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二百四十一章、潜移默化

众人都没反应过来兰德先生为什么要拿下庸万花,但刚才话说的清楚,他要暂摄消砂派事务,说拿下那就是拿下再问。庸万花神色一惊不知所措,站在苍霄身后的苍岚反应最快,众人只觉一片潮啸之声从身边拂过,她施展秘法凭空锁定了庸万花,让他不得有所异动。

门中掌刑掌戒的内堂长老翟冷一飘身形已经来到庸万花身侧,抖手抽出一根半透明的软索,从肩头一拢把他的双臂缚在了背后。此索不知是何种质地,但显然经过高人的神识炼化,神识竟然无法侵入,除非用蛮力挣开,而此物相当坚韧,是很难挣脱的。

“兰德先生、翟长老,你们这、这、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说错什么,或者开罪了哪位前辈吗?”庸万花做无辜状,目瞪口呆的诘问,但额头已经渗出了冷汗。

所有人都看着游方,不明白他这么做是什么意思,难道已经查出庸万花是詹莫道的同党吗?游方神色平静,不紧不慢的拿出怀中那个葫芦朝在场众人道:“诸位,恕我眼拙,这么多天都没发现这个葫芦有问题,你们能看出来吗?”

然后他将葫芦递给了身边的韩知子,这位八宅派掌门与兰德先生同辈,然而年纪已经有八旬了,也是一位早已化神识为神念的高手,功力之深厚在场无人能及。他看了看没发现破绽,又不好意思研究太长时间,只得轻轻摇了摇头将葫芦递给了身边的龙楼派长老龙喻洁。

葫芦在议事厅中转了一圈,再回到游方手中已经过了半个小时了,这么多人还真没几个能看出破绽来,大家纷纷用疑惑的眼光互相交流,仿佛在问——你看出什么不对了吗?

这个葫芦是消砂派特产秘法器物二十八宿风水垣局葫芦之一,说实话,还真没有什么问题,否则游方早发现了,还能等到现在?而且在南海之中曾以之布阵对抗歹徒,阵法运转也毫无瑕疵,有问题的话早就发现了。

游方见众人都看着他,他捧着葫芦道:“此斗木獬据局风水葫芦,做为秘法器物自然毫无问题,其上烙有地气灵枢环绕,无任何不妥。”然后他又晃了晃葫芦,里面传来葫芦籽碰撞的声音,笑了笑说道:“但高人神念并非万能,这件器物加工过程中发生了一件事,做为秘法器物而言,绝对多此一举!诸位有谁看出来了?”

慕容纯明弱弱的说:“晚辈倒是看出了一点点端倪,不知道对不对。”

游方:“有什么发现,你尽管说就是了。”

慕容纯明:“我前几次参加南海渔村聚会,看见风水葫芦非常喜欢,于是回家之后也学习葫芦烙画之道,不怕你们笑话,我私下里一个也没画成,制作的都是一些半成品,远未学到消砂派风水葫芦之玄妙,但我很熟悉它的加工过程。”

游方点了点头:“对,就是加工过程,你接着说。”

慕容纯明:“这葫芦要以秘法焙干,然后以神识辅助上一层保护清漆,过程和加工一般的烙画葫芦不一样,稍微控制不好,表面上看不出来有什么失误,但材料就等于废了。所以这种葫芦应挑选外形最为完整圆润的,而且尽量不要有多余加工,秘法焙干神识润漆一次功成。”

游方继续点头:“那你看这个葫芦呢?”

慕容纯明:“它竟然上了两次漆,一层以葫芦表面的细末揉成的粉漆,还有一层与其他风水葫芦一样的清漆,以神识辅助漆的非常均匀,要不是兰德先生提醒,我也根本看不出来。”

游方轻声赞了一句:“慕容姑娘,你的眼力很好啊!我也没看出来,这几日在病房中无事,将二十八宿风水葫芦一个个摘下来在手里把玩,心中又存有狐疑之念,所以才发现了不对。这葫芦表面依附的灵枢地气,能屏蔽高人神念,所以大家只从秘法器物角度考虑,很难发现什么。”

然后他又问苍霄:“消砂掌门,请问这葫芦加工之前,要把口锯开吗?”

苍霄立刻摇头道:“当然不能,风水葫芦的加工过程并不简单,稍有不慎就前功尽弃,对材料的要求也是物性完整混然,不可能把它锯开再加工的,又不是装酒的葫芦。”

这时包冉突然插话道:“这葫芦被锯开后又合上了吗,我怎么没发现?”

游方:“我发现不对的时候,曾问月影仙子,连她都没看出来。这个葫芦的颈部曾被人切开,然后又合上,而且用的是生葫芦的汁液加工成的胶粘接,并以秘法修复痕迹,当风水垣局刻画成功之后,甚至以神念也发现不了。我就不明白了,这样加工的风水葫芦,可比通常情况难了十倍,谁没事找事呢,事有反常必为妖,庸万花,这葫芦是你送来的,能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吗?”

庸万花脸都黑了,在这种场合双脚虽然还能走,但也别想跑掉,只得呐呐答道:“我不知道啊,葫芦是独孤裳送来的,烙画是翟长老亲笔所作,原本斗木獬据局葫芦没有现成的,翟长老连夜加工,兰德先生为什么还要说这种话?”

苍霄脸色已经相当难看,转头问道:“翟长老,是这样吗?”

翟冷无言的点了点头,走到众人面前一背双手道:“这不是翟某画的葫芦,但我请求自缚,待兰德先生把话问清楚。”那边早就有人把独孤裳带到了议事厅里,他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也被拿下了。

游方怎么会发现这葫芦有问题?当然不是用神识,而是从小倒腾古玩的册门经验,竹木器物加工上漆的过程也是眼力活鉴定中最重要的一环,虽然这个葫芦掩饰的非常巧妙,但在他带着猜疑之心仔细把玩的时候,终于还是看出破绽来了。

假如是别的东西倒也没什么异常,但做为风水葫芦来说,如此加工确实不正常!

这时候游方一挥手把葫芦扔给了苍霄道:“你是消砂派掌门,这件事就由你来搞清楚吧,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加工好的风水葫芦质地相当坚韧,一般人往地上使劲摔也是摔不破的,苍霄以神识锁住葫芦上的灵枢地气,伸手竟然把葫芦给掰碎了,很多葫芦籽掉了下来,在场那么多双眼睛也没看出有什么异常来。

接着苍宵又把葫芦的颈部一点一点的掰开,确实发现有镶接的痕迹,在木质当中,剥出一个带金属丝的芯片,虽不知是什么东西,但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庸万花有点哆哆嗦嗦道:“独孤裳,你怎么可以做这种事?”

独孤裳也是一头雾水:“庸师叔,你说什么呢?我给你送去的三个葫芦都是完好无损的!”

所有人的眼神都变得锋利起来,苍霄、苍岚、柳希言等人也开始流冷汗了。苍霄身为掌门,现场就开始查问——

当游方离开龙王祠之后,翟冷吩咐庸万花准备风水葫芦,庸万花让翟冷的弟子独孤裳拿来几个合适加工的葫芦,第二天送给了翟冷,翟冷连夜作画完成,其中还废了两个,第三天将葫芦又交给了庸万花,让他配齐之后给兰德先生送到南海渔村。

游方一挥手道:“苍霄掌门,我绝无意插手你消砂派内部事务,而大家也只是想让你查清楚有所交待。我看这事三言两语是问不清的,这个葫芦究竟是怎么回事,消砂派门下弟子中究竟谁有问题,恐怕够你忙一阵子的。我这人心软,有些场面见不得,我想众人也不太好旁观。……这样吧,你自己查,明日此时,大家再听结果。……月影仙子,麻烦你把我送回去,我累了。”

游方见好就收,指出问题所在立刻就走了,消砂派搞刑讯逼供也好,把所有人都叫来细细盘问清查也罢,这个场面他不想旁观。其余各派见兰德先生如此态度,也纷纷告辞离去,只说明日再来此相聚,临走时牛月坡还特意提醒苍霄一句:“千万不能让庸万花等人死了,不论是被灭口还是自杀,都不能给此机会。”

苍霄可真够操心的,一边要查葫芦的事,一边还要派苍岚出来安排众人吃午饭。确切的结果没有等到第二天上午,当天晚上苍霄父女以及柳希言、翟冷两位长老就来拜访游方,告诉他有问题的人就是庸万花。

庸万花一开始矢口否认,因为送葫芦和加工葫芦的人分别是翟冷的弟子独孤裳与翟冷本人,所以他想把责任推到这一对师徒身上,一副打死也无辜的架势。结果苍霄用手段了,如何逼问的过程不足为外人道,最终查出这件事与独孤裳和翟冷没关系,是庸万花干的,葫芦被掉了包,在詹莫道手里转了一遍。

庸万花是苍霄的师弟,与翟冷、柳希言等人同辈,在门中也算是长辈了,入门已经快三十年,而且他一直受翟冷的管辖,并非是詹莫道的下属,怎么会成为其人同党?此事说来话长——

詹莫道并没有在自己负责的南砂酒店管理公司所属的消砂派弟子当中发展党羽,而是在翟冷所管辖的龙王祠一带负责宗门传承事务的弟子中做文章,他第一眼就看中了在门中资历很老、掌管的事务外人看似轻微实则非常重要的庸万花。

前文提过,每人所擅长不同,秘法高超未必就有其他的才能,能在世俗间如鱼得水的人未必就懂秘法。消砂派拥有南砂酒店管理公司、牙笼渔业集团、大小洞天龙王祠三个重要分部或者说产业,下辖的员工或经营人员未必都是消砂派弟子,也有很多人就是正常雇佣的,比如龙王祠中就有真正的出家道士,而南砂酒店管理公司中几位高管就是职业经理人。

庸万花入门几十年,资历非常老,秘法修为也不错,尤其在指点年轻传人入门方面很有一套,他的地位应该是很重要的。世俗中的身份是一家不起眼的旅游商店老板,工作地点是风景如画的大小洞天,如生活在世外桃源一般,照说很符合一位隐逸高人的行止。

然而庸万花却深怀不满,他与翟冷几乎是同年拜入消砂派,也是世传弟子,父辈就是消砂派传人,到如今却只能守着一个小小的商店,日子过的倒也不愁,消砂派这么大的家业自然不会亏待他,小富即安没有问题。可是这二十余年来,世道变化很快,三亚一带的经济发展也相当之迅速,消砂派的变化也非常大,只有他自己似乎一直没变。

尤其在詹莫道出现之后,年纪轻轻就能成为南砂酒店管理公司的总裁,在外面出入是裘马扬扬、富贵显赫,在门内年仅三十就已经成为内堂长老,动用消砂派的资源结交天下各派,江湖地位以及来日之成就更是不可限量。而庸万花,仍然是翟冷属下的一名内堂执事而已,默默无闻声名不显,慢说富贵闻达。

本来这些感觉并不强烈,可是有了詹莫道这个对比,庸万花是越想越郁闷,心境有异也影响到秘法修行,堪堪突破移转灵枢之境,却始终堪破不了绵绵若存的状态,尽管其人功力深厚,可境界难以更进一步。在这种情况下,他就更没希望升任内堂长老或者掌管更重要、更风光的宗门事务了。

庸万花看詹莫道不顺眼,仗着自己资格老又是长辈,打交道的时候虽不至于故意刁难,但态度一向很冲很冷淡。詹莫道却一点都不生气,相反,他对待庸万花甚是恭谦。

詹莫道清楚庸万花爱好收藏,尤其喜欢美玉与古瓷,做工艺品生意的或多或少都有这方面的爱好,只不过是程度深浅以及财力上的区别而已。他就总是找机会赠送庸万花这些器物,一开始是很精致但不算太贵重的东西,庸万花潜意识中本就想为难他,办事的时候也就顺手收了。

渐渐的可就有点刹不住闸了,詹莫道送的东西每次都能投其所好,过了两年等到庸万花再回头一看自己珍爱的收藏,几乎全是詹莫道送的,而且以他的财力,这一辈子是根本还不起了。庸万花搞收藏也不仅仅是爱好,也私下淘钱花,好几件贵重的古瓷都让他出手转卖了,在三亚市又给自己购置了一个安乐窝,条件很是享受,连他老婆都不知道。

既然欠的人情已经还不起了,而且詹莫道也没有丝毫要他还人情的意思,这两人倒成了忘年交。三亚是个纸醉金迷之地,只要你肯花钱,几乎什么样的消费都有。有一句话叫作男人有钱就学坏,并非真理,但在如今世上,想学会堕落很难也很容易,就看内心的欲望与外在的环境条件。

庸万花想玩什么、想干什么,詹莫道都乐意请客,甚至还有人专门陪着庸万花潇洒。另一方面,詹莫道将庸万花的大表哥、小舅子都安排到南沙酒店管理公司的下属企业中,都是待遇优厚的闲差,让庸万花在家里也非常有面子。几十年来他在消砂派没有得到的,在詹莫道这里都得到了。

詹莫道为什么在庸万花身上下这么大的本钱?其实庸万花在消砂派内部的地位很微妙也很重要,几乎所有的入门弟子都经过他的指点,绘制烙画葫芦这一关是必须要过的,只有至少成功的制成一个风水葫芦,才可以入内堂修习更高深的消砂秘法。

这个过程太难了,有的弟子好几年都不成功,庸万花有时也做好人,觉得有的弟子功力火候都够了就是运气不太好,私下里也提供帮助让他们过关,当然了,这些也是有好处的。因此庸万花在消砂派年轻一代弟子中还是有威信的,地位虽不高人缘却非常好,只可惜他自己不太争气也实在才能有限,身为内堂执事已经是量才而用了。

没过几年,庸万花与詹莫道已经是推心置腹的铁杆交情了,他完全陷进去了,没有办法再摆脱詹莫道为他提供以及安排的一切。

这时詹莫道也不失时机的说出了“心里话”,他想执掌消砂派掌门之位,并且进行宗门改革。所谓的改革也没什么实质性内容,无非是顺着庸万花的话喝酒发牢骚,并说自己成为掌门之后,庸万花应成为内堂中负责经营事务的首席长老,只有他才有此声望与资格。但其余两名内堂长老翟冷与柳希言却对他多有疑忌,迟早将有冲突。

庸万花已经被鬼迷了心窍,完全认同詹莫道的说法,直说消砂派内部早该整顿云云,并且表态无论公开还是私下里任何事务,他都完全支持詹莫道。詹莫道对他说这番话,明显表明自己在消砂派中有异心,然而庸万花却完全认同这种异心,有这个契机,后面的事就不必多说了。

詹莫道为什么要在葫芦里做文章?这个举动如果揭穿了看似很傻。但当时的情况特殊,詹莫道知道梅兰德来参加南海渔村聚会,还没有接到唐朝尚要放过梅兰德的命令,然而他却清楚这人是无冲派的死敌。

他不敢确定梅兰德会不会上船,在南海渔村中也不好下手,只要梅兰德离开南海渔村落了单,可以再设伏解决他。只要通过某种方式,能让无冲派其他人找到梅兰德的位置就行,这么短短时间内梅兰德也来不及发现葫芦里的文章。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