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二百五十一章、三国演义

安佐杰这么做,就不怕唐朝尚起疑心吗?既怕也不怕,因为他早就看出来,二老板已经对他起了疑忌之心,或者不能说是疑忌,他与唐朝尚之间的分歧是明显的,就像唐朝和与唐朝尚的分歧一样。但是人家是几十年同生共死的双胞兄弟,彼此之间可以互相进退容让,而安佐杰不过是唐朝和的弟子而已。

安佐杰所代表的,是美国当地的新生代势力,他们加入这个组织,伴随它逐渐发展壮大,其中有人修习无冲派秘法,却可能连“无冲”两个字自古以来的深邃内涵理解的都不是很透彻。

唐朝尚派安佐杰到中国来收拾残局,很显然是将他调离在无冲派影响最大的权力中心,并且借助风门各派与梅兰德的力量来对付他,结果无外乎是两败俱伤,都是唐朝尚愿意看见的。安佐杰就是一把杀人的刀,是唐朝尚为复仇付出的代价之一。

唐朝尚利用自己在组织的权威与门派中的地位下令,安佐杰不得不来,他已经被绑架在这辆战车上。在重庆谋夺天机手链失败又被梅兰德铲除了潘翘幕团伙之后,就算安佐杰不去找对方,梅兰德也会找上门的。

当詹莫道在南海行动失败,白白给梅兰德送了一份功成名就的大礼,并且让他汇聚了风门各派的人脉,安佐杰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人与自己的这场行动。他所掌握的组织势力可以对付这个人,却无法与对方所能聚集的力量全面对抗。

更令人头疼的是,梅兰德不再是单打独斗,而且滑的像一条江湖中的游鱼,假如真起了全面冲突,安佐杰知道输的人一定是自己,就算有命回去,在组织中也将失去未来。

恰好在这个时候,唐朝尚又来了最新指令——留下梅兰德的性命,尽量用手段破坏他在江湖上的人脉与声望,以通俗的话来说,就是搞倒搞臭这个人。而安佐杰则指挥在中国境内以及周边的势力,重点对付江湖各派。

唐朝尚还特意强调,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应逐个击破,先重点对付风门势力相对弱小的一派,参考目标可以是九星派,争取连根铲除,最好不要暴露下手者是谁,并且将祸端引到梅兰德身上。

不得不说,这真是如今对付梅兰德最好的手段,唐朝尚毕竟也是个老江湖。安佐杰顺水推舟,竟然做的更绝,他想与梅兰德“合作”,反过手来暗中对付唐朝尚,更确切的说是对付组织中忠于唐朝尚的无冲派传统势力,借助梅兰德之手剪除,同时也让他们斗个两败俱伤。

梅兰德是绝对不会放过无冲派的,因此他们有共同的敌人与共同的利益,就有互相利用的可能。将乌苹“送给”梅兰德,就是间接传话,他并不担心这件事会传到唐朝尚那里,钱无思已被他灭口,到海底去喂鱼了,而梅兰德也绝对不会留下乌苹,此人的行事风格就是一个活口都不留。

话传完了,乌苹也就没用了,留着她反倒是个麻烦,梅兰德自然知道该怎么做,就是可惜这位知性美女了!——安佐杰像个棋手,算路很精,可惜他并不真正了解游方,甚至搞错了对手的棋风。

……

乌苹能交待的事情都讲完了,游方想了想又问道:“安佐杰说你手里有詹莫道与各派弟子往来结交的资料,在哪里?”

乌苹颤着手一指旁边桌上的笔记本:“我都整理好了,全在电脑里,这个笔记本我一直随身带着,连出门吃饭都带在身边。”

游方摇了摇头道:“电脑资料什么人都可以输入,就像网上的消息,真假难辨的很!”

乌苹解释道:“真的,都是真的!我还有原始凭证,装了一大旅行包,就在衣柜里面。包括私下交易的银行转账单据、赠送礼物的购物发票、动用大笔金额私人接待消费的收据。”

游方点了点头:“好,真的非常好,你非常称职!我该怎么感谢你呢?”

游方语气越柔和、笑容越亲切,乌苹就越觉得害怕,早在心底就认定他是个恶魔。尽管游方一直以神识安抚她的情绪,但此刻见他这么说话,乌苹吓得身子发软几乎坐不住,一手扶着桌子道:“我,我,我真,真的什么都没做过。”

游方干脆收起了笑容,坐直了身体,这表情的变化却让乌苹以为他要下毒手了,不知道他会怎么对付她,一张俏脸半点血色也无,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了。然而等了半天却不见游方有什么动作,他只是从衣兜里掏出一张照片看了看,又抬头打量着乌苹,不知心里在想什么邪恶的主意?

足足过了十分钟,游方才开口说话:“安佐杰让我来找你,其实也是想借我之手顺便灭口,但我最近杀人已经杀恶心了。……嗯,你的发型变了,又加了一幅眼镜,几乎认不出来,但是真正的化妆不是这么简单,是一种由内而外身心状态的改变,就像演员在演戏。”

他说了半天化妆,乌苹越听越疑惑,渐渐不再那么害怕,身子也不发抖了,冷不丁又听游方很突兀的问了一句:“你身上有钱吗?”

乌苹吃了一惊,很纳闷的答道:“有,但是不多,只带了几十万,都是我自己的积蓄,可以都……”

游方打断了她的话:“我给你一个联系电话,对方是个做假证的,但是可以给你换真正的新身份,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不就是份工作吗?有专业,另找一份工作就是了,可你要记住,你所谓的组织要是知道你还活着,不论是安佐杰还是唐朝尚,都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祝好运吧!”

游方给她办假证的联系电话当然不是自己的小表舅刘寅,干这行的“高手”不少,既然在江湖上混过,他自然知道很多。

……

“兰德先生,已经秘密把乌苹带离了这里,放她自己走了,按您的吩咐,派高手暗中监视,没有发现有人跟踪她,她离开海口之后,就随她去了。她的化妆是您指点的吧?短短时间真的很高明啊!”

这是在酒店的客房里,乌苹已经离去,苍宵、苍岚、翟冷、向影华、牛金泉、慕容纯明等人在谈论事情。

向影华却问了一句:“兰德,你为什么要放过她?难道是见她长得漂亮,怜香惜玉?”

这句话其实是在场所有人都想问的,尤其是消砂派原本绝对不愿意放过乌苹的,但既然兰德先生吩咐了,他们也就照做了。现在这句话由向影华先问出来,看似开玩笑,语气却微微有点酸,实在不像是大名鼎鼎的月影仙子说的话。

游方答道:“我又不是没杀过女人!但这人没什么真正的恶行,何必徒造杀业呢?至于她能否逃脱毒手,离开海口之后就要看她自己的运气了。假如能留下一条命,或许将来还有用处,我知道该怎么找她。”

苍岚又问道:“兰德先生,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游方郑重道:“现在已经确定詹莫道就是无冲派的卧底,这个消息可以通知各派同道,叫大家不用再费力调查了。我信任在座的各位,接下来说的话,大家切勿外传。无冲派内部有分歧,那个安佐杰想找我合作,我就等他的进一步动作,他迟早会联系我的,届时再见机行事。哼,想利用我,我就好好与他合作一回!”

然后他说出了自己打算,众人又谋划良久,苍宵看了一眼窗外道:“天都黑了,我们去吃饭吧,安佐杰的事情,还要等他主动联系兰德先生才行,眼前该怎么办?”

游方又说道:“衣柜里有个旅行包,你们搜查房间时一定已经知道了,我一直没动过,现在把它带走。影华,你与苍岚和慕容纯明三个人互相监督,确保谁也没有再打开它,我们吃完晚饭就赶回三亚,明天还有事要做,大家正可为江湖同道做个见证。”

安佐杰“送礼”,通过乌苹留了一大包詹莫道私下结交、拉拢各派弟子的“黑材料”给游方。而游方别说看,连碰都没碰!他让三位不同门派的人互相监督将那个旅行包带回了三亚。当然了,他顺手带走了乌苹的笔记本电脑,反正自己也没有本本,就拿来用吧,他一向是个喜欢节俭的好孩子。

第二天上午,仍然在南海渔村的议事厅,只要能集合的消砂派弟子都到场了,被消砂派上下尊为供奉长老的兰德先生主持了一次特别的会议。他一开口就让所有人吃了一惊,因为大家听见这位小前辈骂了一句脏话:“他妈的兔崽子!自己掏腰包请人吃个饭,都要留发票,私下里记着小账呢!”

小游子在各派同道面前的形象,一直是高深莫测,帅气俊朗、器宇不凡,平日气度谦和中带点儒雅,但动起手来厉害的超出想象,总之并没有什么江湖草莽习气。可是今天在这么严肃的场合,大家都一脸凝重的看着他,突然冒出一句粗口,还说了一段莫名其妙的话,令人很是愕然。

但是听到兰德前辈接下来的话,大家也都释然了,纷纷在心里一起咒骂詹莫道。

游方当众宣布,失踪的乌苹已经找到并且处置了,审出詹莫道果然是无冲派的卧底,十年经营居心险恶,平日与同道私下结交往来,居然还留下了各种凭证。听见的人心里都直发毛啊,詹莫道在消砂派十年,一步一步爬上高位,不仅与江湖各派弟子有私人交往,在场的不少人尽管与无冲派没有牵连,私下里与他也有过不少来往、收过不少好处。

现在回想起来是一身冷汗啊,假如詹莫道没有问题一切都好说,但现在证明他是无冲派卧底,而且还下毒手残害各派弟子与同门,这些私下结交的证据如果被翻出来追查,谁都解释不清啊。很多人一边暗骂詹莫道一边心中惴惴不安。

小游子一看大家的脸色心里就如明镜一般,不动声色的话锋一转:“詹莫道十年来潜伏极深,别说诸位,各派高人都没看出他有问题。同道之间结交往来本属寻常,他的同党留下这些东西,欲使众人离心猜忌,实在阴险可恨!那些单据凭证装在一个大旅行包中,我碰都没有碰过,而且到手之后,月影仙子与苍岚、莫容纯明三位同道监督见证,此物没有人打开看过。今天借此场合,大家共同也做个见证。”

说完话游方一击掌,有两名消砂派弟子搬来一口大铁锅,放在议事厅正中央。向影华提着一个旅行包走了进来,苍岚与慕容纯明一左一右跟随。

向影华将旅行包当众打开,将里面的东西都倒了进去,连旅行包都丢在了锅里。莫容纯明手里提着油壶,当即浇上汽油。苍岚划着一根火柴丢进锅里,烈焰与浓烟随即升腾而起,旅行包以及里面所有的东西当众化为灰烬。

在室内这么烧东西,烟熏火燎可够呛人的,但众人都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心中不由得对兰德前辈更添一份敬重或是感激。有些事情的道理很简单,可是轮到个人头上,真能做出来就不容易了。

这些“黑材料”落到某些人手里,下乘的做法是整理分类,将有关的东西不动声色的暗中交给当事人,私下里以示信任并结交示好,可能会有不少暗中的好处。更下乘的做法是根据上面记录的线索,暗中调查江湖各派弟子。最下乘的做法是掌握在自己手中,做为要挟、敲打各派弟子的倚仗。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就算再隐秘,安排这一切的安佐杰却是清清楚楚。假如游方想的多了,私心或者贪心稍稍一动,利用这批材料的确可以给自己谋不少好处,但这件事将来一旦被挑明,他可能遭到江湖各派弟子的猜忌与怨恨。游方只要将这些东西悄悄留下了,就等于受到了安佐杰的暗中钳制。

这也是一个按线穿珠局,小游子这位江湖术大行家见招拆招,对付按线穿珠局最好的手段就是干脆把线给抽了。

据说曹操当年就做过类似的事情,在《三国》中,官渡之战击败袁绍之后,他得到很多许都人士与袁绍往来的书信。将士愤慨要求追查,曹操叹曰:“昔日袁绍强盛之时,我尚且不能自保,何况他人!”当众烧毁这些书信安抚朝野人心。——这种手段也叫“绝缨会”,史上另有典故,具体情况不同,处置手法却是相通的。

但游方毕竟不是曹操,风门各派弟子也不是他的下属,看似放弃了私下的很多好处,但是安佐杰送来的这份大礼,他可是一点都没浪费,收获比当年的曹操更大,转手送出了好大的人情。与詹莫道私下里有过结交的各派弟子都会感激他的,连带向影华、牛金泉、慕容纯明以及整个消砂派都会受人感激。

当众如此处置,消息就像长了翅膀,很快传遍江湖——游方本意就是公开宣扬。

安佐杰是在第二天后半夜联系游方的,电话一接通他就赞道:“兰德先生,您真是手段了得,让我大吃一惊啊!不得不佩服,看来我以前一直太小看你了,难怪那么多人都栽在你手上。”

游方笑了:“安先生吗?您过奖了!这不过是小意思,连孩子都知道的把戏,中国五千年的文明智慧,博大精深痕迹随处可见,您就没有仔细读过《三国》吗?在这里可是妇孺皆知啊,你没事就多吃几斤吧。”

安佐杰问道:“《三国演义》?看过电视剧,倒是还没来得及仔细研读原文,既然兰德先生推荐,回头一定好好拜读。你已经收到我的礼物,想必也明白了我的意思,我们不妨合作,也来一场三国演义的好戏如何。”

唐朝尚、安佐杰、游方如今各怀心思,还真是一场三方博弈,游方笑着反问:“安先生学的还真快!你是想来一场火烧赤壁、孙刘联军抗曹吗?就是不知谁是孙刘、谁是曹操?”

安佐杰语气一顿,突然问道:“您现在说话方便吗?是否可能被人监视或监听?”

游方现在说话方便的很,一个人住在一栋海边的休闲屋中,也不可能有谁有这么大胆子敢在这种地方半夜跑来窥探他。但听安佐杰这么说,游方却道:“枕边佳人须安抚,您过一小时再来电话吧。”

安佐杰笑道:“兰德先生之风流果然名不虚传,那我就过一个小时再给你打电话,希望能够合作愉快。”

挂了电话之后,游方想了想,取出七枚钨光石布成璇玑星辰大阵,可以随时运转神识拢音,然后又捣鼓了一会儿手机设置。他的山寨手机功能十分齐全,可以来电录音,本没打算录下安佐杰的话,可是对方提醒他小心被监听,游方反而改变了主意,决定将一小时后的谈话全录下来。

安佐杰非常守时,一个小时后准点打来电话,两人聊了很久,内容不足为外人道也。游方最后说道:“安先生,我们曾经误会很深,如今仍然有很多误会,我一点都不信任你,这怎么办呢?如今狗仔队爆料都要有点干货,您说了这么多,就不能真正表达一下诚意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