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二百六十八章、隐忍

刘黎叹了一口气:“说起来,水印并非是我的传人,我只是教了她一些功夫,在这深山之中行走也轻便些,还能强身健体滋养形神,不是你说过的吗,习武的目的是为了享受生活,我教她武功,目的也无非如此。”

游方不解道:“教就教呗,您老叹啥气啊?嫌她功夫练的不精吗?这么年轻的女孩家,身手已经相当不错了!若是滋养形神的话,修炼风门秘术更佳,只要达到移转灵枢之境,自可全形而延年,您没有教她秘法吗?”

刘黎:“秘法也教了,没那么多旁枝末节,只是养炼神识之道,但她现在还没有移转灵枢的火候。其实所谓秘法,天下并不仅止风门有传承,苗人也有秘法,她的母亲就是一位懂秘术的巫师,她也会。”

游方:“巫师?听您刚才说的话,我还以为水印姑娘的娘是一位郎中。”

刘黎:“过去苗寨中的巫师也是郎中,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吗?只是她所习的世代相传秘术若无相当福报容易伤及己身,影响寿数啊!想当年她习术已深中年夭折,我也无可奈何,但总不能看着水印重蹈覆辙,所以教她内家功夫还有秘法中神识养炼之道,希望她能强身健体,早日可借天地灵枢滋养形神。”

游方:“原来如此,那水印姑娘家传的是什么秘术?”

刘黎不紧不慢的答道:“蛊术!”

游方怔了怔:“听着怪吓人的,是传说中养毒虫的那种吗?”

刘黎笑了:“传闻殊不可信,这种蛊术也就是一种秘法,用蛊而已。其实真要说起来,你也是用蛊高手啊,而这次栽在你手底下的安佐杰也是一位蛊术高手,就看你怎么理解了。至于水印姑娘的蛊术,说是说不清的,领教了才知道,不过她不会用来对付你,人家的家传隐秘,你也最好少打听!”

游方一耸肩:“我没打听啊,都是师父你主动说的,我不问了还不行吗?”

刘黎一偏脑袋:“你是我徒弟,水印姑娘的功夫是我教的,算是你半个师妹吧,你这做师兄的大老远来了,还喝了人家那么多酒,总不能空着手连份见面礼都没有吧?”

老头主动伸手,替水印向游方要东西。游方把背包拿到了身前,掏出了七枚钨光石与一枚七曜石,皆是灵性洗炼精纯的秘法晶石,属于缘法难求之物,原本是向影华在松鹤谷答谢他的东西,后来在白云山炼剑无意中将之洗炼精纯。这八枚晶石有各种用处,还可以布成璇玑星辰大阵,在江湖风门各派人眼中绝对都是宝贝。

刘黎的眼神亮了亮,却摇头道:“如此贵重之物,师父一句话你就掏出来了,不简单!但水印也不习阵法,晶石在她手中发挥不了最大作用,你还是自己留着吧,换个东西。”

老头还挺挑剔,游方无奈,将自己以神识炼化多日的那枚铁狮子拿了出来,放在了板凳上。刘黎笑了,却仍然摇头道:“不错的东西,虽然来历寻常,你所用的功夫却不简单,假如修习定山地气秘法的话,一定会爱不释手的。但水印又不是卧牛派弟子,送一个女孩子家这种东西,不合适不合适。”

游方的表情有点苦,伸手从背包里取出罗盘看了一眼自言自语道:“这个肯定也不合适,水印姑娘又不是风水师。”然后又拿出来一块带有机玻璃罩的东西,还有另一个很精巧的木匣,将这两样都放在了师父身前,打开木匣问道:“弟子随身带的东西不多,恐怕就只有这两件能送人了,您老自己挑吧。”他身上还剩的东西就有秦渔和画卷了,当然不能送人。

有机玻璃罩中装的是他从海南带回来的龙涎香,老头看了一眼就摇头道:“这东西臭烘烘的,还得以神识之力慢慢炼化,不合适不合适,哪有直接送人的道理?”然后又低头看着那个木匣,咦了一声道:“小游子,你干嘛带着这样一双筷子,用来吃面吗?”

游方哭笑不得:“师父,您老什么眼神?这明明是女人用的长簪,多漂亮啊!”

刘黎一撇嘴,拿起一根簪子道:“这么合适的东西,你怎么不早拿出来?我只是奇怪,你一个大男人出门,身上怎么带着这种女人用的东西,还这么精雅!”

刘黎手中的簪子有七寸长,约筷子粗细,通体透碧毫无瑕疵,是整支翡翠雕成,一端尖锐细长延展,造型如一朵被风吹开的云,又像极了飞起的浪,其雕饰的纹路就是水云纹,另一端似是卷起的云或浪花造型。

这东西是离开杭州之前,新任九星派掌门一情居士送给他的,一看就知是价值不菲之物,出自那样一位清雅的女子之手,能不漂亮吗?一情居士干嘛要送游方女人用的簪子?应该是见游方携向影华与苍岚同游,假他之手送给这两位姑娘的。

但是向影华与苍岚挽发时都不插长簪,而且游方觉得这东西如果送给苍岚有点别扭还容易引起误会,向影华又不是很喜欢的样子,于是就自己暂时留着了。此物不仅是珍贵精雅的翡翠玉器,而且物性玄妙,经过神识养炼有独特的灵性,可以做为秘法器物,格斗时还可以突然拔下来当分水刺用,既好看又实用。

游方这次带在身边主要是为了研究,想琢磨一情居士是怎么炼化的器物,一般的玉匠雕工做不出来此物的纹饰和造形,这是家传册门的习惯。

“九星派楚芙姑娘送的东西,我觉得好看想研究研究,就带在身上了,如果您老觉得满意,那我就拿这一对翡翠簪当见面礼好了。”游方很大方的答道。

刘黎笑了:“一对?这种东西就是要送人,也是一对当中送一支,那才叫心意,你就送这个吧,一支就行。”

游方点头答应:“我回头见到水印姑娘,送她一支,按您老的吩咐。”

刘黎又摇头了:“不用特意去找她,如果你走的时候她来送你,也送你东西的话,你就用这个回赠吧,师父先验一遍,是怕你到时候没准备。”

游方:“您老人家心还挺细!好不容易找到您,该谈正经事了,这把杨公量天尺,弟子拿着十分之烫手啊,还是赶紧还给您!”

刘黎接过量天尺,看着他又问道:“你就还我这个吗?没有别的东西让为师过目?”

游方笑道:“真是什么事都瞒不过师父您,您交待的三项师命,弟子已完成一件,这是三两阴界土。”他从背包里掏出一个香柏木小棺材放到了小板凳上。

刘黎抡起量天尺迎头便砸,口中骂道:“来见我这个老头子,居然送口棺材,嫌我是老不死吗?”

游方早有准备,从椅子上蹦起来闪身躲过,在一旁叫道:“师父息怒,莫把量天尺打坏了!这棺材是给安佐杰与唐朝尚准备的,里面装着您老人家的吩咐。”

刘黎收起量天尺一翻白眼:“我还真舍不得用量天尺打人呢!算你小子做的不错,收起来吧,我知道你完成师命就行,这阴界土大有用处,想必你也都清楚了,师父没有白白让你这么做吧?”

游方下拜行礼道:“您老人家用心良苦,弟子深为感激,这阴界土岂止大有用处,收集的过程也是人生很多收获啊!幸未辱师命。”

刘黎很满意的点了点头:“嗯,很好,比我预料的要快得多,你小子的运气真不错!搞定寻峦派火候已成,你只需明年正月出面即可,但是养炼秦渔终究凭不了江湖手段。你的手段之老道已不亚于我当年,但修为毕竟不足。虽不能仅凭秘法立足江湖,可秘法修为不能傲视当世,也不可能成就一代地气宗师。小游子,接下来你该隐忍一段时间了,至少在寻峦派宗门聚会之前,为师建议你不要再露面出风头了。”

……

师徒两人在勾滩苗寨中谈话时,远在太平洋彼岸的美国某地,也有另一对师徒在长谈。他们坐在公园边的长椅上,面前是水坝拦河形成的湖泊,羽色艳丽的水鸟悠闲的在湖面上游来游去,不时潜入水下又飞起。

唐朝尚看着湖面上的水鸟,眼神却像在凝望很远的地方,缓缓的说道:“安佐杰的手段毕竟不如梅兰德,玲珑山一战,心机用尽却败给了他。他是按我的吩咐去做的,我也不便训斥,但牺牲了那么多高手,却没有完全铲除九星派,还是太嫩了啊!”

吴玉翀在一旁皱眉道:“师父,您让安师兄这么做,对无冲派并无好处啊,也许报仇可以用更好的方法。”

唐朝尚摇头道:“这就是我心目中最好的方法,本可以很成功的彻底灭了九星派!只是安佐杰没有办到而已。他想利用梅兰德,却被那梅兰德当成了梯子,踩着他成就江湖地位。

若不知隐忍之道,继续这样下去,他简直就成了送梯子的,那梅兰德会越踩越高。没有他做的这些事,梅兰德会有如今的声望人脉吗?接连设局对敌,却让对方名利双收,事情做成这样,该好好反省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