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二百七十一章、打麻将

齐箬雪怎么会到游方家里来?这再正常不过,她又不是没来过,上次来游方看见了她的车停在楼下,一进门就发现她在屋里,借口打酱油溜了。

肖瑜在中山大学读书,经常与齐箬雪联系。游方不在广州,齐箬雪反倒没事就跑到他家里来找肖瑜。齐箬雪来的勤,屠苏来的也勤,当然和对门住的谢小仙混熟了,她们还经常在一起吃饭聊天呢,反正一个人在家也没意思。

游方恐怕想不到,这些天他不在家,她们几个反倒经常聚在他家里聊的还挺开心,关系处的挺好。

谢小仙以前见过齐箬雪,因为段信念的案子就是在她手里结的,结案前本着负责任的态度,又走访了一遍卷宗中能够联系到的当事人,当然包括亨铭集团的董事齐箬雪,断头催死的那天,所办最后一件公务就是和齐箬雪签合同。

当时她见到齐箬雪就很有些诧异,尽管也是女人,她甚至有些惊艳的感觉,没想到亨铭集团的执行董事是如此年轻而性感的一位美人儿。后来她也听说过一些传闻,据说齐箬雪是赵亨铭的情人,心中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回事。

后来谢小仙在游方“家”里又遇见齐箬雪还有些惊讶,从肖瑜那里得知了她和齐箬雪的关系,此后相处打交道的时间一长,谢小仙自有一种职业的敏感,觉得传闻不实。

齐箬雪确实很有才干,是亨铭集团中不可或缺的高层管理核心。而且在游方家里齐箬雪就当着谢小仙的面接过赵亨铭好几个电话,神情语气中流露出来的信息,谢小仙也能看出来,她好像和赵亨铭并没有那种关系。

而齐箬雪这一阵子总是听肖瑜谈起“游方哥哥”,这四个字在耳朵里都快磨出茧子了,很好奇这游方究竟是一位什么样的人?她让肖瑜描述一下,肖瑜将游方哥哥夸的是天上没有地下无双,世上哪有这种人啊,难道这丫头迷上他了?

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啊,肖瑜可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傻丫头,而且肖家也不是一般的人家。肖瑜从英国转学到广州中山大学,家里人不点头安排是不可能的,也不可能不清楚女儿在广州的状况,怎么就能放心的让她在这普通的民房里和一个小伙子“同居”呢?

这个游方绝不是一般人,甚至能让肖家父母都很放心,齐箬雪很知趣的没有刨根问底,但心里也更加好奇了。

令她更意外的还有另一件事,肖瑜和人家在同一个屋檐下住了那么长时间,对游方哥哥崇拜的更是不得了,可手头居然连一张照片都没有!这就看出小游子的精细溜滑之处了,不经意间处理的如此巧妙,连肖瑜都没意识到这一点。

但小游子再溜滑也有栽跟头的时候,这天是周末,齐箬雪又到肖瑜家来串门,谢小仙没加班也过来一起做饭,肖瑜一个电话把屠苏也叫来了。她们吃完午饭也不知是谁的提议,摆开一副麻将开打,彩头是晚饭,谁赢了谁请客。

打的正热闹呢,齐箬雪又胡牌了,几人正在推牌重洗,屋里的噪音有点大,因此没听清门外楼道的声音,等门打开才被惊动,一齐向门口望了过去。大家正好看见游方背着包身形微微一晃,又手扶门框拿桩站稳,脸上的表情形容不出的惊讶。

齐箬雪“兰德”两个字差点叫出来又咽回去了,而谢小仙已经推开椅子站起了身,有些撒娇般的含嗔斥道:“小游子,出去这么长时间没消息,回家也不打声招呼!”

谢小仙说话快,有人的动作比她更快,肖瑜已经扑到了门口,伸手揽住了游方的脖子欢呼道:“游方哥哥,你终于回家啦,想死我了!”

她不仅抱住了游方,两只小腿还离地凌空翘了起来,整个人就挂在游方身上。幸亏游方身手好啊,从小就练过站桩下盘根基很稳,要不然这一下还不得被她扑倒啊?

游方现在想躲也躲不掉了,只得硬着头皮拍了拍肖瑜的后背道:“你这丫头,一见面就疯疯癫癫的,快下来,脖子都快给你勒断了。”

“哼,你是说我最近长胖了吗?”肖瑜满不在乎的说了一句,然后笑嘻嘻的松手落地,这举止可够亲热的,让游方很有些猝不及防,平常倒也没什么,但在谢小仙和齐箬雪面前,简直和上眼药差不多了。

谢小仙正想过去又站住了,瞪着游方神色似笑非笑。而齐箬雪则伸手扶了扶桌子,神色简直可以用震撼来形容,胸脯起伏做了好几个深呼吸这才恢复了正常,表情渐渐平定,就似平时坐在办公室里的那位冷美人。

原来他就是“游方”,难怪啊!在齐箬雪眼里,梅兰德不论带来任何奇迹,她都是可以接受的,而且他早就告诉她自己的名字也许不叫梅兰德,她也许永远不会了解他的身份。可是今天以这个身份出现在这里,实在太令人意外了。

这样一个人,仔细想想,肖家父母确实也有放心的理由,他既不会欺负肖瑜而且也有本事保护肖瑜。而且肖家可能也派人到广州就暗中守护在附近,对门还住了一位公安局长。

游方已经放下肖瑜,半低着头进屋,屠苏有些腼腆的迎了上来道:“游方哥哥,你回家了,吃没吃午饭?没吃的话马上就给你做。”

游方故作大方的伸手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尖,尽管这是他的习惯性动作,但此时做出来总有点刻意的痕迹,笑着说道:“在飞机上吃过午餐了,我不饿,晚上再一起吃饭吧。”

在这种场合,表面看上去越亲热或亲昵的,可能没什么事,而装作没事的,却可能真有事,齐箬雪和谢小仙在那里一个坐着一个站着,都没过来呢!

和屠苏打完招呼,游方这才走到桌边,腆着脸微笑道:“小仙,好久不见,最近工作忙吗?我看你的气色还不错,比以前好多了!”

谢小仙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伸手做了一个从腰间掏手铐的动作,掏出的却是一串钥匙,递过去道:“刚下飞机啊,累不累,要不要休息一会儿?我们在这里打麻将挺吵的,要不你到我那边休息。”

游方明明有她家的钥匙,谢小仙上次出院后特意给的,现在却偏偏把自己的钥匙掏出来又要给他。游方摇了摇头道:“我一点都不累,昨天休息的很好,今天也就一个小时的飞机,你们继续打麻将,我也看看热闹。我有你那边的钥匙,上次就给过我了。”这话说的可够坦然的,谢小仙脸色微有点发红,想瞪他却又做不出狠样子。

这时齐箬雪终于站了起来,做出很大方的样子伸出手道:“你就是游方吧?经常听肖瑜妹妹提起你,果然是一表人才啊!”

齐箬雪不主动打招呼,游方也不知道在这种场合该怎么和她打招呼,此时也赶紧伸手相握,装模作样的说道:“我就是游方,你就是肖瑜经常提到的那位雪姐姐?久仰久仰,果然是见面不如闻名!”

谢小仙在一旁“嗯”了一声,游方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赶紧改口道:“抱歉抱歉,见到齐小姐感觉太惊艳了,一时话都不会说,闻名不如见面!”说话的同时看着她,眼神中分明有无言的感激之意。

齐箬雪似乎也想瞪他,但表情却有点想笑,眼中有疑惑之意,但有些话在这个场合又不好问,握完手之后很客气的说了一句:“我们正在打麻将呢,如果不累的话,要不你上?我歇一会儿看你们打,顺便给大家泡杯茶。”

游方一摆手,客客气气的说道:“齐小姐是客人,不用这么客气,我给你们泡茶,你们接着打,黄花鱼溜边卖单,我看热闹。”

谢小仙问了一句:“你坐谁后面看牌啊?”

游方活动了活动肩膀,似乎刚才压力很大的样子,现在才放松下来,笑着问了一句:“刚才谁输了呀?”

屠苏笑眯眯的举起小手:“游方哥哥,我输了!”

游方笑着点头:“那好,我坐你后面看牌,你们先洗牌,我去泡茶。”

屠苏平时不打麻将,看牌出牌码牌都是新学的,打牌也不怎么会算计,在牌桌上输的最惨。几人中牌技最高超的当然是齐箬雪,刚才那几圈几乎都是她一个人在赢。等小游子在屠苏后面坐下来,不时出言小声指点,屠苏言听计从,牌桌上立时风向大变,屠苏一家赢三家,一路赢到底。

虽然没有出老千,但是论起打麻将的算计,这张桌上谁能跟他比?屠苏赢牌赢的手都软了。

打牌的中途,屠苏刚刚胡了一局,谢小仙去洗手间,游方给大家倒茶,衣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几声,是信息提示音。游方掏出来看了一眼就赶紧揣回兜里了,信息是躲在洗手间的谢小仙发来的,很简短,就三个字加一个问号——是她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