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二百四十六章、淘江湖

向影华这一提议,在座众人纷纷叫好,尤其是大多数年轻人,听说了苍岚与兰德先生在水下的奇遇,早就按捺不住好奇心也想自己下去见识一番,此番出海行游是以凑热闹的成分居多,刚刚有过同生共死的经历,大家的感情更亲近,劫后余生的情绪也需要舒缓。

三言两语之间,事情就商量定了,如果天气允许的话,就在此地抛锚停泊多留两天,每夜子时大家合演秘法滋养形神,白天下水寻物,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淬炼神识,在别处确实很难找到这种历练机会,还这么有趣好玩。

最后还是游方拍板定论,大家也不能光顾着热闹贪玩,该注意的事情一定要注意。潜水嬉戏一定要谨慎,早上九点之后方可下水,下午三点之前一定要上来,未得苍岚允许,谁也不得进入船舱。由于潜水装备有限,同时还需要有人警戒接应,一次最多只能下去六个人,其中三个人必须系缆绳,大家轮流潜海。

至于子时行功滋养形神,就如昨夜那般妙法,自然由游方主持,众人合运神识。

商量已毕,众人回船舱休息,此番行游,游方还是一人住一间卧舱,向影华也是一人一间,而且特意就安排在游方的对面卧舱。晚饭后在向影华的舱房里,两人又在说着悄悄话,游方又详细将他水下的经历说了一遍,虽然也不算太凶险,但说到紧张处向影华还是紧紧的抓住了他的胳膊,似乎也很害怕的样子。

倒是游方哄她似的搂着肩膀道:“大风大浪都经历了,这点小凶险算不得什么,我看那番景象很类似于幻法大阵的攻击,机缘巧合被我引动,还真得好好研究研究,天下各派秘法,其实都取法天成之妙。”

向影华嗯了一声点了点头道:“再去,一定要更加小心。”

游方想了想说道:“苍岚所习秘法,别有特长,我想向她请教在水意中运转神识之道,就是不知贸然开口是否唐突?”

向影华低下头道:“就今日经历来看,她恐怕更想向你请教,只不过……”

游方:“只不过什么?”

向影华:“她既有南海龙女之名,所修秘法自然有独私之悟,你欲向她请教,有求必然有予,她曾亲眼见你施展阴阳生煞大阵以纯阳之意收摄精纯阴气,必然好奇欲问究竟,也是不好贸然开口而已。”

说到这里她仍然欲言又止,但游方明白她的意思,向影华的言下之意是——那采集阴界土的诸般妙用,乃历代地师秘传,你也要传授给她吗?

游方未答,却反问道:“影华,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向影华:“你还有一对七曜石与冷云晶,此番出海也带在身边,这份馈赠应该够重吧?”

游方笑了:“哦,你是要我送她这对东西,同时讲解运转阴阳生煞大阵的心得,这份回赠确实够贵也够重,但是值,我听你的。”

向影华突然抬头道:“看来你不必去找苍岚了,她已经到你门前。”

游方起身打开门,苍岚正站在他的卧舱门口,一见他从身后出来,似乎并不是很惊讶,但却有点尴尬,拱手微微一躬身道:“打扰兰德先生了,晚辈正欲拜见请教,不知是否方便?”

游方笑着回礼道:“请教不敢当,我也有事想请教南海龙女,虚礼就免了吧,请进!”

游方将苍岚请进室中,笑着请她坐下,苍岚问道:“不知兰德先生有何事要向我询问?”

游方:“是有些不好开口,我是想请教在水意中运转神识之妙,天下高人,没有比你更精于此道的,但各人独私之悟,实在不该轻易询问。”

苍岚微微怔了怔,很坦然的答道:“若是别人问,我自然也不会说,但是兰德先生开口,倒没什么好藏私的。这是我习练消砂派垣局消砂法时,于海潮起伏中的领悟,取法于垣局变化消砂无定如水之形。神识极精微处方可运用,否则就算功力再深厚,闻说此道也无法掌控。”

她也不隐瞒什么,当即讲解了自己从消砂垣局变换中所领悟的秘术,如何运转水意灵枢,此法运用起来相当深奥,最重要的关节在于神识控制要极精微,一念成形不能有丝毫的破绽,还能够随心意变化流转。

她足足讲了一个多小时,也只是解说了此秘术的大概,没有涉及太多消砂派秘传之法,主要是个人习练秘法中一些独特的感悟,最后道:“苍岚所知也无非这些,希望对兰德先生所修之秘法,能稍有助益。”

游方起身行礼致谢,取出一对晶石道:“苍岚姑娘如此坦诚无私,将所悟秘术相告,兰德不知如何感激!这一对冷云晶与七曜石,虽不是灵性洗炼精纯之物,但能互相配合成阴阳生煞大阵,也属难得,是我的一点心意,请你一定要收下,万勿推辞。”

苍岚赶紧站了起来:“您太客气了,何至于此?可别忘了,是您保全了我父女的身家性命,也是您清除了消砂派的内患并化解与各派同道的嫌隙。感激还来不及,怎能因为区区小事,收您这么贵重的礼物?”

游方笑着坐下道:“我们都别这么客气了,一码归一码,这事对个人来说可不算小。我帮了消砂派,消砂派自然会谢,但你没必要把独门秘术传授给我,这是我的私人求教。……收下再说话吧,你今天来,不是还有事情要问我吗?如果我猜的不错,与我在水下施展的秘法有关。”

冷云晶与七曜石,恐怕是除了烈金石之外最贵重的秘法晶石了,这一对晶石的价值接近百万。对于苍岚来说最重要的可不是钱,而是礼数与心意,至于游方说的话确实太客气了,自谦此物灵性尚未洗炼精纯,其实灵性洗炼精纯的晶石属于机缘难求之物,哪能是说有就能有的?

苍岚不好推辞,也就暂且将晶石拿了过来,坐下后才说道:“兰德先生果然聪明,知道我为何而来,此来一是自从南海遇险之后,苍岚一直没有当面向兰德先生致谢。”

游方打断道:“致谢?你已经谢过我很多次了!”

苍岚:“我说的是私人的谢意,上次出海遭遇变故,您与詹莫道斗法时曾呵斥于我,否则当时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办,事后想想真是心惊!回程之时,又是您不计前嫌让我主持风水垣局大阵迎敌,不仅显示信任之意,而且给了我一个洗脱嫌疑的机会,否则回到岸上我苍家父女更不好说话。”

游方摆了摆手:“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如今不必再多提,你来还有别的事吧?”

苍岚低下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还有一个目的,是想请教兰德先生今日在海中所施展秘法的玄妙,不必传授秘诀,苍岚也不敢做这种过分的请求,只是想知道您是如何控制神识化转阴阳?”

游方:“你所悟秘术都教我了,我也没什么好藏私的,这不过是阴阳生煞的变化,秘法修行弟子大多都是会的,区别无非在于掌握是否精深,以苍岚姑娘神识之精微,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

游方并没有告诉她采集阴界土或纯阳水的秘诀,却讲了一番运转阴阳生煞大阵独特的心得,既非向影华所传,也非风门各派公开所习阵法的内容,而是自己运用时一些独特的领悟,要旨在于汇聚阴阳地气灵枢,以神识炼化精纯,并于阵法中化转运用。

他也讲了一个多小时,还穿插着自己如何淬炼神识的体会,都是一些细微的关节之处,但如果不注意的话控制起来效果就会大打折扣。苍岚听完后感叹道:“原来如此,多谢兰德先生赐教,难怪你要借助一对物性纯阳与纯阴的秘法晶石为灵引,这件礼物我就收下了。”

游方呵呵笑道:“若非如此,我何必送它们给你,只说法不赠物,心不够诚啊。”

苍岚低头把玩着晶石,若有所思的问道:“听说兰德先生曾将一对灵性洗炼精纯的七曜石与冷云晶送给月影仙子,请问此物灵性如何才能洗炼精纯?”

游方挠了挠腮帮子:“也不能说是送,当时月影仙子在众人面前开口想买冷云晶,我干脆买一送一给了她手中的一对。其实此物的灵性如何洗炼精纯我也不是很有经验,这恐怕要靠机缘,习练秘法时多运用,说不定就有此机缘,刻意强求反而难得。……时辰不早了,准备准备,要去船头行功滋养形神。”

苍岚也意识到快到子时了,赶紧起身道:“哎呀,不知不觉打扰先生这么长时间,您先稍事休息,午夜船头与众人再会。”

是夜,在船头众人再度合演妙法滋养形神,其过程不必多述。到了第二天早上太阳升起,又是一个风轻云淡好天气,九点过后甲板上就热闹了,各派高足纷纷换上深潜服,在柳希言、严礼强、孟三美的指导陪护下轮流潜水。

为了防止意外,时间有严格的限制,每人每次最多只能下去一个半小时。大家腰间都挂着一个细网兜,有人把法器也带上了,还有人带着水下摄像机其他物品,来来回回热闹的就像赶集。游方拿了把椅子坐在船头,向各人讲授如何在水中运用神识感受物性之法,并从牛金泉那里把茶盏要了过来,现场解释这一类器物在水中的物性有什么特异之处。

虽不如昨夜向苍岚讲授秘法那般详尽,但也算是一种传授和指点了,以他的前辈身份讲这些话,众人下水之前纷纷行礼致谢,搞的就像入水仪式一般。

游方看着各派高手,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因为他莫名有一种古怪的联想——在垃圾堆旁边,每天早上提着筐拎着耙子排队“淘宝”的拾荒者,俗称捡破烂的。

但这些人拣上来的可不是破烂,每次下水,或多或少都能带几件东西上来,都是散落海底的各种瓷器,有的完整如新,有的带着不同程度的缺损,有的还包裹着贝壳与海藻几乎辨认不出来——他们是靠神识感应的。

游方让众人把这些东西都一一放在甲板上,就像搞展览一般,一边慢条斯理的讲解各类瓷器的鉴赏以及这批海捞瓷的特点。说这些可是他的最擅长,引经据典妙语连珠,既渊博又风趣,大家听得非常入迷,心中纷纷感叹——兰德先生虽然年轻,但无愧于前辈身份,就这份学识眼界,在场没人比得上啊!

他们却不清楚,游方可是自幼家传册门出身,又在潘家园混过,然后师从国内最出色的考古学家吴屏东学习,最近还在自修系统的古文化知识与古典艺术欣赏,从江湖到学院都不是外行,一般所谓的专家,水平远远没法和他比,更何况他还精通秘法能从物性精微处讲解。

李永隽也想下水,但被游方和向影华一起阻止了,她的伤还需要调养,深海之中毕竟有阴寒气与各种意外的风险。李永隽就搬了张凳子坐在甲板上,游方讲瓷器鉴赏的时候,她身体前倾托着下巴听得几乎是目不转睛。

正午时分,游方换上潜水服再度入海,直接奔沉船而去,苍岚也下水了就跟在他后面,却没有进入船舱,而是守在船舱入口处警戒,同时以神识感应兰德先生施展秘法的妙处,听讲解是一回事,现场观摩又是另一回事。

游方有两个目的,一是收集炼化阴界土,二是研究那自然形成的幻法攻击。如果说昨天还是无意中扰动环境遭遇意外,今天就是故意去激引了,他在水下待的时间也不长,一个多小时之后就上来了,还顺手捞了一把茶壶。

这把茶壶是非常漂亮的釉里红,难得保存的很完整,但游方发现没有盖。第二天中午再下水的时候仍去原地搜寻,真是神识精微功夫了得,在找到茶壶的地方十丈之外,居然把盖也找回来了,而且也是完整的!

明显可以看出众人淬炼神识的进步,神识之精微不可能一日千里,但这种运用神识的方式掌握的越来越纯熟。第一天下水时大家还没有捞着太多的东西,完整的器物不多,大多是破破烂烂的还带有各种磨损以及被侵蚀的痕迹,若不是游方这种大行家讲解,甲板上看上去还真和垃圾堆差不多。

但是第二天再捞上来的东西明显完整而精致,基本上都是顺着船尾的方向,在大约几十厘米厚的淤沙中“挖”出来的。最有意思的是牛金泉,这小子最实在,就算下水当游戏,玩的也最认真,就数他捞出来的东西最多,但是也最破,几乎没有一件完整的。

游方心里很清楚,卧牛派的“定山秘法”,运用神识的特点是浑厚而非精微,像这种精微处的细致活确实不是他所擅长。倒是牛金泉最后自己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兰德先生,我捞上来的全是这些碎瓷片,真有些丢人啊!”

游方笑道:“我们又不是来淘宝的,只是一种淬炼神识之法,你能在水下将神识运用的如此浑厚已经相当不易!再说了,咱们也不是文物贩子,这些碎瓷片如果在真正的文物工作者那里,也是很有价值的。”

牛金泉嘿嘿笑了:“是吗?那我就专门捞碎瓷片好了!”

游方:“你要是捞碎瓷片的话,同一地点捞上来的,最好都编上号,写好标签贴在上面,将来送到博物馆,清理人员工作也能省点事。……来来来,你看看这些瓷片的断面,也是很有特点的,很值得研究。”

别人下海都是尽量寻找完整的器物,牛金泉另辟蹊径,只要发现瓷片就一兜子捞上来,就属他从海底找出来的东西最多,玩的也挺开心。到了第三天,牛月坡见儿子太“与众不同”了,大概是一张老脸有点挂不住,竟然也换上潜水服要下海,凑凑年轻人的热闹。

几位前辈自恃身份,本没有像年轻人一样嬉闹,但牛月坡都下水了,大家也不必端着架子了,兰德先生不也下去了吗?柳希言、包旻、龙喻洁都换上潜水服下海。李永隽的伤势好的差不多了也想到海底看看,这么多前辈在,游方也就让她下海了,自己也换上潜水服下去,这么多天一直没有潜水的向影华跟着游方一起下海。

这些人潜入海中,就看出姜还是老的辣。别人不提,单说牛月坡,他的秘法与儿子完全是一脉传承,神识运用以浑厚为主,功力却要精深的多,在海底一片碎瓷都没捞,竟带回来三件完整如新的花瓶。看来卧牛派秘法自有独特之处,功力精深可补浑厚之拙,有大巧不工之妙。

向影华什么都没捞,就是陪着游方潜水,同时关注李永隽的动静,李永隽倒是捞上来一个八角白瓷胭脂盒。而游方这次潜水捞上来一团裹在海藻与贝壳中的东西,回到船舱中捣鼓了半天,不知用何种手段清理修复,再捧出来竟然是一只灿然如新的金碗。

小碗不大却是纯金打造,形状类似一朵瓣瓣层叠绽放的金莲花,精致之极,见者无不叹为观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