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二百七十二章、吃饭

这没头没脑的三个字,游方却自然明白了,谢小仙问的那个“她”指的就是齐箬雪,因为他早就向谢小仙坦白过——

“既然要交代,那就彻底交代。我还有一个情人,我们之间犯过错误,后来我又救了她。这是个非常老套但是很真实的故事。她非常出色,是那种很多男人都想追求但她又不必依附任何男人的女人,如果她对我的心意不改变,我也没办法改变她。其实我不是一个好男人,仰望星空审视内心,我很多情,但是不愿看见我在意的人被伤害,所以我也很小心。”

这是女人的可怕直觉还是警察的职业敏感?游方自以为掩饰的很好没有露出破绽,而齐箬雪的反应也很自然的配合了他的掩饰。怎么还让谢小仙看出来了,而且猜的这么准?游方抬头看了看天花板,只能无语啊!

谢小仙出来后大有深意的看了游方一眼,又瞄了一眼齐箬雪。而齐箬雪低着头码牌不说话。游方有点心神不定,屠苏的牌出错了。结果这一把肖瑜胡了,开心的哈哈笑。

游方也起身去上洗手间,然后谢小仙的手机来信息了,她掏出来一看上面只有五个字加一个感叹号——你太聪明了!

谢小仙的神色似乎有点后悔,接连打错了好几张牌,而齐箬雪看见谢小仙接短信的时候,不由自主抬头望了望洗手间方向,慢条斯理的继续打牌。游方是下午四点半左右到的家,眼看时间快六点了,肖瑜主动把牌一推道:“不玩了,该吃晚饭了,说好的,赢家请客!”

屠苏小嘴一撅道:“我请你们吃什么呢?”

她们打牌没放现金,而是用了一副扑克计分当筹码,最后算帐是一家赢三家输。游方愣了愣说道:“赢家请晚饭?那你们快掏钱啊!”

齐箬雪扑哧一笑:“公安局长坐在这儿,谁敢聚众赌博?我们就是打着玩的,只计分不算钱,最后赢家请客,你也不问清楚就坐下来帮人看牌。”

游方又摆了个乌龙,张嘴道:“啊,是这样啊,你们这不是欺负屠苏吗?”

齐箬雪:“没人欺负她呀,屠苏本来就不会打牌,你要不来的话,请客的是我。”

谢小仙伸手一指游方:“我们都看见了,赢牌的是你,今天晚上你请客!”

屠苏扭头道:“游方哥哥,还是我请吧。”

游方拍着她的肩膀道:“不不不,你小仙姐姐说的对,确实是我赢牌了!第一天回家就这么热闹,心里高兴,我请客,你听话!……诸位美女,上哪儿吃啊?”

齐箬雪小声说了三个字:“夜总会。”

游方有点晕啊,连夜总会的典故她都知道了,看样子最近没少来。那边肖瑜拍手道:“好好好,就去夜总会!”

这时齐箬雪的电话响了,她接了一个电话很抱歉的说道:“哎呀真不巧,公司有点事,我晚上要赶回去加班,就……”

游方打断她的话道:“加班也得吃饭呐,吃完饭再走。”他的耳朵尖,刚才的通话都听见了,是吴琳琳打来的,齐箬雪确实有事,但还不至于连饭都来不及吃。

第一次见面又是客人的齐箬雪,居然很听话的点了点头道:“那好吧,先吃饭,也没什么要紧事。”

游方领着众人出门去吃饭,莺莺燕燕环绕,把路过的两个小伙看的眼睛都发直,一阵暖风吹来,他莫名想到了《鹿鼎记》中的韦爵爷,觉得步子有点发飘。紧接着又看见了谢小仙扫过来的眼神,还有齐箬雪疑问的目光,又觉得这风有些凉飕飕的,头皮开始发麻。

来到饭店,把老板宋阳吓了一跳,揉了半天眼睛,这才带着无比佩服的神色迎上来道:“老弟呀,真是惊喜啊!我刚才还在琢磨你什么时候能回来,结果一抬头就看见他带着一片春色而来。”

游方苦笑着贴过去给了他一记肘底锤:“吃饭,有包间吗?”

宋阳:“你再晚来一会儿就没了,我就得把后厨让出来给你摆桌子。……对了,上次小闲的事谢谢你了。”

游方:“什么事,谢我干啥?借你们店的伙计出去当跟班,我还得谢谢你呢。”

宋阳凑过来小声道:“他从重庆回来,孝敬他师父我两条黄鱼,这孩子。”

游方:“恭喜你,收了个好徒弟,赚了!”

这时华有闲也迎了出来:“游大哥,你回来啦?你们都是来吃饭的吗,今天晚上让我请客!”

游方伸手在他的肩膀上不轻不重来了一击,要是换个人这一巴掌就得给拍趴下了,但是华有闲肩膀一抖有一股内劲反震弹开了他的手,身子站的很稳,看来这一阵子功夫练的不错,已经有相当的根基了。

游方笑着说道:“打工挣点钱不容易,留着孝敬长辈娶媳妇吧,今天是我请客,你请算怎么回事?快去拿菜谱。”

华有闲:“菜谱?这几位姐姐都能背下来了,还拿它干什么?倒是新添了几道新菜式,你们先进去坐,我来介绍。”

坐下吃饭,几人各点自己爱吃的菜,又要了几瓶啤酒,边吃边喝边聊,看上去很热闹很开心,可是各有各的心思。刚动了几筷子屠苏突然一拍脑门道:“哎呀,游方哥哥,我忘了一件重要的大事!”

肖瑜很好奇的问:“什么事呀?很少见你一惊一乍的。”

屠苏:“我姨父要请游方哥哥吃饭。”

肖瑜:“你姨父请他干什么?”

谢小仙想起了在北京的事情,立刻反应过来了,笑着说道:“还真是生意上的事,你游方哥哥发财了,给屠苏的姨父介绍了一项工程,收了人家六十万回扣。”

屠苏:“别说回扣那么难听,是介绍业务的提成。”

齐箬雪也突然反应过来了,问屠苏道:“我听你提过,你姨父姓胡,是搞装修工程的,是不是叫胡行健?”

屠苏点头道:“是啊,雪姐姐认识他?”

齐箬雪:“见过,他承包的是寻峦大厦弱电工程,我们亨铭集团下属建安公司是总包,你姨父的合同还是在我手里签的。……怎么不早说?用不着绕这么大弯子。”

屠苏:“早也不认识你啊。”

游方端杯道:“来来来,菜上齐了,喝酒喝酒!……屠苏,你不能喝的话,抿一口就行。”

屠苏:“我可以陪你们喝一瓶,再多就不行了。……你啥时候有空去我姨父家,明天行吗?”

谢小仙问道:“去家里请客?”

屠苏很高兴的点头:“是啊,去家里啊,都是朋友又不是外人,就是表示谢意。……对了,我姨父问提成什么时候打给你,他还不知道账号呢。”

游方一边喝酒一边答道:“不着急,等工程款结的差不多的吧。”

齐箬雪插话道:“周一我就把下期工程款打过去,那样的话进度就结算到百分之七十了。梅——没什么问题,游方,你提供一个账号就行。”

谢小仙突然放下杯子道:“游方,你明天有没有时间,最近我们专案组有新情况,你是学考古专业的,我有这方面的专业问题想找你咨询。”

游方赶紧点头笑道:“有时间,当然有时间,配合警方的侦查,是每个守法公民应尽的义务,再说谢局长发话我也不敢不去呀,怕你派人给我铐走了。”

大家都笑了,谢小仙一板脸道:“那我就谢谢你了,明天下午下班时间,你去局子里找我。”

听见谢小仙说起这一出,游方就猜到在南海的事情可能已经并案到刘黎专案组了,谢小仙不找他,他也得去找谢小仙,把南海的案情私下里和她尽量说清楚。自从有了重庆的经历,这两人已经约好了互相通风报信,也说不清谁是谁的线人,但彼此又掌握着分寸。

齐箬雪没时间陪他们慢慢喝,吃完饭先走了,临走之前肖瑜曾问她最近忙不忙,齐箬雪回答挺忙的,下个周末还要去香港出差。屠苏又问游方回广州后忙不忙,是不是只待几天又要到处跑?游方则回答最近不太忙,只是下个周末要去一趟湖南谈生意。

齐箬雪走后不久,游方又收到一条短信,就一句话:“下周末如果不忙,我在山庄等你。”看来齐箬雪既不去香港出差、游方也不去湖南谈生意,下周末都猫白云山庄去了。齐箬雪既然已知道游方这个身份,该交代什么就交代什么吧,不必再隐瞒。

吃完饭游方又主动要送屠苏回学校,小丫头却笑道:“明天没课,今天晚上不走了,我最近也经常住在这边。”

谢小仙起身道:“那就回家吧!游方,晚上能不能帮我看几份资料,不知道打不打扰你休息?”

游方:“不打扰不打扰,我一点也不累,谢局长工作辛苦了。”

回家之后游方就让谢小仙叫对门去了,帮她看资料,一直工作到很晚,打招呼让屠苏和肖瑜先睡,不用再等他也不用再留门,看完资料自然会回来。这两丫头喝了点酒,睡得很早,第二天起床后看见游方已经在餐桌上摆早餐了,不是他自己做的。

他耳根后到左颊有两条红丝印,据说是洗澡时不小心被自己的指甲划的。屠苏吃早饭时盯着游方的耳朵看了半天,却没说什么,而谢小仙已经上班去了,星期天又加班了。

……

白天去陈军和林音家串门打声招呼,这两人已经搬一起住了,结婚证也领了,正计划什么时候正式举行婚礼呢,见游方来当然很高兴,留他吃了顿午饭。等到下午五点多钟,游方借了陈军的车出门去接谢小仙,这么多年来除了有一次不小心被铐进派出所,他还是第一次主动走进公安局,一路上心情很忐忑。

谢小仙就站在分局门口等他,已经换好了便装,游方莫名松了一口气,好歹不用进局子了。

谢小仙也不废话,上车之后系好安全带直接道:“开车,往那边走。”

游方假意关切的问道:“不去办公室吗?”

谢小仙:“去什么办公室,我请你吃饭。”

游方:“咱上哪儿吃啊?”

谢小仙:“我听你的,你选地方,我请客就是了。”

原来她没定好地方,游方就开着车沿路走,遇见红灯向右转,然后在一家档次看上去还不错的饭店门前停了下来,问了一句:“这家做的是上海菜,你能吃的惯吗?”

谢小仙:“有什么吃不惯的,你能吃我就能吃。”

两人没有订包间,就在二楼大厅就餐,选了靠窗边的一张小方桌,游方身后就是饭店的演出舞台,这里每天晚上还有民乐表演。

点了两只沙田酥皮乳鸽,一盘外婆红烧肉,还有一个兰花豆腐,烫一壶十年陈酿女儿红。乳鸽很好吃,豆腐也不错,但是外婆红烧肉实在太甜了,是谢小仙点的,两人尝了一口都没再动筷子。游方笑道:“想吃红烧肉,杭帮菜中的东坡肉和湘潭菜中的毛家肉感觉都不错,至于这上海的外婆红烧肉,实在不对胃口啊。”

谢小仙白了他一眼道:“你真是个美食家,天下美味尝过不少吧?”

游方谦虚的摇头道:“也不是了,我这人的嘴很刁,你也不是不知道,就是去过的地方多点,经历的事情多点,我也没办法。”

周围几桌没有客人,谢小仙干脆也不兜圈子了,放下筷子伸手托腮,看着游方道:“你曾经告诉过我你有一个情人,若她不放弃你就不会放下她,我一直在想究竟会是个什么样的人,真没想到竟然是齐箬雪,你能耐挺大的!”

游方运转神识悄然拢音,他的话只有谢小仙能听见:“以你我的关系,我也不瞒你了,段信念的案子是在你手里结的,卷宗你肯定看过了,我可以告诉你,人是我杀的。”

他简单的讲述了齐箬雪那天的经历,并没有详细说自己诛杀断头催的过程,最后干了一杯女儿红,淡淡的问道:“小仙,这人该杀吗?”

谢小仙一拍桌子:“人间如烘炉,所谓炼狱,就是给这种人准备的,杀的好!”

游方:“我全坦白了,你会抓我吗?”

谢小仙反问了一句:“你有证据提供吗?”

游方摇了摇头:“没有,出手太匆忙,忘了留证据。但你可以去查,俗话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动用国家机器的力量用足人力物力财力,一定可以查到的。”

谢小仙看着他似笑非笑:“警方办案是要讲证据的,也不能违法抓人,更何况是抓你这种手段通天的人,我要是真把你带走调查,就不怕那位齐董事请一堆律师记者来找我的茬?以为我们警察闲得没事干了,经费和人手都紧张的很,正经事还忙不过来呢!”

游方:“昨天晚上提到南海那件事,已经并到你们专案组了,牵扯的情况比较复杂,你要谨慎点,但是那伙人可不能放过。”

谢小仙:“该怎么处理我自然会尽力,但有很多事也超出了我的权责范围,不提这些了。我今天只想问你一个问题,私人问题,假如我容忍不了你身边有一位齐箬雪,你想怎么选择,选我还是选她?”

游方眼皮也没眨就答道:“她,然后祝你幸福,这句话我好像说过。”

谢小仙好像被噎住了,气鼓鼓的瞪着游方半天没说话,最后才道:“这么长时间没见面,枉我天天担心你的安危,你连一句好话都不会说?”

游方低头叹了一口气:“记得我曾经向某个人求婚,被当面拒绝了。”

谢小仙也低下了头,想了想又问道:“假如那个人再给你一次机会呢?”

游方却摇头道:“不,我不敢再试。”

谢小仙:“怕再一次被拒绝吗?你可以试试看。”

游方再度叹息:“不,是我没有资格,如今我将要面对有生以来最大的危机,根本没有把握能否安然度过。这次回广州,只想待一段时间,享受一下人生难得的宁静。”

谢小仙咬了咬嘴唇:“你永远都要如此吗?”

游方淡淡一笑:“希望不是永远,无论怎样,这一年内就有一件大事要解决掉,在此之前,我不会考虑其余的事情,也不会再那么冲动,这些都是实话。”

话说到这里两人都沉默了,默默的吃菜,默默的品酒,一片沉默中却有悠扬的乐曲声响起。谢小仙抬头看去,舞台上的演出已经开始,三位穿着鹅黄色长旗袍的姑娘和一位微微有些谢顶的中年男子坐在台上,演奏的乐器分别是古筝、琵琶、二胡、扬琴。

谢小仙见游方扭过头看的很入神,便小声问了一句:“你喜欢听?”

游方点了点头:“嗯。”

谢小仙:“那我们换个座位,你这样扭着身子多难受呀。”说着话她已经站起身来,将自己的酒杯和碗筷拿到了这一边,游方也就换到了对面谢小仙的位置,正好面对着舞台。

台上奏了一曲《彩云追月》,然后两两合奏,接下来演奏的都是一些热门影视剧主题曲。游方听的很入神,听着听着却微微一皱眉,谢小仙问了一句:“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劲吗?”

游方微微叹了口气:“怎么都是这些曲目。”

谢小仙:“那你想听什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