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二百五十章、交个朋友吧

一杯酒还没喝完,孤独裳来到了游方身边,凑过来低下头道:“兰德先生,您前几天不是想喝二锅头吗?找到了,洋鬼子的科考船上有。”

游方:“哦,居然连二锅头都准备了,还有什么酒啊?”

孤独裳:“有一间专门的储藏室,里面全是酒,好多好酒啊,许多洋文牌子我都不认识。”

游方笑了:“既然如此,咱也别客气,把那些酒全部搬张流花的游艇上去,回头我带走,就算医疗费了,布什先生也没机会再喝了。”

当天夜里游方没有率领众人行功滋养,而是在科考船上找了一间宽敞的卧舱给麦克·布什“治病”。有道是杀人容易救人难,到了天亮他才走了出来,神情显得很是疲倦。再看麦克·布什眼中惊魂未定,就像做了一场噩梦刚刚醒来,而神情倦怠至极。

游方对守在门口的严礼强道:“给他两个耳光。”

严礼强不解何意,但还是按兰德先生的吩咐上去就给了麦克·布什两个嘴巴子,这两个耳光似乎将他从半梦半醒之间彻底给抽醒了,突然打了一个激灵想抗议什么,但看见游方却像看见鬼一样又打了个冷战,什么话都没敢说。又过了一会儿,麦克·布什居然忍不住眼皮打架睡着了!

这一天,游方等人坐船离开了这片海域,而柳希言则上了另一条渔船继续留在这里,并向渔政部门报告——远洋渔民发现了麦克·布什的不轨行为企图阻止,竟然有人向渔民开枪,被激怒的渔民纷纷开船赶来,将这伙人围住并拿下,交给政府处置。

牙笼渔业集团既然做远洋渔业生意,在海上与相关各部门不可能没有关系,况且这也是见义勇为的好事情,自然会找到熟悉的有关人员把这些人带着东西交上去,于公于私都是皆大欢喜,说不定还会有政府奖励!这一次可是人赃并获,管他麦克·布什是什么人也是跑不掉的。

众人回到南海渔村,这一次聚会连生波折,前后已经快一个月了,这段时间,游方真正建立起在当代风门各派中的人脉与声望,虽然他还很年轻,但是每个人都能看出来这位小前辈将来的前途无限啊,自然都有结交之意。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这场聚会终于到了尾声,各派弟子纷纷告辞,经过这一段共同的难得经历,大家的感情比一个月前不知不觉中亲近了很多,尤其是这些年轻弟子,简直就和结拜了一般。

皓东真人带着李永隽最先离开,临行前嘱咐兰德小前辈诸事小心,并邀请他有空到叠障派作客。游方则笑着答道:“其实我早有此打算,只是遭遇诸多意外未及成行,来日一定到青城拜山。”李永隽看着游方欲言又止,最终什么话也没说出来,无奈的跟着师父走了。

按原计划,游方打算回广州,中山大学早就开学了,谢小仙也应该回到广州了,而齐箬雪拿着合约回去的时间也不短了,有很多事他放心不下想回去看一眼。但是向笑礼却邀请他去松鹤谷做客,向影华不作声在一旁只是看着他,游方心中叹了一口气,还是决定先去松鹤谷。

听说他们要去松鹤谷,消砂派新任内堂长老苍岚说道:“上次各派共祝松鹤谷祭祖地灵枢仪式,苍岚遗憾没有参加。此次南海一会,与月影仙子一见如故,也非常想请教各种风水阵法玄机,欲往拜山,不知是否唐突?”

苍岚要到松鹤谷拜山做客,向笑礼能说不让吗,当然是笑脸欢迎。牛金泉一见他们都要去松鹤谷,也大大咧咧的说想去做客。慕容纯明则与远在南京的师父联系请假,也要去松鹤谷做客,说是有很多风水阵法方面的疑惑要请教月影仙子,同时关于风水垣局变化方面的很多未解之处想请教苍岚师姐。

说到秘法交流,松鹤谷所擅长的风水阵法与消砂派所擅长的风水垣局确实有很多相通之处,苍岚要向向影华请教倒没什么问题,牛金泉和慕容纯明是闲的无事凑热闹,而且看情景就算有事他们也要去。

向影华本来只是请游方去松鹤谷,两人在这风波过后宁静的独处一段时间,结果还捎上了另外三名同道,却又不好拒绝,看架势倒像是游方带着牛金泉、苍岚、慕容纯明一起去松鹤谷拜山。

这几人是最后离开南海渔村的,向笑礼还有门中事务要处理,提前一天走了,可苍霄一定要留兰德先生多做客几日。这既是客气,实际上也是表示坦然,让梅兰德看着他是怎么处理后续事情的。麦克·布什和那三条船以及所有的同伙与东西,是否都交上去了,交给了什么部门,怎么一个过程?兰德先生不问,苍霄也得让他知道。

苍岚私下里还问过游方,当时没有别人在场,从顺隆号打捞上来的二百余件瓷器已经装箱封存好,他想如何处置,需不需要专门送到什么地方?游方则摇头笑道:“我早就说过由消砂派处置,捐给博物馆或者有别的合适去处,我这人闲散惯了,就辛苦你们了!”

苍岚见他坚持如此,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游方还在心里犹豫一件事,是关于刘黎专案组和谢小仙的。此次到南海揪出了麦克·布什,也查出了很多关于跨国文物盗窃走私案的线索,其中牵连到狂狐。他应该在第一时间通知谢小仙,刘黎专案组及时并案处理的话,警方的工作效率会更高。

谢小仙曾说过,如果再查不到新的线索,刘黎专案组将会解散,将案件移交各地警方做日常处理,她也会调回北京坐科室,工作将会清松很多。可看如今的情况这个专案组恐怕不能解散,谢小仙又有得忙了,还是让她先休息两天吧,游方打算从松鹤谷回到广州后再详细告诉谢小仙,过一段时间专案组就能得到海口这边的消息了。

但是游方却没有去成松鹤谷,就在准备离开南海渔村的那天早上,他接到了一个非常神秘的电话。电话那边是个男子,口音有点怪异,就是那种外国人说汉语的感觉,开口就问道:“是梅兰德先生吗?”

游方一听见这个声音就不禁瞳孔收缩,低低的问了一句:“是我,你是哪位?”他用内劲控制喉结微微的变了变声,在电话里听着并不像平时讲话,但又不是那么明显。

“我是想帮助你的朋友,特地告诉你一件事,你是不是要找一个叫乌苹的人?她就在海口,手中还有詹莫道与各派弟子私下里往来结交的资料,其中猫腻不少啊!”

游方闻言就是一惊,搞不清楚这人是什么来路又有什么目的?他确实想追查南砂酒店管理公司失踪的财务总监乌苹,她应该知道詹莫道与无冲派确切的关系,而她本身也可能就是无冲派的卧底。

可是中国这么大,假如此人早有准备的话,改换身份溜走,找起来比大海捞针还难,什么人恰好找到她又打电话通知梅兰德呢?如果是参加南海渔村聚会的各派同道,发现此人应该早就拿下了,而不会通知他再去抓住乌苹。

既然这样,那么打电话的人敌友就难分了,未尝不可能又是个陷阱,只是如此设陷阱未免太明显了,连个傻子都会起疑心的!游方心中疑惑不定,语气却很沉静的问道:“你似乎对消砂派发生的事很了解,也知道我想干什么,能不能自报一下家门?告诉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电话那边的人笑了:“兰德先生,你是在怀疑这是一个陷阱吗?没有人这么笨设这么明显的陷阱来暗算你这种高人,实话说了吧,我就是想和你交个朋友,乌苹是见面礼!”

“见面礼?您真是太客气了!既然这么想交朋友,为何不拿下她送到三亚来,我想消砂派同道一定会热情欢迎你的!”游方在电话里也笑了。

“先前我们有很多误会,我直接去恐怕会有冲突,但中国有句俗话叫冤家宜解不宜结,我托乌苹转告你一些事情,等你见到她就明白了,再见!”那人说完就挂断了电话。随后游方收到一条短信,是乌苹在海口的详细地址,等他再回打过去,那边电话早就关机了。

虽然不知那人的身份,但游方脑海里莫名闪现出一个名字——安佐杰!就是在重庆溜走没有被刘黎抓住的那位无冲派特使,据说是被唐朝尚派回国内专门对付他的。是不是安佐杰游方当然不能确定,只是莫名有这种感觉而已,假如真的是他的话,这电话打的就非常耐人寻味了。

结果当天上午游方没走成,又在南海渔村与苍岚父女以及向影华分析这个奇怪的电话,追查乌苹下落是消砂派最关心的事,海南一带也是他们的势力范围,听说这个消息无论真假都是要去查证的,而且要尽快,不能让乌苹给跑了。

就算游方不去找乌苹,消砂派自己也会去的,但既然兰德先生在场,电话又是打给他的,消砂派自然要征求游方的意见,问他想怎么办?尊梅兰德为供奉长老,这样的话可不是说着玩的,现在就到了游方调派消砂派的弟子、动用其资源的时候了。

……

乌苹住在海口市一家酒店中,与三亚市只有很短的车程,就在神秘人给游方打电话的当天中午,消砂派就派人暗查了这里。她对面以及两侧的客房都被消砂派的人包下了,就算原本有客人,也因为种种原因被酒店调换到其他房间。乌苹离开房间吃午饭的时候,有“客房服务人员”迅速而仔细的检查了她的房间。

游方没有过问消砂派如何办到这一切的细节,他只是要求将这家酒店里里外外暗中搜查一遍,并将乌苹与周围的状况彻底监控起来。——当领导的感觉就是好,想办什么事说句话就行。

乌苹就在酒店楼下一家云南菜馆中吃的午饭,等回到客房关上门,刚刚在桌边坐下打开笔记本电脑,她莫名觉得后脖子凉飕飕的,好像有人在暗中盯着她。猛回头一看,窗边的椅子上不知何时已经坐着一位年轻男子。

他的相貌很俊朗、笑容很阳光,可是乌苹一眼看见他吓的魂都快飞了,这人正是她心目中那位心黑手狠、杀人不眨眼、嗜血如命的梅兰德。

她想站来,可是腿脚不听使唤,她想大声呼救,可是嗓子发不出声音。她的反应游方都看在眼里,不紧不慢的笑着说道:“乌小姐,不要紧张也不要害怕,我就是来交个朋友的。”

……

乌苹是无冲派的人,更确切的说她曾是朝和集团下属企业的雇员,接触过秘法但并非秘法入门修行弟子。想当初进入这个组织是以正常的方式,就是应聘一份工作而已,渐渐的接触到的事情越来越多,当然也有越来越多的报酬,等过几年回头看,她已经成为这个组织的一员。

接受委派到南砂酒店管理公司工作,是她自愿的,工作不错环境又好,就是私活多了点,但也没什么大问题,比组织中其他的生意强多了。她的职责一方面就是做好南砂酒店管理公司的财务工作,另一方面是处理詹莫道平日私下里的账目往来,并定期向组织报告,是一个协助者与监督者的角色。

这份工作并没有太大的风险,因为詹莫道的身份是一个“经营型卧底”,并不是要破坏什么,而是尽量在消砂派中有所作为,将来尽可能掌握这一门派,同时与江湖风门各派弟子交好,以期在未来控制更大的势力、获得更多的利益。

没想到总部的最新指示让詹莫道的十年辛苦毁于一旦,连累她也得跑路,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叫梅兰德的人。乌苹听说过他的种种传闻,也许是因为接受信息的途径以及所站的角度不同,梅兰德在她心目中简直是个地狱里来的恶魔。

……

游方没费什么劲就问出了自己想知道的事情,乌苹一见到他吓的几乎连话都不会说了,游方还得运转神识安抚她的神魂,一边柔声细语的说话,简直就像温柔的情人,哪有半点行刑逼供的样子?审问审到这个程度,也算是匪夷所思了。

该问的几乎都问的差不多了,但是游方的猜疑却越来越多,看来乌苹也不清楚是什么人打电话告的密,把她交给了他。等游方了解到乌苹离开三亚后,就立刻赶到海口见安佐杰,并且在安佐杰的授意下整理詹莫道与各派弟子私下往来的各种记录,他便明白了打电话给他的人应该就是安佐杰。

从游方这个很明智的旁观者角度来看,乌苹的身份既然暴露了,又是这样一种人,她最聪明的选择是赶紧离开,不要再回组织中。而安佐杰既没杀她灭口,也没安排她立刻潜逃到很远的地方,显然是另有用意——就是要利用她来传话。

要么是乌苹掌握的情报没有太大的价值,要么是这些情报到了游方手中另有用处,总之安佐杰将她作为一份“见面礼”交给了游方,而乌苹本人毫不知情。

想到这里游方站起来,给乌苹倒了一杯水递过去道:“喝杯水吧,定定神!实话告诉你,就是安佐杰给我打的电话,要我来找你,并且说有话托你转告我。”

“什么!安,安先生要,要,要你来找我?”受了惊吓的乌苹此刻又完全被惊呆了。

游方不得不伸手轻拂她的后背,运转神识安抚已经惊呆了的乌苹,心中暗叹了一口气,尽量以轻柔的语气问道:“你来海口见到了安佐杰,当时他都说了些什么,能仔细回忆一下嘛?我要知道每一句话、每一个细节。”

乌苹不知是被吓傻了还是被惊呆了,就像被催眠一般回忆起在海口与安佐杰的两次见面经过,当游方听到安佐杰说出“就交给你了,乌苹,我想派你去见梅兰德一面,传个口信,或许可以讲和,说不定我们有共同的利益与共同的敌人”这番话时,心中已基本明白了对方的用意。

看来无冲派内部核心高层中也不是铁板一块啊,任何一个组织只要发展到足够的规模,本身就是一个复杂的江湖,存在着各种纷争。安佐杰对无冲派与江湖风门各派的历史恩怨毫无概念也毫不关心。

他不过是个修习无冲派秘法、跻身这个组织高层的美国人而已,恐怕对秘法传承的渊源与内涵的理解都有很大偏差,最感兴趣的事情就是掌握这个组织,并给自己带来更大的权势与财富。

梅兰德给无冲派带来的一系列打击,当然极大的损害了这个组织的利益,也直接或间接损害到安佐杰的利益所在。但此事要从两个方面来理解,在安佐杰眼中,对他本人的长远利益伤害最大的,其实是唐朝尚那种不计代价的复仇之举。

因此他才会借乌苹之口,不留痕迹的转告游方“说不定我们有共同的利益与共同的敌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