面如真似幻的展现,并没有任何多余的改变,这与安佐杰在绳金塔下所施展的手段是类似的,但显得更加巧妙。

什么人,难道是唐朝尚亲自来了?假如就是如此运转幻法大阵,游方不必出手,反倒要感谢他增添行游之趣。他仍是一脸迷醉的神色继续开车,手扶方向盘目视前方,瞳孔却在不易察觉的收缩。

车速大概是在六十迈左右,转过一个弯前面突然有了状况,也不知是因为山洪爆发还是地质灾害,前方的公路突然断了,在两道山梁之间塌陷,形成一个悬崖状的深渊。

但游方却眼神一厉,未踩油门也未减速,直接开着车就冲断崖去了。假如旁人看见,还以为这小伙子要自杀呢,但是车到断崖边却神奇的开了过去,就似腾云驾雾一般在半空中飘浮,轮胎虚转却保持匀速前行,走到半路还能凌空拐弯呢!

这可不是游方的本事,因为这条路根本就没断,所见只是幻法而已。游方没有看破幻法,他眼前见到的也是一道深渊断崖,但是神念感应到的地气灵枢却未断,也就是说明明不应该存在的东西却看见了。

假如换一个定念不坚的人,肯定是一脚刹车,在拐弯途中说不定连车都翻了。清清楚楚的看见一道断崖,却毫不犹豫的开车冲过去,不论心里能否感应到是真是幻,这都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事情。

游方亦有如临深渊的感觉,但是车到了断崖边他所见的景象就变了,原先的公路自然延伸,收摄神念只能看见眼前的这一段,前方还是断崖。很难形容这种感觉,车在前行冲向深渊,可是深渊永远就在几步之外,这条路永远没有尽头!

继续走下去吗?游方觉得暗暗心惊,少说他已经走了一公里了,对方并没有发动攻击,如果仅仅凭一人的神念之力,也不可能在这么大范围内运转幻法大阵。这只有两个可能,要么这个人就在前方或后方随着他走,要么是借助周围的地气灵枢布好了阵势,将这两山之间彻底笼罩。

松鹤谷的天机大阵是已经布成的,笼罩住整座山谷。据说幻法大阵也可以布成阵枢,最好的布阵法器是一种晶石叫幻彩晶。幻彩晶向家并不出产,也极少有人见过,原产德国和罗马尼亚一带,向影华也只是在典籍中见到过记载。

假如有人以十七枚幻彩晶为阵枢,在这一片地方布下幻法大阵汇聚山川灵枢之力,以神念激引运转,完全可以把游方困在此地。但这人的修为境界相当不低啊,几乎可以与向影华相媲美,所以游方怀疑来的人是唐朝尚,这大大出乎他的预料,事先完全没想到也没听见一点风声。

前方出现了两条岔道,一条是通达坦途,一条仍是断崖深渊等候,游方向右拐弯仍然驶向断崖,路是通的断崖仍不存在,但下一瞬间他就知道自己错了,刚才应该走另外一条路,这里分明是一条岔道。

幻法虚虚实实,最可怕之处并不在于有多强的攻击力,而在于你根本看不见施法之人在哪里,也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就刚才的手段,对方是想让游方停下来,但第一时间已经失败了,游方根本没停还在继续开车,而车速已经明显慢了下来。

说起来复杂,其实前后也不过五分钟,腰间的秦渔寂静无声,没有了剑灵,游方真有点不适应。他此刻不能让秦渔在车外随行,看不见目标也不好乱拔剑,除非他认准一个方向只想冲过去,但对方还没有展开正式攻击。

其实以游方的身手,有断崖倒不怕,就算车冲下去了,他也完全能够推开车门跳出来攀住崖壁,此刻最让他摸不着头脑的是对方想干什么?

他想找人,然后就真的看见人了,只见路边有一个坟包状的土丘,土丘旁坐了一名男子背朝他像是在抽烟,头顶上有青色的烟雾升起。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