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二百五十二章、借刀

“诚意?那好,我就表示足够的诚意!你可知道除了消砂派有詹莫道之外,风门各派中还有什么人是我们组织的卧底?”安佐杰似在冷笑,不紧不慢的反问了一句。

游方也不紧不慢的答道:“唐氏兄弟处心积虑几十年,就是为了对付江湖风门各派,以你们的财势拉一批人下水并不难,这些人也未必清楚自己在与谁合作。但是如詹莫道这般人物应是屈指可数,不要指望随便找几条小杂鱼来糊弄我。”

语气虽然很平静,可是游方在心里直犯嘀咕,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唐家兄弟手中既有钱财又有人才还有充分的时间,想打埋伏并不难。有些所谓的“卧底”,并非需要是秘法修行弟子,比如乌苹就是一名财务人员,很类似现代社会常见的商业间谍。

像詹莫道这种能够跻身门派传承核心的重要人物自然极少,培养起来很不容易还要靠运气,可是说除了詹莫道之外其他各派中一个都没有,游方也不信,而且他最怕的就是这种人,冷不丁要人命啊!

安佐杰接下来的话让游方心惊不已,还真是猛料:“九星派穿杖堂主孙风波死在你的手上,掌门沈慎一曾率领内五堂堂主前往松鹤谷问罪,我师父唐朝和听说之后很是心惊,这才决定来到中国境内调查。兰德先生还要装糊涂吗,你真不知孙风波与我们组织的关系?我不信!”

游方诧异道:“孙风波与你们无冲派有什么关系?”同时心中暗道难道自己是歪打正着,把无冲派在九星派的卧底给杀了?刚刚杀了李冬平紧接着又杀了孙风波,这莫名其妙的巧合事件难怪会惊动唐朝和。只是已经死无对证,安佐杰的话很难证明真假,反正孙风波死的不干净,再往死人身上泼脏水,人家也无法再分辩。

安佐杰嘿嘿笑道:“我有足够的诚意,但兰德先生这么说话就显得诚意不足了,我可不信你毫无察觉,就是为了让你信任,我才说出了孙风波之事。”

游方不惊不怒道:“孙风波已死,你怎么说怎么是,谁也无法再找他查证了,就不能说点更有价值的事情,让我们可以真正的合作吗?”

安佐杰在电话那边轻轻咳嗽了一声道:“孙风波是九星派穿杖堂堂主,他私下里做的一些买卖你就不清楚吗?与你们在南海抓住的那位麦克·布什差不多,合作对象就是无冲派在日本的分支机构,据我所知,孙风波死后,沈慎一把他的儿子也派到日本了,你说他是去干什么的?”

孙风波与无冲派在日本的分支势力有勾结?听安佐杰的语气,孙风波死后,沈慎一把儿子派到了日本继续勾结?这情况可就严重了,一杆子支到掌门父子头上!可是游方认识沈四宝,也清楚沈四宝为什么要去日本,还偷听过沈家父子私下里的秘谈,若说这两人与无冲派有勾结,他是万万不信的。

“有证据吗?”游方只问了四个字。

安佐杰:“那孙风波身为外七堂堂主之一,偷鸡摸狗的买卖做了不少,九星派难道会毫无察觉吗?想要证据的话倒是真有,那逆杖堂堂主景年,在内五堂中监督门内弟子行止,这种事早就应该处置,为何不闻不问?实话告诉你吧,他才是九星派与无冲派居中联络之人,也是他替孙风波遮掩的丑事。”

“有证据吗?”游方仍然是不动声色的问了这四个字。

安佐杰:“证据也不是没有,乌苹给你留的材料中就有蛛丝马迹,可惜都让你给烧了。”

“在那些材料中找证据一一追查?你以为我是傻子吗!刚才说沈慎一派儿子去日本,又是怎么回事?”游方一边问一边心里琢磨,乌苹留下的材料根本没法查,就算其中包含有价值的信息,可是淹没在乱七八糟各种资料中,线索太多也就等于没有线索。不过还好,他留下了乌苹的笔记本电脑,上面有详细的记录。

安佐杰又补充道:“九星派十二堂,内堂与外堂堂主都与无冲派有勾结,你认为这个掌门就没问题吗?以你们中国人的话来说,它的根子早就烂透了。今天说了这么多,我相信以兰德先生的本事,一定可以查出问题来,我给你留个联系方式,如果需要合作的话,我会全力支持,真正表达诚意。”

这回是安佐杰先挂了电话,留下了在黑暗中直眨眼的游方,假如真如安佐杰所说,九星派自掌门沈慎一都与无冲派有勾结,这下可就麻烦了!游方并不相信安佐杰所说的话,但也不得不怀疑其中真的有大问题。

……

九星派与其他江湖风门各派不同,它如今的组织结构比较松散,在旧传统与新时代之间似乎显得有些脱节。

自古以来九星派下设十二堂,其中顺杖、逆杖、缩杖、离杖、没杖为内五堂,掌管各项宗门事务,穿杖、斗杖、截杖、对杖、缀杖、犯杖、横杖为外七堂,主要是对外结缘和打理各项世俗中事。而这种组织形式在人员流动不大、世代族聚为主的传统农耕社会中,显得很安然隐逸。

但是到了现在商业社会,九星派传承本身没有足够雄厚的家业积累,各堂弟子也不可能保持传统的族居方式,他们又不是以地域、家族、产业为核心凝聚,因此显得相对松散。九星派其实是以秘法传承本身来维系的,就像隐居在现代社会、修习同一派秘法、世代传承的一个组织。

沈慎一本人是杭州四宝斋的老板,孙风波是福建的水果商,内五堂几位堂主都在杭州定居,其中景年是一位茶业商人,在江浙一带开了好几家连锁茶行,但他主要的生意是向日本出口茶叶和茶道用具。

九星派不像松鹤谷或鸣翠泉那样,有核心的家族世代传承与核心的祖地灵枢道场,又不像消砂派或寻峦派那样,顺应时代形势建立了以门派传承为内核的产业基础。从这个角度来看,寻峦派的张玺这种人还真是非常重要的人材。

九星派传承的最核心是九星宫秘法,是锻炼神识最重要的手段,也是他们最擅长的一种阵法,同时还有十二杖法传承,类似于消砂派垣局消砂变化的一种秘术,因此当年祖师爷就建立了十二堂,内堂堂主就相当于其他门派的内堂长老,定期在一起聚会商议门内传承事务,门中弟子有什么事,同门之间也互相协助。

在如今江湖风门各大派中,九星派相对而言实力偏弱,这种强弱并不是指人多势众,九星派的弟子人数并不少,但一方面核心的力量不够强大,另一方面如今的高手确实不多。被游方所杀的孙风波是门内第二高手,秘法修为仅次于掌门沈慎一。

九星派中并没有神念高手,沈慎一的修为距离化神识为神念尚有一线之隔,更别提其他十一位堂主了。其实就游方所见,消砂派中也没有一位神念高手,但明显实力要强大的多,他所接触到的苍霄、苍岚、翟冷、柳希言、詹莫道皆有移转灵枢之境,而且功力深厚。消砂派的核心凝聚力很强,这几十年打下的基业也非常雄厚。

虽然出了詹莫道这样的事,但门派的根基并没有受到明显的动摇,在如今的风门各派中已经算是实力很突出了。唐朝尚派詹莫道到消砂派来卧底,恐怕就是考虑到这个因素,另一方面消砂派与中原传统各派历史上的往来不多,与当年的江湖旧怨也没太大关系,所以显得出人意料。

在各大派中,寻峦派的传承也相对式微,年轻弟子中连一位突破移转灵枢之境的高手都没有,张流冰、张流花兄弟也是刚掌握神识不久。但好歹人家还有包旻、张玺这两位高人撑住了场面,虽然代掌门陆长林不成气候,但内外事务还是有模有样。假如张玺重整寻峦派成功,下一代弟子的成长也应该很快。

九星派也是当年参与围剿无冲的七大派之一,如今这个局面是最适合渗透的,假如唐朝尚同时选择消砂派与九星派下手,倒也符合兵法中的奇正并用之道。

安佐杰爆出了这么大的“猛料”,暗示整个九星派的根基都已经被朝和集团所侵蚀,游方是始料未及啊!他不敢全信又不敢不信,至少他认为沈慎一父子是没有问题的。但安佐杰的话肯定不会乱说,有些事情不需要别人提供证据,只需指出哪里有问题,你知道该去查什么就可以了。

安佐杰特意提到了逆杖堂堂主景年,游方有印像,当初在松鹤谷中,率先起火架秧子企图在众人面前“烤”他的就是此人。假如安佐杰提供的情报是虚虚实实,那么这个人很可能有问题,要查的话就应从他查起。

但这一次涉及到的情况太严重,游方可不敢乱说,天亮之后,他连慕容纯明和牛金泉都没敢找,倒不是不信任这两个人,而是有些事情没有查实之前实在不应该在江湖同道面前传开,万一有人爱八卦不小心走漏了风声,谁都不好做人!

想借助江湖风门各派的力量去查九星派,目前来看不太可能,只能游方自己去查。但他还必须要有帮手,想了半天,请来了自己绝对信任的向影华与苍霄父女,就在房间内播放了这段通话录音,几人听完之后都良久无语。

“若说九星派也有詹莫道这等人物,我想应该是可信的,安佐杰既然要利用你,不会一点实话都没有。但若说沈慎一父子也有问题,那是绝对不可能。……这里没有外人,老夫说一句难听的话,就算沈慎一是无冲派的人,到了如今地位也一定是反水了,不再想受唐朝尚的控制,更何况沈慎一是九星派世传弟子,他爷爷就是九星掌门,参与过围剿无冲!”

“沈慎一真的派他儿子去日本了吗?孙风波真的与无冲派在日本的分支有联系吗?我想这才是重点。”苍岚在一旁提醒道。

游方苦笑道:“沈慎一之子沈四宝确实去了日本留学,但恐怕另有缘故,与无冲派应该并无关联,这是偶然事件,前因后果我清楚。”

苍霄看了游方一眼:“原来前辈已经查过了。”

游方摇了摇头:“我并没有查过,只是机缘巧合偶尔得知,个人的隐私不足为外人道。”

苍岚问道:“现在该怎么办?这事没法公开说,但若不追究恐怕后患无穷,詹莫道突然发难已经令人心惊不已。”

苍霄想了想,终于沉吟道:“我决定去杭州拜访沈慎一掌门,私下里对他说清楚,如果我们选择相信他的话,这件事内外一起动手清查比较方便。这一点,恐怕安佐杰想不到。”

苍岚又问道:“如果沈掌门真有问题呢?”

苍霄:“若万一不幸如此,沈慎一知道自己败露,一定会设法对我们动手的,这样恰好证明了事实。这种事情,玩阴谋不如来阳谋,因为他如果出了问题,性质完全不同。”

苍岚:“这样的话,您岂不是凶险了?”

苍霄笑了:“岚儿啊,你毕竟还是年轻不尽知江湖世故,应该和兰德先生多学一学,我公开拜山他如何翻脸动手?若有问题也只会当面装作无辜,或狡辩或假意承诺调查以自证清白,再寻机暗中下手,怎可能承认与无冲派有勾结呢?别忘了我们手里没证据,假如真有证据还用如此麻烦?”

游方扭头问道:“影华,你为什么一直不说话?”

向影华露出思索之色:“我一直在想一件事,安佐杰应该很清楚你在消砂派,假如要去查九星派的话,也只能借助消砂派,而消砂派如今与无冲派已经是势不两立,闻讯绝对不可能坐视不理。”

游方点了点头:“是这样的,他应该很清楚。”

向影华:“但别忘了,无论是兰德你还是苍霄掌门以及苍岚姑娘,与九星派都有旧怨,万一出了什么差错,值得猜疑之处很多。”

这话说的很关键,别忘了游方以及苍家父女和九星派都有过矛盾。游方杀了孙风波,沈慎一曾带着内五堂堂主去问罪。而沈四宝在长辈提亲之后,公然放浪形骸,让苍家父女很尴尬几乎下不了台,江湖同道都当笑话看。

虽然这些事情早就过去了,回头看并未结怨,但假如真起了冲突,难免引人联想。就像一个人平常无事倒好,假如出了什么事警察来调查的话,首先列出的作案嫌疑人就是以往与他有过恩怨冲突的。

游方也点头道:“这一点我也想到了,看来九星派中确有与无冲派有勾结的人,但应属于忠于唐朝尚的嫡系势力。安佐杰插手不了也很难真正指挥,因此想借我们之手剪除,同时挑起我以及消砂派与九星派的矛盾,放大冲突斗个两败俱伤,也让江湖各派疑忌。我虽不清楚安佐杰具体想怎么做,但若是我来设局,大概也就是如此了。”

向影华:“你清楚就好,那打算如何处置呢?”

游方一拍桌子道:“查,当然要查,而且要安佐杰帮我查!我就答应与他合作对付九星派,将计就计,不仅要搞清楚谁有问题,更重要的是顺手灭了安佐杰。”

苍岚微微吃了一惊:“兰德先生,你想借此事除掉安佐杰?”

游方冷笑道:“那是当然,有什么不应该吗?”

苍岚:“我只是意外,按照一般人的想法,既然安佐杰要与你合作暗中对付唐朝尚,你不应该这么快就直接对他下手。”

游方点头道:“是啊,这正是他想不到的,这个人我早想除掉了,除此之外没有更好的动手机会,我何必按照他的想法去做呢?”

苍霄突然伸手拍着游方的肩膀道:“老弟呀,你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安佐杰与唐朝尚最终谁也不能放过,有这么好的机会为何不利用呢?清查九星派的问题是其一,顺势搞清楚无冲派在境内还有哪些分支势力是其二,但如果收拾了安佐杰,这些事都会迎刃而解,老哥佩服啊!我们不能让那个安佐杰牵着鼻子走。”

他一激动居然喊游方老弟了,论起来应该叫他师叔才对,江湖上的尊称也是兰德先生。苍岚与向影华对望一眼,神情都有些古怪,想笑又没敢笑,凝重的气氛冲淡了不少。

几人又密谋了一番,然后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当天按原计划起程前往松鹤谷,牛金泉与慕容纯明结伴同行。游方在松鹤谷中停留了大约十天,仍然住在上次那个院落中,每日与向影华一起在谷中漫步,并谈论各种风水阵法的玄妙。

松鹤谷中一共有十三处地气灵枢阵眼,上次游方并没有查探清楚,实际上松鹤谷也不会允许外人去查探的。但这一次向影华陪着他参观,居然带着他将各处灵枢阵眼布置讲解的清清楚楚,显然已经没把他当外人了。

虽然游方一直想借鉴各派秘法传承的精髓,但此刻却有点不敢听,可是向影华神情淡然,自然而然讲解天机大阵的各处玄机。向影华是松鹤谷的掌仪长老,不会莫名其妙做这种事,也不应该完全出自私心,掌门向笑礼一定是点头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