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二百六十六章、拦路酒

旧版旅游介绍上都写着“美丽大方的苗家姑娘”云云,新版的旅游介绍中还加了“英俊爽朗苗乡小伙”云云,但是这一路上遇见的年轻人真不多,途中碰到的几个民俗歌舞表演队中,演员以大叔、大婶居多。

江流转了一个弯,依山临水之处露出一个码头,有石阶层层而上,望见了目的地勾滩苗寨。有两艘船刚刚靠岸不久,正有一群戴着小红帽、老干部模样的人走进山寨。

等游方他们下了船,在码头的石阶上遇到了苗寨拦路迎宾的乡民。迎宾为何要拦路?因为他们手里有酒,是自酿的米酒,据说象征苗寨人热情好客的习俗。

传统上确实有这种习俗,苗寨地处深山交通不便,平时极少有客人,无论是行商还是信使,到寨子里来都会很受欢迎,寨民会送上自酿的美酒拦路迎宾,热情的让人无法拒绝,酒量不好的客人在路上恐怕就会醉倒。

今天这里已经是旅行线路上一个固定的景点,拦路迎宾酒也成了一个固定的旅游节目,客人不是太少而是每天络绎不绝。导游在船上就提醒大家,团费中不包含酒钱,费用自理。有人惊呼道:“喝酒还要钱?不是说苗寨好客,拦路送酒吗?”

游方在一旁哑然而笑,凡事有度要搞清楚状况,每天这么多游客上苗寨旅游,假如都按老规矩来,每人都要拦路送酒,谁家能送的起啊?

导游则解释了喝酒的规矩,进寨之前要过九关,也就是九次拦路,假如实在不喝酒的话可以喝迎宾茶,原先寨子里只有酒,后来照顾不能喝酒的游客才添了迎宾茶。但只要被拦住接过了酒,就得喝,大口或轻抿随意。坚决不喝也可以,但会被苗寨人看不起的。

至于酒钱多少随意,实在不想给的话,不给也可以,但是,你好意思不给吗?

导游说到这里船就靠岸了,众人嘻嘻哈哈的下船登阶。摆拦路酒的寨民再多也没有游客多,刚刚来了一个大团,寨民大多都在上面拦老干部呢,因此下面拦路迎宾的人并不多,肯定没法全拦住。游方见势乐得清闲,打算施展身法快速穿过去赶上前面那个团,看看师父有没有混在其中?

见拦路的寨民不多,有的游客也想躲,尤其是一些女同志,还有的游客却不躲,故意凑过去讨酒喝。刚才在船上议论的大叔、小伙们几乎都凑到了一个地方。游方有些好奇的望了一眼,不禁又有点想笑,原来终于见着美女了。

他们围住的是一位苗家姑娘,蜡染蓝衫掩不住婀娜风情,头戴碎花银饰,明眸皓齿顾盼之间带着苗家山水的秀美,阳光下脸色红红的鼻尖有细汗,肤色透出年轻健康的美。

游方只是看了一眼,就欲纵身从旁边绕过去,然而还没等他提速,就觉得眼前一花被人拦住了去路,抬头一看正是刚才人丛中的那位姑娘。他微微吃了一惊,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会家子,这姑娘从人群中闪出来,在自己面前的石阶上站得稳稳的,手中的酒一滴都没洒,身法、步法相当不错!

“外乡人,迎宾送酒,你为什么要绕着走?”苗家姑娘微微虎着脸,眼中有不豫之色,递过来一支盛满米酒的牛角。牛角盛酒是苗寨很高规格的礼遇,代表最圣洁的情义,但姑娘的表情却有点不高兴。

刚才过去的是一群老头老太,姑娘拿着酒没有怎么为难那些老人家,又上来的这一船人中只有这么一条顺眼的帅哥,看形容气度颇为不俗,姑娘一眼就盯上了,不堵他堵谁?

眼前的姑娘人长得美、功夫也俊,这酒躲不过还是喝了吧,见她虎着脸有些生气的样子,游方不由自主就想起了谢小仙,唉,为了这心头一念,就干了吧!游方接过牛角一饮而尽,米酒的滋味甜中带着清凉,很好喝。

喝完米酒将牛角还给姑娘,游方正准备给酒钱,却听见有人鼓掌,抬头一看是那些拦路的苗寨人向着自己喝彩。而姑娘笑了,露出雪白的贝齿,拿着牛角一转身跑向石阶上方,没有站在那里等他付酒钱。

这时导游过来拍了拍游方的肩膀道:“帅哥,就算人家姑娘漂亮,你也得悠着点,祝你好运!”听她的语气竟然有些幸灾乐祸。

游方举步继续前行,在上面第二关又被几位苗寨人拦住了,最中间还是那位姑娘,笑盈盈的又递过来一支装满米酒的牛角。导游就站在游方身边,小声的说了一句:“帅哥,你必须干了!”

干了就干了吧,这米酒度数不高,以游方的酒量根本不算什么,于是又一饮而尽,只听长阶上下传来一片喝彩声,比刚才更加热烈。还没等把牛角递回去,那姑娘已经伸手夺走,一转身又笑着向上方跑去。

再走不远,又是一样的场景,一群苗寨人拦路,还是那位姑娘递过一支牛角,游方也不推辞,心中暗道连干三支吧,汉家酒桌上也有这规矩。喝完之后左右上下彩声雷动,大家都被这里的场景吸引了,就连一道来的游客都跟着鼓掌起哄。

姑娘劈手夺过牛角又跑到下一关去了,游方小声的问身边导游:“申导,我该给多少酒钱合适啊,肯定不能少了吧?跟你问清楚点,别让人笑话。”

游方明白这场面完全可能是一种逗游客交钱的门槛,心里虽明白但也无所谓,江湖门槛术就是这样,有时候你明知有门槛仍会笑呵呵的掏钱,游方这样的老江湖,也有不玩心眼很放松的时候,要不然一天到晚多累啊?

不料导游却笑了:“谁还好意思收你钱?你给他们也不能要,都等着看你能不能自己走进寨门呢!”

游方微微吃了一惊:“你什么意思?”

导游:“苗寨的规矩,拦路酒接过了就一定得喝,喝多少随意,但是只要干了第一支牛角,后面的牛角就全得干了,否则人家不会放你走进寨门。”

游方心里一掂量吓了一跳,那一支牛角的酒少说也有八两,连干九支的话得是多少?虽说这种自酿米酒度数不高那也是相对白酒而言,而且其酒劲迎风上头啊,他们站在江边的长阶上,正有连绵不断的微风吹来。且不说酒量如何,就是肚量也受不了啊。

他赶紧又问:“申导,你怎么不早说?”

申导游掩口一笑:“我哪能想到啊?那么一大支牛角,你一口就给干了!我带这条线路已经两年了,还从来没见过有谁能连饮九牛进寨,也想看看热闹。”

抬头一看,果然,那位姑娘已经手持一牛角米酒在一群苗寨人中间等着他了。游方不由自主放慢了脚步,又小声问导游:“这拦路酒,总是一个人敬吗?”

申导游:“那倒不是,一般是分批拦路,但这女孩显然是和你较上劲了,就是一个人要拦你到底,谁叫你把人家的酒都喝了?”

游方皱了皱眉头:“不想喝的话,有什么办法?”

申导游:“只有一个办法,你醉倒在半路上让人抬进去,哪怕是装醉。”想了想又开了句玩笑:“帅哥,小心被人抬回家噢!”

游方只得硬着头皮继续上了,老江湖也有一不小心踩中门槛的时候,虽然此门槛非彼门槛。来到姑娘近前,再次接过牛角一饮而尽,接下来场面可就热闹了,下面的人上来了,上面的人下来了,都想跟着看游方怎么走进寨门,同行的游客也都跟在游方身后。

游方率众逐阶而上时,很有些浩浩荡荡的意思,没有在寨门前追上师父,自己却被人围观了。

小游子今天是放开了酒量和肚量,还暗中把腰带松开了两个扣眼,稳稳当当连干九牛,连一滴酒都没洒出来,围观群众一开始是鼓掌喝彩,后来就变成连声惊叹了。喝完最后一支牛角,游方脸色微红,额头上也见汗了,递还牛角之后挥手大声道:“老板,结账!”

这是醉话吗?围观众人发出一阵哄笑之声。那位苗家姑娘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脸却突然红了,小声说了一句:“哥哥快进寨,别站在江边吹风!……我叫水印。”然后一扭头跑了。

导游一直跟在游方身后,像是随时准备伸手搀扶一把的架势,然而游方背手踱着方步走得却很稳。进了苗寨,远望四面群山有淡淡的烟云缭绕,阳光下这一片幽谷似不在人间。但是近处一座座错落有致的苗家木屋、屋前晾晒的渔网、渔网下打盹的土狗,寨中升起的冉冉炊烟,又充满了人间的生活气息。

一路观赏苗寨风情到了山顶开阔地带,导游宣布下面是自由活动时间,午饭自理,游客们可以自行品尝民族风味中餐。饭后就在这里观看民族歌舞表演,感受浓郁的苗家风情,还有芦笙踩堂、背新娘、踩脚求爱舞、跳竹杆舞、民族团结舞等节目。

山顶上有苗家风味餐厅,餐厅对面还有表演舞台,舞台前的小广场周围有弧形排开的很多烧烤摊,卖各色烤串,都是村民自己在贝江打来的鱼虾。摊主大多是寨中的妇女,有的还带着孩子帮忙,她们并不像一般风景区市场里的摊主那样吆喝揽客,有人走到摊位前,只是抬头腼腆的笑笑。

游方喝了一肚子米酒,中午就没进餐厅吃饭,在广场周围烤几串鱼虾尝尝权充下酒菜了。他发现自己在这里很受欢迎与礼遇,走到哪里都有人冲他很热情的笑着点头,而在烧烤摊前一站,摆摊的大婶就笑着递过来一串烤河虾,让他先尝尝再说,看来进寨前那些酒真没白喝。

游方怎么好意思白吃苗寨大婶的东西,吃完烤虾又买了几串烤鱼,特意挑最贵的买。然后他换了一家摊位,也是差不多的待遇,也就吃饱了。他在广场周围溜达了一圈,却没有发现师父的踪迹,心中不禁有些疑惑,难道是自己搞错了,老头没有来?

等到游客们陆续都吃完午饭,山顶上响起了芦笙之声,民族歌舞表演开始了,苗哥苗妹们首先上演芦笙踩堂舞。游方一边看演出一边注意周围的观众,戴小红帽的老干部倒是有不少,聚集在最前面,但是师父不在其中,他觉得有些内急,于是离开广场去餐厅洗手间。

喝了那么多酒,能不内急吗?一中午时间,他已经去方便两回了。

从餐厅出来,沿着广场边缘的烧烤摊不紧不慢的走回舞台附近,游方心念中忽生感应,有人在暗中盯着他!这感应很强烈,对方一定是高手,但却没有感受到危险的攻击性,游方一闪念就猜到是师父来了,旋即一转身望去。

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远处突然有一件“暗器”袭来。

舞台上的芦笙踩堂歌舞表演已经结束,接下来进行的是与游客互动的“背新娘”节目。有一位苗家姑娘装扮成“新娘”,拿着一个红绣球正扔往台下。舞台最前方是一批老干部,总不能用绣球砸他们吧?后面倒是有不少小伙踮着脚尖跃跃欲试,想抢绣球来着。

那位“新娘”的绣球抛的是又高又远,甚至还带着内劲风声,越过人群又快又疾,直奔游方就来了。小游子要是能被这件“暗器”打中也枉称高手,绣球一出手他就感应到了,急转身正看见绣球飞来,然而却没法躲闪。

他左边是个冒烟的烧烤摊,右边站着个老头,身后有两个老太太,撞着谁也不合适啊。游方是子弹都挡过的人,还能怕这个?他这种高手有一种应激性的自然反应,有人拿东西砸自己下意识就想躲开或挡住,更何况此物带着内劲袭来,当即运转神识欲在空中挡下。

然而他却没挡住,忽有神念袭来纠缠,如同实形之力依附于绣球,穿透神识阻碍就砸到了眼前。游方心中暗骂了一声:“师父啊,你这老不正经的,人没露面却跟徒弟开这种玩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