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二百四十三章、海上生明月

“李永隽是出家女冠,其实也不是她自己的选择,她是个孤儿,自幼就在道观中长大,被皓东真人收为弟子。她认识的人不多,与风门之外的交往也很少,尤其是你这种风流不凡少年郎,恐怕还是第一次遇见。”

这是当天晚上在游方的病房中,向影华坐在那里,两人之间在说悄悄话。

游方哭笑不得:“风流少年郎?我当不起啊。”

向影华微有嗔意,语气又似乎在撒娇:“是吗?兰德先生年少英雄,当代江湖中声望正隆,更兼一身侠肝义胆,智勇、才貌,风流无双。这话并不是我说的,而是今日同道众口一词的评价,你还要推辞吗?”

游方都快冒汗了:“影华,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向影华:“我没把你当什么人,你就是我眼中的兰德,你已经做到了最好,我好像只求了你一件事,你并没有拒绝。……我本不应该说太多,但那李永隽毕竟是秘法修行弟子,将来恐怕是要继承皓东真人衣钵的,并非世俗中的女子。”

游方赶紧摆手道:“影华,你别说了,我绝不会招惹她,而且在你面前,此生也绝不愿相欺。”

向影华:“为何不说绝不相负?”

游方叹息一声:“我说不起啊,想我师父刘黎一生,也不知相负几许……”

向影华抬头立刻打断了他:“兰德,我知道你是什么人。”

游方把头低了下去:“我不是什么好人。”

向影华:“嗯。”

游方:“我确实很风流。”

向影华:“嗯。”

“我……”游方说不下去了。

向影华站起身,一指窗外道:“看,多美的月色。”

游方也站起身挽住她道:“对,好美的月色!到阳台上去赏月吧。”

……

三天后,卧牛派掌门牛月坡带着儿子牛金泉,鸣翠泉弟子熊韦伯、熊路仙、三元派弟子罗斌、余成韵、八宅派弟子梁广海、形法派弟子慕容纯明、龙楼派弟子石双、叠障派弟子李永隽、松鹤谷长老向影华、还有一位年纪轻轻的前辈梅兰德结伴出海。

消砂派两位长老柳希言、苍岚陪同,游船上的水手也一律都是消砂派心腹弟子。寻峦派弟子张流花与包冉驾驶游艇跟随,寻峦派长老包旻与龙楼派掌门龙喻洁也在游艇上。

消砂派想查海捞瓷之事,可是大海茫茫怎么查?既然一切都以兰德先生马首是瞻,航线自然是游方定的,他在出发之前就取出了一张海图,提供了一个经纬度,让柳希言直接把船开到那个地方。

柳希言一句话都没多问,当即照办,直接吩咐弟子向着这个方向航行,预计航程要有一天多。

这天晚间,海上升起了一轮明月,游方与向影华站在船头,望着海波中细碎的粼粼月色,谁都没有说话,然而月光却似华裳一般缠绕在两人身边,似有实质飘忽舞动。

他们在练功也在养伤,是静中之动、无姿之舞。游方运转神识,于天地灵枢中孕育纯阳水意,此刻当然不是温养秦渔,似是在安抚那洒下的月华。向影华神念如凝,似无形又无处不在,这灵枢移转中配合的是妙然无隙。

有人在船头欣赏月色,也有人在观景台上看着那月光下的一对璧人,心中有无言的赞叹。这时李永隽轻轻的走到船头一旁,手扶船舷也默默的凭栏眺望,游方和向影华发现她也在运转神识,汇入海面上升起的水意灵枢之中。

两人心有灵犀,几乎同时移转灵枢,月光下的秘法似乎合成了一种仪式,仿佛是古老的建木传说,又仿佛是松鹤谷中运转的天机大阵,带着滋养形神之妙,融入李永隽的神识——这是在帮她疗伤。

李永隽微微一怔,倒也不好运转神识相抗,仍然默默的站在那里,身影极淡,就似融化入夜色。这时船头的海浪声似化作了琴韵,又有人在运转神识,苍岚静静的坐在观景台旁的休闲椅上,展开神识汇聚水意,也融入了众人的妙法。

紧接着又有一人展开了神识,只见牛金泉装模作样的手扶栏杆在看月色,却不失时机的也施展秘法,没有任何花哨的玄妙,就是将神识融入其中。慕容纯明站在下层甲板往上看了一眼,一言不发也展开神识。接着在船尾喝茶的余成韵和罗斌也不约而同运转神识,与众人相合似有安抚神魂之意……

很有趣,各派高手在夜色下联袂合演妙法,这次并不是为了试探,施展起来也并不艰难,显得静谧而温馨,融入天地灵气滋养形神,这才是习练风门秘法真正的妙趣。

一艘游艇远远的跟在这条船后,龙喻洁与包旻这两位神念高手也在看着夜色风景,突然感应到前方大海上神识弥漫。包旻微微一笑道:“我本想劝兰德先生养好伤再出海,但这么多同道没法等那么长时间,所以才跟着出海想有所照应。如今看到这一幕,如此合力运转神识滋养之法,倒也很适合养伤,此番行游之后,兰德先生与李永隽的伤也应该完全好了。”

龙喻洁微微点头道:“这秘法好生玄妙,照说兰德先生并无运转神念之能,却能与那月影仙子的神念相合无隙,所运转似阵法又非阵法,倒像一种仪式,却能在这夜气阴沉的海水中汇聚纯阳之意,好生玄妙,其人之师承必然不简单。”

包旻不动声色道:“兰德前辈的师承当然不简单,什么人能调教出这样的弟子?只不过他既不愿说,我等也就不必追问了。在松鹤谷中,千杯前辈已经解释清楚。”

龙喻洁看了包旻一眼,试探着问道:“难道包长老也在猜疑……?”

包旻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心中有数,何必说出来呢,也不适合说出来。”

龙喻洁点了点头,神念拢音悄声道:“如今心中有数的,恐怕不止你我了,兰德先生可比他师父人缘好多了。”

包旻感慨道:“当年是乱在时事,而如今乱在人心,他可不比上一代人轻松。据我所知,他师父年轻时只是潜心修炼秘法,而他这才二十出头,就已经历了多少事端?”

两位高人在远方议论,而大船上的众弟子仍然神识相合运转秘法,从九点多钟一直到子时已过,游方与向影华这才不约而同缓缓收回神识神念,众人皆觉妙处难言,有人暗中发出惊叹,有人默默一声叹息。

……

第二天中午时分,到达了游方指定的海域,天公作美这一天风平浪静,四面是一望无际的碧蓝,表面上看不出任何异状来。但是驾驶室后面有一间船舱里,几个人的神情却很专注,一直盯着各种仪表随时观察变化。

船速放缓,缓缓在这一带海域呈S形来回游弋,严礼强戴着耳机正在监视声纳信号,一边在仪器上调整着超声波段,突然说了一句:“声波定位仪显示前方有不规则的海床。”

柳希言皱了皱眉头说道:“看磁力计没什么变化啊。”

牛月坡不解的问:“这说明什么问题?”

游方在一旁解释道:“通常情况,如果海底出现大型不规则物体,又没有磁力异常,很可能就是自然的礁石海床起伏。”

游方其实也是个外行,但为了出海“摸鱼”,这几天做了不少功课。他到的这片海域在一九九五年的时候曾有人来过,是一位名叫麦克·布什的美籍爱尔兰海洋科学家所带领的远洋科考团。这位海洋学者当时是以技术援助的方式,被获准在南海海域进行科考,考察项目是洋流、气候以及渔业资源。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海洋科考部门经费严重不足,因此有很多远洋科研项目都无法正常展开,这一类的援助很受欢迎。在当时看来,麦克·布什所运用的科技手段很先进,其实现在回头看,无非就是投入大小的问题,说先进倒也谈不上。

当时这一片海域还存在海权争端,麦克·布什向中国政府提出申请,完全遵照中国法律进行科考援助,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也是受欢迎的,因此很顺利的在这一片海域展开了预定活动。

吴屏东事后调查过麦克·布什这一次科考活动的全过程,甚至还专门写了一份内参,提交给国家文物部门以及农业部渔政部门,表示了对这次活动的强烈质疑。

吴屏东并不是海洋科考学者,却是当代最出色的考古学者之一,他在十八世纪荷兰探险家吉姆·巴斯所撰写的航海日志中找到这么一段记录——

一七八八年,有一艘巨大的货船从中国福建的泉州港出发,驶往东南亚沿海各地。这艘大船长四十五米,宽八米,吃水有八百多吨。船上有一千多名乘客和船员,还有几十万件产自景德镇的瓷器压仓。这些瓷器精美异常,有各种花瓶、餐具。

但这艘顺隆号船却在中沙群岛以西海域触礁沉没,八百余人葬身海底,只有不到三百人恰好被吉姆·巴斯乘坐的女王珍珠号救起。这位探险家得知这一消息,十年后又专门带船来到当年顺隆号的沉没之地,企图在海中打捞失落的“宝物”,但是水太深加上风高浪急,根本就没找到沉船的线索。

吉姆·巴斯留下了这本航海日志,还附了一张手绘的海图,所标记的沉船地点就是麦克·布什带领海洋科考队活动的中心区域。一九九五年十月,科学考察团还真的发现沉船了,麦克·布什随即资助潜水打捞工作,捞出了近二十万件瓷器,其中有不少还是完好无损的。

而吴屏东进行了一系列的考古查证,认为顺隆号上所装载的瓷器远不止这么多件,当时也只打捞上一半而已,可是科考报告上却记载沉船上的物品基本已清理干净,已无继续打捞价值。所以吴屏东怀疑这里面有猫腻,写了一份内参报告,提醒有关部门注意此类所谓的科考行为。

但是这一类事件要想调查清楚实在太困难了,海底深处的东西可不像地面上的发掘那么一目了然,再加上年代久远洋流变化复杂,古代记录可能也有不准确的地方,缺乏直接证据的情况下,没有谁会专门为了一份内参投入那么大的人力、物力、财力再去调查。

当时发现这艘沉船是意外之喜,麦克·布什还受到了有关部门的表彰,私人为赞助打捞的出资后来也由政府偿还,算得上是名利双收。

游方之所以会忆起这段往事,有两方面原因。一是有了今天的机会,他当然想去查清吴老十几年前的疑问,另一方面听说那个麦克·布什如今已是海洋部门的科考顾问,最近又带着一个团队正在南海搞科研!

游方与牛月坡说话,回忆当初在吴老的书房中,听他老人家一边翻阅资料一边讲述往事,那天晚上聊的似乎是史志考证的话题,不知怎么就谈到南海沉船了。

这时游船掉头选择了另一个探测角度,三维成像仪屏幕突然出现一个模拟画面——在约四十米深的海底,有一个四米多高、约四十多米长、七米多宽的巨型物体。柳希言赶紧喝了一声:“停!兰德先生,你快看,这很像是一艘沉船!”

游方点了点头:“应该就是了,现在是中午,天气不错能见度很好,正适合下去看看,找地方抛锚,我去换潜水服。”

柳希言劝阻道:“兰德先生,你的伤还没完全好,就让袁野、孟三美潜水,把视频资料带上来就是了。”

游方摇头道:“我的伤不碍事,就是潜水看看情况而已,又不是与高人斗法。有些痕迹视频录像中看不出来,要自己下去才知道,水中神识展开受很大限制,要靠近了仔细感应才行。”

柳希言:“既然如此,就让老夫下去吧,这海里的经验,我倒不必自谦。”

游方还是摇头:“这不是搞深海捕捞,而是遗迹考古,柳长老还是在船上坐镇,好随时监控各种情况。”

柳希言想了想道:“那好,我先抛锚放探头,测水温和海底洋流,再让苍岚陪你一起下去。”

半个小时后,游方已经换好潜水服站在底层甲板上,四十多米深的海底,一般人裸潜是下不去的,以游方的功力倒是可以下去,但一样有危险并且停留不了太长时间。所以还是需要潜水装备,而且不是普通的潜水镜加氧气瓶,是专业的深潜作业装备,全身都包裹起来,还有作业缆绳与船上相连。

一共有四个人下水,游方打算摸进沉船一探究竟,为了水下活动方便所以没系缆绳。而另一个人一看就知道是苍岚,贴身的潜水服下身材柔美姣好,看得牛金泉眼神都有些发直,却又不好意思盯着看。游方注意到苍岚也没有系缆绳,还没有挂配重铅块。

牛金泉本来也坚持要下水,慕容纯明同样想下去,其他几位年轻人一见这个场面纷纷都要凑热闹,被游方板着脸阻止了——这又不是海底探险娱乐活动,没有经验也没考古常识的人下去一点用都没有,人多了还会添乱!

向影华见游方这么说,便没有坚持与他一起下水,只是叮嘱道:“以你的本事,就算不用装备,平常情况也不会有太大风险。但三百年沉船、八百阴魂无依,在海底阴寒之地,又曾被人骚扰,此去守护元神为要!这不比寻常的打捞,你一个生人悄然潜入,可能会有异状,千万要小心。”

连向影华都很自觉没有入海,其他人就更不好意思添乱了,于是看着四人依次入水。严礼强携带了水下探照灯,孟三美带着水下摄像机,扶着缆绳跟在游方后面缓缓入海。令游方感到诧异的是,苍岚将法器带下海了,在水中一挥蓝色分水软刺,竟能在很小范围内运转神识、控制水意灵枢流转,缓缓向下潜去,难怪柳希言放心让她陪着游方下来。

从水面上看不见海底,只能望见碧蓝色的一片,但是潜到几十米深的海底,会发现阳光透过海面能看清周围的东西。深处的海水比海面温度明显要低,通常情况下不知不觉中体内的热量会散失很快,但游方完全可以忍受,有深潜服的保温就更没有问题。

这一带海床主要由淤沙与礁石构成,洋流速度并不快,生长着稀疏的海洋植物,有的海草有四、五米高,在海水中轻轻摇摆,呈现出各种奇异的颜色。看哪里有没有海草生长,就知道哪里是礁石哪里是淤沙。这里并没有大块的礁石伸出海床很高,看来顺隆号是在远处触礁、在风浪中挣扎着漂浮到这里才彻底沉没的。

假如不小心被海底的水草缠住是很麻烦的,几人随身都带了潜水刀。下潜到海底,又往前方游了一小段距离。游方终于看清楚在三维成像仪中显示的那个庞然大物,是一艘硕大的古代木船,残存的轮廓比他们乘坐的那艘游船还要大。

在海底看见它,神识中莫名有一种阴森的压迫感,游方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假如秦渔还在身边的话,此时一定会瑟瑟鸣响。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