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二百四十八章、人言落日是天涯

海南省海口市,一栋海滨度假别墅中,安佐杰端着一杯酒望着落地长窗外远方的海景。夕阳照在沙滩和碧波上,天地之间似乎镀上一层金红色的光晕,而海平线则被一片云彩笼罩。从身后看去,他的轮廓也似晚霞中的剪影,透着几分神秘与深不可测。

房间里还坐着一男一女,正是詹莫道死后,从三亚失踪的消砂派弟子钱无思以及南砂酒店管理公司的财务总监乌苹,安佐杰不说话,两人也只是看着他的背影没敢吱声。

“人言落日是天涯,望见天涯不见家。已恨碧山相隔阻,碧山还被暮云遮。这几天读中国古诗,真是读出了很多感悟。”过了好半天,安佐杰突然吟了一首诗,这才转身问道:“依你们所言,是梅兰德破坏了詹莫道的计划,而且我们派去袭击的人,一个也没有回来?”

他的相貌与原先不太一样,戴着无框树脂眼镜看上去就是一位中年学者,虽然外貌改变很小,但是一眼却认不出来。

乌苹心有余悸的点头道:“那个梅兰德心黑手狠,简直是嗜血成性!凡是企图对付他的人,明里暗里只要有所动作,他是一个活口都不留!”

安佐杰冷冷一笑:“仅仅会杀人,不过是把刀而已,成不了大气候!如今什么年代了,就算是最出色的杀手,也未必需要懂秘法。……钱无思,据你所知,梅兰德杀了消砂派长老,江湖风门各派至南海渔村问罪,如今那里的冲突如何?”

钱无思欠身答道:“消砂派肃清卧底,在梅兰德的斡旋下已与各派同道化解嫌隙。那梅兰德经此一役,又邀集众人出海,俨然已有新一代的领袖声望。”

安佐杰的眉头皱了起来,摘下眼镜道:“如此说来,他还真是个大麻烦!放之江湖如鱼得水,左右逢缘很能因人成事,以前我们要对付的只是他一个人,现在他行走天下,很多地方都能找到帮手,很让人头痛啊。

唉!二老板真是老了,沉浸在过去中无法解脱,我从一开始就不赞成动用组织的力量去对付江湖风门各派,我们做我们的买卖,大家相安无事不是更好吗?真想说一句,为世界和平干杯!”

听他当面表达对唐朝尚的不满,乌苹神色倒没什么变化,钱无思却噤若寒蝉,脸色忍不住变了变。安佐杰自顾自的感慨,又以很自恋的语气说了一句:“中国这些成语,细细琢磨起来真是博大精深,妙的很呐!只可惜这些妙处,好像也没多少人愿意去深究了。”

钱无思这才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梅兰德带着各派弟子又出海了,我们再安排一次偷袭吗?”

安佐杰瞪了他一眼:“给人送菜呢?”

乌苹提醒道:“听说他们是去查海捞瓷。”

安佐杰喝了一口酒,冷笑道:“查就查呗,组织是做过海捞瓷生意,但只是收货转手,潜水打捞那么费力不讨好的买卖可从来没干过,那些人与我们没什么关系,只是帮我们赚钱的苦力而已。他再有本事,还能杜绝整片南海的生意吗?总是有人做的,就像这世上总是有人杀人放火一样。”

乌苹又问道:“安先生,听你刚才的意思,本是不想与江湖风门作对,也不想招惹那个梅兰德?”

安佐杰突然叹了一口气:“组织早已脱离江湖风门,隐秘无冲派传承,发展出这么多分枝与这么大的势力,何苦再回头纠缠?但如今不对付梅兰德是不行了,就算不招惹他,他迟早也会找上我们,看来只有分而治之。”

钱无思又说道:“以组织今天的规模,可不仅仅是一个秘法传承门派,我们能动用的资源和手段很多,江湖风门任何一派都不可能是我们的对手,怕他干什么?”

安佐杰又瞪了他一眼:“你能把所有人都集合到中国境内,然后让梅兰德站在那里不动等着让你收拾?同样的道理,他能将江湖风门各派时刻都带在身边吗?……对付那些门派?组织的资源和手段都是我们的财富,我不想因为无谓的事情白白的损失,二老板是痛快了,而对我们的将来没有丝毫好处。”

乌苹试探着问道:“那么安先生想如何对付梅兰德?组织的意思是留下他。”

安佐杰有些不满的说道:“那是二老板的意思,此人不除,迟早是心腹大患,他会给我们的利益带来越来越大的损失,比如这一次。”

乌苹又补充了一句:“那是詹莫道没有成功,他失手了!”

安佐杰一撇嘴角:“就算他成功又怎样?十年完美潜伏,有望掌握一个庞大的资源,未来的利益只会多的多,何必白白葬送?……梅兰德一定不会放过我们,他会像一只疯狗一样,吸着鼻子四处寻找气味。……看来我在境内所集中的力量,应该尽量避免与他发生冲突,没有万全的把握,不能再发生南海之事。”

乌苹:“那安先生想怎么对付他?”

安佐杰看着乌苹,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头,目光就似有触手一般从她身体上扫过,突然笑着说了一句:“就交给你了,乌苹,我想派你去见梅兰德一面,传个口信,或许可以讲和,说不定我们有共同的利益与共同的敌人,二老板不是说了吗,要留下此人,这也符合组织的安排。”

乌苹本来全身不自在,闻言却吓得一哆嗦,粉脸煞白道:“去找梅兰德,这不是去送死吗?安先生,我……”

安佐杰一挥手打断她的话:“他如果真是个聪明人,就不会像你想像的那般!你不愿意去吗?”

乌苹嘴唇没有血色:“不,不,不……”

安佐杰又笑了:“那就算了吧,我不勉强你。对了,你在消砂派掌握的财务资料,还有詹莫道这些年来与人结交往来私下里的记录,都带出来了吗?”

乌苹:“都尽量保存了,资料还在整理中,没拿过来。”

安佐杰:“辛苦你了,不用太累太着急,明天晚上送来就行,你回去休息吧。”

乌苹走后,安佐杰放下酒杯伸了个懒腰,转身朝钱无思道:“我刚才表达的一些不满,不知道你是怎么看的?”

钱无思正色道:“二老板有二老板的想法,毕竟是两位老板一手打造了今天的组织、这个庞大的帝国。而安先生为了兄弟们的利益和将来着想,我在心底里是赞同的。”

安佐杰点了点头:“你在消砂派也修习秘法好几年了,是否达到移转灵枢之境?”

钱无思愧然道:“并不是任何一个能入门的秘法修习者,都有机缘突破此境,无思惭愧,自觉相当艰难,可能再修习多年也是无缘。”

安佐杰:“也不必这么想,我听说也有人年近七旬还能突破移转灵枢之境,机缘之妙真是难言。这段日子也辛苦你了,既然到了这里也就放松放松吧,走,我们一起去潜水。”

……

美国纽黑文市,耶鲁大学校园的一个角落,三三两两的年轻人背着包、夹着书本走过。吴玉翀坐在道旁的长凳上,摘下飘在头发上的一片落叶,信手碾碎。她另一只手拿着一个小巧的掌上电脑,电脑屏幕中是一幅手绘的画像,五官细节勾勒的非常清晰,正是参加南海渔村聚会的梅兰德。

她的眼神中充满哀伤,还有深深的遗憾,坐在那里良久无言,静静的将这张图片删掉了,却没有起身,半闭上眼睛在心中自言自语——

这个世上,一见面就真正待我好的人并不多,游方哥哥,为什么偏偏是你呢?我真的不想与你为敌,可这个人恰恰就是你,我真的没有办法。

我父亲是个浪漫的酒鬼,一生不知道什么是责任,从我生下来就没见过几面。母亲是个薄凉的人,一生只知道追求自己的个性,永远在世界各地探险,她的精神世界除了自己从来没有真正的拥有别人,冷漠的让人无话可说,在面前却显得那么关爱,告诉你这才是成长。

我是在寄宿学校长大的,那个繁华而荒芜的地方,真羡慕你!你不知道小时候有多少人欺负我,我受到过多少伤害,内心曾被恐惧包围了多少年?直到有一天我在教堂遇见了师父,他们不仅保护我,而且教会我如何保护自己,我才真正拥有了人生。

你杀了我的朝和师父,我朝尚师父要我对付你,等到将来的某一天,我一定会的,这是人生所存在的意义!但我真希望这一天会晚点到来,师父要我接近你、保护你,我也一定会这样做的。

我不熟悉外公,而你很尊敬他。杜秀才团伙,外公死在他们手中,我彻底斩断,将所有的线索都交给了警方,他们谁也没有被放过。但对于组织而言,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

游方哥哥,假如真有那一天,不论你是否恨我,我只能做到一件事,就是不杀你。留你一条性命,失去了地师传承和秘法修为,但在这人世间一样可以过得很好,何苦再卷进来?这对你也许是好事,真希望你不是梅兰德!

……

游方并不清楚远方发生的事情,他正在船上与柳希言等人密谋。消砂派这一次自然是有备而来,表面上是出海行游,该做的准备一样没少,出海的也不仅是他们这两条船。牙笼渔业集团最多的就是渔船,就在南海打鱼,临时更换一下标志,这几天都有意无意的经过了麦克·布什所在的那片海域,既不耽误什么事也不容易引起警惕,海上见到渔船远远的驶过很正常。

麦克·布什率领的科考团一共包括三条船,一艘是科考船,基本就停留在一片固定的海域活动,一艘是补给船,每隔一段时间来一次。据游方等人推断,补给船恐怕也不仅仅是为了补给,假如麦克·布什等人真在海下捞东西,补给船是最适合运送赃物的。

还有一艘是铁壳渔船,表面上看与科考船没有任何关系,但这些日子一直围绕着科考船转圈打渔,打的会什么鱼呢?很有可能是为了以防万一做警戒策应。

游方特意选的时间是在补给船到达之后,将这伙跨国不法分子一网打尽,务必要人赃俱获。同时对付三条船需要好好谋划,好在他们这边高手很多,足够分成几拨偷偷摸上船。游方问了一句:“水下推进器带了吗?”

柳希言点头道:“有准备,但只带了三套。”

游方想了想又问道:“我们这条船上有声纳探测,他们的船上不可能没有,假如从水下扶着推进器过去,会不会被发现呢?不知运用秘法能否在水下屏蔽声纳?”

柳希言愣了愣:“这我倒从来没试验过,可以下水试试,让船上开启声纳,在水下试着运转各种秘法。”

向影华突然插了一句:“在水下运转秘法,可以屏蔽声纳探测,但是你们做不到,我们这里只有四个人能行,就是我、包长老、龙掌门、牛掌门,这需要有神念化为实形之功,才能连人带推进器都能够拢音。”

牛月坡说道:“开船直接冲过去不行吗?”

游方摇了摇头:“我们的目的不是把船撞沉制造事端,对方毕竟是半官方的科考团,要拿就拿个人赃俱获。船上有什么高人倒不怕,但不清楚他们有什么样的武器,从海面上过去更不妥,上次的遭遇就很凶险,还是偷袭比较好。退一步说,假如搞错了,我们可以转身就走,他们也不会明白是怎么回事。”

……

第二天清晨,游船到达预定海域,有三条渔船赶来汇合,船上众高手分乘三条渔船离开了,张流花开的那艘游艇也消失了。

早上十点来钟,远洋科考团的领队麦克·布什博士已经潜到了海底,又一次抑制不住的兴奋,虽然在水下,但全身的血液都有一种近乎沸腾的欢畅感,就与吸毒成瘾一般!

约三十多米深的水下,是一艘风浪中沉没的宋代古船,船体已经断为两截,倒扣着倾覆在海床上,随处可见散落的瓷器,暴露在外面的部分大多已被海藻以及贝壳覆盖。可是船舱里还有大量完好的古瓷,从水下取出来就和新的一样,宛如穿越了历史轮回重新再见南海阳光。

他喜欢这种感觉,就像将沉睡的美人鱼从海底唤醒,而这些美人鱼能带给他想要的一切。这些精美的器物,不应该属于那些愚昧落后的东方人,只有他与他们才有资格去享受、去拥有。

以他的身份本不必亲自潜水,很多时候都可能有危险,但麦克·布什每一次都要亲自下水打捞器物,他似乎在享受,甚至带着一种宗教式的狂热。这么多年,他亲眼目睹了水下的各种意外,自己也遭遇过意外,但至今安然无恙,一定是上帝在保佑他,对,上帝与他同在,不会和那些中国人在一起!

本来每一件瓷器都需要小心翼翼的打捞,可是这种事情却要避人耳目,速度越快越好,要在尽量短的时间内打捞完毕并尽快运走。所以就委屈这些美人鱼儿吧,麦克·布什虽然认为自己也不忍心这么做,但行为还是让位于更大的利益诱惑,打捞进行的很粗暴。

几个潜水员用网兜将成堆的瓷器拖出来,从船上坠下配着铅块的竹筐,将这些瓷器放在竹筐里再被升降机提到船上。任何一件粘附了贝壳与海藻的瓷器都需要仔细的清理,但效率却是最重要的,只有最珍贵、最值钱的器物才会受到重视。

游方曾在潘家园买到的那个青釉瓷杯,出水之后被剥落了几处釉面,也是拜这伙人所赐。

不需要清理的完整而干净的瓷器是最受欢迎的,清理完毕之后,有很多价值不高的碎瓷片与残损的瓷器又被重新抛落到海底,其中有不少就是在打捞过程中二次损毁的,由于数量太多,没时间仔细拼接修复,更不值得花太大成本转运销售。

接近十二点的时候,麦克·布什终于累了,最后一个拉着缆绳随着一筐刚刚捞出来的瓷器缓缓浮出了海面。科考船有那种特制的吊桥式贴水甲板,上面有人将竹筐吊起,还有“助手”将他从水中扶上了甲板。

深潜后刚回到甲板上有一丝晕眩感,会觉得身体特别沉,眼睛也有些发花,隔着潜水镜看不太清楚。当他拉下潜水服的头罩、摘下潜水镜时,却吃了一惊,面前站着一个陌生的年轻男子,在阳光下带着俊朗的微笑,小伙的身边是一位容颜明媚的东方女子,眼眸如月光下的秋水。

“布什先生,欢迎您来到中国南海!”那位年轻人彬彬有礼的和他打招呼,伸过手来像是要握手问候,手腕却突然一翻抓住了橡胶潜水服的领口处,五指一收勒得他连气都喘不上来,话也没来得及说一句。

这人好大的力气,麦克·布什背着氧气瓶挂着沉甸甸的配重铅块,身材也相当魁梧,却被这小伙单手抓住凌空提了起来,就像拎小鸡一样双脚离地,直接把他提到了船上的主甲板。再看甲板上还有两个陌生人,而他的助手和船员们,就像捆粽子一般被人随手丢在那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