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二百四十七章、金钵化缘

这只金碗可能是船上某个重要的客商日用之物或是珍贵的收藏,沉睡海底三百多年,却被游方偶尔捞了起来,仔细一看,竟不是清代乾隆年间的东西,断代足可向前再推八百年,应该是唐代润州一带所出产的贡物,是所有捞上来的器物中最珍贵耀眼的一件。

第三天午后,游方搜集的阴界土已经超过了三两,加上沉在海底那枚琉璃珠中所炼化,已经“超额”完成了师命。再看众人从海底下捞的东西相比第二天已经越来越少,下水也以游戏为主了。

他们搜寻的范围只在沉船附近,集中在尾侧,水中运转神识发现的散落器物而已,这么多高手下水转了三天,恐怕能发现的已经没有什么遗漏了。见此情景游方对柳希言等人道:“我们在这里耽误的时间不短了,而诸位同道于水下运用神识感应物性之妙,基本已掌握纯熟,继续在此淬炼下去意义已经不大,该走了。”

众人兴高采烈中有些不舍,看着船起锚离开了此地。下一站要返回他们曾经遭遇险情的小岛,帮助兰德前辈把失落的佩剑捞回来,如果顺利的话就直接掉转航向朝南,去调查正在南海活动的麦克·布什以及他所率领的科考团此刻又在搞什么文章?

航程并不太远,明天早上就能到,因此大家也不着急。这天晚饭后,在餐厅里开了个“鉴宝”大会,众人在海中捞上来基本保存完整的器物,一共有二百余件,游方特意做了一番专业清理,放在几张大桌子上琳琅满目,不亚于一场小型的专题瓷器文物展。

觉得多吗?别忘了原先那条船上共装了四、五十万件瓷器,这些不过是散落海底的残存,今天如果不是这些人出手,恐怕没有什么潜水员能把它们捞上来。

苍岚悄声问游方:“这几天大家都很高兴,收获也很多,您看海中捞上来的这些器物,应该如何处置?”

游方笑着说:“你消砂派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吧。”

苍岚赶紧摆手:“此次出海一切以兰德先生马首是瞻,这几日也是您指点大家如何滋养形神、淬炼神识,还有潜游之乐。这些不过是顺手带上来的器物,恐怕除了这等机缘,世上也无人能把它们找回来,是否需要装箱保管,全由兰德先生带回去处置?”

游方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这些东西,突然问道:“我听说海南也有海捞瓷市场,是吗?”

苍岚:“是啊,这几年私下交易非常火爆,但是一般人真伪难辨,高档的海捞古瓷,看上去简直和新的一样。”

游方:“听说还有一个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最主要的收藏就是海捞瓷。”

苍岚点头:“是有这么一家博物馆。”

游方一指这些东西道:“既然要我处置的话,我们也不能白忙一趟,这里的东西,每人挑选一件算作此行的纪念。至于剩下的器物以及牛金泉捞上来的那些碎瓷片,就麻烦你们转交给博物馆吧,不知你意下如何?”

柳希言听见他们的谈话,赶紧大声道:“如此处置最好不过,在场同道每人取一件做个留念,余下的器物以及碎片,就由我消砂派按兰德先生的意思,转送到文物部门。”

在场这些人本就没有贪海里这些东西,主要是为了掌握这种淬炼神识之法,同时也是潜水玩个高兴,但一样东西不留心中难免遗憾,听柳希言如此说,当然纷纷赞同。接下来就挑东西吧,一人一件随便拿,当然是挑最好看、最精致、最喜欢的。

向影华想拿那个造型别致典雅的釉里红茶壶,就是游方连壶带盖分两次从海里捞上来的那件东西,苍岚也想拿这一件,两人都发现了对方的意图一时之间谁都没伸手,结果让李永隽拿走了,只得相视一笑。

牛金泉是个实在人,一开始没伸手,只说已经有那个粉彩茶盏留作纪念就可以了。结果慕容纯明拽着他的胳膊指着自己打捞上来的一件浅绛彩笔筒说道:“你什么眼光,难道这个不好看吗?”

牛金泉嘿嘿干笑两声,把这个笔筒拿走了。众人都挑完了各自最喜欢的器物,向影华还空着手,扯着游方的袖子道:“兰德,你帮我挑一件。”

游方伸手要去拿金碗,向影华却一拉袖子悄声道:“嗯,不是那个,另选一件。”

游方伸手欲拿李永隽捞上来的那个八棱白瓷胭脂盒,一见向影华微微撅起了嘴,手一转向握住了一个飞蝙杜鹃缠枝纹青花酒壶,回头问道:“影华,你喝酒吗?”

向影华掩口笑道:“好,就是这个,陪你喝。”

所有人都挑完东西了,游方发现最珍贵、最夺目的那个金碗却没人碰,连向影华刚才都不要,很明显就是留给他的了。游方也没必要客气什么,拿了过来单手持碗在众人面前比划了一圈道:“世人常言金碗讨饭以为笑谈,却不知金钵化缘才显恭谨,捧什么求什么啊!往后如果日子不好过,我就拿着这只金碗,上诸位家里打秋风去。”

所有人都笑了,纷纷道:“若是兰德先生登门,哪敢不恭敬相迎?……有事您说话!”

笑闹之间皆大欢喜,柳希言命人将剩下的器物收起,小心的装箱打包带回去。游方说交给消砂派处置就是交给他们,至于消砂派是否按他说的做,他也不再理会了。

今晚的气氛很热烈,众人也都没有着急回舱房,三三两两仍坐在桌边把玩自己挑选的古瓷,一边品茶聊天。柳希言想起了正事,特意又说道:“这几天我已经打听出麦克·布什的位置了,就在我们要去的那个岛以南海域,大约半天的航程。”

游方:“假如此次能查出他的祸害之行,且和无冲派或詹莫道有牵连,待我们审完想问的话,找个途径,连人带东西一起交上去。”

李永隽哼了一声道:“假如真是那样,喂鱼得了!”

游方耸了耸肩膀:“喂鱼?太便宜他了!物尽其用人也不能浪费,此人该当身败名裂,也等于是一种提醒,毕竟我们只是对付无冲派,但这一类人与这一类的事,还是需要世间法度手段。”

麦克·布什组织的海洋科考,是一种半官方的公开行为,因此想打听出他们的活动路线并不难,大概的海域以及行程调查一下就清楚了,据说他们还要在海上活动半个月呢,游方等人自然也不着急。

第二天上午,船又来到那个在海图上标注为斑螭礁的荒凉小岛旁,此时已完全看不出这里曾经发生过激斗的痕迹。早在一周以前,消砂派已经派一条小船来过,打捞起两名弟子的遗骸收殓,在水下转了一圈,并没有找到游方那柄剑。

小小一柄短剑,随着爆炸的船沉入海底,特意去找太难了。假如李永隽就是自己雇几名深海潜水员租船来到这里,恐怕十有八九也是无功而返。但游方与秦渔之间自有特异而无法形容的微妙感应,只有他亲自下水才有把握准确的找到秦渔的位置。

上午九点半左右,游方和向影华换好了潜水服准备下海,这里离岸边很近,浪涌随时可能将人卷住碰撞到礁石,海底的情况又复杂,潜水可比前几天那种海域要凶险多了,柳希言与苍岚这两位水下高手当然不放心,也要随同他们一起下海。

李永隽也坚持要下去,她本来就决定无论如何要帮兰德先生将失落的佩剑找回来,现在到了地方怎么可能不下海呢?游方本想阻止,可是向影华用胳膊肘悄悄捅了他一下,无声的意思分明在说——你就让她下去吧,否则她总不会安心的。

游方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提醒她小心,然后又冲柳希言使了个眼色,意思很明显,嘱托这位水性精熟的长老在海中时刻注意李永隽,千万别出意外。

到了水下才清楚这里根本不适合潜水,因为离岸很近、海床落差也很大,水流与岛礁之间碰撞形成了很复杂的乱流,而海底也是起伏的礁石,并生长着各种海洋藻类。不仅能见度很差,而且稍不留神就容易被海流带着撞到锋利的礁石边缘。

恐怕没有潜水员愿意在这个地方下水,如此复杂的海况出了意外就跟找死一般,但是寻找秦渔又必须在这里下潜接近礁石间的海床。这些人敢下来也是艺高人胆大,无论能否找到秦渔,这份心意游方都很感激。

游方之前曾特地向苍岚请教运转水意灵枢之妙,此时恰好能用得上,否则有些海流和礁石分布非常复杂的地方还真不好轻易游进去。柳希言一下水就紧紧跟随着李永隽,运转神识随时稳住她的身形,在水里可不像在地上,四面都不着力。

李永隽下水之后就明白了,在这里想打捞什么东西几乎不可能,更何况是一柄不起眼的短剑呢?一般的职业潜水员也不会愿意冒这个险。在海流与礁石中穿梭来去,几人就像水里的游鱼,看似轻松潇洒,其实消耗的体力与神识相当巨大。

他们找到了那艘船的残骸,已经碎裂成好几截,散落在深约六十米的一条海沟里,两侧是水下礁石形成的小山脊。这里的杂物非常多,来回游了很久也没有找到秦渔。游方取出了一枚七曜石,漆黑的晶石突然一阵震颤,发出了七彩的光芒,一股纯阳之意弥漫到周围的海水之中,以此为灵引展开神识企图感应什么。

水中光芒璀璨,却引发了一场小小的意外,顺着洋流上方有几只鱼冲了过来,一尺多长梭形的身躯闪着银光,吻部非常尖,张嘴还能看见锋利的牙骨,紧接着后面又有同样的鱼接连不断像箭一样朝着游方射来,他竟然惊动了一个鱼群!

水下遭遇这种状况可是挺悬的,游方暗骂了一句——赶着下锅呢!

苍岚一挥分水刺正欲护住游方,然而游方的反应比她更快,另一只手已经取出冷云晶,七彩光芒汇合受冷云晶的吸引,在水中竟旋转成隐约的太极图案,灰蒙蒙一片带着水意潜流,鱼群冲到附近打着旋从另一个方向射出去了。紧接着冷云晶震颤,一股阴森之意弥漫,鱼儿就似受了惊吓一般纷纷逃走。

向影华穿着潜水服,也不知手链戴在什么位置,众人神识中却能听见悦耳的鸣响,然后水意灵枢铺张,她竟然在水下展开了天机大阵,似有一种无形如实质的力量,把她和游方以及后面不远的苍岚都护在了中间。

顺着海沟游了三个来回,众人没有多碰海底的东西,尽量以神识感应,却没有找到游方的佩剑。柳希言明显感觉到李永隽累了,在前方三人往回游的时候打了个手势,然后众人一起又缓缓回到了海面上。

这一次下水虽未找到秦渔,但并非毫无收获,苍岚找回了詹莫道失落的法器——那根银色的软鞭,众人见了皆是摇头叹息不已。李永隽还找到了另一件东西,就是游方失落的那把小巧的勃朗宁手枪。

手枪恰好落在礁石上一个很显眼的位置,李永隽看见了就把它拿了上来。在水里泡了还不到半个月,表面已是锈迹斑斑,海水的流动腐蚀真的很厉害,看来这把枪就算重新擦拭保养恐怕也不能用了。

吃完午饭,游方再次潜水,并劝说李永隽不必再下去了。李永隽这次倒听劝了,上午这一趟她确实感到非常倦非常疲惫,再下去的话也是拖累。还有人本来也想下水帮忙,但了解具体的海况之后,也就很自觉的没有去添乱了。

午后正是海上阳光最好的时候,这时起风了,风并不算太大还可以潜水,柳希言看了远处一眼道:“兰德先生,要下水得尽快,这风从东南方来,天边有卷云,再过一个小时会越来越大。”

游方换上潜水服再度下水,李永隽换成了神念高手包旻,下水之前游方对向影华耳语了几句,向影华则向柳希言、苍岚、包旻等三人道:“兰德先生的法器可能顺着海流散落到更远的地方,需要扩大搜索的范围,他自有办法感应到,但众人神识神念不可干扰,我们四人分成四个方向随着他游,有意外情况随时注意,但不要靠的太近。”

下水之后游方先在海底稳住身形停留了一会儿,当时船发生爆炸形成了巨大的气流和浪涌,而海底靠近岸边的洋流又非常复杂,落在船头的秦渔可能会被爆炸的冲击波抛起顺水流落到了较远的地方,他在感应水流,就像鱼儿在水中一般。

过了一会儿他折转身向着海沟的反方向游了过去,这里礁石密布,还有着大大小小的裂隙,海床有近百米深,四面都是飘舞的海草。其余四个人都小心翼翼的护在周围,运转水意灵枢尽量让游方游的轻松。

这次游方没有动用晶石,只是在水下展开神识一路游了过去,忽然间身形却缓缓慢了下来,似乎凝滞在海水中,神识中听见了海底传来的歌声。是神话传说中的海妖塞任吗?不,是秦渔!他的神识感应到秦渔并互相激应,那是剑鸣之声,却如低吟浅唱。

游方取出了画卷,顺着水意缓缓抖开,眼前场景移换,宛如进入了一片水墨写意描摹的天地,高山流水灵秀非凡,远处是苍茫的大海,有云如白雾舒卷飘散而开。身披轻纱的秦渔从海中缓缓升起,一双赤足立在水面上,长裙似在风中飘飞又似在水中舞动,抬起漆黑的眸子望着远处的游方,似有一丝幽怨之意。

“你怎么才来?”虽然离得很远,这元神心像之境中,游方似很自然的听见了她的声音。

“委屈你久等了,我受了伤,此时方能来找回你。”游方面带歉意的一招手,秦渔化作一道剑光飞来,落到他的手中又化成一柄短剑。

周围的四人突然打了个冷战,他们感受到弥漫而来的寒气,带着无法形容的杀机煞意,很微弱也很微妙,是被兰德先生的神识所激发,此刻并不是展开攻击,就是一种自然的瞬间绽现。紧接着就见海底深处的礁石缝隙中,水藻飘荡而开,有一股潜流随着神识运转形成,一道寒芒如练飞出,落在了兰德先生的手上,定晴看是一柄短剑。

奇异的是,这柄剑落到兰德先生手中,众人的元神中能听见如吟唱般的剑鸣,杀机煞意全部隐去,似有温柔的安抚之意。

如此顺利的找回法器,回到船上众人都向兰德先生祝贺。此剑灵性再强也毕竟是金属之物,在海中泡了这么长时间恐有锈蚀,出水之后怕起变化,游方赶紧回舱中养剑。令他稍感意外的是,秦渔灵性丝毫无损,看来那一丝纯阳水意竟可养护此剑!

游方早就准备好了白色素绢和五色丝线,重新缠绕剑柄,并为琉璃珠又结了一个新的剑穗,藏于腰间用手摸了摸,很充实、很满意,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又找回来了。

至此为止,此番出海一切顺利,当即起航向南,应该去会一会那位麦克·布什了,趁夜到达预定水域埋伏,待到天亮之后,游方打算也搞一个突然偷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