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二百六十五章、何时化龙

松鹤谷、消砂派两派已经表态,在场的其余卧牛、形法、九星三派自然不能不表示,纷纷拿出了自家的赏格花红,包括各种秘法器物与数量不等的现金。五派共赏花红,指定答谢杀了安佐杰或唐朝尚的人,并没有强调此人是谁,哪怕就是在场五派自己的门人如果做成了这件事,一样可以领到这笔花红。

游方在心里面粗略的一合计,假如有人真的能办到,那么这一辈子恐怕就可以舒舒服服的过日子,什么也不用愁了。

悬赏虽然诱人,但事情却很难办且非常危险,想靠这一笔悬赏要了唐朝尚的命当然不太可能,那唐朝尚的身家可远远不止这些,他为复仇肯付出的代价也远远不能用金钱来衡量。

但是对于潜伏在境内的安佐杰来说,五派悬赏花红之举,还真是给他送了一口催命棺材,至少也能把他死死的摁住了,再也无法公然兴风作浪。秘法修为高又怎么样?会杀人的高手未必需要秘法比他更强,这一点安佐杰清楚游方也明白。

别的不说,想再策动九星派这种变故就很难了,而且安佐杰自己也得好好掂量掂量。就算还有以前曾经勾结的内应,类似不知情的景年或知情的莫以明之流,安佐杰找上门去想冒什么坏水,弄不好莫以明或景年之徒会反手把他给宰了去领赏,这是名利双收的好事情啊,还能把自己给洗白了!

花红是一种态度,一种象征,也是一种刺激,一张无形的网,安佐杰想组织大规模行动得处处提防,分不清朋友与敌人。这小子真是光棍的话,就自己一个人孤身去对付梅兰德,想要保护自己周全的话,要么回美国去,要么就藏着别冒头。

五派共同悬赏之事也将传书江湖各派同道,此次一情居宗门聚会所有事务到此就算处理完毕了。来之前很多人都觉得千头万绪、利害关系错综复杂,真不知道怎样才能处理得干净明白,没想到兰德先生只用了半天时间,把一切都给摆平了,连后续的事情都安排好了。

这位年纪轻轻的小前辈能有如今的声望人脉,利索的可不仅仅是身手,不服不行啊!难怪当代地师刘黎会把杨公量天尺专门托人交到他手里。

江湖风霜阅历,小游子的成长也很快呀。

商议完毕,时间已经到了午饭点,一情居是茶室不是餐厅,当然不会准备酒菜,大家也不是来吃饭的,只用茶点待客表示一下意思。楚芙亲自给各位来访的掌门及长老斟茶,众人都有些许受宠若惊之意,形法派掌门杨弈程叹道:“相识多年,今日才有福缘品到一情居士亲手所冲之茶,不容易呀不容易!”

听到这句话游方有些意外,当日他携向影华与苍岚到一情居拜访一情居士,楚芙在阶下相迎并亲手烹茶待客,似很寻常,现在方知这是很高的礼遇。再悄悄打听一下,才知道这位一情居士虽然是茶室的老板,但这些年来几乎从不亲手为人冲茶。

中午只是几杯清茶、几盘茶点,算不上像样的午餐,却使得当晚在味庄正式设宴的满桌佳肴相形无味,唇齿之间犹有茗香回萦。前掌门现逆杖堂堂主沈慎一带伤在晚宴中陪席,叠障派掌门皓东真人也坐在一旁,这场面看上去似乎有点尴尬,尤其是另一桌上的沈四宝神色有些不自然,但主桌上诸位前辈的言谈倒很坦然,就似没刻意注意这些。

沈四宝虽然感觉有些别扭,但礼数不能失,一见到皓东真人就跪拜答谢救命之恩,皓东真人只是轻轻叹了一口气把他拉了起来。

晚宴过后诸位访客纷纷告辞,各回各门各派各山,九星派刚逢变故,也不可能有太多精力总是招待他们,还有很多门中事务要处理。形法派与卧牛派已承诺要派专人协助九星派整合外堂,牛月坡显得很是诚心,就把自己的儿子牛金泉留下来了,而这种事对年轻人来说也是相当好的历练。

慕容纯明一见卧牛派如此安排,也立刻向师父及掌门请命,要求留在杭州做为形法派协助九星派整顿外堂事务的派驻联络之人。她师父云飞絮与掌门杨弈程对望一眼,又看了看牛月坡父子,神情分明想笑却又忍住了,很痛快的点头答应。

杭州风景好啊,有好景致就有好风情,慕容纯明就和牛金泉留这吧。看这位慕容姑娘的架势,不拐走小牛不罢休啊。

席间找了个机会,游方单独将沈四宝叫到一间小包间,不知道两人都私下谈了什么。沈四宝出去后游方又将皓东真人请来,取出量天尺道:“那位前辈托你将量天尺交给我,只是暂时掌管,现此间事毕,该怎样还回去呢,是否仍托您交还?”

皓东真人摇头道:“我也不知地师前辈此刻身在何处,他只是让我把量天尺交给你,你用完之后再亲手还他,至于你怎么还给他老人家,贫道却不清楚。”

游方点了点头:“原来如此,多谢皓东掌门了!”

刘黎的意思是让徒弟带着量天尺亲自去见他,却又没明说人在何处。游方想起上次在重庆见面,师父开玩笑时曾提到他老人家在广西柳州上老年大学,如今看来老头不是开玩笑,可能真的在柳州混进老年大学上课去了,不然的话让游方上哪里找他?

游方已经打定主意,离开杭州后就去柳州,而且是孤身一人不让任何人跟随,路上也须小心不被任何人跟踪。他去见刘黎只能是一个人去,虽然有很多人值得自己信任,但刘黎的行踪要绝对保密,除了游方之外最好不让任何人知道。

杨公量天尺这种东西不好拿呀,万一有什么闪失游方可付不起那责任,觉得十分之烫手,还是赶紧送还给师父才能安心。

散席之前,向影华问他接下来将去哪里,游方答道:“将专程归还杨公量天尺,一刻也不敢耽误,那位前辈有交待,将在某地等我,过时不候,而且只有我一人能去。”

向影华本想陪着游方一起去的,一听这话也只能做罢,却提醒了一句:“消砂派送你的二十八宿风水垣局葫芦,还在我那里呢。”那一套葫芦带在身边太不方便,来杭州之前就留在松鹤谷了。

游方笑道:“这次有些东西我没法带上路,也托你收着好吗?我的东西放在你那里与我身边没什么区别。”

他确实有东西没法带上飞机,虽然秦渔可以搞一份收藏工艺品证书打包装随身托运,但那两把勃朗宁手枪是很难带着乱走的,还有这次在杭州收到的一批礼物,随身带着也不方便,也都交给向影华带回松鹤谷。

他还带礼物回去?那是当然,大家怎么能让兰德先生空手离开杭州。

苍岚与游方和向影华这一路同行,竟生出不舍之情,她本还想问兰德先生将去哪里行游,言下之意也想跟着。眼下凶杀惊情已毕,接下来的路途唯有山水风情,心境自然更加相宜。

苍岚这一路其实是一个明亮无比的大灯泡,但刚开始时她也有些无奈,这是苍霄掌门的命令,向影华虽然没有直说,但态度上也是让苍岚随行。苍岚的身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既是梅兰德的保镖也是人质,远赴杭州涉险也是为消砂派报仇。

在此次事件的过程中,别人可以出差错,但消砂派不能出任何差错,否则梅兰德很可能就得送命!苍霄清楚,向影华清楚,游方自己也更清楚。苍岚既是掌门之女又是内堂长老,一直就在游方身边共同进退,以示坦然合作。游方本人没有要求苍岚这么做,但她却自觉如此。

但这一路的感觉确实相当好,收获也不小!正事办完了,前面那些心照不宣的动机自然也不存在,继续结伴行游那就是独私之谊了。

可是听游方如此说,苍岚也只得打消了念头,想了想冲向影华开玩笑道:“影华师叔若是把葫芦弄丢了,我只得帮你再做一套赔兰德先生了,这可不容易。”

向影华似笑非笑道:“是不容易!”

……

五派共悬花红,给安佐杰送了一口催命落泪的棺材,而自古以来什么地方出产的棺材最有名?就是广西柳州。

柳州出产的棺材质地上乘、做工精致、规格品种齐全,还可按客户要求特别订制。当地寿材首选春芽木,色泽乌亮叩之有金铁之声,柚木也是上选,纹理深红坚实致密,皆不亚于金丝楠。手工雕以五丁捧寿、蝠鼠献瑞、龙凤绕梁等图案,寻佳地入土可数百年不朽。

在解放前,柳江北岸的长寿街就是经营棺材的一条街,从头到尾有各式各样的棺材铺,大大小小的棺材琳琅满目,批发、零售、定制加工一条龙服务。

随着新中国推行火葬,棺材逐渐退出历史舞台,但是到了二十一世纪,棺材仍然是当地的特产,只是有了新的变化,它成了一种工艺品与纪念收藏品。其尺寸变得很小很精巧,可作为家居摆设,取其谐音“升官发财”之意,成为一种吉祥物了。

但这种东西在风水上有讲究可不能乱摆,世上凡聚财之物同样皆能聚阴转煞,棺材本意之物用入土,五行却属水,卧室、厨卫一类的地方放着不合适。

小游子这天正在柳州笑眯眯的逛现代棺材铺呢,他挑了半天,买了一口香柏木棺材,巴掌大小雕着蝠兽飞龙,非常考究,棺盖与棺沿还带有滑槽,严丝合缝密封很好,像个精巧的小匣子。

买完棺材之后,游方打车来到柳江南岸,登上鱼峰山,在峭壁顶端树木掩映的无人之处坐了下来,一面以神识淬炼手中的香柏木小棺材,使之聚阴封存之物性更精纯,一面遥望柳州地气。

柳江自北向南而来,再由南朝北而去,转了一百八十度的弯,恰好将柳州自古以来的主城区环绕在其中。柳江的这种回旋之势与重庆朝天门及宜宾三江口都不一样,水流清缓若挽,是江而似湖。

柳州是江中之城、湖中之岛,如处温婉的怀抱,天地灵机汇于一壶,它也称壶城,地气灵枢最适藉蕴情怀。刚刚经历一番勾心斗角的血战凶杀,游方来到这里,仿佛这天地灵枢无言的情怀,无形中洗去他身心所携的血光戾气,一片安然宁静。

望柳州地气,游方就清楚师父为何要他到这里来,也想明白老头子漂泊江湖历尽艰险这么多年后,为什么会留在这里隐居?

而游方此刻的位置却不在壶城之中,此处面对柳江直冲来回,形成风水学角度的反弓冲煞,立足地气本是十分凶恶,但恰恰因为脚下这座鱼峰山如一道秀丽的屏障,成无冲化煞局以解,地势天成亦天衣无缝。

柳州有个鱼峰山,山下有个小龙潭,终年四季歌不断,都是三姐亲口传。——这是当地的一首民间歌谣。

此山因柳宗元“山小而高,其形如立鱼”的描述而得名,山中有三星洞、玉洞、盘古洞、纯阳洞、阴风洞、螽斯岩、三姐岩等七个彼此连通的岩洞,洞中有历代名士题刻。

依山脚有个泉涌而成的小龙潭,而鱼峰山的形状就像一尾跃出水面的鲤鱼,小游子来到这里不由自主就在心中感叹,他这一条鱼何时能化龙腾云?同时暗赞师父这个哑谜打的好啊,连人还没见面,却借地气灵枢将话都说清楚了!

此地不仅有传说中的神话人物刘三姐,如今江对岸城中还住着一代传奇人物刘老头。

游方并没有着急进城去见师父,既然师父出了哑谜,他就解了哑谜,否则一见面脑门又得挨敲。他一直在鱼峰山顶坐到夜里,等子时阴气最重的时候,取出了一枚冷云晶。

这就是他送给向影华的那枚物性洗炼精纯的冷云晶,但因为有阴界土炼化在其中,这次他也带在身边好完成师命。本来他还送给苍岚一对冷云晶与七曜石,但在玲珑山之战中又被损毁了,临走前还托向影华再找一对好还给苍岚以全心意。

游方不清楚师父要他搜集这么多阴界土是否还有什么别的用处,这枚晶石是向影华之物,而琉璃珠又不方便离身,所以专门买了一口小棺材作为承载阴界土的器物,找了半天才找到这个最合适的。

将冷云晶中早已炼化好的阴界土激引而出,再度炼化入柏木棺中,三两略有余。这个过程比当初采集炼化阴界土容易多了,但也足足持续了一个多时辰,神识精微已极绵绵用意不绝,到最后也感到十分疲倦。

然后他就在山中定坐,移转灵枢滋养形神,天亮之后才起身进城去找师父。

刘黎没有告诉游方自己的住址,也没有说自己在柳州的身份与化名,游方不好乱找人打听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怀疑,只有采用一个笨办法——去老年大学堵师父的门。

然而这一天从日出到黄昏,在八一路市委老干部局所属的老年大学门外,游方换了好几个观察地点,经过三次化妆蹲守,确信没有漏掉进出的每一个人,却没有发现师父的人影。怎么回事,难道老头今天翘课了?

在附近吃晚饭的时候,他听人提到了一件事,原来老年大学的学员们今天都出去旅游了,这次旅游是关工委(全称中共柳州市委老干部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组织的。

游方有点纳闷,心中奇怪师父什么时候混进市委老干部的行列了?再一打听才清楚,这次活动是康辉旅行社承办的,而老年大学的学员也可以参加,享受团队优惠折扣价,于是全都组团出去玩了。

难怪游方在老年大学门口堵了一整天,进进出出却没见到几个真正的老头老太。

既然师父出去旅游了,游方也不在这里傻等着,背包直奔旅行社,咨询了一下各散客团在柳州一带的旅行路线,随口问了一句今天刚出发的市委老干部旅行团的行程,然后报名参加了一条旅行线路,明天早上就走。他在心里默算了一下,按行程恰好可以在勾滩苗寨遇到老干部旅行团,抓师父一个现行!

刘黎叫徒弟来,而游方昨天就到了,还在鱼峰山上呆了半天一夜,老头恐怕不可能不知道。而今天一大早刘黎就随着一帮老干部出去旅游了,显然另有用意,总不能是去泡哪位老太太吧?应该是让徒弟也随同他行游,师徒两人在途中见面。

第二天早饭后,游方随散客团乘车前往融水苗族自治县,路上用了两个多小时终于到达榄口码头,乘船游览贝江。阳光明媚,游船在峰峦秀壑中随流蜿蜒而行,江中清流碧透,夹岸翠竹葱茏,不时望见岸边有村落的地方,错落分布着风情独特的苗寨木楼,偶尔还能看见穿着民族服饰的村民身影。

同船的游客在那里议论,据说勾滩苗寨里的苗家姑娘长得个个勾魂,山中风水美景所孕育丽质天成。有几位大叔小伙说着说着,一脸向往之色就差流口水了。游方袖携画卷独坐船边,默赏贝江秀色,暗抚秦渔微笑无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