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二百五十九章、杀意茗香

六对三,还有楚芙掠阵,虽然云莫遥受了伤,但沈慎一等人占据了绝对优势。只是柳丝的修为不低,莫以明一直以来也显然隐藏了秘法修为上的实力,而且众人彼此太过熟悉,一旦动手就像平时演练一般,莫以明等人还能抵挡一阵子。

多年的同门,虽然展开神识困死了对方,但沈慎一并没有在第一时间下杀手,而是喝道:“你等真要行此恩断义绝之路?束手就擒,尚有一线生机!”

莫以明的嘴角有些抽搐,神色狰狞道:“沈慎一,你以为今天就吃定我们了?别做梦了,死期到了的人是你!”

这时楚芙突然喝了一声:“杨堡,你等也要自寻死路吗?”说着话手中翡翠短杖一挥,在室中竟传出风拂山野之声,她身边的毕丝竹随即挥杖,夹杂着丝竹之声合韵,带着冲击之力。木屋两侧的墙壁突然咔咔裂了几道缝,大块的碎木片飞出,可以看见墙外杨堡等几个人跌跌撞撞向后退去。

这一次聚会当然也有门下弟子随行,耐人寻味的是,沈慎一这边几位堂主都没有携弟子来,可能是预料到有冲突,在这种场合修为不足的晚辈弟子难免会被误伤,就算他们等人皆折损在此,也可为九星派传承保留血脉。但是莫以明等人却将心腹弟子带来了,目的是发难时协同动手,敢在这个时候配合他们偷袭掌门的,当然是早已有谋逆之心。

景年已死,但他的弟子杨堡率领莫以明等人的门下按事先约定好的计划,以枪声为号,从其他几间木屋里出来,悄悄包抄到会场的侧后方,企图破壁而入偷袭沈慎一等人,却被掠阵的楚芙及时喝破,未能得手。

杨堡等八名九星派叛逆偷袭未成,形藏已然暴露,也都向另一个方向退去,从会场入口处迂回。只见大门突然碎裂,连半边墙壁都被掀开,他们已与莫以明等三位堂主汇合一处,攒鸡毛凑胆子,一时之间声势倒也壮了不少,堪堪敌住沈慎一等人的攻势。

沈慎一长叹一声,手中短杖一缓,与他结阵的五名堂主神识之力皆是一弱,然后就听他一声断喝:“既然如此,休怪我不再留情!”

随着这一声喝,就像巨浪来前短暂的平静,紧接着神识之力如澎湃爆发,连黄昏的天色都看不清了。莫以明等人只觉眼前有满天星斗移转,袭来的神识之力并不只是从正面汹涌,而是四面八方时闪时灭,从一个意想不到的方向突然汇聚力量一击,然后又从另一个方向袭来。

沈慎一等人虽是面向他们,却等于把他们给包围了。这种秘法莫以明当然再熟悉不过,如今门中混战,十二杖法合击施展不开,这就是秘传的九星宫之术,用以攻敌最为难测,就算你了解对方的手段也不知道攻击会从哪个方向发起。

九星派第一高手沈慎一,联合五位堂主施展九星宫斗转星移秘术,而且此刻已不再留情,莫以明等十一人明显不是对手。首先就听见莫以明身后有一人突然惨叫半声,手中的短杖莫名飞出在空中断成好几节,一挺胸蹦了起来,然后落地扑倒,抽搐几下就再也不动了。

接着又是一声惨叫,同样的场景,莫以明身后又有一名九星派弟子倒地,令人胆寒心战,其他人眼看就要支持不住了。

莫以明怪叫一声道:“今日已成你死我活之势,奋起而斗尚有一线生机,大家莫要惊慌,援兵马上就到!”

他的话还没说完,掠阵的楚芙突然伸出素手一拍桌面,桌上那一杯茶凭空跳了起来,就像被人用手托着一般向身后一泼。她身后一米多远是很结实的木板墙,也是这座连屋顶都没了的木屋还唯一完好的墙。

茶水泼在木板上,竟发出冷水浇到油锅中的声音,木板瞬间就像纸糊的一般被撕开了好几道口子。楚芙再挥手中玉杖一引,毕丝竹也随着她的手势狠狠一挥短杖,半空中的白瓷茶杯炸裂,无数碎片通过裂口飞到了墙外。

只听几声闷哼,墙外两丈远的灌木丛中突然蹦出来四个人,身上穿着花花绿绿的碎纹衣,潜伏在那里几乎看不见,神识也收敛的非常好几乎感应不到,已经悄无声息的潜近,却被逼迫显露身形而且还吃亏受伤了。

被沾着茶水的白瓷片打中,却仿佛是被烧红了的铁水浇中一般,身上冒出了青白色的烟,再也隐藏不住蹦起来向后跳去,还在地上痛苦的连打了几个滚才站稳。这四人连声怪叫抽出一尺多长的短刀,声音比夜枭还难听,冲击神识一阵恍惚,楚芙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

恰在这时,她的左后侧传来了枪声,有人从离木屋最近的树林边缘朝着楚芙开枪,是安佐杰的贴身保镖乔治。他手持双枪,是九毫米口径的手枪,开枪的时机、地点、角度、方向掌握的都相当好!

身后的木墙还在,从这个角度谁也看不见走出树林的乔治,而且楚芙刚刚泼茶逼退了四名潜近者,注意力完全被吸引过去,神识又被他们的怪啸所冲击。乔治隔着墙壁在几十米外突然开枪,双枪连发,楚芙是挡不住的。

楚芙不出手只掠阵,却是这种场合最令人头痛的一个障碍,乔治判断的很准,首先就想杀了她。

他不用冲锋枪而用手枪,自然是为了控制的更好,想当初以游方之神识精微,拿微冲搂了一梭子也是晕头转向。乔治以秘法合枪法,其娴熟程度绝不亚于姜虎,他是南美人,父亲是当地的一位小毒枭,从小就是玩枪长大的。后来他的父亲在黑帮火拼中死了,他去了墨西哥,在一场械斗中差点送命被安佐杰所救,后来就一直跟着安佐杰。

眼看楚芙就要遭殃,神识中却传来轻脆的鸣响,那是天机手链的声音。这面木墙突然就像尘土一般泄落在地,如果仔细看的话,所有的木头都是从木纹处断裂化为细小的碎片,墙不是倒下,看上去是突然倾颓。

随着这面墙“泄”在地上,空中飞来的子弹似被一股无形的力量裹挟,全部打在墙体中然后随着碎片一起落地。这是游方等人从另一个方向恰好赶到,也只有向影华才有这等本事,神念能化为实形之力,及时救了楚芙。

向影华一出手,乔治身侧有四条人影飞遁而出,其中有两人也穿着花花绿绿的“隐身服”,手里拿着明晃晃的刀。另外两人身着黑色劲装,蒙着面,一人手持短斧,另一人手挥尖梭,从左右两个方向包抄而来。

“保护楚堂主为全场掠阵!”游方喝了一句,这句话是对向影华说的,同时拔出秦渔迎面冲了过去。

他前冲的时候向前挥了一剑,凌厉的煞意似把这一片空间都给划开了,侧面冲来的四人谁也没有挡住他。游方没有理会这四名高手,更没有理会不远处哇哇乱叫的另外四个人,直接杀向了乔治,苍岚手挥碧蓝色的分水刺紧随其后。

就这么一转眼的功夫,乔治已经换了弹匣,手持双枪侧向飞速移步避开锋芒,一边接连向游方射击,子弹带着神识之力打的非常准,每一枪都锁定游方。

而游方就似没看见子弹一般,左手托起了一座小巧的铁狮子,踏步看似轻盈,落地之势却浑然如山岳,子弹飞近就似被某种威势所摄,竟然带着尾羽烟光放慢了速度。

苍岚分水刺连挥,带着海潮呼啸之声,那些飞来的子弹就似被潮水卷起,飞落到一旁根本无法击中他们两人。他们在追乔治,看姿势是在飞奔,实际速度却慢得多,就似电影里断续放出的慢动作,在一波一波的无形力量阻隔中穿行。

他们是以血肉之躯、神识之力面对乔治这种高手射出的子弹,不可能以平时那样的速度冲过去,每一颗子弹都是无形的阻挡。

游方没有看见安佐杰现身,这种神识乱卷的场合,也无法仔细查探感应他在何处,所以沈慎一等人才需要楚芙掠阵。但游方却认准了乔治,一出手就想杀了他,就像乔治一出手就想杀了楚芙一样。

游方可是很清楚这种秘法枪手的厉害,假如乔治身前有掩护,让他从容的换弹匣连续射击,对所有人而言都是最大的威胁,必须第一个宰掉。

乔治仗着双枪连射掩护,退的速度比游方追的速度稍快一点,绕着战场迂回企图与莫以明等人汇合。游方在等他将弹匣打空,乔治也看出他的目的了,突然怒吼一声上衣撕裂飞开,露出了浓密的胸毛和赤精的上身。

游方一看这个架势吃了一惊,乔治要裸奔吗?不!他的腰间围着一条插满弹匣的皮袋,开枪节奏也变了,左手射速一缓,右手射速变急,左手的枪弹匣先打空,手腕一抖空弹匣落地,单手往腰部一靠,居然就把新弹匣给换上了!这手法也不知是怎么练出来的?

这稍微一缓的机会,游方逼近了几步,却无法阻止乔治开枪,而乔治已经到了莫以明等人的旁边,眼看就要汇合到一处进入战阵。

游方大喝一声:“沈掌门,速战速决!”然后他收起秦渔,一抖手从袖中飞出一只小巧的勃朗宁手枪,冲着莫以明等人的战阵也开枪了。

这边斗的激烈,而向影华那边却显得无声无息,面对八名高手的半弧形包围,向影华神色安然不惊不怒,反而说了一句:“毕堂主,速去助沈掌门,应速战速决!”

毕丝竹也不废话,知道自己比向影华差远了,一挥短杖离开楚芙身侧加入沈慎一的战阵,而那边八名高手已经出动了。一名蒙面人向下一挥短斧,神识中就觉得天空一阵发暗,似有一座山压了下来,别说站着,感觉连坐都坐不稳。另一名蒙面人横着一舞尖梭,周围的山峰似乎都被拉近了,带着压迫之力向中央聚拢,让人无法挣扎呼吸。

向影华的眉头微微一皱,这两人好深厚的功力!却不知是什么来路?他们都在运用灵枢之力,却没直接使用任何一派的独传秘法。

“卧牛派与形法派两位同道高人,我九星派素无开罪之处,今日为何助叛逆出手?”向影华没看出这两人的来历,不远处正在激斗中的沈慎一可能秘法修为不如她,但眼力见识是一等一的,神识微有感应,立刻就叫破了这两人的秘法修为根基。

那两人却没有答话,冷哼一声已经向着楚芙与向影华全力出手,另外六名花衣人在他们的配合下身形一阵恍惚似乎看不见了,神识感应也是若隐若现,四面刀光闪烁如幻。向影华也是一言不发,轻轻一摇手链,黄昏中似有轻纱般飘舞的月色洒下,如山岳般的威压、四面灵枢之力的纠缠,那幻影般的刀光仿佛都被这月色静静的化去。

在她身边,楚芙又拿起一只倒扣的白瓷杯,提起壶默默的重斟了一杯茶。茶水泻落杯中,淡淡的茗香飘散而开,若隐若无似乎弥漫着整个山谷,在这血光杀意中清雅而宁静。只有她一个人在向影华的天机大阵笼罩下,向周围展开神识不受任何影响,身处战场之中却似旁观着整个战场的变化。

茗香幽散之时,游方恰好开枪了,他可没有乔治那种本事换弹匣,也没有做这种准备,就有两支枪而已,另一支还藏在袖子里,子弹打完也就没用了。因此他没有向乔治开枪,而是向着莫以明以及他身后那些助阵的九星派弟子。

战阵之中神识乱卷,子弹自然会改变方向,不知道确切的目标是谁,但游方控制射击的范围,就是对着莫以明,子弹到了近处乱飞,莫名其妙第一个中枪的却是另一人,打在了额头上当即送命。

一支枪七发子弹打完,又有两人倒地,倒不是游方的子弹打中的,而是沈慎一等人突然加紧了攻势,莫以明被游方干扰阵法一缓,虽然将乔治接应至阵中,但这边又有两人被九星宫秘法放倒。

就在这时楚芙突然喝道:“师兄退后!”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