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二百七十九章、白露为霜

面对月光下的梅兰德,叶鸣沙毫无反抗之力,夜气阴森他全身都出了冷汗,心中暗道今日死期已至,却突然一咬牙道:“梅兰德,你杀了我父亲,人人皆道他是江湖败类,而你却名利双收洋洋自得,舒舒服服的带着美女游山玩水!可知你手下的亡魂也有妻儿家小?只恨我能力有限,却也不愿看见你如此得意,天下美事难道都是你的?”

这时就看出小游子脑筋转的快了,江湖惊门的神仙话随即出口,转念间就开口道:“你是说形法派败类叶幽之?他并非死于我手,不过这笔帐算在我头上,我乐意认下。”

游方只知道这个人叫叶鸣沙,风门秘法颇有根基,运转神识似有形法派的秘法痕迹。他可没有得罪过形法派的人,而且与形法派掌门杨弈程、长老云飞絮、弟子慕容纯明关系都不错。若说真有可能结仇的话,只有一位曾勾结安佐杰参与青山湖血战的高手叶幽之,面前的人恰恰也姓叶,听他的语气应该是叶幽之的儿子。

叶鸣沙的语气中充满怨毒:“我父几十年来只潜心修习秘法,且修为高超足以自傲,在门中遭小人嫉恨始终不得重用,却从未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而你一出现,便翻起连番杀伐事端,将他卷入丧命青山湖。今日死则死尔,但叫我心中如何不恨?”

游方不惊不怒,反问了一句:“你有妻儿吗?”

叶鸣沙的声音在颤抖:“有,还有卧病在床的老母亲,梅兰德,你就作孽吧!”

叶幽之之死其实和游方半点关系都没有,青山湖血战发生之前,游方甚至都不知道有这个人的存在,大战之时他也根本没与叶幽之交过手。叶幽之一直与姜天寒联手缠住了向影华,最后见势不妙企图逃走,本来也许可以走脱,但恰恰碰上了暗中布阵设伏的万书狂夫妇,叶幽之最终死在向雨华的剑下。

江湖凶杀之事,自不会将那血腥场面详尽的描述,更不会一一转述到底是谁给了谁一刀谁又刺了谁一剑,天下传闻只是这一事件本身以及哪些人都扮演了哪些角色最终有什么下场。

在叶鸣沙看来,父亲这几十年过的安安稳稳,虽然不受门中重用,可是啥也不愁啥也不缺,秘法修为高超足以自傲。可是兰德先生现身江湖,连番争端不止,就连一向“与世无争”的叶幽之也被卷了进去,落了个身死名裂的下场,也不知他是怎么想的,反正将这笔帐算到了梅兰德头上,心中极恨却又无可奈何。

游方闻言半天没说话,只在默默的看着手中的相机,将叶鸣沙白天潜伏在树冠上拍的照片一幅一幅翻了出来,镜头真不错,把长景拉近了拍的十分清晰,最后在一幅照片上定格。只见游方俯身伸手,而面前的女子一脸惊恐的也伸出手来像是竭力要推开他,胸前的衣衫已被撕裂破碎。

无论谁看见这样的画面,都会毫无疑问的以为游方在施暴,镜头抓拍的真好啊!

游方不紧不慢的开口说话了:“叶鸣沙,你很有才啊,看你拍的照片,完全可以去当一个专业的摄影记者,但如果你真做了记者,那才叫造孽!就看这张照片吧,你亲手拍的应该心中有数,造孽的人是谁,难道不清楚吗?

叶幽之弃妻儿而去,你心中有恨,可是你恨错了人!在你面前说这种话也许伤人,但你真正应该恨的应该是你父亲自己!无冲派的好处是白白给他的吗,这些年受人之利也就罢了,最终因利欲熏心却去残害无辜同道,他若不该死,难道反而是九星派合该被他屠戮吗?天下何人无父母亲朋?你有我也有,既然想要珍惜的话,那就请自重吧。”

说完这番话,他就站在月光下抬头看天。叶鸣沙在地上微微活动了一下腿脚,发现自己能动了,那缠绕他的神识之力已经被收回,而兰德先生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看上去毫无防备。假如他想报仇的话,现在倒是最佳的偷袭良机,但是他没敢出手。

“梅兰德,我今日已落到你手里,要杀要剐,你究竟想怎样?”叶鸣沙说话时神情还在发狠,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可是声音在打颤明显底气不足。

游方转头有些好气又好笑的看着他:“杀你剐你?凭什么,你够格吗?这照片拍的不错,场景抓拍的太妙了,我连相机一起留着做个纪念。你刚才责怨你父亲弃妻儿而去,这笔帐不论你怎么算,那就请你自重想一想老母妻儿,我给你一个不弃他们而去的机会。

但这件事我又不可能不追究,否则江湖人道兰德可欺!选择在你自己,请你三日之内自去形法派执戒长老云飞絮处,将今日之事解说清楚,领受门中责罚。我念你含愤只是一时糊涂,不想多说什么,此事也没造成什么后果,想来云飞絮也不会重罚于你。假如你不去的话,我自己会带着相机去找杨弈程,好好与他聊一聊。”

“你,你让我去师门领罚?”叶鸣沙闻言一时没反应过来。

游方笑了:“但是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你心里应该清楚,演技不错!这本是一桩小事,如此了断最好,我最不怕阴谋但很不喜欢玩阴谋,你如果还想遮掩搞什么杀人灭口,那真是自己找死了。……我最后问你一句,你为何能认出我,而且还知道我在此地?”

叶鸣沙:“这倒没什么不可以说的,兰德先生如今声望正隆,你一到长沙火车站就被人认出来了,有人打电话告诉我可以在伏龙山等你,并给了我你的照片,我今天果然等到了你,但我不知道通知我的好心人是谁。”

游方转身看着叶鸣沙,黑暗中眼睛如寒星一般,仿佛那隐含的光芒能将他刺穿,最后说了一句:“好心人?……现在,你可以走了!”

说完这番话游方看也没多看叶鸣沙一眼,背手提着相机径自走了,他走的并不快,在月光下踱步而行,留给叶鸣沙一个完整的背影,假如这时候他想再动手的话,机会比刚才还好,可是叶鸣沙却愣住了,下意识的坐直身体一直望着游方消失在山野夜色之中。

……

第二天起床后,游方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按原计划带着吴玉翀去青云谱游玩,华有闲是司机,但今天有幸不用当跟班了,因为游方未拿画夹吴玉翀也未带琵琶。到了青云谱景区门口,华有闲笑嘻嘻的说道:“游大哥和玉翀姐姐慢慢玩,我先开车去市里转转,还是第一次来南昌呢,下午三点半来接你们。”

游方摇了摇头道:“你五点半再来吧,这里需要好好逛逛,晚上一起去市里吃饭。”

华有闲看了景区大门一眼,有些故意撩闲似的说道:“这里也不大呀,逛不了一整天吧?”

游方则答道:“我等行游,其实走马观花,胸襟中要学会欣赏它所有的美好,园中驻足只恨时日太短。”

华有闲赶紧一摆手:“那好,我就不耽误游大哥的时间了,下午五点半就在这里接。”然后一溜烟就走了。

景区内是一片园林,可以看见生长数百年的香樟树与罗汉松,随着脚步前行,远处殿宇的青砖、灰瓦、红柱、白墙在林间时隐时现。冬日的暖阳穿过树梢映在小径上、照在池塘中,笼笼修竹、树影摇曳、清溪蜿蜒、便是这人间的江南。

丹桂已谢、冬梅待放,游人并不多,此时的青云谱别是一番清幽景致。两人挽臂在园中漫步良久,走的很慢并无特定的目的地,经过一片桂树丛,吴玉翀轻轻叹了一口气。游方扭头问道:“玉翀,为何事感慨?”

吴玉翀幽然道:“时间不对,地点也不对,如果不是这个时间和地点,就更美了。这丹桂已经凋谢,假如早来两个月,就可以闻见满园飘香。”

游方笑了笑:“满园飘桂香?有的,当然有,你现在来也不算晚,闭上眼睛好好体会一下,什么是灵觉?地气印记可以心念查微,这里满园飘香千年,你可以感觉到的。”

吴玉翀闻言很听话的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也似雕塑般静止不动,游方挽着她在桂树丛中站立,看日影移转天光变换,脉脉的站了很长时间,再抬头看太阳已升到当空。吴玉翀的睫毛突然动了动,深吸了一口气,带着既惊讶又陶醉的语气道:“真的呀,真的是满园飘香。”

游方的笑容很是轻柔:“你还看见什么了?”

吴玉翀:“我还看见了桂花随风飘落了游方哥哥满肩头,还落在了我的头发上。”

游方伸出一只手轻轻捻过吴玉翀肩上的发丝,笑着说道:“真的,指尖犹有余香。”

若论秘法修为,吴玉翀的境界明显超出此时的游方,不仅已化神识为神念,而且能运转幻法大阵于无形,甚至在唐朝尚之上。但此刻她被游方挽住手臂,离着这么近的距离,她不可能运用神念而不被游方察觉,方才闭目闻满园飘香就是用的秘法修行中最根基的、最纯粹的灵觉感应。

这种感应每个人都是有的,否则也谈不上什么秘法修炼,就像每个人都会思考一般,所区别的就是思考的结果不一样,人人都是一面镜子,有的光洁如洗,有的却蒙满灰尘,还有的镜面看似能清晰的照见一切,却有意想不到的变形,分不清镜里镜外何处是真。

游方在运转心盘,悄然于潜移默化中引导她的灵觉,这就是秘法修炼发端处的玄妙,吴玉翀没有撒谎,她真的闻见满园丹桂飘香,也体会到了瓣香长留的意境。像她这种高手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却仍然感到惊讶与陶醉,两腮有点红像是喝醉酒了一般。

“玉翀,你累了吗?我们去吃饭,顺便坐下来歇歇。”游方关切的问道。

吴玉翀甩了甩头似是从一场梦中回过神来,有些不安的答道:“我不累,但游方哥哥是来看画的,吃完饭我们就去看画吧。”

中午吃了些西点简餐,午后参观了八大山人纪念馆,又在幽翠深黄掩映下的书画碑廊间漫步,边走边看,宛如跨越时空。就算是八大山人纪念馆,也不可能有太多真迹收藏,展出的大部分是原迹的仿品,而游方恰恰是来看仿品的,因为他要仿制的便是吴屏东老先生的书册。游方的书画水平自然远不能与八大山人相比,可是他模仿画意的笔力,却不比这些仿制者差。

书画院外面有一条林间小径,两边以石刻的形容展现了八大山人的画意精品,游方在这里的收获比看见那些仿品更深!穿行其中他莫名想起了北京八大处精印谷,当时他在精印谷中主要是感应地气灵枢,寻找整个八大处的地眼所在滋养形神。

而此刻的小游子感受的并不是地气,而是印记上的画意,那些根本就不在眼前的山水名作,通过这些石刻的表达,仿佛穿越时空来到眼前,凝虚为实似见山水。游方在赏画,却闭着眼睛,而吴玉翀则没有看画,挽着他的手臂有些出神的看着他的侧影,脚下就跟着闭眼的游方在走。

当游方走出书画碑廊终于睁开眼睛的时候,长出一口气道:“心意终于用足,我可以去滕王阁了。”

滕王阁就在江边,想去就能去,有什么不可以的?但吴玉翀明白他的意思,不仅仅是吴老画册上的滕王阁笔意,游方已经到了化神识为神念的关口,只待那最后一笔落下。

……

当天夜里,从古梅仙祠回到梅岭山庄的吴玉翀失眠了,拉开窗帘盘坐在床上,看着窗外的夜色不知在想些什么?山里的空气很清新,天上没有云,星光依稀照入房中,却没恰好没有照在她的身上,眼前就似一片白露为霜。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