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二百五十六章、雅游

茶室中空无一人,开门时有风吹进,四面茶座的卷帘微微发出清脆之声。柜台前店堂的正中间放着一张檀木长案,长案的一端摆着文房四宝,墨未研、卷未展。长案的另一侧旁边支着一个炉子,以活火烹山泉,铜壶冒着热气发出微响之声。

一情居士请三人坐下,游方坐在中间,苍岚与向影华在左右两边,她坐在对面提起铜壶、摆开茶具,开始冲茶待客。先用热水浇壶已毕,待紫砂表面因热气自蒸而干,又放下壶拿过一个白瓷罐,打开盖,用竹匙舀出一勺茶叶置于壶中。

茶罐打开初闻暗香扑面,茶叶取出,细看一芽二叶挺拔俊俏,壶是紫砂陶,杯是润白底带粉绿色姜花纹的玉杯。只冲了半壶水,一情居士端起茶壶晃了晃似欲倒茶,壶却悬在茶盘上方没有递过来。

也许是受了气氛的感染,游方看她冲茶已经出神了,见她举壶便拿起杯子递了过去凌空接茶。一情居士微微愣了愣,但还是顺势给他倒了一杯茶,向影华与苍岚本没有端杯的意思,见游方杯子里的茶已经倒上了,也端起玉杯递了过去。

一情居士的神情忍不住有点想笑,并没有给向影华和苍岚倒茶,游方接了一杯之后,她就把壶中剩下的水都给倒了,又冲了一壶。冲成之后却不再倒茶,只是抬起一双妙目似笑非笑的看着游方。

见此情景游方就知道自己肯定是把杯子举错了,但他脸皮够厚毫不改色,把杯子举到唇边先细细的抿了一口,玉杯不大,接着就一饮而尽,又把杯子放下了说了一声:“多谢居士的茶。”

一情居士问道:“此茶如何?”

游方抿了抿嘴唇道:“微有些偏涩,可能炒制的火候略有欠缺。”

一情居士微微点头道:“文火焙炒之茶是欠了点浓烈,茗汁内蕴,一冲发味不足。此茶冲泡之前需用滚水洗之,壶中润叶即可倒去,去其浮涩之意。而兰德先生真乃率性之人,不仅能品出此茶之蕴,且坦然品其浮涩。”

原来刚才壶里倒出来的不是第一遍冲泡的茶,而是洗茶的水,难怪向影华和苍岚都没动也没端杯子,倒是游方不明白讲究先把杯子伸过去了。而向影华和苍岚不想让他一人尴尬,也陪着他一起端起了茶杯,结果一情居士却没给那两人倒。

原来如此,闹了个笑话。游方放下茶杯大大方方的说道:“居士千万莫夸我,真不好意思,俺是乡下来的,对茶道一窍不通,举杯搅扰了品茗雅致。既然如此,请再来一杯,成不?”

一情居士又给三人都倒了一杯茶,有些疑惑的问了一句:“江湖传言,兰德先生不是海外归来的风水奇人吗?”

游方笑道:“外国也有乡下啊,他们就更不懂茶了,在居士您面前,外国土包子不更是土包子?”

话音未落,左腿右腿同时挨了不轻不重一脚,原来是苍岚与向影华都在桌子底下暗中踹他。如此清雅之境、清雅之谈,游方一开口简直有点焚琴煮鹤大煞风景。一情居士亲手给他泡茶,就算不是对牛弹琴也与对鱼拨弦差不多了。

一情居士只是淡淡一笑道:“兰德先生真乃大雅似拙,诸位同道,请品吧。”

游方又品了这真正的第一杯,感觉此茶香味淡、偏清涩,忍不住又问了一句:“这是什么茶?”

一情居士悠然答道:“天目山起杭州临安,余脉入宣城泾县,自古山中野茶无名,或曰天目云雾,或曰汀溪兰香。”

游方有些好奇的追问:“云雾和兰香,好像是两种茶吧?”

一情居士摇头道:“就是一种茶,但因生长之处地气灵枢不同,因此品味不同。高峰上云雾舒卷之地所采摘曰云雾,其香偏淡,茗香慢品方能觉其馥郁;汀溪旁幽兰谷地之坡所采摘曰兰香,其味偏涩,回味几番方能觉其悠远。兰德先生,您看这杯茶是云雾还是兰香?”

游方又举起杯子道:“那再来一杯吧。”

玉杯不大,茶壶也很小,倒完四杯一壶水也就没了,再冲第二壶斟上,入口涩味更浓,却隐含茶香,有绵绵若存之意。再品第三杯渐入佳境,茶香似含神若无。游方终于点了点头道:“此茶乃半峰缭绕之云雾,高坡溪源之兰香,今日见居士亲手所冲之茗,简直难以想像雅妙如斯,竟谙合移转灵枢之境。”

一情居士终于启齿而笑:“说我的茶好也罢劣也罢,能品出灵枢之境,倒也不枉降阶相迎。兰德先生是前辈,不必呼我居士之号,晚辈姓楚名芙。”

游方沉吟道:“楚芙?《楚辞》有云‘进不入以离尤兮,退将复修吾初服。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诗雅、人雅、此名亦有高洁之雅。”

他刚才在桌子底下挨了两脚踹,此刻开口终于拽了两句离骚,心中暗道幸亏当初吴屏东先生给他开过书单,要他补一补文辞意境上的修养,否则言而无文也难以真正体味古风之意境,现在还真的临时应景用上了。

一情居士的眼神微微一亮,这次没有等游方端杯,主动伸手持壶越过茶盘给他斟了一杯茶道:“多谢兰德先生雅赞,请用茶!”

游方今天一坐下就觉得与周围的气氛有点格格不入,在这里他感觉到自己真是个俗人,此刻才渐渐融洽。修习秘法神识精微有利也有弊,如果神情气质与环境气氛不融,总感觉有些别扭,现在才算放松下来。

一情居士并没有任何斗法的意思也没有其他的冲撞失礼之处,但是与她说话,游方刚才下意识的有点想擦汗。

再品半峰云雾、溪源兰香,掌中玉杯已透暖,佳境若携而无形,向影华轻声吟道:“一碗喉吻润,二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惟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蓬莱山,在何处?玉川子,乘此清风欲归去。”

苍岚在另一旁道:“原来月影仙子也喜欢玉川子这首《七碗茶歌》?今日才知兰德先生大巧藏拙,乃真风流雅士。”

游方憋了半天才接话道:“玉川子的七碗茶歌我不是很熟,倒是修习秘法之时,曾听闻过他的诗诀——独食太和阴阳气、浩浩流珠走百关,绵绵若存有深致。”

这一段还是当初向影华在楚阳乡时对他讲述的,游方心中直叹气呀,今天来的目的是为了试探一情居士,同时也是一种公开的示威与警告,怎么一见面坐下气氛就完全变了?连一句带杀气的话都说不出来,别说杀气,连俗尘烟火气都被洗去了。

这时楚芙端杯悠然道:“一心、二叶、山泉水,四月清明、午采茶,六两青、七碗露……”

游方见这三位女子一边品茶一边聊的挺投缘,想了半天,终于还是硬着头皮开口煞风景道:“楚芙,你身为九星派顺杖堂堂主,掌管宗门秘法传承事务,为人高洁清雅令人仰慕,但如今之江湖风波诡秘,九星派传人散居各地乏核心维系,恐有沾污染浊之忧。去年我曾杀穿杖堂主孙风波,沈掌门率众相问,却问出门风不整之尴尬。近日我仍有所风闻,九星派如孙风波之属尚有余忧,楚堂主如何看待?”

楚芙如凝玉素手持玉杯微叹道:“承平之世乱于暗,人心之染化而已。世人或以清浊自诩,却不知仅是逐流而动。非以九星传人而辨清浊,非以秘法高下而辨雅俗,九星门下若有诡秘奸恶之徒,无论如何当清理,我门中亦会处置,而兰德先生若遇之,不妨再行诛孙风波之举,九星合当感激”。

苍岚一见对话的语气有变,也问了一句:“那楚堂主您呢,若九星派大动成劫,将置身于何处?”

楚芙把杯子放下了:“我是守护宗门传承之人,九星秘法非以强横为清雅,非以式微为浑俗,一脉真意不绝,如此茗中味语。”

这话让游方琢磨了半天,想说什么却终究未开口,唉,还是喝茶吧。告辞之时,楚芙仍将他们送到门外,在阶下拱手。向影华回头看着她似很有感触的说道:“楚堂主之清高,我等自无话可说,人各有所责,无论何门何派有您这样一位执掌秘法传承的长老,弥足珍贵,只惜这世上浊流滚滚,不知茗中味语有何感叹?”

向影华的言外之意——执堂宗门秘法传承,像一情居士这样的长老再适合不过,监察宗门、约束弟子行止确实也不是她的责任。九星派有这位顺杖堂主在,不论有何波折,亦能保一脉真意不绝。但只怕九星派接下来要发生的事,会让楚芙受不了。

楚芙悠然道:“时因温香氤氲而缓,流逝终归恬然。”

三人对视一眼,同时还礼而去,沿山中起伏公路步行,转过一个弯走出很远,游方这才小声的问了一句:“依你们看,一情居士可能是无冲派一伙吗?”

向影华与苍岚齐声道:“绝无可能!”

游方有些感慨:“只是一番小坐饮几杯茶,你们就能断言她没有问题,我坐在她面前也感觉雅境能涤荡人心,这位长老秘法修为境界不低啊。”

苍岚皱眉道:“修为境界当然不低,但她却不是一位斗法高手,我甚至感觉此人根本不擅出手与人相斗。”这话按通俗的理解就是功夫高未必会打架,假如说习武的话,此人习练的只是一种身心修养而非技击之术。

看见楚芙本人游方也有同感,想一想,林黛玉抡板斧、李逵描眉是什么形像?实在想像不出来。

向影华若有所思道:“九星派若无问题,本就用不着这样的长老出手与人争斗,她只需执掌秘法点化弟子有所悟即可。……兰德,你问我们,自己又是如何看待她?”

游方摸了摸后脑勺,神情有点古怪,很冒失的说了一句:“我怎么感觉遇到了一位文艺女青年?”

向影华瞪了他一眼:“兰德,此言差矣!世上弄才艺而懵懂之人太多,因此常受人讥语。见才艺俱佳真雅致者,你仍同声讥讽,实在不该!”

苍岚也不满的说道:“前辈,你怎能如此评议楚堂主?欲弄风雅而未解真意之徒,岂能与真雅士相论?”

游方乱说话又遭到了鄙视,讪讪笑道:“我就是开个玩笑嘛!……看来九星派如今真是良莠不齐,听说其自古传承以雅致入意境,颇有孤芳自赏之意,听闻之后我本在心中有几分讥讽,可是见到了这位顺杖堂堂主,却觉得可笑之人其实是自己。”

苍岚笑道:“知道你是开玩笑,兰德先生是游走江湖大雅不工率真之人。”

游方:“不过话又说回来,影华,如果你也像她那样,我恐怕不知是捧着还是供着好,只觉得自己太俗啊。”

向影华也让他给逗笑了:“率真而游,正是兰德可慕之处,而影华就是影华。”

游方整了整衣襟呵呵笑道:“今天去了一趟一情居,似染化了高洁清雅气,感觉也是一位雅士了,回头找个地方吟诗去。”

苍岚则在一旁打趣道:“真的吗?这我倒没看出来,反倒是昨日在钱塘江边作画之后,兰德先生之形容气度有从容定意。”

就在这时,有一辆送客去风景区的出租车空驶回程经过,一踩刹车停在路边,司机冲游方喊道:“老板,打车吗?从这里送到西湖,只要五十!”

游方一侧身喝道:“什么?五十!当我不识数呢,打表二十就够。”

司机嚷道:“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哪能打到车?连公交车都不通!少说你也得给四十吧,陪美眉出来玩,还这么小气?”

游方:“反正你也是空跑,这里打不着车,车也拉不着客。”

司机:“最少四十,否则绝对不拉,真没见过这么小抠的,也不怕女朋友笑话?”

游方一摆手道:“管你四十、五十,我本来就没想打车,快走快走,别打扰我陪美女散步的雅兴。”

司机很不满的发动车开走了,口中还嘟囔着骂了一句:“小气鬼,走出去就等着磨破脚吧!”

等游方转过身来,发现向影华与苍岚都看着他掩口而笑,花枝乱颤都快笑弯了腰。

……

青山湖又名会锦潭,位于杭州以西四十公里外的临安市青山县,最早是一座水库,建成后形成了与自然山川相谐妙如天成的人工湖美景。一道大坝如长虹截住南苕溪形成青山湖水面,周围有西径山、玲珑山、九仙山、宝塔山环抱,连绵起伏风姿绰约。

游方到了青山湖,最直观的感觉就是人走入了画卷中。这画卷不是他袖中携风景的画卷,就是天地之间自然展开的一幅山川雅意,不知不觉中让人怡然而融入。

这个风景区也是国家级的森林公园,有小天鹅,长尾雉、白鹳、黑鹳等多种珍稀鸟类栖息,还有各种罕见甚至在别处早已灭绝的植物,比如夏腊梅和裸子银杏。银杏如今已是非常常见的景观树木与行道树木,在全国移栽培育的范围很广,但是最早世上仅存的古生银杏,就出自青山湖旁的天目山中。

青山湖中还有一片水上森林,是六十年代从北美引进的池杉,如今在百万平方米的水面中已形成山林倒映的独特景观,除了池杉之外,近岸浅水中还生长着很多原生湿地植物。青山湖整片水域有十平方公里,四面秀竹苍松茂郁,青翠之间层次变化美不胜观。水中鱼翔潜底,水上鹭鸟嬉游,置身其中如入天地灵枢之清悠意境。

周边一带也是吴越文化集中之地。青山湖北麓有钱王故里锦城镇及钱王故里景区,是吴越国创始人钱镠出生地及墓葬地,有浙江保存下来的唯一的帝王之墓城,景区内还有砖木结构的唐代功臣塔、水丘氏墓、康陵等吴越国文物史迹。

锦城镇外有保锦山,南涵宝塔山,苕溪与锦溪双溪萦回,再往东北部有西经山,又名双林山,属天目山龙脉之发端,风水绝佳处有一古村名集贤村。地灵而人杰,在宋元时期这个村接连出过十八名进士,集贤村由此得名。这里是典型的风水宝地、秀美山园,村旁的东山就是传说中东晋谢安隐居之地,“东山再起”的典故源于此。

青山湖水不深却含情脉脉、山不高却灵秀非凡,有着钱王出生、衣锦还乡等真实史载典故,有苏东坡手植的学士松、手书的九折岩以及历代文人墨客造访留下的摩岩石刻。

游方拜访一情居士之后的当天下午就来到了青山湖,这一天和第二天与向影华、苍岚一起在周边行游玩赏,于山水画卷中寻古访幽,携美同行心旷神怡,一番生死血战就在眼前,然而在他身上却看不到半点烟火杀气。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