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二百六十一章、梅花竹叶皆不见

原来不仅是游方要对付安佐杰,还有人一直等到安佐杰出现才突然发难,这实在太令人意外了!但是看到柳丝出手,游方又有一丝疑惑,这位截杖堂堂主不是想要安佐杰的命,柳叶刀是斩向安佐杰的左腿膝盖后弯的位置。

柳丝挥杖的同时运转独门九星宫秘术,神识从各个方向锁定,她的用意显然不是为了杀掉安佐杰,而是想重创此人并留下他的性命。要知道安佐杰的秘法境界显然高出柳丝,像这种秘术伤人求擒拿之法,无疑是一种极大的冒险,只有选择这种猝不及防的突然时机才可能得手。

游方没想到柳丝会这么做,但另一个人想到了,就是一直与柳丝并肩而立的乔治。

乔治似乎一直在暗中防备柳丝,但到现在为止柳丝没有任何异状,并肩作战的他警惕心也有所减弱。此刻柳丝突然发难,乔治想调转枪口直接阻止已经来不及了,身形一旋横着就撞了过去,柳叶刀划过他的胸前,紧接着听见了两声枪响。

柳丝中枪倒了下去,而乔治也扑倒在她的身上,草地上有殷殷鲜血洇出,却分不清是谁的血。

乔治并没有完全挡住柳丝的偷袭,一线碧光闪过,安佐杰的身形突然凭空向旁边移了半尺,如果眼发花的话,看上去他几乎是从原地消失又在另一个地方出现。一条裤管化成了蝴蝶般的碎片,碧光被神念冲散,但他的小腿肚子上却留下了一条伤痕,血迹缓缓的渗出。

……

激战当然不只发生在一处,就在安佐杰展开幻法大阵、游方与苍岚引爆阴阳生煞大阵的同时,沈慎一率领门下堂主在激斗中突然再度结阵后撤,莫以明与一批援兵纵身前扑追击,此时一左一右空中突然飞来两样东西。

那是两个有一尺长、滴溜溜乱转的葫芦,葫芦上的烙画分别是二十八宿中的“斗”与“牛”。有一个成语叫气冲斗牛,这两个葫芦在空中碰撞炸裂,发出的却不是爆炸声,而是震耳的吼叫声,震得地气灵枢乱颤,众人一时之间都无法控制神识之力随意移转。

借着空中这一声震吼,苍霄与翟冷各率几名消砂派弟子从左右两侧冲向了莫以明等人,人未至秘法攻击先至,这一片山谷中就如一座座风水垣局阵式凭空而起,随着对方的神识移转消砂变幻。

沈慎一见此情景也发出一声刺破云霄的长啸,刚刚后撤的诸堂主又冲了回来,又是一场混战,但这次消砂派与沈慎一合力,占据了完全的优势而且形成了合围。

……

安佐杰对战团中央突然的变化似是视而不见,他盯着游方瞳孔在收缩。看形势他今天带来的所有手下恐怕得全军覆没,这本没有什么,那些人就是用来送死的炮灰。只可惜乔治也死了,而九星派并没有彻底铲除,这梅兰德可真够阴狠!

但他已经无暇想太多了,现在只有两个愿望,要么趁着那边混战还没结束出手杀了梅兰德,更重要的是自己赶紧脱身。

他看见了游方与苍岚手中分别又握住了一枚晶石,刚才的毁阵破法非常之犀利,安佐杰也不得不慎重对待,手中轻飘飘的竹枝似乎很沉很沉,缓缓向上提起,他脚下的草叶看上去在飞速生长、拉长,变成了一根根细竹,正将他的身形掩护在暮色下的幻法竹林中。

就在这时游方手中的晶石落地,一挥衣袖,如魔术般抓住了一支手枪,他已经扔了一支枪了,但左袖中还有另一支,持枪对着即将消失的安佐杰便射。他见安佐杰再度施展幻法大阵,蓄势而发显得相当凝重,而身边的苍岚还没缓过来,可不能再等了。

很显然安佐杰要发动最后的凌厉攻击,如果不能得手肯定会跑!

安佐杰的身形刚刚消失在竹林掩映中,游方第一枪就射出去了,开枪的情景十分奇特甚至诡异,就在身边的苍岚甚至没有听见枪声!秘法合枪法,游方不追求射速,只极力将神识之力依附于弹头犀利而尖锐,力量只集中到一点仿佛空间都被压缩,连声音都不外散,带着锐不可挡的刺杀之意。

这一枪打出去,正在蔓延而开的幻法竹林中竹叶纷飞,安佐杰的身形闪现了一瞬,似乎换了一个位置。游方开一枪就向前踏了一步,人就像迈步的铁狮子,定住了幻法中一片灵枢地气,接着又开了第二枪,仍然是同样的场景,竹叶纷飞中安佐杰的身形再度闪现了一瞬。

游方的时机选择的相当好,就在安佐杰的幻法大阵将展开未展开的边缘,不断开枪干扰他阵法不能完全运转。他的开枪速度并不是很快,好几秒钟才打出一发子弹,但将神识之力却运用到最大,开一枪上前一步。而那幻法竹林似乎可随境而变,边缘恰恰就在游方几步外,宛如永远走不近的海市蜃楼。

等到七发子弹打完,苍岚再看游方已经走到了七步之外。她拿起落地的七曜石刚想追随而去,却见游方将手中打空的枪也扔了,右手举起了秦渔,左手在身前她看不到的位置轻轻一抖。

与此同时,安佐杰运转的幻法大阵终于展开了还击,漫天竹叶飞起飘袭,而到了游方近前,苍岚的元神心像中却仿佛看见——那闪着寒光的竹叶化成了一朵朵飞扬的梅花,如落雨飘香。花雨缤纷之中,游方的背影也似融入其中渐渐消失。

这一幕太美了,美的让人痴迷、让人震撼!苍岚的神识中听见游方的声音传来:“莫要追来,速去相助影华!”等她反应过来时,眼前又是一片飘着细雨飞丝的山野,安佐杰与游方都不见了,就似凭空消失一般,就连神识也感应不到任何激斗的气息。

玲珑山色怎堪怜,何处飞来丝成片。

茗香默叹无情雨,梅花竹叶皆不见。

远处掠阵的楚芙秀眉一蹙似有讶色,抬眼向这边望来,而苍岚的神情是既惊且痴!

世上有很多风景,或秀丽或雄伟,观时感叹,事后却没有留下太多真正的感触。还有一些风景不经意中曾欣赏,却如烙印一般留在了灵魂深处,回想起来清晰无比就在眼前。并没有人清楚游方曾经的一段经历,那可以说是他炼境中最不经意却又异常深刻的一段“心印”。

那是今年晚冬初春,他随姐姐去湖南深山,在前往楚阳乡费居村的半路上,坐拖拉机爬土坡听见翠鸟在唱歌,道路两旁的密林中似有山泉瀑布声,却看不见流水在哪里。拖拉机拐了一个弯,进入到一片野生的梅林,正是梅花绽放的季节,山路崎岖蜿蜒幽深,在梅林中穿行根本看不清野路通往何处。

山谷中有一阵风吹来,带着初春的料峭寒意,却隐有天地暖晴生机,漫天花雨就在此时突然飘扬而起,如梦如烟如幻如雾,游方一时之间就自然进入了元神内外交感的定境,这一段路足有几里长,而山风一直未停歇,等回过神来已经落了一身花雨、瓣香长留。

这襟怀中的意境欲解未解,游方当然炼入了所携的画卷中。

今天当安佐杰展开幻法大阵发动还击的时候,游方就展开了画卷,不求破了对方的幻法,只求在一片元神天地之中不被幻法所惑,认准对方神念运转的位置,手持秦渔直冲而去。飞袭的竹叶在游方的画卷意境中化为漫天飘散的梅花,游方并不一味以秘法与对方缠斗,所有的精气神都凝聚在剑尖上,脚步轻盈、身法迅捷如一只狸猫。

这是游方在南海沉船底舱中遭遇天成的幻法攻击之后,苦思良久想出来的破法之道,不纠缠于秘法相斗,展开画卷守护形神只定一片灵枢,以秦渔之力冲杀而去直取中枢。只要把对方的人宰了,那秘法也自然破了。

想当年游方就是用这一手,杀了运转引煞大阵企图谋害他的胡旭元。胡旭元的修为境界自然远远无法与现在的安佐杰相比,但此刻的游方也非复吴下阿蒙。

安佐杰在这一瞬间终于决定——逃!

安佐杰能将神念化为实形之力,自然可以如此阻挡游方,并利用幻法大阵的变换去格杀他。但看游方虽然破不了幻法,却能守护一片清明之境,而手中的那把剑含而不发的杀气实在太凌厉了,身法之敏捷也令人目瞪口呆。

想在这种情况下对付游方,一来需要足够的时间缠斗,二来一不小心可能就让游方冲到近前,安佐杰没有把握能完全用神念挡住这一剑的刺杀。不用神念之功,真讲究近身刀剑格斗的话,恐怕十个安佐杰在游方面前也死翘翘了。

心中一惧便生退意,在幻法的掩护下朝山林中飘然而去,游方在幻法大阵之中感受灵枢移转,画卷之境仍处其中,融入幻法追随而去。就如雪地里猫追小鸡,留下一路梅花竹叶,但别人已经找不见他们的踪迹。

幻法大阵不仅可以惑敌攻敌,而且是逃亡最佳的掩护,想当年蓝凤凰被刘黎所伤,也是借助幻法大阵的掩护勉强逃走,游方在花雨飘扬中想追上竹叶纷飞掩映的安佐杰,那也是相当不容易。

但是那剑尖发出如浅唱轻吟般的鸣啸,穿透神识始终未歇,吓得安佐杰一路未敢回头,这一逃一追就进入深林,翻过一座山头,一连奔出到十几里之外的另一片险峻深谷中。

不提这两人之间的追逃,楚芙喝了一声:“兰德先生追敌首而去,速解决纠缠之人。”

战况最僵持也是最平静的场面一直就在楚芙身边,两名黑衣蒙面人缠住了向影华,另外六名持刀秘法高手不断游袭。而向影华的天机大阵运转似天衣无缝,不仅护住了楚芙也让对方没有可乘之机。但另一方面向影华也等于被缠在了这里,对方两名高手功力深厚,此时已尽展绝技,她一时之间虽自保无虞也不便出击攻敌。

这一场混战双方都作了充足的准备,但等到动手时也都遭遇到很多意外,向影华等人也没想到安佐杰竟会安排了这样两位高手,而且一露面就缠住了她,一时之间竟无法再脱身。

等到此时战局终于发生了改变,那边消砂派众高手一出现,莫以明等人的覆亡只是时间问题,柳丝与乔治已经倒下,游方追着安佐杰走了,苍岚手挥分水刺直接奔了过来相助向影华。

那两名黑衣蒙面高手一看这个场景,假如再不逃的话就永远没有机会了,发出一声大喝,短斧挥出一片孤光似是斩开了地气裂隙,银梭洒出一片残影似是划断了灵枢移转,同时向身后的高坡处退去。

想走可没那么容易,看上去是他们缠住了向影华,但向影华运转天机大阵以神念之力同样也缠住了他们,身形打旋总有无形的力量挡在前面,踏步之间却在原地奇异的转了个圈,两位蒙面人皆是大惊失色。

他们身形一错位,短斧和银梭相击,联手发出最强的攻势,似有一片无形山川升起护在身前,浑厚地气定住山川似成屏障,灵枢之力移转竟将另外六个秘法高手时隐时现的身形都给逼了出来,被天机大阵的力量一卷同时持刀扑向楚芙。

这可不是另外六个人自己要扑过去的,等于被那两名高手从后面扔了出去,猝不及防间谁能想到啊?想躲已经来不及了,只有尽力挥刀带着神识之力企图以攻为守,而那两名蒙面人借机挣脱天机大阵的纠缠转身朝高处飞遁而去。

玲珑山中多溶洞,大大小小的洞穴玲珑满布,弯曲幽深相连,其中还有很多地下暗河,一旦逃到那种地带藏起来,恐怕再多高手也很难找到。

向影华一晃手链不紧不慢的飘然追了出去,她看上去并不着急,因为那两人逃的方向,正是万书狂与向雨华夫妇潜伏的位置。

一串轻脆的鸣响随身,月光带着淡淡几乎不可查觉的杀气,向影华从那六名刀客中间穿了过去,靠近她的三人莫明其妙手中刀落地,一抱脑袋就扑倒在地似是晕了过去,也不知元神受了何种冲击。

还有三人在半空中鱼跃持刀扑向了楚芙,但向影华连头都没回,因为苍岚已经赶到了。

苍岚的分水刺带着潮啸之音蓄势待发,然而却站定身形没有出手,因为她已经不必出手了,最后那三名歹徒让楚芙自己给解决了!那位清雅不沾尘的一情居士可能确实不擅与人斗法,但别忘了她毕竟是掌管九星派秘法传承的顺杖堂堂主,好整以暇出手一击总是会的,而且威力不小。

楚芙一直都没动手,而别人生死拼杀到现在神气消耗极巨,尤其是那六个人在天机大阵纠缠下一直游袭,此刻已是强弩之末,碰上楚芙肯定没有好下场。

只见楚芙从檀木方案底下很轻巧的抽出来一件法器,此器也是古物,假如游方在场一眼就能认出是唐代的铜雀银镜,古意雅致有千年意韵,却经过神识养炼不带那锈迹沧桑,掌心大小的亮银镜面光洁如洗仍可照人。

细长的鎏金铜柄,镜托处是双雀衔环的造形,而围绕镜面还有一圈莲花纹镶边。一般人看见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更不会知晓铜雀银镜之名,认不出这般雅物却可能会觉得它像一个煎荷叶饼的平底锅,就是小了许多而且打造的也太精致漂亮了。

楚芙纤纤素手轻轻一挥铜雀银镜,风中只闻莺鸣之声,镜面化作三道虚影正拍在飞来的三名刀客脑门上,只听那三人发出整齐的惨呼,身形被凌空拍落在地便无声无息爬不起来了,就如平底锅拍死鱼。

谁说这位楚堂主就一定不会出手伤人?这一击相当凌厉妙曼,却不带一丝烟火气。她一转身已经站了起来,冲苍岚道:“你速去助月影仙子追敌!”说着话手持铜雀银镜就欲去相助张道子等人,却发现已经轮不着自己插手了。

那边最后一声惨叫响起,莫以明已被格杀,所有来袭的歹徒没人再站着,这一场最激烈的混战结束了。而几名高手如张道子、翟冷已经离开战团向高坡飞奔而去,也随着向影华与苍岚去追那两名黑衣人。

两名黑衣人当机立断逃的很快,若真让他们翻过山梁消失在视野和神识感应中,恐怕就真的找不着了。但他们很不走运,离山顶还有十几丈的时候,突然身形一晃差点没有滚下来,紧接着地气灵枢乱卷,两人挥斧舞梭呼喝似是又在与人相斗。

拦路设伏之人却没露面,只在暗中运转早已布好的困龙回旋大阵,他们两人不管往哪个方向冲,都有回旋之力阻隔,再想破阵斗法已经来不及了。向影华已从身后赶到,就听手链声响起,天机大阵带着神念居然切入困龙回旋大阵之中,那两人身形一滞,移转的灵枢之力也陡然涣散。

万书狂从山石后面绕了出来,挥舞一根长棍重重的打在持斧黑衣人的背后,就听筋断骨折声一片,把那人扫下了山梁。持梭的黑衣人一阵胆寒想往山石后面闪,迎面却飞来一支长剑贯胸而入,直接将他斜斜的钉在了山坡上,向雨华也从暗中走了出来,这时苍岚等人也赶到了。

玲珑山一番血战终于平息,环顾整个战场却少了三个人——兰德先生与安佐杰不知去向,而九星派掌门沈慎一竟然也不见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