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二百五十三章、烟雨西湖

掌握天机大阵,对游方来说并没有直接的用处,这座大阵几乎不可能以一人之力布成,向影华那串天机手链是合三代高手之力打造,可不仅仅是晶石的成本问题,只有在她手中才能随时运转天机大阵。游方既没有这个本事,也不拥有天机手链。

就算别人拥有这串手链,如果修为不够或者不了解其阵法,也同样运转不了天机大阵。向影华传授游方这些很显然有两方面的用意,一方面天机大阵可破一切幻法,游方如果遭遇到无冲派的幻法大阵,至少有可借鉴之处。

另一方面更重要的,她希望与他之间在联手施法时,神念运转到极致也能毫无破绽。以前两人之间不是没有联手施法,在祭祖地灵枢仪式上、在白云山庄、在南海,各种秘法他们配合的毫无痕迹,但那是以游方为主,向影华是刻意配合他。

假如将来真遇到凶险场面,向影华全力运转神念施展秘法,她的修为比游方更高,游方就必须以她为主全力配合,自然要了解向影华所施展秘法的关窍,两人联手才会发挥出最大的威力。向影华已经打算好陪游方一起去杭州,不仅查清九星派之事,并且顺手设伏将安佐杰铲除。

据说那位安佐杰也是一位掌握神念的高手,能运转真正的幻法大阵,对付他恐怕还需要向影华亲自出手才更有把握,游方继续充当拔冷刀、开冷枪的角色更有威胁。

也只有在这种时候,他们才能甩开苍岚、牛金泉、慕容纯明单独相处,这几位客人总不好意思连人家在道场禁地中谈论秘法时都跟着吧?在其他大多数时候,向影华倒也没什么失礼之处,几位年轻弟子经常在一起讲解阵法变换、垣局消砂、定山地气、风水形法等方面的心得体会,大家都很有收获。

这十天看似轻闲,可有人私下里没闲着,游方至少通过三条途径在查九星派逆杖堂堂主景年,最先查出的是一条令人哭笑不得的消息。

景年是开茶庄的,主要经营杭州一带的龙井、毛尖、云雾,但是茶庄里什么茶都卖,不仅零售而且批发,网上生意也做,据说在各大网上论坛和QQ群里经常卖铁观音的,就有他手下的一批伙计。

除了茶叶生意之外,景年还经营高档织锦、折扇、绸伞、仿古瓷器,主要是向日本出口,有一家藤野株式会社已经与他保持了多年的合作关系。如果说无冲派下属势力中在日本有分支机构,而景年是九星派与他们的居中联络人,那么他们很可能就以藤野株式会社为掩护。

有一条线索是向笑礼秘密提供的,景年曾私下里从向田华那里大量收购晶石,是向田华私自开采的晶石最大的买主,每年交易额都接近千万。虽然景年本人不能算没钱,但是花如此重金收购晶石,又不是以九星派公开的名义,多少令人起疑。

本来这些交易也算不得什么,松鹤谷犯不着因为这件事去追查他,但安佐杰把这人给供了出来,就值得重视了。向笑礼和游方都怀疑那些晶石非常可能落到了无冲派手里,在南海中遇险时,詹莫道突然祭出三枚晶石运转三元大阵,打了游方一个猝不及防,很显然是早有准备而且暗中认真习练过。

向家也是做矿产买卖的,而且生意做的很大,方方面面自然有很多内部关系,刻意去调查还真查出来一件事,据说景年私下里还与人合作做矿业走私,向境外走私国家限制出口的稀土矿,只是做的非常隐蔽,向家只查出来风声却没掌握证据。如果此事属实,恐怕那家藤野株式会社进口的也不仅仅是茶叶和丝绸。

这种事本来是国家海关管的,松鹤谷也犯不着去亲自插手,想做好公民顶多报个案,但如果牵涉到与无冲派的勾结,就无法坐视不理了。

还有一条线索是在乌苹留下的电脑资料里查出来的,詹莫道与景年之间有生意往来,景年曾托他在海南收购工艺礼品。这本来是江湖同道私下里的帮忙,看上去也没什么疑点,但联想到詹莫道送给庸万花的那些海捞瓷就令人寻味了。

别忘了景年还向日本出口杭州特产的仿南宋官窑瓷,如今做古董生意都是用赝品冒充真品,但有一种情况是反过来的,在走私出口的时候,往往是在仿古瓷中夹带真品,几乎查不出来!

但如果真是走私海捞瓷,在海上直接出境、公海中渔船交接更方便,何必绕这么一道弯呢?可能是游方猜错了或者还有别的问题。

这一条线索游方托自己最信任的寻峦派去查,而且并不让陆长林获悉,只让张玺通过自己的私人渠道暗中调查一件事,就是景年出口日本的那些仿古工艺瓷究竟有没有问题。想查这条线索有点难度,除非有内行人开箱。

张玺就是做航运生意出身,可以设法派人或托人混上运货的船,要么开箱检查要么干脆把东西偷走。张玺私下里表示不太容易,要给他点时间,他一定会尽量安排的。

游方人留在松鹤谷中看似悠闲无事,只是与佳人私会而已,但暗中的功课已经做的差不多了,这才准备离开江西动身去杭州。而苍岚说她的父亲苍霄这几日正巧要去杭州拜访九星派掌门沈慎一,这次南海渔村聚会九星派没有派人参加,但詹莫道也发出了邀请,他要上门去解释几句,她打算去杭州与父亲汇合。

牛金泉还想跟着到杭州去凑热闹,苍岚问他道:“师弟难道没有别的事吗?我记得牛掌门临去之前,叮嘱你快去快回。”

慕容纯明也道:“掌门之间的拜访,你一个晚辈弟子去凑什么热闹?对了,你们太白山好玩吗,我还没去过呢,这一次想去看看,你们是如何在那里修习定山秘法的,不会不欢迎吧?”

慕容纯明不仅把牛金泉拉走了,还要跑到人家卧牛派的道场所在太白山去玩。苍岚离开松鹤谷前往杭州与父亲汇合,而向影华陪着游方也去杭州,与此同时,松鹤谷弟子万书狂和向雨华夫妇也出门了,就是放假出去旅游,走的是不同的路线。

苍霄明面上是去拜山,实际上是要和沈慎一当面将话挑明,所以也没必要藏实力,他将门中第一高手翟冷带在身边,另外还有七名精锐弟子随行。外人看上去是为了礼数隆重,但沈慎一心里应该明白,对方是为了防身。

……

十月初,正值国庆黄金周长假,杭州一带游人如织,尤其是各大风景名胜旅游点几乎是人满为患。在这个时节无论谁到杭州来玩都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比如有这么三位年轻人这些天就总在西湖边漫步。

他们并没有刻意隐藏行迹,但也没有通知谁,就是私人旅游而已,假如三人在西湖边坐着饮茶的场景让江湖同道看见了一定会很惊讶甚至在心里犯嘀咕,兰德先生行游竟然有这两位美人陪同。

可是没人清楚这三人看似游山玩水,却一直保持着高度的警戒,因为他们很清楚安佐杰很可能已经来到杭州,无冲派的势力正在暗中注意他们。这就算打招呼吧,游方大大方方的告诉安佐杰自己来了,表明了合作的态度,同时表示消砂派也插手了,下一步就看安佐杰想怎么办了。

他们就住在西湖北岸的一家酒店,订了三间房,向影华住中间,游方在左边,苍岚在右边。平常人游西湖,也许一天之内就转遍了,可是这三人显然不同,每天都在湖边以及湖中各处游玩。

西子湖有十景之说,其实何止十景,移步之间妙处万千,就看怎样去欣赏了。

他们就是来看“风景”的,消砂派的垣局变化,讲究的就是微妙之间的地气移转。松鹤谷所擅长的风水阵法,高深处立地为灵枢神念运转。游方是第一次来杭州,附近有很多可去之处,但他只是随着这两名高手游西湖,将这移步可变的灵枢风景领略透彻,也好消化最近所感悟的秘法玄妙。

十月的杭州天气还很热,游方身着长袖单衣,苍岚和向影华穿着长裙披发而行,这一天是多云天气,一大早从岳庙方向沿苏堤入湖,还没有过跨虹桥天上就落起了雨点。这雨来的很急,顷刻间就在路上溅起了密密麻麻的水花,很多没有带伞的游人都到桥头旁的小卖铺里买伞,有人则匆忙找地方去避雨。

苍岚微笑道:“雨中赏西子,倒是别有一番情趣。”

走过跨虹桥雨已经很大了,伞几乎都撑不住,苏堤上看不见几个游人,大家都让这突如其来的一场暴雨给赶跑了。这雨在近处是相当大,但落在西湖中的景致却很奇特,湖面上升起一片朦胧的水烟,远望如梦如幻。三人都没有打伞,就在雨中穿行。

“有人跟着我们。”向影华与游方并肩而行,淡淡的说了一句。

“但愿别冲煞了这西湖烟雨的风情。”游方也淡淡的答道。

向影华笑了笑:“那要看你的心情如何了。”

游方:“我不想污了这西子湖的水,现在不是时间也不是地点。”

向影华突然眨了眨眼睛:“你在南海渔村受伤醒来,一睁眼想吃的就是藕粉,这西湖的藕粉可是很有名啊,看来是不该在这里冲煞风景。”

在望山桥上远望小瀛州和烟雨中有些飘渺的三潭印月,苍岚突然回头说了一句:“前方也有人过来,雨意不沾身。”

游方点了点头:“这个见面地点选的可真好,不带一丝杀气,我们去夕佳亭中坐坐。”他们走进夕佳亭,就似挑开倾泻的雨帘一般。

亭中有一对情侣正在相拥而坐,脚下还放着雨伞,见这三位如神仙般风采超然的男女走进来不禁眼神一亮,然后那女的脸色却突然有点发白,悄悄扯了扯男的袖子坚决要冒雨离开。那男的一开始不愿意,直说等雨小了再走,可是拗不过女友,说着说着自己却莫名其妙打了个冷战,然后撑开伞搂着女友的肩膀冒雨走了。

在路上,他问女友:“你怎么回事,这么大雨恰好有个地方躲,为什么非得走?伞根本挡不住,你看,这裤子都湿透了。”

女的小声道:“你没长眼睛吗?刚才那三个人根本就没打伞,可是全身上下一点都没湿,大白天闹鬼了!”

男的突然醒悟过来:“哎呀,真是啊,连鞋都没湿!难怪我看他们就不像一般人,会不会是许仙、白娘子和小青啊?再回去看看。”

女的拧着男的胳膊道:“你还敢回去啊?小心蛇吃了你,人家是什么人关你什么事?”男的又莫名其妙打了个冷战,没有真的再回夕佳亭,一路朝雷峰塔方向去了,从此这西湖中又多了一则令人真假难辨的现代传说故事。

“此处是夕佳亭,可惜今天有雨,又是上午。”苍岚看着远处的湖面轻轻叹息了一声。

“心怀夕,佳人在,也不负此亭之名。”游方轻轻摇着一把刚买的折扇,也在看风景。

“在此雨意之中,正合苍岚姑娘秘法心境,何必感叹呢?”向影华也开口说道,随着说话声,众人的神识中传来悦耳的天机手链鸣响,她已在悄然运转神念。

苍岚答道:“我非是感叹此情此景,而是感叹那九星派,门下传人一个个看似都是清闲雅趣之士,不料暗查的结果却令人叹息不止。”

沈慎一开的四宝斋,就在离西湖西岸不远的延安路旁,景年开设的野趣茶庄总部离四宝斋只有三站路。九星派众人在世面上各有营生,还有开绸缎庄的,比如没杖堂堂主张道子,还有开画室的,比如离杖堂堂主毕丝竹,而顺杖堂堂主一清居士就在灵隐寺旁开了一间茶室,而且饮客常以字画会友。

他们都有生意上的合作关系,而且都是世代传下来的买卖,虽然在之前几十年一度中断,但是这些后人还是干这些营生,显得都很有雅士风范。

犯杖堂堂主莫以明住在秦皇岛,算是比较另类,做的是矿业买卖,据向笑礼暗中调查的最终结果,与景年合作走私稀土的就是此人。非常令人奇怪的是,走私稀土从秦皇岛更方便,何必绕这么大弯子跑到杭州通过景年的出口生意呢?

可能是最近国家查的紧为了掩人耳目,或者因为景年是监督门中弟子行止的逆杖堂堂主,所以要分一杯羹同流合污?这是游方还没想明白的问题。

另一位截杖堂堂主柳丝,住在福建乡下,是开茶园的,承包了数百亩山地,主要出产乌龙茶还有别的茶品,是景年的野趣茶庄主要的供货商之一。进一步查出来的结果,原来在网上和QQ群里卖乌龙茶的那些伙计,其实是柳丝雇的,也经常给野趣茶庄帮忙。

穿杖堂堂主孙风波原先是在福建做水果生意的,主要进口台湾的水果批发到大陆各地,而他的弟弟孙风浪也是九星派弟子,目前是内堂执事。孙风波出事之后由景年彻查孙风浪,据说并没有查出他和哥哥的恶行有关,也就没有多余的责罚处置。

九星派看似松散,但在共同的传承体系下,这些人在世面上的关系可够复杂的,几乎是盘根错节扯不断理还乱,却没有经过统一的整合。假如一个人有问题,这千丝万缕的痕迹太多了,谁也不敢保证其他人没有牵连。

正在说话间三人突然同时住口,抬头看向亭外的小路,雨中又走来三条人影,入亭时也似挑开雨帘。他们也没有打伞,当先一人金发碧眼,高鼻梁、浓黑的眉毛,相貌十分英俊,就是眼神看上去让人觉得有些不舒服,此刻却带着彬彬有礼的微笑,浑身上下毫未沾湿。

他身后是一男一女头发和肩膀都湿了,裤脚和鞋也几乎全被打湿,但身上还是干的,穿行大雨至此也很不简单。

那金发男子走进夕佳亭,先像模像样的抱拳行礼:“兰德先生好兴致,竟然在此时此地约我,烟雨西湖风景凄迷,还有月影仙子和南海龙女两位佳人相伴,羡慕啊羡慕,安佐杰有礼了!”

苍岚坐着没动也没说话,而向影华就似根本没看见他一般,连眼皮都没抬,游方倒是微笑着站起身来拱手还礼道:“安先生真是守信之人,我约你就来,这两位同道是何方神圣?不妨介绍一下。”

安佐杰一指左边皮肤棕黄,看上去像一位南美混血的男子道:“他叫乔治,是我的助手兼保镖,不瞒您说,他也是一位神枪手。久闻兰德先生擅使双枪、枪法如神,他一直十分佩服,还说找机会一定要切磋请教。”

游方笑着摇了摇头:“切磋倒不必了,我的枪法稀松平常,只是开枪之后从来没有留下活口,难免伤了和气。……这位美丽的女士,哦不,小姐,又是谁呢?”

安佐杰身后那名女子主动抱拳行礼道:“九星派截杖堂堂主柳丝,拜见兰德先生!”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