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二百六十二章、郁愤

安佐杰逃走,目前还不知生死之外,来犯之敌以及九星派内部的叛乱势力一个都没走脱,全部丧命当场,还有几名刀客受伤或昏迷一时未死,却被泄愤者补了几刀了账,连多余的话都没问。

也难怪九星派门人如此激愤,各个目眦欲裂都快滴出血来,就连楚芙都是一脸伤恨含泪之色。除了孙风波年初已死,剩下的十一位堂主今天都在此聚会,一番大战之后只剩下了楚芙、张道子、严子肴、毕丝竹、马空野这五位堂主还站在山谷中,除了楚芙之外其他人或多或少都受了点伤。

而跟随莫以明、景年、李梦龙做乱的八位门下叛逆弟子也全部丧生。清理战场的时候翻开乔治的尸体却发现柳丝还活着,她的右胸和腹部各中了一枪。由于是仓促之间,乔治开枪时并没有带着神识之力,但这枪伤仍然非常严重,柳丝已昏迷不醒命若游丝。

楚芙与苍岚赶紧替她包扎止血,兰德先生和掌门沈慎一都不见了,可能都去追安佐杰了,向影华自然最担忧梅兰德,立刻就想去追,却不知这两人已经到了何处?而大战之后的九星派还有残局要收拾,消砂派也折损一人,就是翟冷的弟子独孤裳,也需要处置后事。

尽管苍霄率众包抄动手时是以逸待劳,而且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但这样的混战难以避免伤亡,毕竟还是有一名弟子折损,游方安排他们到混战的最后才出手接应,就是为了尽可能的避免出现这种情况,付出最大伤亡代价的首先应该是九星派自己!

这听起来似乎有点残忍,但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九星派养患已成,想彻底解决不可能没有任何损失,如此已经是不可测的变数下控制在最小程度了。兰德先生如此安排,九星派也没有任何不满。另一方面,兰德先生虽然让消砂派众人等到最后才出手,自己却带着苍岚首先冲散了莫以明的战阵,并逼走了最强的高手安佐杰。

掌门沈慎一不在,兰德先生也不见了,众人缺了主心骨,平静下来的场面一时有点混乱,都不知道各自该干什么才好?幸亏消砂派掌门苍霄临时做主,建议向影华会同万书狂和向雨华还有翟冷这四位未受伤的高手去追击安佐杰、寻回兰德先生,又命苍岚陪着楚芙火速送柳丝出山疗伤。

苍岚也想去找兰德先生,但在这种场合无暇争论什么只得点头,楚芙刚把柳丝抱起来,这位截杖堂堂主却醒了,睁开眼睛以微弱的声音道:“快带人去救沈四宝,四宝被安佐杰绑架了,掌门……沈师兄呢?”

张道子吃了一惊:“你说什么?沈四宝被安佐杰绑架!我等怎么毫不知情?”

柳丝:“四宝在日本被绑架又被带回杭州,安佐杰以此要挟沈师兄,可是师兄并未受他胁迫,既不想乱了众人之心又不想你们对他起疑,所以他咬牙没说,这事只有我知道,师兄却不让我告诉你们。四宝今天也在青山湖,安佐杰应该派人在看着他,如今安佐杰一走,四宝生死难料,师兄一定是去救他了。”

她的伤势本已极重,呼吸都十分困难,此刻脸上却泛出了血色红晕,一口气说出这番异常清晰的话来。她的气色有异,众人心中都暗暗一惊,在场都是高手,能看出来柳丝的伤势恐怕是无力回天了。

楚芙劝道:“你不要再说话了,我们立刻就去找沈掌门,你也需要马上离开这里好好治伤。”

书中暗表,柳丝与沈慎一是一师之徒,从少年时代一起长大,在门中的私交也是最好的,柳丝当年承包茶场,沈慎一宁肯自己的生意不做,把自己的全部积蓄和手头的流动资金都借给她。有些事情只是个人隐私,安佐杰也罢唐朝尚也好,都是不可能彻底清楚的。

沈慎一在九星派最信任的人就是柳丝,就像信任他自己一般,而柳丝也是最不可能反手对付沈慎一的。她对游方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确实在不知不觉中受了无冲派的恩惠,藤野株式会社这个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也是她介绍给景年的,但她并没有与无冲派勾结之心。

当安佐杰找上门来的时候,柳丝已经意识到不妙,但她答应了与安佐杰合作,并且提出条件,目的是为了整顿九星派宗门,彼此利用过后互不相涉,这是安佐杰很满意的结果。她主动充当了双面间谍的角色,既想查清门内还有哪些人有问题,也想让沈慎一对即将到来的危机做好一切准备。

安佐杰也不是没有防备她,早就暗中叮嘱乔治留意柳丝的举动,但在混战的最后,那种场面下连他自己都失去了足够的戒心。

柳丝心思缜密,就算在游方面前也没露出破绽来,安佐杰绑架了沈四宝企图要挟沈慎一,沈慎一咬牙就当作不知道也不理会,不是不想救儿子,而是权衡轻重之下不受此胁迫,不拿九星派的命运为代价换自己儿子一命。

等到混战场面大局已定,沈慎一再也等不下去了,他看见兰德先生和安佐杰在奇异的幻境中渐渐消失不见踪迹,就猜到安佐杰已逃而兰德先生不知追往何处。假如真让安佐杰逃走再回过神来处置,那么沈四宝的命可就没了,他也立刻趁混乱离开了战团,穿行深山密林企图去寻找安佐杰的踪迹。

张道子问了一句:“楚堂主,你一直掠阵,可知他们去往何处?”

楚芙抱着柳丝向一个方向示意道:“很惭愧,兰德先生消失的太过玄奇,我的心神也一时为之震撼,竟未查觉他追往何处,但师兄是往这个方向去的。”说完话突然觉得不对劲,再低头时却发现柳丝已无声息,就似安静的睡着了,可怜玉殒香消。

众人一片黯然,向影华默默无语向着楚芙所指的方向飘身便去,山野中很安静谁也没再说话,此时突然有手机铃声响起,居然是向影华的手机!

在风景区有信号,平时接手机是再正常不过,但此时在空旷萧索的山谷中突然听见手机铃声,透着十分的诡异,向影华取出手机看了一眼号码道:“是兰德!”接通之后只是轻轻嗯了几声,然后挂断电话转身道:“兰德没有追上安佐杰,却找到了沈掌门,沈四宝无事,已被皓东真人救下。”

很多人都愣住了,一时没反应过来,难道叠障派掌门皓东真人也来青山湖了,怎么会恰巧救下了沈四宝?楚芙看着怀中的柳丝双目垂泪,似是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师兄若向人求助又不愿牵扰门内之事,十有八九会找皓东真人。”

……

在距玲珑山十余里外另一处山谷,两壁怪石嶙峋,生长着枝桠虬结的各种树木,藤萝满布郁郁葱葱,有一条溪流从谷中流出汇入青山湖。游方就站在谷口上方的山梁上,刚刚收起了手机,而他身边的山石上坐着另一个人,双手揪着头发似是一脸愁苦纠结之色,赫然竟是沈四宝。

游方追着安佐杰翻过一道山梁进入了山谷,此处溶洞极多,沟渠相连还有很多地下暗河分布,安佐杰不知消失于何处。游方很果断的放弃了追击,虽然遗憾但也更不想冒险,在复杂的山体溶洞中最方便利用地气环境展开幻法偷袭,游方失去了自己最擅长的奔袭格击优势,面对安佐杰非常凶险。

游方虽然有血气之勇但并不无谓莽撞,而且像这种地带藏一个神念高手,别说一个人,就算发动军队都不容易找出来。安佐杰的运气非常好,他已经成功的带伤逃走了,逃就逃了吧,这世上的事哪能尽如人意全在游方的掌握中。

此人已是丧家之犬,就算今日侥幸拣得一条性命,游方也有对付他的后招!

游方离开了洞穴密布的山谷避免受到突然的幻法偷袭,沿着山梁顶端走到湖边却突然看见了三个人,正是沈慎一父子与叠障派掌门皓东真人。然而当他打电话给向影华的时候,却还没有上前跟皓东真人打招呼,只在谷口高处与沈四宝说话。

沈四宝头发蓬松凌乱还沾着草屑,面容憔悴有污痕,看上去至少有好几天没洗脸了,坐在山石上望着远处的湖边,游方与他已经聊了有一阵子。

沈四宝与游方在此时此地相遇,彼此都很吃惊,既然已经撞见也躲不过去,游方则坦然告诉他自己就是梅兰德,并且叮嘱沈四宝千万莫泄露,而沈四宝只是傻傻的点头,眼神有些发直,没喝酒却像是醉了的样子,显然并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游方又问了几句他的遭遇,这才知道沈四宝是在日本读书的时候,从出租屋走到校园附近突然被两名高手制伏打晕,然后被人挟持着坐上一条渔船出海,在公海中又上了一条中国渔船,一路被绑架到宁波附近登岸,再被人塞进汽车的后备箱带到了青山湖。

然后游方打了一个电话,这才简单的向沈四宝解释了一下九星派变故的始末。

沈四宝听着听着,渐渐站了起来,迷迷糊糊的神情也开始变得清醒,手也不揪头发了,而是一把抓住游方道:“游方,你说的是真的?我九星派出了这么大的变故!”

游方拂开了他的手,很小声也很清楚的说了一句:“沈四宝,请叫我兰德先生。”

沈四宝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游方刚才交待在这里他就是梅兰德,切不可向任何人泄露也不可说走嘴,最好的办法就是干脆忘了他是游方,他退后半步躬身道:“兰德先生,真有这种事情?”

游方望着远处的湖边道:“若不是因为这种事,你爹会像现在那样吗?知道了你的遭遇,我多少也想明白是什么情形了,有人绑架你企图要挟你爹,但是沈掌门并未低头,却托皓东真人来救你。”

……

游方猜的还真准,得知沈四宝被绑架之后,沈慎一向皓东真人秘密求助。他不让皓东真人卷入九星派内部的冲突,只是求她暗中查出沈四宝被关押的地点,在最适当的时机救四宝一命。

皓东真人是叠障派掌门,也是江湖上有数的高手之一,或许比不过向影华,但也突破了化神识为神念之境。趁着安佐杰发动偷袭人手空虚之时,救一个沈四宝应该毫无问题,最关键的问题就是要有足够的时间查到沈四宝在哪里,只能暗中去做。

皓东真人查到了沈四宝就在青山湖,并且告诉沈慎一,等安佐杰一伙大部外出之时,她就会趁机把四宝救出来。但是安佐杰行动的这一天,大队人马却带着沈四宝一起离开了住所,半路上将四宝藏在一处溶洞中,留了两名懂秘法的带枪手下看押。

四宝被捆的像粽子一样,而且被绑架的这一路已经被折腾的神气虚弱,虽有移转灵枢之功却无法轻举妄动。在这种复杂的地形中,皓东真人要沿山谷仔细搜索,还要不暴露行踪防止被偷袭,也费了一番功夫。她刚刚解决掉那两名看守把四宝救出来,还没来得及多说几句话,就听见凄然的啸音由远及近。

皓东真人对这个声音是再熟悉不过,想当年在青城山,皓东真人的师父曾指点前来拜山的沈慎一炼气之术,他那时经常与皓东真人一起在山中养气长啸。此刻听闻,她立刻带着沈四宝来到湖边,只见沈慎一从远方狂奔而来。

沈慎一为何一路狂奔一路清啸?一方面他是想通知皓东真人或梅兰德自己来了,另一方面假如安佐杰就在附近的话,他宁愿把安佐杰吸引过来。他的样子有点癫狂,半长不短的头发披散,一袭轻衫也破了好几道口子,胸前背后皆有血迹,目光中却似在滴血。

沈慎一离开玲珑山时大局已定,但他也很清楚九星派遭遇了怎样的重创,身为掌门此刻悲愤是他人难以体会的,但还有一件事要做,就是救儿子。

……

此刻从游方的角度看去,有一个人坐在湖边的草地上,青衣道袍已经被泥水沾湿,雨丝落在她的高簪发髻上,正是皓东真人。她怀里抱着一个人,全身湿透就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而沈慎一真就是被皓东真人从青山湖里捞起来的。

沈慎一从湖边长啸奔来时,迎面看见了皓东真人带着安然无恙的沈四宝走出山谷,当即身形一缓泪流满面,仰天叫道:“我沈慎一愧对历代祖师,无颜见满门同道!”突然一转身奔向湖边,纵身投青山湖自沉。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把皓东真人吓坏了,也顾不上沈四宝立刻飞驰而去,脚踏水面到了湖中把沈慎一给捞了起来,又拖泥带水的把他弄上岸,此刻也不知抱在怀里说什么悄悄话。沈四宝刚想过去,就遇见了游方。

游方看见这一幕很是震惊,却把沈四宝拉住了问话,暂时没有过去打扰那两人。沈四宝听见游方的话一时变色好半天没反应过来,等回过神来却跺脚道:“九星派门人此刻都在玲珑山中?那还不赶紧回去主持局面!……身为掌门,怎能如此呢?同门尸骨未寒,却躺在红颜怀中哭泣!兰德先生,请你快带我爹走,我们一起去玲珑山。”

游方重重的一巴掌拍在沈四宝的肩头上,拍得他差点没站稳,看着沈四宝道:“风雅自赏之士,难受这等打击!九星派有今日之大难,掌门自然脱不了干系,你爹虽有失责但并未失行,你不要太苛责他。……九星派历代掌门,哪位不是风流雅士?别忘了那皓东真人千里迢迢赶来就是为了救你,这份情义可贵,她与你爹是什么关系,你何必在此时纠缠?”

游方一看沈四宝的反应就明白他在心里想什么,一方面挂忧九星派的变故,一方面见父亲在皓东真人怀前哭泣觉得很不舒服。尤其是在这个关口,沈慎一身为一派掌门远离玲珑山,又是投湖又是倒在红颜知己怀中,沈四宝都快看不下去了。

游方做为旁观者却要比沈四宝宽容的多,他心里很明白沈慎一的感受,暗中谋划一切应对变故,激战到最后见大局已定,带伤奔行穿越山野来找儿子,见到儿子无事也终于坚持不住,觉得愧对历代祖师以及伤亡的同门,郁愤之下欲投湖自尽。

但眼前的场景也让游方有些意外,沈慎一与皓东真人的关系肯定不一般,这是连瞎子都能看出来的,难道还有什么风流韵事吗?还真有这回事,沈慎一也是一代风流雅士,想当年与皓东真人是情投意合的道侣,如今也是江湖风尘中知己。

这些事做为晚辈的沈四宝并不清楚,但是同门的张道子等人却是知道的。

这时沈慎一正靠在皓东真人怀中流泪道:“皓东,我不知有何面目再活下去,柳丝——柳师妹她也遇害了,都是我害的!”沈慎一并不清楚柳丝当时未死,等到醒来后还说了几句话才因伤重而逝,假如他知道自己连柳丝的遗言都没听见,此刻恐怕更加伤心欲绝。

游方对四宝道:“你父亲需要安慰,但已没事了,他真有事,也不会当着皓东真人的面沉湖,只是觉得难以面对众人,一时想不开而已。”然后转身朝着湖边朗声道:“沈掌门、皓东掌门,沈四宝无恙而玲珑山大战方歇,我们不可在此久耗,赶紧回去处置后事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