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二百八十六章、摆明车马

杨弈程一开口,游方没法接话,他总不能告诉对方该怎么致歉吧,但也没说什么客气话,只是坐在那里看着杨弈程。杨弈程的嗓子眼就像卡了鸡毛,又清咳了两声,从怀中取出一物双手捧着躬身递到近前,恭恭敬敬的说道:“这是我形法派的撼龙令,恳请兰德先生一定要收下。”

游方站起身来接过这件东西,仔细看是一枚巴掌长的玉圭,正面刻的是昆仑干龙图,背面有四个古篆字——形法山河。

刚刚拿到手中,就发现在场的形法派弟子一起躬身行礼,他也赶紧持圭还礼。礼毕之后众人却没有坐下,游方随即意识到是自己还站着的缘故,摆手道:“大家都坐下说话吧。”

坐下之后游方问了一句:“杨掌门,此撼龙令是何物?”

杨弈程闻言似乎吃了一惊,这位兰德前辈竟然不知道形法派大名鼎鼎的撼龙令。万书狂赶紧在一旁解释道:“兰德先生自海外归来不久,可能确实未曾听说。撼龙令是形法派历代祖师所传,一共只有三枚,持撼龙令可招集形法派弟子听令,也可以形法派的名义向风门其他各派求助,它是代表形法派宗门承诺的信物。

据我所知,形法派近百年来只送出过三次撼龙令,皆传书于风门各派,持令在手不过是一种象征,兰德先生用不着把它拿出来。前两位接受撼龙令的前辈从未动用过,故去之前都派弟子将此令送回。此物不仅是一种象征,而且是非常玄奇的秘法器物,以之为灵引运转山河形法,更添威势之妙。”

原来如此,这表示游方将来若有什么事,形法派将全力协助之意!以前也有人收到过撼龙令,但从来没有用过,游方也可能不会动用,但这是一种地位的象征,形法派给了他最大的面子。游方捧着令牌道:“杨掌门,诸位同道,这,这,这太珍贵了!兰德怎么受得起?”

杨弈程与云飞絮等人齐声道:“兰德先生何出此言,您受不起,当代江湖还有谁受得起?这是形法派上下一致的诚意,请您万勿推辞!”

唐万方、李永隽等人也在一旁帮腔劝说,游方也就顺势将撼龙令正式收下,这好像没有供奉长老的身份实惠,但是地位更加尊荣。要知道,消砂派或九星派的供奉长老,每月都是有“用度”的,参照门内长老的“补贴”,虽然不多,都只有几万块而已,但足够普通人过舒服日子了。

收下撼龙令之后,游方取出一个大信封放在面前的茶几上道:“这是那天郑瑞东交给我的,包括他私吞的钱财、资产、器物的账号、密码、清单,还有后来接受安佐杰酬谢的一笔重金,当时我走的急忘了交给云长老,现在就让诸位处置吧。”

处置?东西放在茶几上没人接。杨弈程回头看了云飞絮一眼,云飞絮微微苦笑着走上前来,又在茶几上放了一个纸袋,纸袋上印的单位是“南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然后退后一步抱拳道:“兰德先生所查的信息不全,这是我彻查的结果,无冲派以及安佐杰用于收买我门中叛逆的资金连同账号以及密码全在此,至于查出的器物,我已另行分装。”

游方一指纸袋道:“云长老这是什么意思?”

云飞絮笑道:“安佐杰花重金欲谋害您,难道您还要把这些还给无冲派吗?”原来形法派不是没实惠,全装在这里了,而且是慷他人之慨。这笔重金来自无冲派,用以谋害兰德先生,又被梅兰德自己查出来了,形法派能留下吗?当着众人之面不仅不能留,估计还会自己添点凑个吉利数。

万书狂也在一旁哈哈笑道:“这些个衰孙子,下次干脆让兰德先生给个帐(账)号,直接把钱打过来得了,反正是送钱又送命的货!”

游方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既然如此,我也就不矫情了,玉翀,替哥哥拿着,回头看中了什么好吃的好玩的,哥哥替你买。”然后又自言自语道:“唐朝尚、安佐杰,好人呐!我将来娶媳妇的本钱,全靠你们了。”

这句话让所有人都笑了,杨弈程等人露出了终于可以松一口气的表情。送礼收礼向来都是一门学问,在这种情况下游方如果拒绝了,显然就是不领情不愿意解开梁子,而此刻的场面是皆大欢喜。

这时游方站起身来道:“这些天大家也没少折腾,闹心事暂时告一段落,那安佐杰也不过是等死而已,在形法派的地界上再也翻不起什么风浪来。我们也没必要因宵小之辈破坏自己的好心情,今晚我做东,款待与答谢诸位同道。”

游方当天在梅岭山庄包下一间宴会厅,开了三桌酒席请客,到场的除了万书狂夫妇、唐万方、李永隽,其余大都是形法派有头有脸的人物,有很多人还是第一次与兰德先生见面打交道,轮翻敬酒觥筹交错,气氛既热闹又显亲切。

席间杨弈程等人当然要邀请游方去庐山一游,游方还没答话呢,吴玉翀扯着他的袖子道:“兰德哥哥,我很想去庐山玩,咱们就去呗。”

游方笑着点头道:“横看成岭侧成峰,当然应该去,不过我们不能待太长时间,就三天吧。”小游子的胸襟画卷已接近于真正的化境,庐山也确实是他应该去采炼灵枢之地。

吴玉翀很高兴的又拉着李永隽的袖子道:“永隽姐姐,我们也一起去庐山吧。”

游方的南昌之行至此告一段落,第二天出发去了庐山,李永隽也一道去了。吴玉翀实现了她潜回境内的第一步计划,那就是公开在风门各派中露面。现在人人都知道兰德先生到南昌行游,身边还有一位“妹妹”叫吴玉翀,曾在绳金塔下舍身挡住安佐杰的偷袭。

三天后,游方带着吴玉翀离开了庐山,临行前李永隽问他:“听我师父说,兰德先生早想拜访叠障派,请问何日能成行?”

游方答道:“等忙完最近的事情,我一定会去青城。”

李永隽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有准信吗?也许我不该问。”

游方:“这有什么该不该问的,明年农历三月三,春暖花开之时。”他有自己的考虑,明年正月十五将到香港参加寻峦派的宗门聚会,正式完成三项师命之一。接下来他和池中悟还有一笔“生意”要做,这笔生意至少要做半年,但前期铺开场面之后就不用他本人总是留在香港。

办完这些事,确实应该找个地方好好闭关了,青城山是绝佳所在,之所以定下准确的日子,他也想见见千杯道人。这位道人总是在外云游,不说准了时间和地点还真不容易见着。

而在此之前,游方还有好几件事要做,首先是将那五本书册复制完成交给吴玉翀,然后他就该回家过年了,年后要到北京去参加硕士论文答辩。

李永隽闻言点头道:“明年三月三,我在青城山恭候,没想到在南昌能见到兰德先生,此物留给你做个纪念,是永隽一点小小的心意。”

她递过来一枚小勺状的东西,仔细看又似一枚花瓣,质地像是碧玉雕成,以神念激引还能发出星星点点的闪光,这些光点在其内游移,就似很多萤火虫在夜空中飘飞。游方愣了愣问道:“这是什么器物?”

李永隽:“青城后山游仙灯奇观,我自幼常见,这是我炼制的云中星光,以此物为灵引对叠障寻峦妙法或有所助。”

一旁的吴玉翀伸手拿了过去惊叹道:“云中星光?好漂亮啊!它和永隽姐姐一样漂亮,你对兰德哥哥真是太好了。”

游方转念一想,取出一支翡翠长簪道:“如今簪发者已不多,你是一位道人,此物正合送你,也留着当个纪念吧。”在杭州时楚芙送他的一对翡翠长簪,既是珍贵的玉器也是秘法器物,本意是想让游方转赠向影华和苍岚,结果他分别送给了水印与李永隽。

吴玉翀又在一旁惊叹道:“好漂亮的簪子,兰德哥哥还有吗?我也想要一支!”

游方笑着说道:“没有了,但是哥哥这次收了很多好玩的东西,想要的话你慢慢挑。”

吴玉翀一撅嘴:“你是说形法派给你的那些器物吗?我才不要那些呢,我要兰德哥哥自己的东西。”她当然用不着要,那些原本都是无冲派的。

远处有人咳嗽,形法派内堂执事杨殿承走过来道:“兰德先生,车已经备好了,这就直接送您去机场,云长老封装的那些器物,随身上飞机并不方便,您是否给个地址……”

游方一摆手道:“送去松鹤谷月影仙子那里,托她帮我收着就好,我有很多东西都放在她那里呢。”

……

游方回到广州已是十二月中旬,他先送吴玉翀回家,路上还带着她兜了几个圈子,讲了很多防范人跟踪的技巧,包括怎么应付普通人、专业跟踪者、秘法修炼者,并且叮嘱她不要泄露自己在江湖上的身份。

对于吴玉翀的聪慧游方是相当的满意,在南昌时于各派风门同道面前,吴玉翀一直就叫他兰德哥哥,一次都没有说错过!

将吴玉翀送回家中,肖瑜和屠苏还没放学,谢小仙仍在海南出差没回来,游方又仔细叮嘱了其他的一些事情,最后道:“我还有点事要出去办,两天后回来。”

吴玉翀有些不高兴的说:“就把我一个人丢家里吗?游方哥哥总是这么忙!”

游方笑着解释道:“你已经知道我在江湖上的名号,当然会有很多事,也不方便被这里的人知道。再说了,你也不是一个人啊,屠苏和小玉一会儿就放学了。这两天你就乖乖待在家里,一路上我教你的那些灵觉入门根基淬炼之法,你好好体会一下。”

……

这天晚上,在齐箬雪的公寓里,两人正在一边说话一边算账,齐箬雪面前放着笔记本电脑,靠在游方怀中道:“所有的现金加起来,你已经有一千六百多万了,这还没算上资产。”

游方的手在她的胸前不安分的游移:“我对资产经营没什么概念,除了那座山庄我想留着,其余的变现怎么样?”

齐箬雪微微喘着气说道:“没概念?我就没见过你这么精明的生意人!……变现干什么,就当投资留着呗,倒是那座山庄确实不怎么挣钱,就算长年租出去一年也不过二百多万的净收入,偏偏是一定要留着的。”

游方从身后凑到她耳边道:“白云山庄当然要留着,那是我们定情的地方,我已经不想出租了,自己住行不?”

齐箬雪:“你想留着也没什么不可以的,一年少二百多万收入,物管及服务费用五十多万吧,加起来你每年损失三百万。”

游方:“账不能这么算吧?”

齐箬雪笑了,脸上红红的说道:“你又不是总在广州,就算在广州,肖瑜那个地方,我看你住的也很舒服啊,难道想搬走?”

游方:“这次去南昌,不慎暴露了行踪,我也不清楚是否有人能够追查到广州,所以想干脆示之以明,就以梅兰德的身份公开住在白云山庄,就算我不在那里也是我的地方,省得他们找来找去。”

齐箬雪:“原来是这么回事,那我算算,你的账号不提现有的资金,我发现每个月还有两笔钱打进来,加起来一共有七万多,足够支付山庄的物管和服务费,你当然住得起。……你既然有游方这个身份,那么另外的账户里是不是要留一笔钱随时备用,不要全放在我这里。”

游方想了想道:“游方这个账号,就给我放三百万吧,到哪儿都可以随身带着,其他的全交给你打理,我有用的时候再和你商量。”

齐箬雪玩笑道:“你就不怕我把它们都带跑了?”

游方用嘴唇蹭着她的耳垂道:“你会吗?假如真这么想的话,够不够,我得帮你再多赚点。”

齐箬雪往后一耸身子回手勾住了他的脑袋:“我有那么笨吗?”然后又说了一句:“你是担心身边的人,不想给他们惹麻烦?”

游方叹了口气:“是啊,我已经给你惹麻烦了。”

齐箬雪:“据我所知,肖家一直派人在暗中保护,你那些江湖中事也与肖瑜她们没什么关系,你应该可以放心些。”

游方:“不仅如此,张玺也派人在暗中关照,应该没有大问题,我也不太放心你啊,更加谨慎些好。”

齐箬雪扣上了电脑转过身来贴到了他怀里,呵着热气问了一句:“山庄今天还空着,我们现在去那里过夜吗?”

游方低下头去道:“不,就在你家。”

……

第二天晚上,在白云山庄,游方设宴招待寻峦派以及消砂派众人,来的有长老张玺、包旻、柳希言及门下弟子张流冰、何德清、方袁军等人。怎么会来的这么齐还捎上了消砂派?这是游方在南昌时就已经约好的,算是一种公示。

消砂派的人怎么会到广州来,当然是因为生意上的合作,张玺上次去南海渔村时就已经商谈的事情,他们要合作投资成立远洋公司,而正式的签字仪式就在兰德先生的酒会上举行。

张玺是生意场上的好手,这是双方优势可以互补的好事,兰德先生也愿意促成,而且还投资入股算是凑热闹。他平时没有时间照顾什么生意,所有事务都交给齐箬雪全权打理,是赔是赚不关心,反正信任张玺和柳希言。

新成立的远洋公司的办公地址设在新建成的寻峦大厦中,还特意给游方留了间办公室,只是小游子平时不可能去上班,齐箬雪也不去那里上班,请个助理坐着就行。

在酒会上兰德先生还宣布了一件事,回国这么久一直在四处行游始终没有个落脚的地方,这次终于决定买下一处住所,就是这座有纪念意义的白云山庄。江湖各派有事找他,可以到白云山庄来,如果他不在的话,有什么事就到寻峦大厦给他的助理留言。

至于游方的助理是谁,反正让张玺选聘就是了,结果在酒桌上当场聘了消砂派女弟子万俟辰就职,大家都哈哈而笑。

兰德先生摆开了车马,他的“老巢”就在广州白云山庄。这里是寻峦派的地盘,与消砂派有生意上的合作之后,消砂派也有高手长驻广州,不论明里暗里都不吃亏,除非是无冲派动用核心力量大举进犯。

游方在白云山庄只待了一天住了一夜,象征性的亮了亮相,然后又外出“行游”了。他倒也没走远,背着包又回到了康乐园附近的小区。

接下来这段日子直到中山大学放寒假之前,游方又成了一位老老实实的红花好少年,天天待在家里几乎不怎么出门,除了复习功课之外只做两件事,一是复制吴老留下的那五本书册,二是私下里分别指点吴玉翀和华有闲秘法修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