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二百五十七章、夜幕玲珑

第一天下午和第二天上午,几人主要在锦城镇以及集贤村一带玩赏人文名胜,第二天下午还是秘法修行者的习惯,游方由野径入双林山。十月正是游林好天气,穿过丰茂林木,夏腊梅已凋谢,却恰见满山野果,偶尔摘一些尝尝,酸涩中却有香甜野趣滋味。

这天一大早,松鹤谷弟子万书狂就秘密送来了一个包裹,是张玺派人从一条货船上偷走的,打包让万书狂送到游方所下榻的酒店。游方拆开验看一番,几件货物包装上注明的是高档仿南宋官窑古瓷,可是取出东西却发现这世上真有拿真品冒充赝品的。

他未动声色,将东西收起之后命人打包送往沈慎一在青山湖的住处,自己仍然外出行游。到风景区当然就是来旅游的,更何况还有两位佳人同行,怎能辜负了这漫山美景。

双林山有天掌、骊珠、娥眉、云笔等峰,合泻玉岩、烷云池、万菊轩、迎晖亭八景。山中有一古寺名为双林寺,周围有九座山峰环抱,如居莲花之蕊,有诗赞曰“双林名刹隐诸峰,天目西来一片雄”。古寺已废,只有台阶庙基及石狮犹存,如今后殿已修复,香客络绎不绝。

向影华不喜欢往游人多、香烟缭绕的地方走,游方并未进寺,转身又朝山谷走去,只见道旁古树参天,耳闻泉流叮咚,前方石径横斜幽深。流经双林寺的涧水涌入仰天湾,然后从悬崖绝壁处翻滚而下,分叉后汇合流入上下深潭,如珠帘倒挂,银雾腾空轰然作响,便是泻玉岩瀑布。

三人远观瀑布良久,苍岚出神道:“此地有灵枢倒卷之相,半空半山半瀑半潭,隐然有天成阴阳生煞法阵运转。”

向影华道:“阴阳生煞大阵于阵法中至简,变化却最为玄妙,天机处处可见。听说兰德曾在南海向你讲述阴阳生煞大阵的感悟,此地一游,是否另有收获?……兰德,你可真会挑地方,我们下午还要去哪里?”

游方看了看山路上往来的游客道:“赶上黄金周了,人气可够乱的,我们去山谷中吧。”

周围九峰山势起伏绵长高低环抱,谷中是山洪泛滥过后的盆积地貌,此地气候温暖湿润、雨量充沛,生长的植物非常繁茂。这里有很多银叶柳、紫楠,已是千年古木,几人渐行渐深进入到古老的原始森林中,周围都是已生长数百年甚至上千的参天古树,这时天色渐暗日落西山,游方却在林中停了下来,闭上眼睛似是进入了沉思定境。

前文提过,山野中的风景区往往白天人很多,主要景点甚至热闹的像个菜市场,但是天一擦黑游人一走,立刻就是空山一座寂寥幽深,一日之间天时与人气轮转也宛如阴阳生煞大阵的变化,更何况游方等人身处深山远谷人迹罕至之处。

阳光已经从树梢上消失,周围渐显昏暗,游方这才睁开眼睛思忖着说道:“原来在此地运转心盘,竟是如此精微清晰感受!”

苍岚有些诧异道:“千年古木成林,自古就是各派传承心盘术最佳的修习之所,兰德先生能寻得此地,苍岚佩服的很,但以您的眼力见识,怎会发出这种感叹?”

修炼心盘术,最合适的环境就是周围生长千年古树的地方,因为树木有年轮,是天然的生机演变印记,神识精微处可以感应,这比感应天地山川间那沧海桑田的变化要清晰多了。自古各派凡是有心盘术传授的,基本上都会选择这种环境让弟子习练,已经形成传承上的一种约定俗成的讲究,就如下围棋的定式一般。

而高深莫测如梅兰德,怎会好像挺惊讶?所以苍岚有几分不解。

游方苦笑道:“苍岚姑娘所说,是宗门秘法传承经验之谈吗?可惜我当年未闻秘法之时,灵觉自发曾于懵懂间心盘直入,待到得师传之后,并未如此习练心盘,而是在彬州南塔上感悟运转心盘之妙。”

苍岚樱唇微张半天也没合上,倒吸了半口冷气道:“心盘直入?弟子非常人也,师传也是非常手段!”

向影华清楚游方师承的底细,倒也没有太感惊讶,只是微微有些意外道:“彬州南塔?很多年前,家祖父曾与一位前辈星夜在塔顶问论心盘,没想到兰德也有此经历,所习心盘与众不同。但既然来到此机缘之地,还是将自古心盘本源之法习练纯熟,方可更增精妙。”

游方抬头看了看天色:“那我今夜就不回去了,就在此山中定坐,感悟心盘运转之精微,你们呢?”

向影华不说话,也不必说话,游方要在这里定坐她自然就会坐在一旁,苍岚微笑道:“难得有机缘,我消砂派虽也有心盘秘法,但并非宗门所擅长,苍岚今夜也在此苍楠古林中感悟心盘妙趣。”

这三人都没回去,当晚就夜宿山中。

就在同一时间,离青山湖风景区不远的一处半山别墅中,有几人正在密谋,二楼会客厅中间坐的是九星派逆杖堂堂主景年与犯杖堂堂主莫以明。莫以明对景年道:“师兄啊,我刚刚接到消息,你发到船上的货箱被人撬了,丢了一批东西,其中恰好有烫手的,你怎么看这件事?”

景年的神色惊疑不定:“怎么偏偏在这个关口出这种事?听说那位灾星梅兰德最近到了杭州,昨天也来了青山湖,我总觉得心惊肉跳的,难道是冲着我来的?他怎会知道这些?”

小游子不知不觉在如今江湖上已是威名赫赫,在某些人心中他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在另一些人口中他又成了到哪里哪里就出事的灾星。

莫以明的神色亦是阴晴不定:“别忘了他曾杀了孙风波,而孙堂主的货你也接过,俗话说得好‘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看他真的是冲你来的,我恐怕也被他盯上了。”

景年恨恨道:“我们做我们的生意,关他什么事?何苦不放人一条生路呢!兔子急了还咬人,这是要逼人反扑吗?”

莫以明:“这本就是名利双收之举,当初他杀了孙风波孙堂主在江湖上一举扬名立万,还拐走了松鹤谷的月影仙子,真是美不胜收啊,这灾星尝着甜头了,欲拿我们当梯子踩呢。”

景年的语气中有深深的担忧:“我总觉得今年的宗门聚会不同寻常,楚堂主居然将我们招集到玲珑山,尘嚣中寻幽雅之境虽是她一贯的风格,可是那里的气氛有点不对,沈掌门难道想借机发难吗?这些年我身为执掌宗门戒律的逆杖堂堂主,门中弟子的很多买卖有问题,我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大家过日子都不容易,能帮就帮一把,沈掌门有所不满吗?”

莫以明:“沈慎一未必清楚这些事情,就如你我之间的生意,极少有外人得知啊。”

景年:“可是今天梅兰德来了,我们有些生意如果真被人抖出去,恐怕麻烦很大呀。六扇门自不会放过,按照本门戒律,往重里说恐怕有清理门户之忧,我身为逆杖堂堂主执掌宗门戒律,只会以最重的方式惩处,恐性命不保。今日想与师弟商量,万一有不幸,这身家老小恐怕要托付你照顾了。”

莫以明叹了一口气:“若景堂主有事,恐我也自身难保,假如明日宗门聚会上沈慎一等人真要发难,你我就束手等死吗?若要行险一搏,未尝没有生机。”

景年的神情有几分挣扎,想了半天才说道:“楚堂主自不足惧,最怕的就是沈掌门与柳堂主出手,你我没有胜算。”

莫以明见火候差不多了,探过身来悄然言道:“景堂主可清楚,与你我做生意的日本藤野株式会社,与梅兰德一向有仇,此次梅兰德勾结沈慎一欲对付我等,那边也来了一位安先生,愿意帮助我等灭掉梅兰德,为除此大患,柳堂主也愿与他合作,如此一来,我们拥有十成胜算。”

景年神情一惊:“竟有此事!”

莫以明:“景堂主意外吗?那藤野株式会社若无问题,怎会与你做那些生意?而这条线就是柳堂主给介绍的,她与安先生合作,也是顺理成章。”

景年:“那边插一手,目的何在?”

莫以明:“也是最近被梅兰德逼的太紧,迫不得已反击自保,而我们也是自保。就算沈慎一不在,我等也自可掌控九星派。而且安先生已经承诺,与我们联手只是为了除掉梅兰德,将来的九星派事务与他无关,在我们自己如何处置。”

景年凑近了上身,低下头压低声音道:“梅兰德逼他们太紧?那人姓安,难道是前不久在南海……”

莫以明打断他道:“景堂主心中有数便是,何必说出来呢?我们只是暂时合作,借人之刀以自保,躲过这一劫之后大家相安无事,江湖中也无人知道此事。而沈慎一等人遇害以及我九星派中这些丑账,无论是功是过,恐怕都要算到那梅兰德头上,只怕他已无福消受了。”

景年沉默了半天,似乎心中挣扎的很激烈,呐呐的问了一句:“那边有高手吗?”

莫以明打保票道:“有,当然有!安先生本人就是神念高手,而且还集合了江湖风门中两位暗藏的高人以及从日本调来的秘密势力,别说对付沈慎一,就算梅兰德、向影华、苍岚那些人都出手,也能一并消灭。”

景年还在犹豫:“虽然沈慎一、楚芙等人孤芳自赏疏于兼济同道,但真论过错还是首在我等,假如真的动手恐就无挽回余地,多年同门之情,难道就不可以别的办法化解这场危机?我看还是先静观其变,实在不行再……”

他的语气虽然犹豫,但下意识的已经直呼沈慎一之名,不再称之为沈掌门。

正在这时有一个人推门而入,正是景年的弟子杨堡,手中拎着一个血淋淋的人头。景年惊骇之下当即就跳了起来,抖着手指着他喝道:“这,这是孙风浪,你为何杀了他?”

杨堡愤然道:“孙风浪假意与我们接触密商,心中却不是真的要为他哥哥报仇,刚才偷偷溜走企图向沈慎一告变,我若不下手,恐怕师父您今夜就要遭殃。”

景年颓然坐下:“怎么会出这种事,你也太冒失了!孙风浪一死,冲突再无挽回余地。”

杨堡:“师父还想有挽回余地吗?人家早就不打算留情了!”

莫以明也说道:“孙风浪一死,沈慎一与我等已是势不两立,追查需要时间,目前只是失踪而已。宗门之会就在明天,要下定决心了断大患!”

景年怔怔的望着孙风浪的人头,突然间咬牙一拍大腿道:“大丈夫当断则断,事已至此,我们就好好谋划明日聚会吧,要来个先下手为强!”

书中暗表,这位被安佐杰“供”出来的逆杖堂堂主景年与无冲派还真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只有生意上的“合作”而已。他的生意本就与柳丝有合作,日本藤野株式会社这条线是柳丝介绍的,但他与藤野株式会社后来的“合作”,可不仅仅是茶叶生意。

孙风波行止不端,曾经被景年查到要以门规责罚,假如当时就处理了,孙风波后来恐怕也不会命丧游方之手。可是孙风波此前就送过他不少好处,出事后又苦苦哀求,并答应将生意上的好处与景堂主一起分享,景年一时鬼迷心窍竟然替他遮掩过去。

后来孙风波就通过他转手走私文物到日本,算是彼此照顾生意,景年也分享销赃环节的利润。再后来在南海渔村聚会上结识了詹莫道,这生意不知怎么给詹莫道知道了,却没威胁他什么,反而求他帮忙走私古瓷,借出口仿古工艺瓷的名义十分方便,算是同道之间私下照应,对彼此都有好处。

犯杖堂堂主莫以明在秦皇岛,向日本走私国家明令限制出口的稀土矿料,也被景年查出追问,结果莫以明求上门来,托他这条线合作生意分享利润。反正初一都做了也不在乎十五,景年放过了莫以明而且与他合作,藤野株式会社是求之不得,这些年钱也没少挣。

随着合作的时间越来越久,藤野株式会社方面委婉的提出想收购秘法晶石,曾让景年吃了一惊,因为这说明对方竟然了解风门秘法传承的事情。但此时的景年已经陷的很深了,无法放弃这种合作的关系,于是私下里通过向田华收购秘法晶石,加价转卖给藤野株式会社。

景年心中不是没有疑虑,但他一直安慰自己生意不过是生意而已,而且大家利益均沾都有好处,与九星派也无关系。但回过头来看,他就像一只蜘蛛编成了一张网,却把自己缠进去出不来了,就算他想放下,与他均沾利益的合作者也不能放下。

景年不是无冲派的卧底,甚至不是真正清楚无冲派的事情,但他这些年身为逆杖堂堂主所做的一切,真要被人掀出来放在明面上,只会受到最严厉的惩处。他原本还在犹豫,是否可以求沈慎一看在多年的同门之谊放自己一马。

可是杨堡杀了孙风浪,一切已经无法挽回了,景年终于下定决心发难。他却不是很清楚,其实莫以明才是九星派中真正与无冲派早有勾结之人,而自己的弟子杨堡,在这些年的生意合作中,早就被人彻底拉下水了。

……

莫以明与景年密谋时,青山湖畔的一处度假村中,安佐杰与心腹手下乔治也在密商,两人说的竟然是西班牙语,不时夹杂着几个中文名词。

安佐杰:“人都到齐了?”

乔治:“这次是转达纽约总部的指令,一切都按照二老板的意思在办,藤野那边的高手当然全调过来了,包括原先就在境内潜伏的,接到命令都赶到了玲珑山附近。这批人是二老板的心腹势力,正好借此机会剪除,你我不用出手,梅兰德是不会放过他们的。”

安佐杰:“二老板的目的是让九星派灭门,并且让江湖各派猜忌梅兰德,想达到目的总得付出代价吧?我一定会很好完成的!”

乔治微微一皱眉:“这次我们的实力很强,难道不借机除掉梅兰德?”

安佐杰轻轻摇了摇头:“还是尽量留着他吧,一来这是二老板的意思,我们的密谋还没到暴露的时候,不好公然违抗。二来有此人在,就能吸引二老板最大的注意力,我们才好借机做很多事。只要这次他与我们合作,将来就不好脱身了,好好利用这个人,他是我们掌握组织的一把梯子。”

乔治:“可是我们得小心,你难道就不怕他想借机杀了你?”

安佐杰冷冷一笑:“我当然得防着这一手,他身边的向影华十分不好对付,二老板在卧牛派和形法派秘密培养的那两名总也不受门派重用的高手,也赶到了吗?让他们蒙面跟着你,再加上藤野那边两名高手,专门对付向影华还有那个苍岚。至于梅兰德,他不论是真合作还是假合作,都是要出手的,假如情况不对,我就亲自会会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