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二百四十四章、水晶宫

巨大的沉船龙骨还算完整,但船体已经破损多处百孔千疮,远处看缠绕着五颜六色的海藻,在水底如风中的飘带,近处看船体上密密麻麻附着着野生贝类的骸壳,已经层积了几百年,几乎形成了一个斑驳的钙化外壳,上面还有活的贝类以及珊瑚、海葵生长。

贝类与珊瑚遗骸层积成的钙化外壳,不仅侵蚀了船体也保护支撑了船体,几百年后它在海洋深处成了一个巨大的船礁。很多色泽鲜艳却叫不上名的鱼儿在海藻间穿梭,游方还看见一只近六十厘米长的玳瑁悠闲的摆动四肢游过,斑斓的阳光投影下,棕琥珀色的背甲花纹异常漂亮。

船礁外生机盎然,沉船内死寂深深,这几百年沧桑无人扰动的阴阳隔绝之相,靠的越近体会的越深刻。一般人潜水到这里就会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是不敢往里钻的。但天下大胆人很多,麦克·布什的团队不是进入了船舱打捞吗?只要胆气壮就行,游方等人自然也没什么好怕的。

按现代的话说,这是一艘人货混装船,货物应该在最下层船舱压舱底,而船底是破损最严重的部分,已经陷入海底淤沙中。游方绕着船游了小半圈,就发现了十六年前麦克·布什留下的痕迹。在船侧靠近底部的位置有个大洞,不是沉没时的破损,看边缘的贝壳断面,显然是近年被人工切割开的。

向内看,黑乎乎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跟在游方后面的严礼强打开了强光探照灯,洞内下方就是船的底舱,可以看淤沙中的各种腐朽的碎木片和碎瓷片。

这艘船上的瓷器当年装运在木箱中,间隙用草垫保护,虽然沉没时碎了不少,但还有不少完整的保存了下来。木头在封闭海水中浸泡了几百年,就算有的木箱表面还保持了原来形状,但是手一碰就会发现质地已如胶泥一般,当然飘不起来了。

其实这种木头假如丝毫没动过,落到游方手里用特殊的方法,还可以恢复坚硬的木质能重见天日,物性可能有特别的改变,说不定还有特殊的秘法用途,只是这样做很不容易,成功率也极低。

游方扫了一眼附近,又向深处看去,舱里的海水似乎很浑浊,强光探照灯的光柱也射不远,仿佛被黑暗吞噬吸收。神识有感应,不知是否因为封闭的底舱被打开的原因,里面的海水正在缓缓地流动,或者用“蠕动”形容更加准确。

神识在水中展开受到很大的限制,就似要穿透一层层无形的压力与看不见的屏障,延伸的范围与控制的精微程度都比平时大打折扣。

游方突然做个手势一指下方,苍岚神识之精微与游方相差无几,在水中运转秘法比他更纯熟,而且元神也没有受伤。游方一提醒,她也感应到有异常,手中分水刺一挥,这件海蓝色的法器几乎融在海水中看不清痕迹,但下方的海砂却形成了一道漩涡,有一件东西被水流带了出来。

苍岚接在手中,是一个直径十厘米左右,高约五厘米的粉彩瓷茶盏,很别致的五瓣蔷薇造型,而且完好无损。这艘船上装载了乾隆年间景德镇出产的外销商贸瓷,虽不如皇家贡瓷那么精致绝伦,但也具备了那个年代器物的精美与典雅特征。

船上的各种瓷器有几十万件,虽然经过了彻底的打捞,但深海作业不可能像陆地上那样从容,潜水员都是冒着风险还要靠天气的配合工作,这么多瓷器不可能没有遗漏,散落海底的散碎器物几乎是永远不可能清理干净的。

苍岚伸手抓住这个茶盏,放进腰间悬挂的一个细网兜中,还有几块碎瓷片也冒了出来,打着旋散落在海砂中。

游方又做了个手势,从腰间的细网兜里取出一支水下手电点亮,率先从那个大洞中向下游进了底舱。苍岚紧随其后也游了进去,虽然穿着潜水服,但姿态就似一条深海美人鱼。由于船体的下沉,底舱内比外面的海床低了两米多,一进入船舱内部,第一感觉就是冷。

这种冷不仅仅是水温低,还伴随着一种透入骨髓的阴寒气,越敏感的人体会的越明显。游方的知觉以及神识之敏锐远超一般人想象,当即打了个冷战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快要凝固了,莫名有种想喝下一大口烈酒的冲动。

对于秘法修行人来说,这种地方是凶险绝地,尤其是刚刚入门而修炼未成的弟子,千万要小心回避,它的环境比一般的荒山野刹还要险恶的多。但秘法习练者自有灵觉或神识感应,自己知道寻找地气灵枢适合滋养之处,没事谁也不会跑到这种地方来,那不是给自己找事吗?

就连外面那些看似随意穿梭的鱼儿,也没有一条游进这里,游方与苍岚仗着艺高人胆大,一前一后游进了船舱。苍岚别的什么目的都没有,就是跟着游方,以防有意外事件发生。手电照亮的范围只有两三米远,光柱范围之外就是一眼望不见底的黑暗,显得这个不算很空旷的古代船舱的特别的幽深。

游方小心翼翼的沿着船舱边缘游动,手电光柱下,随处可见散碎的瓷片和木箱的碎片,上面还覆盖了一层细细的、有些发黑海砂,船舱底部有一条破碎的大裂缝,可能就是三百多年前触礁的痕迹。在船舱的深处,手电晃过,游方突然吃了一惊,因为他看见了底下趴着一个人!

确切的说是一具人形的尸体,在冰冷的海水中不带任何生气,在水里泡十几年应该早就化成骨头渣子了,但这具尸体的外形还很完整,因为他穿着从头到脚裹的严严实实的深潜服。橡胶深潜服的自然分解的速度极慢,虽然已经布满了裂纹,但形状还大致保存完整,旁边还落着依稀可辨认、早已朽化不堪的氧气瓶。

看来当年打捞时这里曾经出过意外,有潜水员丧命海底,尸体竟然就被留在了这里!这显然不是正常的打捞,或者说在表面正常的打捞作业之外,这里还发生过非正常的打捞。深潜员是一种高危职业,发生意外并不罕见,可是尸体就留在这里没人管,显然就不正常了。

苍岚再大的胆子也是个大姑娘,在这种环境下一眼看见这具尸体,骇的手一抖连电筒都脱手了,还好有保险带系在手腕上,随手又捞了回来。别说她,连游方都吓了一跳!

像这种地方,假如人气很弱的话,一般人呆的时间久了非出幻觉不可,这是地气与物性环境的自然影响。举一个例子,有人到秦陵去参观兵马俑,在物性散逸、人气旺盛的大厅里,扶着栏杆看军阵时说道:“我怎么感觉不到肃杀之气?”这其实是外行话,假如把他与一具兵马俑关在一间很小的黑屋子里,假如不是神经特别坚韧的那种人,用不了太常时间,估计都得崩溃了。

深潜本身就有各种错觉或幻觉,由于水压的关系,同时周围的环境噪音与平常完全不一样,人们甚至能听见自己血液流动的声音,而呼吸声与周围的水流声显得特别怪异。

大致在船舱中转了一圈,这里已经被搬空了,根据留下的痕迹判断,简单推算一下,这里原先的瓷器不论是完好的还是摔碎的,绝对不止麦克·布什公开打捞上来的二十万件,至少也有三四、十万件,看来吴屏东的质疑是有道理的。

可能是麦克·布什分明暗两批打捞,也可能是全部打捞之后有讲过了筛检,将保存完好的精品留了下来,将大量的碎片和剩下的一批完整瓷器上交。中国古瓷一向是西方艺术品收藏市场中的热门品种,而近年来在中国境内也炒的格外火热。

可这一切都是推测而已,吴屏东看见的只是古籍记载,游方看见的只是被搬空的船舱,根本无法确证什么。有一个不能作为证据的办法倒是可是稍微确认一下,就是感应这里物性气息留下的痕迹——最直观的方法是运转心盘术。

一念及此,游方运转神识,小心翼翼的发动了心盘。他还是第一次在深水中运转心盘,何况还是这样一种环境,因此相当谨慎,神识控制的极其精微,速度很慢,打算一旦发生意外就立刻收了秘法。

就在刹那之后,真的出意外了!当游方发觉不妙,却感觉自己的心盘术已经停不下来了,他就像轻轻的推开一扇门望里偷窥,但是刚打开一条缝,门内却有一股巨大的吸力,陡然把他卷了进去。游方这一瞬间的感觉甚至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幻法大阵!

船舱的四壁上,呈细丝状的黑色海草以肉眼可见的惊人速度疯狂生长,仔细看,竟似水中飘荡的诡异头发,转眼间就密密麻麻将游方缠绕在其间。然后他听见风声呼啸,还夹杂着滚滚惊雷,有无数人在哭喊呼救,四面惊涛骇浪将他裹挟,感觉真实无比。那些黑丝就似一只只阴森怪手,从四面八方抓住了他,拖曳着游方向着不知名的深渊沉沦。

这里不仅有一舱瓷器的物性气息残留,还有更浓烈气息弥漫,游方的心盘术将之触动了,想一想,这艘船曾经发生过什么事?

这种现象也许与乱力神怪之说并无关系,游方知道这是一艘古代在风浪中触礁沉默的船,当时有八百人遇难,这个场景就算没看见,在此时此地的环境也能印在心中。风门秘法不是可以不分环境随便施展的,假如换一个神经很大条的二百五潜水到这里,反倒可能不会发生这种“奇遇”。

沧州铁狮子、洛阳古墓壁画,不知有多少人曾经参观过,也没听过谁现场出了什么事,偏偏小游子被铁狮子镇住了、被古画魇住了,那是他自己的原因。但此时这种环境明显要凶险的得多,而游方不久前刚刚受过元神之伤。

一般人如果因为过度紧张,导致环境压力过大,也可能出现类似的幻觉,在外面倒不算要命,但别忘了这里在深海中啊!假如深潜中的人出现幻觉,感到惊恐晕眩甚至导致呕吐,几乎百分之百送命,游方终于知道那个潜水员是怎么死的了。

普通人可能会遇到这种情况,更有可能遇不到,就看心境和运气了。而游方在这里运转心盘几乎难以避免发生意外,这是他更倒霉的地方,但是另一方面,毕竟是一位秘法高手,当即守护心神不失,收敛并运转神识企图挣脱。

以往的他,斗法时常携人心神入画卷,现在倒好,一不小心自己被卷入三百年前的幻法之境。

苍岚就在游方身后不远的地方,忽然感应周围寂静中蛰伏的阴森、绝望、凄厉、怨恨气息在一瞬间被扰动了,从四面八方汇聚缠绕,袭向兰德先生。而梅兰德正在运转神识相抗,只是在深海之中神识之力受到极大的抑制,一时之间无法挣脱。

坏了,出状况了!这是无声无息、看不见的凶险,苍岚一惊之下赶紧运转神识,由于无法交流,她没有发动攻击性的秘法,而是像此前的合演一般,相辅相成协助兰德先生,将两人的神识之力交融在一起。

这样一来,苍岚的元神也等于卷进去了,眼前异变陡生,只见黑丝乱舞缠绕,陷入与游方一样的幻法攻击中。她在水下的反应跟快,虽然什么看不见,却将手中软刺一挥,企图运转水意裹挟兰德先生冲出去。

船舱并不大,虽然分不清方位,但是不论朝那个方向冲击,只要将舱壁冲开一个缺口离开这里,环境受激引所导致幻法侵袭自然不攻而灭。然而还没等她有进一步的动作,眼前场景突然又是一变——远处是秀丽灵山,脚下是洁白沙滩,前方是碧蓝的大海。

海上有乌云滚滚,传来电闪雷鸣与风雨呼号之声,有一艘大木船正在缓缓的沉没。兰德先生与她并肩而立,不紧不慢的说道:“这里是我所携炼一片元神天地,多谢姑娘出手助我,却也卷入那幻法攻击。”

游方那副特制的画卷不畏水火,这次也带下海了,刚才遭遇幻法攻击,他顺手就从网兜里掏了出来。苍岚出手助他,神识相容,因此他很方便就把她顺势也带进了画卷中,否则将这种高手“请”进来还真不容易。穿着潜水服又没有麦克和通信缆,两人在海底自然无法开口说话,但可以用这种奇异的方式进行交流。

苍岚愣了愣随即就反应过来,惊叹道:“兰德先生真是手段玄奇,来到海底深处,居然将晚辈带进了一座水晶宫。”

游方微微一怔,旋即笑道:“你将我这一片携境天地形容为水晶宫?真不愧有南海龙女之名,是什么人说什么话。”

苍岚也笑了:“此处是海底,这里不是水晶宫又是什么?……兰德先生的妙法可以守护元神,但如此施法所耗神识之力甚巨,不可持久,身处险境之中,还是让晚辈赶紧带您离开船舱。……此后有机会,晚辈很想细细领略传说中的水晶宫妙处。”

她告诉游方自己的打算,要运转水意裹挟他冲出船舱,这是自己所擅长。游方摇了摇头道:“不必慌乱着急,以你我的功力境界,这只是小小的困扰,想脱困并不难。机会难得,你让我先试试一种秘法,若有什么状况,你再带我出去不迟。”

话音一落,场景随之移换,远处的沉船迅速拉近,海面升起,两人似随着船沉到了海底,“水晶宫”消失了,眼前仍是黑丝乱舞的幻法攻击。但是苍岚已经可以看见梅兰德,只见他穿着潜水服,手中擎着一枚冷云晶,洁白的晶石发出柔和的光芒照亮了黑丝间的海水,四面八方似有无数阴森的影子在黑暗中飘荡,让人不寒而栗。

游方手中这枚冷云晶,灵性洗炼精纯,还炼入了无形的阴界土,属于可遇不可求之物,就是他在松鹤谷送给向影华的那对晶石之一。向影华这次赶到海南,除了天机手链之外,随身也带着这一对晶石,她知道游方擅用阴阳生煞大阵,这次下海,也让他把这对晶石随身带着。

周围的阴影发出凄厉呼号之声,晶石发出的白光也在随之闪颤,四面的飘荡的黑丝似被白光闪颤震散,化为一丝丝精纯的雾质,奇异的消失在晶石中。

苍岚暗中皱了皱眉头,看兰德先生所施展的秘法,应该是用一枚冷云晶为神识灵引,摄取周围被扰动的无形精纯阴气。

理论上这倒也是破此刻幻法的手段,但在这冰冷阴森的海底古船中,如此浓郁的阴气弥漫,是不可能收摄干净的,更别忘了水体本身的物性就能聚阴!这么做,只会让缠绕汇聚的阴森煞意更加浓郁。

果如苍岚所料,漂舞的黑丝越来越密集,几乎汇成密不透光的一片海底阴云,只有那晶石发出的闪颤白光把她和兰德先生护在中间。然而她却不清楚,此刻的游方心里已经乐开了花!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