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二百五十八章、斯文扫地

安佐杰面带讥讽之色道:“人才就是人才,废物就是废物,二老板花那么多精力培养那两人,秘法修为高又能怎么样?没有其他的本事,又不会经营结交,反而引人猜忌冷落,什么事都管不了,在门派内根本不可能受重用,估计早就被怀疑有问题了,只是没抓住证据不好处置而已。”

乔治:“您的意思,这次把这两人也扔出去,用他们对付九星派,也借向影华之手除掉他们?”

安佐杰点了点头道:“是啊,姜天寒在卧牛派、叶幽之在形法派,虽然不受待见遭冷落,但是对二老板忠心耿耿,且秘法修为高超,是两把锋利的刀。现在不用,将来很可能会反手对付我们。”

乔治想了想道:“假如明天一战,藤野那边和我们这次带来的人折损大半的话,无冲派在中国及周边一带,可用的秘法高手恐怕就折损殆尽,就留下线组织了。”

安佐杰的笑容有几分得意:“我要的就是组织的势力与利益,不是忠于二老板而不可能听我指挥的秘法高手,这是绝对必要的清洗,却不能流露出痕迹来,然后才能真正掌控这里的一切。二老板想一举消灭九星派,让风门各派疑忌梅兰德,只要他的目的能达到就行。”

乔治:“可是这样一来,您在这里能调用的高手就不多了。”

安佐杰:“高手?不是秘法厉害才叫高手!就说那位梅兰德,真论秘法未必比詹莫道更强,仅论枪法的话也不可能比得上你,他真正高明之处不在这些。这次正是我们将组织下属势力掌握在手中的机会,也有借口将我们的心腹调过来趁机接管。”

乔治:“安德森先生,您才是真正的高手!”

……

第二天清晨,游方与向影华、苍岚返回了酒店,洗漱一番休息了一上午养精蓄锐,午饭之后收拾东西出门前往玲珑山风景区。这一次游方是尽可能的准备充分,画卷、秦渔、铁狮子都随身带着,还将一个旅行包挂在胸前。他长袖中藏了两把手枪,是在海南的时候包旻又特意给弄来的,型号与原先的完全一样。

向影华很简单,仍然只有天机手链随身而已,但是她将那一对冷云晶与七曜石分别交给了苍岚与游方,以备不时之需。苍岚想了想,又将游方送她的一对晶石中的七曜石给游方拿着,并请教了阴阳生煞大阵的毁阵之法。

这样她与游方手中就有两套冷云晶与七曜石,在发挥阵法最大威力毁阵之后,转瞬之间还可以晶石为灵引布成另一座阴阳生煞大阵,绝对的出其不意。这是游方送她的,虽有些舍不得,但是几人的安危更重要。

在玲珑山的外围,还有苍宵、翟冷等七名消砂派弟子暗中潜伏接应,游方的指令是来多少人都不必有动作也不必暴露自己,都放进玲珑山会场,等那边动手后,苍宵再率人包抄,里应外合一个也别放走。

玲珑山半峰隐蔽的高处,还有向雨华、万书狂两位松鹤谷的高手警戒,随时注意周围的动静,假如有人向山上逃窜,还可以突然拦截暗算。这一对夫妇非常擅长以阵法联手,而且早就悄悄将法阵布好。

如此安排不可谓不周详,再加上向影华、苍岚与游方自己,等于在玲珑山安排了十二名高手。尤其是消砂派,除了长老柳希言留守三亚之外,尽启门中精锐,他们加起来灭了九星派都足够了!这种场合修为不足、不擅争斗的一般弟子来多了也没用,如此阵容当然不是为了对付九星派,而是准备铲除安佐杰一党。

安佐杰既然看见苍岚与游方在一起,应该能想到消砂派还有人来,但是他恐怕想不到苍宵是动用了举派的精锐之力,而游方根本没打算与他有任何合作,反而暗中与沈慎一联手了。

这天下午游方与其他的游客一样,在玲珑山风景区玩赏,看上去好不悠闲。到了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游客渐少渐渐无人,山中下起了毛毛细雨,微风拂来落叶随雨丝四下飘飞。游方等三人却没有下山,在那条景致如诗的林间小道上走入了山林。

翻过一个山坡,在一株大树下停了下来静静的等候,前方谷中有几座幽静的木屋,就是九星派宗门聚会所在,聚会从落日时分正式开始。

雨中看不见落日,但一样可以感应天时,时间就快到了,苍岚不无担忧的说道:“我们就在这里等他们自己动手吗?”

游方感慨道:“一切都是安佐杰等人所述,我们虽然查出了九星派弟子行止不端,但毕竟没有他们与无冲派勾结的证据,九星派宗门聚会应当处置此事,这本就是他们自己的事。他们不动手暴露,我们难道还能冲进去搅扰人家的宗门聚会吗?”

向影华微微一蹙眉:“假如景年等人敢动手,那真是不可救药了,但愿别伤着楚芙。”

苍岚附和道:“我刚才也想到了她,假如九星派聚会上起了冲突,只怕伤了这位一情居士啊。”

游方扭头问道:“女人也会怜香惜玉吗?”

向影华瞟了他一眼:“你见过楚堂主,难道不这么想?”

游方:“那位楚堂主可能是不擅争斗,但秘法境界绝对不低,心中既有戒备不会没有应变自保之能,而且既然你们这样想,沈慎一等人怎会不这么想?不会不保护她,最后一个需要担心的才是她,若是景年等人发难,首当其冲的是掌门沈慎一。”

向影华叹了一口气:“无论结果如何,九星派冲突一起,必然死伤惨重,我们就这样眼睁睁的等着?总觉得有些不忍。”

游方:“养患已成,清理门户总有代价,这个代价需要九星派自己付,无论谁出手都有死伤,实在难以避免,难道还能首先牺牲消砂派弟子吗?沈慎一既有准备,门中事情应该能搞定,安佐杰不出手,我们也不出手。”

就在这时,山谷中突然传出一连串的声音,在四面引起阵阵回响,听上去像是有人在放鞭炮。看时间正好是宗门聚会开始之时,难道九星派还要先庆祝一下?

“是枪声!”向影华吃了一惊。九星派秘法自古以雅致入境,历代高手也多是风流雅士,今天倒好,这场聚会连开场白还没有呢,直接开枪了!

“是冲锋枪,一支是微冲,另一支应该威力更大。”游方听的更仔细,神色淡定仍在大树下背手而立。

苍岚的神色惊骇不已:“果然是无冲派的风格!”

游方:“楚芙选的这个地方,四面林木茂盛,斗法一旦展开,根本不适合枪战,运转神识感应相斗是最好的方式,但是他们一见面就在屋子里开枪,倒是真狠!”

枪声很短暂,估计一梭子搂完了也没有换弹夹的机会,随即就展开了秘法相斗。山谷中那座最大的木屋屋顶突然飞起,在细雨中化为无数碎片,就如飘零的落叶。神识纠缠交击、地气灵枢乱卷,一场双方都早有准备的混战就此展开。

游方还是站在远处的山坡上动也没动,向影华微微低着头道:“看似混乱之斗,彼此神识却交缠和鸣,本是拼命,却又似合演施法,这九星派的秘术真有些不同寻常。”

苍岚道:“我曾听沈四宝提过,九星派虽然一流高手不多,但是十二杖法合击却是风门各派中最强的一种合击之术,假如十二位堂主联袂出手,威力比我消砂派的二十八宿风水垣局大阵只强不弱。他们彼此之间都太熟悉,斗法反倒像演法,一时之间不容易分出胜负,可惜啊!”

这时游方带着微型耳机的右耳廓微微动了动,拂袖道:“有人从树林里摸过去了,人数还不少,有十几个!我们也过去,一切小心!”

……

九星派的冲突爆发的十分突然,十一位堂主在会场中刚刚坐好,沈慎一站起身来连开场白都没来得及讲,犯杖堂堂主莫以明突然从随身的电脑包里抽出一支手提式微冲,一言不发,对着掌门沈慎一与没杖堂堂主张道子就是一梭子。

这绝对是冷枪,而且太突然,在这狭小的室内空间几乎不可能躲开。莫以明如意算盘打的很好,先解决掉威胁最大的两名高手,剩下的就一切尽在掌握了。然而沈慎一却躲开了,第一个死的人居然是逆杖堂堂主景年。

莫以明刚刚举枪,沈慎一就似早有预料,突然一拍身前的桌子。

因为穿杖堂堂主孙风波已死,这次宗门聚会原定的主要议题之一就是选任一位新的穿杖堂堂主,普通弟子是没资格坐在这里的,因此屋子里只有十二张桌子,十一位堂主身前都是方桌,掌门沈慎一面前是圆桌。

手拍在桌子的边缘,圆桌面突然就立了起来,挡住沈慎一的身形并且凌空旋转,带着展开的神识之力形成一个似有吸引力的漩涡。他左侧的楚芙坐着没动,手中却祭出一根如翠枝般的翡翠短杖当空画了一个圆。

灵枢圆转随着神识展开,与沈慎一的秘法相合,以圆桌为中心形成了一道漩涡屏障,飞射来的子弹都打在了圆桌面上,再看这张桌面底下竟然衬了钢板。

沈慎一右侧的张道子面对枪口未躲未闪,似乎对身边的掌门有十足的信心,他身前的方桌一阵剧烈的跳动,紧接着就碎裂飞开,桌面下露出一支正在喷吐火舌的冲锋枪。

原来张道子也藏了一支枪,这位绸缎庄老板也够狠的,连枪都不拔出来,手在桌面下扣住扳机直接就开枪了,更冷、更隐蔽、更突然。屋中十二人绕壁而坐,这一梭子全是冲着莫以明去的,然而倒霉的却是景年。

按照原计划,莫以明一动手,柳丝与景年就同时发难突然偷袭。九星派在如今风门各派中虽不算强盛,但掌门沈慎一毕竟是威震江湖的一代高人,再加上身边的其他高手,莫以明也没有绝对把握置他于死地,只求伤了他与张道子,柳丝与景年策应动手就十拿九稳了。

可是沈慎一用桌面将全身都护住了,张道子拿着冲锋枪更不可能迎着枪口冲上去。与此同时,离杖堂堂主毕丝竹已经一纵身站到了楚芙身侧护法,而还有四位堂主也挥出了短杖,神识一体交织与沈慎一、楚芙等人结阵相合。

莫以明见到张道子开枪是大惊失色,一脚将身前的檀木方桌踢了出去,身形向侧后方急闪,他身边坐着的是横杖堂堂主云莫遥,和他不是一伙,张道子总不能乱射同门吧?莫以明同时枪口一转向云莫遥背后射击。

云莫遥也有所准备,正离席而起向张道子右侧跃去,反手一杖运转神识欲招架,落地闷哼一声已然受了伤,肩头中了一枪。他的功力本就不及莫以明等人,交手的形势也十分不利。

那边坐在毕丝竹身侧的景年见事态与计划的不一样,也按事先的应变方案起身向柳丝等人靠近,企图联手结阵斗法。柳丝的反应稍稍有些慢了,还没有挥出短杖接应他,而莫以明正在对云莫遥动手,同伙的对杖堂堂主李梦龙还在屋子的另一侧,景年一瞬间就落了单。

张道子拿的是威力更大的五六式冲锋枪,离的距离也就是五、六米远,当时屋中的桌子全部飞起来了一片混乱,他也不敢乱扫,最后半梭子子弹全送给了瞬间落单的景年。可怜景年一身秘法修为还没机会施展,连一句遗言都没留下,当场被打成了血葫芦。

一梭子冲锋枪子弹搂一下就打完了,然后谁都没时间再换弹夹了,扔下枪,满屋的被踢飞的桌子纷纷落地,活着的人已经结成三阵,手中法器都是短杖。这种场合也没法再开枪了,灵枢之力纠缠乱卷,子弹都不知道会往哪里飞。

毕丝竹展开神识护着楚芙未动,此时只有楚芙面前的桌子还是完好无损,上面还放着茶。楚芙展开神识为沈慎一等人掠阵,同时警戒外围的动静。而沈慎一率领张道子等五位堂主向莫以明、柳丝、李梦龙等三人出手。

神识之力交击,轰然一声,木屋的屋顶飞了,楚芙所布置静雅非常的宗门聚会之所,此刻已是杀气四溢、一片狼藉。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