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二百四十五章、如鱼得水

过了一会儿,苍岚也回过味来,明白兰德先生不是在破幻法攻击,就是在摄取这汇聚纠缠的精纯阴气,不清楚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手段之玄妙也看不透。

水体聚阴,又是在这冰冷的海底,这艘沉船其实也是一座死寂的巨大古墓,他们在最下层的船舱里,位置比周围的海床还要低,破损的船底直接连接着海底浑然地气,游方如此运转神识,等于在故意吸聚阴气汇集,然后通过一枚灵性洗炼精纯的冷云晶炼化吸收。

又过了一段时间,苍岚不禁在心中暗暗佩服,她自诩神识控制之精微在同代弟子中几无人能及,在水中施法又是她的擅长,但今天终于见到不亚于她的高手了。如此施法不需要将神识延展的很远,只须控制运转范围守护心神不失,越是精微敏锐越能持久,而在水中做到这一点尤其不容易。

别忘了,除了水可以阻碍神识之外,彻底包裹身体的深潜装备也妨碍知觉。

兰德先生施法的时间可不短了,神识控制的一直相当精妙丝毫破绽也没有,苍岚自问做到这样也是相当勉强,而兰德先生不久前还刚刚身受重伤。她同时也有几分疑惑或者是感叹——这位小前辈待人究竟有没有戒心?

若说他胸无城府那显然不可能,詹莫道的异动就是被他及时看穿阻止,才救了一船人。若说他待人不诚、心机叵测显然又不是,眼前的场面分明是全然信任自己,放心的在如此凶险之境中展开神识施法,若有任何异变,全赖她来护法,这是托付安危啊。

既然如此,苍岚就更加小心翼翼,既没有运转神识独自挣脱幻法,也没有贸然带着梅兰德立即离开船舱,而是留意着他的动静。渐渐的,苍岚有些担忧起来,她怕兰德先生太过自信托大,这里毕竟是海底,不能停留太长时间,假如再出什么意外,连回去的氧气都不够了。

苍岚是打心眼里佩服游方,有时候想折服一个人,不需要处处逞强,最好的办法,是对方最擅长、最得意的技艺,而你比他更擅长、掌握的更精深。

游方此刻倒不是有意要在苍岚面前卖弄什么,他心里高兴的是另一件事,甚至对自己的老头子师父是腹诽不已。没想到在这里收集阴界土是如此轻松!水体可聚阴,而此处是水意之极的至阴海底,另一方面,不需要延展神识去搜寻什么,环境受扰动,阴煞气正从四面向他这个带着生阳气的活人缠绕。

不需要在陆地上找什么封存千年精纯阴气的青膏泥层,甚至连“土”都见不着,这是大自然造化之功,因独特的机缘而被激引发动。虽然在水中运用神识艰难,但此时摄取精纯阴气却要容易的多,就是要小心莫为幻法攻击所伤。

这种机缘太难得了,不是随便潜入海底凭自己的力量就可以办到,必须要借助一个特别的触发点导致这个过程出现,这是他无意间的遭遇。另外还必须有一件东西能够及时炼化吸收精纯阴气,一枚灵性洗炼精纯的冷云晶为神识灵引自然效果最好,否则控制不了太长时间。

假如没有这枚物性纯阴、灵性洗炼精纯的冷云晶,用秦渔所配的那枚琉璃珠也行,假如这两样东西都不在,用灵性洗炼精纯的钨光石或者一般的冷云晶勉强也行,就是效果大打折扣,换个人恐怕就控制不了。

然而最重要的,是游方左手所扣的另一样东西,那是一枚灵性洗炼精纯、包含纯阳水意的七曜石。昨夜在海上运转秘法汇聚纯阳水意,合众人之力与向影华的神念之功,游方炼化了些许纯阳水在这枚七曜石中。

此刻他一手扣着一枚晶石,就在方寸之间悄然运转阴阳生煞大阵,以纯阳水意炼化阴界土,否则精纯阴气汇聚,他也来不及去炼化。刘黎教他的这一招,分明是借机放水让他完成师命,有了纯阳水,炼化阴界土的速度竟会如此之快!

从某种角度来看,这简直就是考试作弊啊!但如何作弊的窍门老头却没有直说,让游方自己去领悟。而能够作弊成功,那也是游方自己的机缘和本事。一代地师果然不简单,看似随意传下的秘诀,水都深的很。

心里虽然高兴,但游方也没有逞强,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逐渐停了下来。

后面的苍岚正准备提醒兰德先生此地不可久留,该走了,突然只见周边漫舞的黑丝不再向冷云晶汇去,而是随着一股无形的力量荡漾而开。原来是兰德先生又举起了左手,手中是一枚纯黑色的七曜石,在这阴气汇聚的海底,竟激发出一股纯阳之意。

双手之间,竟能运转阴阳生煞大阵,阵法控制之巧妙前所未见,漫舞的黑丝一进入这个范围就开始旋转、汇聚、消失,与晶石发出的白光宛如形成了一个运转的太极图案,然后从黑白分明中又化作灰蒙蒙一片混沌——就是底舱中略显浑浊的海水。

前方有一道明亮的光柱射来,迎着看去非常刺眼,那是严礼强在外面打开的强光探照灯。兰德先生竟然在无声无息间破了幻法缠绕,难怪刚才那么不慌不忙。

苍岚赶紧游了过去,游方收起晶石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肩上,微微用了用力。苍岚随即会意,兰德先生这是累了,要她把他带上海面。想想也是,不累才怪呢,就算他是铁打的也不是神仙,否则简直超出想像了。

苍岚一挥分水刺,水意流转裹住游方将他带出了船舱,虽然还在海底,却莫名有一丝暖意,有点“还阳”的感觉。苍岚做了个手势,示意众人上浮。不用自己游,孟三美发出信号,船上人缓缓收回缆绳,苍岚与游方一人扶住一根缆绳,被慢慢拉上去。

由于压力的变化,深水中上浮绝对不能太快,过了好一阵子才浮出水面。等上了船游方才有一种差点虚脱的感觉,刚才精力与体力的消耗极大,假若不是有苍岚护法,外面还有人接应,他绝对不敢那么玩。

……

换好衣服,游方坐在观景台上的休闲桌边终于缓过一口来,向影华在他身边问道:“来点什么,冲一壶热茶?”

游方叹息着说了一声:“现在想喝烈酒。”

消砂派弟子独孤裳插话道:“兰德先生想喝什么酒?船上有伏特加。”

游方:“伏特加也行啊,要是有二锅头就更好了!”

独孤裳歉然道:“二锅头没有,兰德先生要是想喝白酒,精品五粮液怎么样?”

游方微微一皱眉:“那也不烈呀!”

孤独裳:“烈酒?让我再想想……”

这人说话够罗嗦的,向影华好气又好笑道:“有什么拿什么吧,要不你都拿来,让兰德先生自己喜欢什么口味就喝什么。”

不一会儿,孤独裳拿来了好几瓶酒,游方看了看,最终还是倒了杯五粮液,一边喝一边对向影华说:“还是找这种绵而不烈的感觉吧,慢慢舒活筋血,将这口寒气散去,再来两个下酒菜就更好了。”

孤独裳又问道:“兰德先生是想要热炒还是冷盘?是海鲜还是……”

向影华赶紧一摆手打断:“两个热炒就行,什么菜随便!”

孤独裳又去船舱了,向影华问道:“你潜水时间其实并不是太长,在水下究竟遇见了什么,体力消耗如此之巨?……还有,我怎么发现你一直在偷偷乐呢?”

游方笑呵呵的说道:“水下的遭遇确有几分凶险,回头再细细对你说,你先看看这个。”他递过去一枚冷云晶。

向影华对这枚晶石是再熟悉不过了,拿在手中神念一感应就发现了变化,没有说话但眼神看过来分明是在问三个字——阴界土?

游方点了点头道:“是的,真没想到啊,我一直发愁上哪儿去找三两,今天这一趟,居然就弄了一两多。”

向影华轻摇手链,以神念拢音道:“如此说来,你要是在这里多待两天,师命岂非就可完成?”

游方:“所以我刚才忍不住笑,却被你发现了。但这有难度,昨夜合众人之力,汇聚些许纯阳水意,短短时间就已消耗殆尽,险些还被阴寒所侵。”说着话他又递过去那枚七曜石。

向影华接过七曜石在手里掂了掂,想了想又说道:“这倒不是大问题,我昨夜看出你想做什么了,如果只想用之为灵引,所耗甚微,我可以像昨天那样帮你再凝炼些便是,用不了太多。”

游方摸了摸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可是我怎么能把船留在这里呢?要知道多停留一天,消砂派要花多少钱吗?”

这倒是大实话,远洋出海行游,这样一条船这么多人,每天花钱简直如流水一般,小游子自己绝对玩不起。消砂派为了化解与各派之间的嫌隙,找了个所谓的机会出海调查“线索”,同时也是为了与各派弟子重新修好,不计成本在所不惜。

但游方也得自觉啊,不能因为无谓的事情把船扣在这里好几天,这不等于拿别人的钱打水漂玩吗?

这时孤独裳端着两盘热气腾腾的小炒上来了,放在游方身前道:“兰德先生,请您尝尝,这可是叠障派李永隽师姐的手艺,她特意下厨给您炒的,炒菜用神识控制火候,如此妙法我以前怎么没想到呢?”

游方微微一皱眉道:“她怎么会下厨炒菜呢?”

独孤裳:“我刚才去厨房的时候,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被李师姐听见了,问我嘀咕什么呢?我就说兰德先生要厨房炒两个热菜,而月影仙子说随便,我在想让厨师炒什么菜好呢?然后李师姐就下厨了。”

游方:“谢谢你,也谢谢永隽姑娘,我自己慢慢吃慢慢喝,就不再烦劳你了!”

孤独裳自作主张道:“一个人喝酒多没劲啊,您等会儿,我再给月影仙子拿个杯子和一双碗筷来。”

向影华瞟了他一眼啥话也没说,独孤裳还真的拿来一个酒杯和一副碗筷,然后很自觉的进船舱了。有意思的是,其他人见他俩这个架势,谁都没有再到观景台来,大家都跑到下方甲板上看风景去了,只有他们俩在这里相对小酌。

向影华浅浅的喝了一口酒,看着眼前两盘菜说道:“这菜……”

游方举着筷子等了半天没听见下文,只得追问道:“这菜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向影华:“据我所知,李永隽本人是食素的,但这两盘菜可不是素炒。”

游方哦了一声故作轻松道:“又不是她自己吃的,蛎蝗配上椒盐,正可暖身。”

向影华点了点头:“兰德,放之江湖无论在何处,你都能如鱼得水啊。”

游方干笑两声:“就这么点优点也是缺点,早就有人说过我是江湖小混混。……聊正事呢,怎样才能让船在这里多留两天,而大家又都能满意高兴呢?”

就在这时下方甲板上传来一阵笑声,只听牛金泉以夸张的声音大惊小怪道:“哇,真不愧是南海龙女,你去龙宫淘着宝啦?这茶盏多漂亮啊,我都想天天用它喝水了!”

一群年轻人在甲板上看苍岚从水下带上来的东西,一边听她讲述在船舱中遭遇的事情。苍岚将梅兰德描述的跟水中神仙差不多了,但有些细节却没讲,比如进入元神天地的经过,只是详细介绍了在船舱内外所见,又说了扰动环境遭遇幻法攻击的过程。

向影华问道:“怎么回事,你们在下面还带上来东西了?”

游方也不隐瞒,讲述了水下遭遇的详细经过。向影华听完之后突然笑了,凑过来耳语了几句。其实她不用做出这种讲悄悄话的样子,反正别人也听不见,也许是下意识的习惯吧。苍岚在船头甲板上似有所感应,回头悄悄望了这边一眼。

而游方听完之后呵呵笑,轻轻一拍她的手背道:“影华,你真是女中诸葛。”

……

当天晚饭,众人在餐厅中欢聚一堂,说笑声不断,主要还是谈论中午兰德先生等人在水下的事情。牛金泉在饭桌上还捧着那个茶盏不放呢,啧啧称奇,喜欢的不得了的样子。苍岚笑道:“既然牛师弟这么喜欢,就拿回家喝水好了。”

牛金泉也不客气,说了声赚了,一面又不解的问道:“这茶盏很不错呀,既然那位麦克·布什把货仓里的东西都搬空了,为什么还把它留下?”

苍岚解释道:“那条船是触礁沉没,船底已经破损,当时肯定也有货物散落在海底,这一片海域估计还有不少,是不可能清理完毕的。”

牛金泉:“我看这个茶盏这么漂亮,肯定也很值钱啊,既然他们知道水下还有东西,为什么不再来捞呢?”

柳希言又解释道:“这是要计算成本的,他们的目的就是盗取沉船上的货物,自然是一次性集中打捞、整箱搬运最为方便。像这种散落海底埋于沙中的东西,一般潜水员是不可能找到的,如果进行海底清理其代价太大不可想象,兰德先生也是以神识感应才偶尔发觉。”

这个道理说穿了谁都懂,深海打捞成本极高,假如花一千万的代价去找十万块钱的东西,这种傻事谁也不会干。就算政府部门打捞古代沉船,也要综合考虑各种因素,不可能说捞就捞,也不是打捞之后就能把海底散落的所有东西清理干净,那是不可想象的。

柳希言又问游方:“兰德先生,就你亲身查探所见,麦克·布什当年打捞出来的器物与船中应该有的器物,确实数量不符吗?”

游方点了点头道:“至少差了十几万件,但我们的调查根本做不了任何证据,仅仅是一种推测而已,其他的可能性可以随便列举,比如另有人在之前打捞过、沉船时已经散失,反正这三百年间的事情谁也没法证明。”

这时苍岚仍在向牛金泉解释道:“近海渔民在海中偶尔捞上来一些东西,这种事情没有人认真追究,可是麦克·布什的行径,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他是有组织有目的的进行盗取与走私,绝对与国际非法组织有关。……而这处海域,无论从私人还是官方角度,已经没有再组织打捞的价值。”

慕容纯明在另一张桌子旁插话道:“既然苍岚姐姐能把这件东西带上来,我们也可以下去看看嘛,如果不着急的话,在这里多待两天好了。”

游方笑道:“还是你牛!在这里耽误时间太长,消砂派可就破费太多了。”

柳希言赶紧解释:“兰德先生何出此言?此番出海之举,本就是我消砂派要追查詹莫道与那批海捞瓷的关系,以及无冲派是否与他有关联,诸位都是见义相助,破费二字如何谈起!”

一直没说话的向影华开口了:“既然柳长老这么说,影华倒有个建议,可能对各位都有好处。”

苍岚问道:“影华师叔有何提议?”

向影华一指牛金泉捧的那个茶盏:“这些散落海中的器物,恐怕永远也不会有人问津了,专门打捞它根本不值得!但对于在座的诸位来说,下海于淤沙中搜寻,水下运转神识感应物性以发觉,这是任何深海潜水员都不具备的本事,却是淬炼神识的绝佳方式。大家不妨在夜间行功滋养形神,白天入海淬炼神识,别处可难得此机缘!”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