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二百五十四章、山气日夕佳

游方很震惊,他刚刚还在猜疑九星派是否被朝和集团的势力渗透的很深,除了景年之外还有哪些人有问题?不料安佐杰居然带着截杖堂堂主柳丝来了,事情已经很明了,柳丝就是无冲派一伙,只是不明白她怎会和安佐杰搅在一起,还敢跟着安佐杰来见他!

他仔细打量着柳丝,此人身穿藕荷色短袖上衣,裸露的手臂就似一对纤巧的嫩藕,下身是浅绿色的长裙,点缀着深翠色的叶状图案,在烟雨中就像微风拂过的柳丝,人长的很美恰如其名。听说她已经四十多岁年近五旬了,可是身材袅袅宛如少女,容颜显得也相当年轻。

看见她游方就在暗暗琢磨,此人至少已有移转灵枢之境,否则不可能将形容保养的这么好。据说孙风波是九星派仅次于沈慎一的第二高手,看来传闻不尽如实呀,要么是这位柳丝堂主隐藏了实力,要么是她不愿意与人争强好胜,既然与安佐杰走在一起,恐怕隐藏实力的成分居多。

再看她的头发和肩膀被雨打湿的地方,并不是沾湿淋漓,而是凝雨如丝,就似一张宣纸上淡淡扫过几笔水墨。虽然理论上秘法修为到达移转灵枢之境,可以借助天地之间的生机滋养形容,但这并不是万能的,人和人之间也有区别,一般女人在这一方面特别下功夫,看看叠障派掌门皓东真人就知道了,人家还是一位出家的道姑呢。

听见柳丝开口,苍岚和向影华都抬头望了过来,眼神甚为犀利,游方也一直看着她,三个人六只眼睛如六把刀,过了半天也没人说话。最后还是柳丝被看的实在受不了了,退后一步又低头抱拳道:“兰德先生为何这样看着我?”

苍岚冷冷的开口问道:“我只是奇怪,柳堂主怎会与这些人走在一路?难道与无冲派早有勾结,你可是潜伏的很深啊!”

柳丝轻轻叹了口气:“我不想辩解什么,说受人恩惠早有合作倒是真的,说早有勾结却谈不上,想当年我并不清楚帮助我的人是谁。”

在这烟雨笼罩的夕佳亭中,柳丝说出了一段往事——

她家祖上就是做茶叶生意的,可向上追溯十几代已经好几百年了,历代人开垦山地种植茶园,家业越来越大已经发展到近千亩的规模,是当地非常殷富的茶商兼大地主。解放后先是茶庄被公私合营,然后在历次运动中被抄家,还好她爷爷是九星派弟子,秘法修为高超命也够硬,暗中还有同门关照,最终得以颐养天年。

柳丝从小就拜入九星派门下修习秘法,算是世传弟子,她一直有个愿望也是爷爷临终时没有说出口的遗愿,就是恢复家族几百年来的传统茶庄。上世纪八十年代时茶庄还在,属于一家国营茶厂,柳丝就算有心也没机会收回。当时流行搞承包,她想把茶厂给承包下来,师兄沈慎一等人那时也不富裕,把自己的积蓄都借给她这才勉强够。

茶厂承包下来之后,经营的情况却很一般,倒不是卖茶叶不挣钱,而是柳丝将主要精力都放在恢复传统工艺和改善茶树品种上。茶树是需要定期更换的,只有一定年份的树种才适合大规模的人工采摘与商业生产,而这片茶园的茶树已经老化了。

又过了几年,到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流行“抓大放小”,所有经营不善的中小型国营企业,当地政府都支持私人收购。这也是中国大陆第一批私人财富增值的狂潮。很多资产状况与经营前景都不错的企业,却因为种种原因负债累累,账面净资产极低甚至为负,以非常便宜的代价就到了私人手中。

实际情况是以管理层收购为主,很多“精明”的厂长、经理早几年就打了埋伏,将账面净资产做的很低甚至连年亏损,就是为了私人收购时方便,到时候往往不用付现金,只要肯承担银行债务就能接过企业。

柳丝也很想收购这家国企茶厂包括所属的几百亩茶园,但是想收购这家企业的人很多,因为谁都看出来它虽然账面上的资产状况一般,但是经过柳丝这几年的经营,未来的底子打的很好。眼红的人一多可就不好办了,柳丝这几年没赚太多钱,疏通关系与收购茶厂都有困难。

这时沈慎一等人的事业也刚刚起步,大家的资金都很困难,实在帮不了她,却有一位海外来考察的投资商帮了她。这人在茶庄购买欲带回国的礼品茶叶时听说了柳丝的事情,愿意资助她完成心愿,不仅投资入股而且帮她“疏通”了关系。

柳丝终于收购了祖产茶园自己开始经营,刚开始这是一家中外合资企业,后来她渐渐的用自己的积蓄买下了外方的大部分股份,总算实现了祖父的遗愿。茶庄经营一直有固定的合作方在帮她,每年都将她茶园中出产的茶叶预定收购,生意上的事情几乎不用操太多的心。

后来她逐渐扩大生产规模,但到了新世纪,市场竞争日趋激烈,有几次因为异常气候导致大面积减产,她的茶园差点没破产,仍然是合作方帮她度过难关,门派内的景年也成了她最大的合作方之一,生意在磕磕绊绊中越做越大,近两年终于恢复了祖业规模。

这些都是外人所能看见的,而很少有人知道对她提供最大帮助的人来自无冲派,一直与她做生意的,其实是朝和集团下属在日本的商行。更要命的是,逆杖堂堂主景年也在与那家藤野商行做生意,买卖的规模不小,而且最早还是她给介绍的。

接下来再发生的事情柳丝就没有多说了,让游方自己去想吧,她最后道:“兰德先生,我并无与唐氏兄弟勾结之心,得知曾受人恩惠一度也很为难,但后来想这不过是在商言商而已,我有利他们也未必无利,与九星派无关,是我的私事。直到近日才获悉无冲派的图谋,不得不做出选择。”

游方眯着眼睛问道:“请问柳堂主做出了什么选择,又怎会和安佐杰走在一起?”

柳丝愧然答道:“安先生通过无冲派的关系找到我,让我很是吃惊,听了他说的话之后更是震惊。原来唐氏兄弟几十年来处心积虑,重点针对我九星派下手,渗透腐蚀已深,因此我才答应与他合作。”

游方不动声色的追问:“合作?你的目的何在?”

柳丝:“我和兰德先生的目的是一样的,您不也是与安先生合作了吗?安先生选择与你联手,恐怕多少也是因为你杀了孙风波,早已猜疑九星派之事。我的目的是清除无冲派潜入九星派的卧底,重整宗门。”

游方笑了,又问安佐杰道:“是柳堂主整合宗门,还是你安先生重设九星派好暗中控制?”

安佐杰笑着摇头道:“我可没有这种想法,早就说过,有共同的利益和共同的敌人才有合作的可能。我的目的只不过是为了对付唐朝尚,也仅仅是自救而已,将来无冲派是不是还叫无冲派无所谓,我也不会与诸位为敌,大家相安无事。而柳堂主重整九星派成功,这不是皆大欢喜吗?”

游方点头道:“嗯,还真是皆大欢喜。”

安佐杰接着说道:“我知道兰德先生不信任我,所以今天才把柳堂主请来,您应该相信我说的话了吧?实话告诉你,唐朝尚重点的报仇对像就是九星派,花的精力比其他各门各派加起来都多,当年七大派围剿无冲,当时的九星派掌门沈卷是招集人,也是唐家兄弟眼中的首恶。……如今九星派中很多人,早已被唐朝尚通过各种关系拉下水,并不都像柳堂主这样忠于宗门传承。”

游方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柳丝,两眼望天想了一会儿,这才又问道:“安佐杰,芙蓉谷怜心桥设伏暗算月影仙子,南海中发难企图谋害各派传人,都是你指挥的。不论你想怎么做,也不论你与唐朝尚之间有何私怨,那是你自己的事,风门各派是不会放过你的,我怎么可能与你为伍呢,传扬出去岂不是开罪天下?”

安佐杰不慌不忙的答道:“这些我也清楚,您是不可能与我公开合作的,这有损于您的声望与人脉,但我可以在暗中帮你,既不公开出面也无人知晓,肃清九星派的功劳归您,更添您的江湖声威,这样未尝不可。”

游方轻轻一击掌:“安佐杰啊安佐杰,我发现你不仅是人才,而且是雷锋!”

安佐杰皱眉向远方望去:“兰德先生此话何解,我与那雷峰塔有何关系?”他是个彻底的老外,来到西湖知道有个雷峰塔,却真的没有听说过雷锋。

游方也不解释,笑眯眯的说道:“听起来这笔买卖不错啊,无论怎么样都是我赚,柳堂主图谋肃清九星派烂根枯枝重整传承,可是您又图什么呢?”

安佐杰:“日本的藤野株式会社以及九星派的这一批人,是唐朝尚安插在亚洲最强的一批心腹势力,对于我按中国的成语来说就是如鲠在喉,我虽然以组织的名义可以暂时调动他们,但将来是不可能指挥他们的,恐怕到时候他们反而会来对付我。如果把他们拔掉,无冲派以及中国境内的分支势力也就大部分肃清了。”

游方有些纳闷的问道:“哦,这么简单,我还以为你们的组织很强大呢?”

安佐杰答道:“这是两回事,我师父唐朝和与现在的当家唐朝尚发展组织,以无冲派秘法传承为核心,但达到一定规模之后,很多分支就与无冲派无关了。秘法修行弟子毕竟是少数,这是一个以利益聚合的团体,盘根错节势力越来越大。

兰德先生认为,无冲派培养的秘法高手能潜入境内与各大派为敌的又能有多少?您在南海遇袭时遇到的渔船,来自越南黑帮,只是与我们组织有合作关系,与无冲派本身并无关联。唐朝尚能够完全指挥并控制的、肯不顾组织长远利益为他的复仇而卖命的秘法修行弟子只是一部分。

如果借机将之铲除,剩下的事情我自有办法去渐渐掌控。李冬平与潘翘幕先后死在你手中,姜虎也全军覆没,无冲派在国内的分支势力已经被你收拾的七零八落,这一点我还要感谢兰德先生,若非如此我还无法彻底重新整合,借此机会将无冲派的外围组织以及各种资源掌握在我手中。

美国总部那边本就是我起家的根基所在,事情就不用兰德先生来操心了,我只能承诺你我各取所需,将来井水不犯河水,我做朝和集团的生意,不与你们风门各派发生冲突便是了。”

安佐杰一边说,游方一边在肚子里琢磨,这小子如意算盘打的真不错,假如真让他的想法成功了,无冲派在他手中重新整合,将来后患更大!安佐杰达到目的之后,恐怕反过手来第一个要收拾的就是游方,因为有些矛盾已注定不可调和,暂时的合作也掩盖不了。

为了对付一个唐朝尚,却去培养另一个更可怕的唐朝尚,养虎为患的事情傻子才会做,趁着这小子还未成气候,赶紧剪除才明智。怜心桥和南海两次行动,已足以证明其狠毒与不择手段。游方绝对不会和他真的联手合作,一旦出了任何差错,将来等于受他的钳制。

心里这么想,表面上却很满意的连连点头:“嗯,安先生今天让我很是意外,看来有些误会可以放下,请问你打算怎么办?”

安佐杰的笑容有些狡猾:“我已经放出一点风声,就说兰德先生来到杭州要彻查九星派与无冲派勾结之事,那沈慎一有所警惕,将在几天后招集各堂堂主密会,商议怎么对付你,地点选在临安青山湖,以每年宗门聚会的名义。”

游方皱了皱眉头:“我不信九星派中全是你们的人,否则你还动什么脑筋,直接下道命令不就完了?这叫我如何分辨,能把话说清楚点吗?”

安佐杰:“其实很简单,如果兰德先生和月影仙子也出现在青山湖,看什么人暗中对你出手就明白了,这是最好的分辨方法,否则就算我给你提供一份名单,你也不会相信的,对吗?”

游方突然冷笑一声:“你这是拿我做饵?钓鱼呢!”

安佐杰也嘿嘿一笑:“互相合作就得冒点风险,我相信兰德先生的本事,又有消砂派暗中相助,只是有惊无险而已。至于九星派与唐朝尚相勾结的势力,正可借此机会一次挖清铲除,柳堂主重整宗门的愿望也可实现,而兰德先生的大名将再次威震江湖。”

游方点了点头:“好,我就去青山湖一趟,柳堂主,消息属实吗?”

柳丝点头道:“今年十二堂宗门聚会,定在三日后的青山湖风景区,仍然是由顺杖堂堂主一情居士选的地方。”

游方:“近日在九星派中还有何事?”

柳丝:“今晚沈掌门将在味庄宴请前来拜山的消砂派掌门以及一众弟子,随后就会与一情居士商议宗门聚会之事。至于具体的安排,我会随时通知安先生的,您和安先生应该知道如何处置。”

游方一拱手:“那就这样,我等安先生的消息,你们快走吧,让人看见了并不好。”

安佐杰还礼走出了夕佳亭,一面走还一面吟了半首诗:“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游方在背后笑道:“这是上午,也无人饮酒,您的诗不应景啊。”

西湖的雨来的快去的也快,安佐杰走后,刚才还如断线洒帘般的雨渐渐小了,在西子湖上化为一片飞丝,飞丝成雾又随风散去,阳光透过云层悄然洒下,天居然晴了,过了不久,苏堤上来往的游客渐渐多了起来。

游方、向影华、苍岚一直坐在夕佳亭中没走,连午饭都没吃,欣赏这雨后初晴、湖光潋滟、莲花摇曳的风景,日影移转直至傍晚,夕照雷峰荡漾半湖轻霞,霞光映衬佳人窈窕,游方坐于亭中真如身处仙家妙境,胸臆画卷舒张,襟怀无声感叹。

……

杭州有一家知味观,号称老字号百年名店,总店地址就离沈慎一的四宝斋不远。说起来倒是有点令人汗颜,因为这家饭店的历史满打满算至今不过九十七年。经过百年动荡,如今能完整保存下来传统神髓滋味、并能温故知新发扬光大的老字号已经非常少了,这样一家饭店亦属难得。

知味观在民国初年不过是一家普通的小吃铺,就和我们在街边看见的小饭店没什么区别,经营小笼汤包和猫耳朵等小吃。但如今已经发展成为一家大型的连锁餐饮集团,拥有自己的配送中心和食品加工厂,传统的“知味观”招牌是它的核心所在,但是资产经营已经超出了一家饭店的概念。

味庄是知味观在西湖边开设的分部,就在杨公堤旁,占地七十亩,沿湖岸五百米,共有六栋建筑掩映在湖水山林间,就如六只停泊岸边的巨大画舫。沈慎一率众宴请苍霄掌门以及消砂派同道的地点,就选在这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