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二百三十九章、永远的真相

游方一抬头神色有异,李永隽也赶紧回头,看见向影华就似做错了什么事被人抓住了一般,站了起来很尴尬的说道:“影华师叔,你……这是给兰德先生准备晚餐?”

向影华的神情恬静,也看不出有什么高兴或不高兴,走进屋来说道:“还是纯藕粉,今天暂时吃这些,明天就可以恢复进食了。”

李永隽伸手撩了撩发丝,有些闪烁的说道:“兰德先生,您快吃晚饭吧,永隽就不打扰了,但有何事您尽管来找我。”

她有些匆忙的出门走了,游方不紧不慢的说了一句:“注意脚下,下楼小心点,伤还没好利索呢。”

李永隽走后,向影华没坐在凳子上,就坐在床边,手里端着那碗藕粉却没递过来,眼神有点奇怪,垂着长长的睫毛语气幽幽的说了一句:“李永隽是修行女冠,她可不是齐箬雪。”

啥意思?游方赶紧解释道:“影华,你误会了,刚才……”

“刚才我看见了,又没说不让你解释,先吃东西吧,吃一口说一句,不愿说就算了。”向影华把碗递了过来。

游方伸手想接,但是向影华握的很稳,他无法运转劲力当然拿不过去,只得悻悻的缩回手由她喂了,同时点头道:“我说,不说就得饿着呀,刚才我睡的迷迷瞪瞪的,发现手里握着一只手,旁边趴着一个人,我想都没想就以为是你,结果认错人了!”

向影华终于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我知道你是认错人了,别再说了,好好吃。”

这一幕让游方想起了在广州时,谢小仙住院,他曾经这样喂过她,如今场景移换,病人换成了自己,而向影华也这样喂他,他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喂完之后向影华正准备把碗端出去,游方突然说道:“影华,把东西放下,先坐会儿,我有话对你说。”

向影华把碗放在床头,神情略显紧张,有些不安的问道:“你有什么事,干嘛这么严肃?”

游方做了个深呼吸,出气时就似缓缓而深长的叹息,低沉而清晰的说了一句:“你应该很清楚,我是个江湖浪子。”

向影华也低下了头,拨弄着自己的手指:“我心里清楚的很,你一直想告诉我这些,对吗?我曾经想知道是为什么,但是从怜心桥回来后,我已经不想再问了。”

游方欲言又止:“你……”

向影华的头越来越低,发丝从双肩披散挡住了脸颊:“你知道我的身份,这一辈子,我不可能离开松鹤谷。……而且我也知道你的身份,你这一辈子,注定难以安宁。”

游方吃了一惊,下意识的看了看门口道:“这里说话,外人能听见吗?”

向影华:“这两天你就没看看墙上挂的是什么吗?只要有一位移转灵枢以上的高手坐在屋中运转神识,外面不可能听见里面的人说话。”

游方的病房里,沿着天花板的边缘挂了一圈葫芦,正是他那套二十八宿风水垣局葫芦,布成了一个垣局大阵,向影华说话时已经以神念运转阵法,隔绝了内外声息。

见此情景,游方才坐起身来凑近了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向影华尽管心中有数,听见游方这么说话还是微微吃了一惊,呐呐道:“我是猜的,原来是真的!——你就是地师刘黎的衣钵传人?”

游方没有否认,只是追问了一句:“此事还有谁清楚?”

向影华:“我和二叔说话时谈到的,没有别人清楚,但是我想对付你的无冲派恐怕也猜到了。……所以我一直在担忧,你会遭遇到什么样的事情,结果没多久就听说你在南海出事了。”说到这里她的眼圈红了,断断续续的接着说:“江湖风门各派刚刚经过了一个传承式微的年代,又面对如今这种物欲纷呈、数百年未遇的变化世道,诸事不再同从前,你居然要继承地师衣钵。……我不想问别的,只是求你一件事,你千万要答应。”

游方无言的点了点头。

向影华抬头看他,容颜如月光般明媚,眼中却带着水色:“不要死,无论如何,你要活着。不论你遭遇什么,只要还在这世上,我们就好好珍惜这世上相处的时光。”

游方的神情在躲闪,竟有些不敢看她的眼睛:“不要为我担心,我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不是那么容易让人暗算的,这次凶险的局面,我不也闯过来了吗?我师父一辈子遭遇了多少事,一百多岁了还活蹦乱跳的,我可不敢奢望像他那么大年纪还能这么欢实。”

向影华却一直看着他,并不移开视线:“为什么不敢呢?秘法修为若有神念合形之境,历百岁春秋不衰也很简单,你和我,此生都有希望突破此境界。刘黎前辈当年只有一线之隔,无奈身受重伤功力已无法恢复春秋鼎盛,我不希望你也同此遭遇。”

说着话,她已经轻轻的依了过来,轻柔的像一片云,偎在了游方受伤的胸前。昨天晚上两人相依而眠显得自然而然,那是游方迷糊,此刻是完全清醒了,抱还是不抱?向影华并没让他多想,他终于叹了口气轻轻揽住了她的双肩,柔声道:“影华,我也求你一件事。”

向影华:“说。”

游方:“你去把笑礼师兄请来,我有话要对他说,现在就说……你别偷听。”

向影华的身子微微一僵,脸色变得有些不自然,游方有话要和她二叔私下里谈,还不让她偷听,那么要谈的事情一定与她有关。难道是要告诉松鹤谷掌门,挑明他与她之间的关系吗?向影华如今是松鹤谷的内堂长老,镇守宗门的第一高手,执掌天机大阵,在世俗事务中,又是向家产业的第一大股东。

她这种身份,确实是无法离开松鹤谷,她想做什么事,松鹤谷中其他人也无法左右,但自己应该明白一言一行牵一发而动宗门,她和梅兰德之间如果有什么事情,松鹤谷掌门应该心中有数。

“现在吗?”向影华的神色不是惊讶,而是扭捏,竟是一副小女儿的神态。

游方知道她想岔了,轻轻把她扶起来道:“对,就是现在,快把你二叔叫来。”

向笑礼很快就来了,向影华出去了,还轻轻带上了房门。向笑礼坐下之后不用游方提醒,展开神识运转阵法隔绝内外声息,笑呵呵的问道:“兰德老弟,我还是先叫你老弟吧,如今你可是天下各派的恩人,江湖声望无人能及,这病还没养好,着急叫老哥来有什么事?有事也不用现在就谈嘛,我还想着等消砂派事情过后,请你到松鹤谷盘桓些时日。”

他说的很对,游方现在可是一块抢手的香馍馍呀,什么人能拥有他如今的影响?况且他还这么年轻,修为高超为人谦逊,走遍天下都受人欢迎,将来办什么事都很方便,前途不可限量,能与他结交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游方却没有笑,面带愁容的说了一句话:“笑礼师兄,松鹤谷一行,看见你清理门风的整个过程,兰德也是非常佩服。我与影华之间,唉,我说不清,但你也看见了,不会不明白。”

向笑礼仍然呵呵笑,表情很开心:“老哥虽然不说,可是心中有数,我那侄女并不是眼光高,可是放眼天下,能成眷侣者,除了老弟你恐怕也没别人,更难得你们是一见投缘。如果是为了这件事,那么我们到松鹤谷中再谈,这几日先安心养伤,影华愿意照顾你,那就让她照顾好了。”

游方见他也误会了,只得咳嗽一声道:“向掌门,我找你来是要说另一件事,你可知道你大哥向左狐是怎么死的吗?”

这一句话就像神奇的定身法,向笑礼脸上的笑容凝固了,就这么直直的坐在那里,好半天才喘过一口气,站起身来行礼问道:“兰德先生,难道你清楚我大哥的下落,笑礼在此请您千万告知!”

游方的神色相当疲倦,一闭眼就要睡过去的样子,无力的伸手道:“向掌门,请坐下说话,事到如今,我也该告诉你了,否则心中着实纠结。”

游方终于决定将向左狐失踪的原因说出来,时机选择的很无奈也非常巧妙。虽然身受重伤毫无还手能力,但他并不担心身处密室中的向笑礼能把他怎样,如果此刻他出了任何意外,谁都不用怀疑就知道是向笑礼干的,这位松鹤谷掌门会成为天下风门的众矢之的。

他没有选择在众人面前说,而是与向笑礼私谈,这已经给了松鹤谷以及整个向家最大的颜面。当初的小游子不可能把向左狐的事情说出来,但如今情况变了,他若开口提及往事的话,南海渔村中的各派高人难道还要替松鹤谷来追究他的责任吗,他肯既往不咎已经很不错了!

……

向影华没有回自己的住所,就在病房外不远的海滩上徘徊漫步,心里就像装了两只小兔子似的跳个不停,她不清楚游方把二叔单独叫去,神神秘秘的究竟在谈什么事?她刚才去请二叔过来的时候,二叔就一直看着她在笑,笑容意味深长,并且说等南海渔村的事情处理完了之后,一定要请兰德先生去松鹤谷盘桓一段时间。

向影华心中当然是一万个愿意,梅兰德如今的处境很危险,必须要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养好伤势,在她心目中,还有哪里比松鹤谷更合适呢?到了松鹤谷,不知还会发生什么,但无论发生什么,也许都是她所希望的。她等了半天,也不见二叔出来,心中不禁有些着急,却又暗笑自己不应该太着急。

……

游方终于将当初自己在北京八大处以及香山南麓遭遇的一切都说了出来,既然向笑礼已经猜到他是刘黎的传人,也就不必再掩饰他与刘黎的关系,最后说道:“向掌门如果不信,你大哥的随身法器鹤翅风笛,就在颐和园清晏舫向前五十步的湖水之中,你派人一捞便知真假。”

说完之后他一言不发,坐在病床上只看着向笑礼。向笑礼的脸色如六月的天变幻莫测,有伤感、愤懑、惭愧甚至还有一丝惊恐。向左狐是他的大哥,也是松鹤谷的前任掌门,这里是密室,谁也不会知道他们究竟说了什么,又发生了什么?

向笑礼握住了双拳,指节发白,也是半天没有说话,脸涨的通红,眼睛却闭上了,眼角有一丝泪花溢出。

“笑礼先生,想为你大哥报仇吗?”半响之后,游方才不动声色的问出了这一句。

向笑礼闻言就像触电般,从沉默中惊醒,低头没有看游方,站起身来突然跪下了。游方赶忙滚身下床,双手托住他的双肘企图将他扶起来,但是虚弱无力争不过向笑礼,也面对面跪下了。

“兰德先生,谢谢你终于告诉我,否则这是我一辈子的心事。我早就知道我大哥出了意外,他的脾气我了解,但他做的很多事,我接任掌门之后才清楚,万没想到他是死于地师刘黎之手。……兰德先生,向某能否提一个请求,请你看在松鹤谷、影华以及风门各派同道的面上,千万要答应我!”

他的语气低沉,带着压抑的哀戚之声,说话时两人双臂相托,向笑礼若有任何异动,游方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我之所以在这种场合告诉你,就是不想让任何人知情,笑礼师兄不必多虑。”游方很坦然的答道。

向笑礼:“我大哥已经失踪一年了,一点风声都没有,我也清楚你根本不愿意对任何人说。但我的请求非止于此,这也是影华这一辈子的心事,更是我松鹤谷以及向家满门之憾,我的要求虽然过分了,但请兰德先生一定答应,松鹤谷会感激您的!”

游方:“笑礼师兄有何事,站起来慢慢说吧,人已经死了,其他的事只要我能做到的,都会尽力去做的。”

向笑礼扶着游方起身到床边坐下,自己也坐到了对面,神色已基本恢复平静,缓缓开口道:“兰德师弟肯在此时此地说出来,就料定我不敢对你怎样,其实换个场合,我也不会对你怎样。但实话实说,我真的不愿意让这真相传出去,这对松鹤谷是耻辱,我大哥的身份毕竟不一般。”

游方点头道:“我答应你,永远不会让人知道,至于我师父,当初也是这个意思,所以你们追查了那么久,却不知道左狐掌门究竟出了什么事,这就是为了松鹤谷的风闻着想。可是我面对向影华的时候,您应该清楚是什么感觉,以前有些事你做为旁观者可能想不明白,现在应该知道了。”

向笑礼摇了摇头:“这样毕竟也不是办法,我大哥的下落一天不明,影华一天不会安心的。笑礼想求您的事,不仅仅是要真相永远埋藏,而且要给我大哥一个……”

说到这里他说不下去了,游方却替他接着说道:“给向左狐掌门的下落一个交待,一个体面荣光的结局。他永远是松鹤谷的骄傲,永远是向影华心目中的好父亲,是这样吗?”

向笑礼点了点头:“兰德先生果然聪明,是这样的,我知道这听上去有些讽刺,这个要求也有些过分。”

游方却断然道:“一点都不过分,我可以答应你,但你想让我怎么做,怎么说呢?”

向笑礼面有愧色的沉吟道:“无冲派曾设局埋伏过影华,影华那等本事也险些送命,那么我大哥发现奸人异动,尾随而去却落入陷井,一番苦斗不幸捐躯。兰德先生追查败类行止,终于查到了我大哥失踪的原因。……我能想到的就是这么多,兰德先生,请您在适当的时间借合适的机会,说出来,遍闻于江湖。”

游方:“好,就按你说的做,这个机会不好找,得等,但一定会等到的,我会查出左狐掌门的下落。”

……

向影华忐忑不安的等了半天,终于看见向笑礼下楼了,她紧忙迎上去道:“二叔,兰德都和你谈了什么?”

向笑礼看着她,神色似有些伤感,终于还是露出了微笑:“既然不让你偷听,你为什么这么着急打听?有件事,二叔也想和你私下谈谈。”

向影华脸突然红了,低下头不安的问道:“二叔也有事,兰德呢,他一个人吗?”

向笑礼:“不用担心他,有的是人照顾。”

向影华突然问了一句:“是李永隽吗?他提到李永隽了?”

向笑礼愣了愣:“关李永隽什么事?没说她呀,兰德先生让我把张玺请去,今天就让寻峦派弟子在病房外守夜。……别在这里说话了,快跟我来吧。”

向笑礼带着向影华来到自己的住所,向影华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二叔,干嘛这么神神秘秘,究竟是何等大事?”

向笑礼看着她腕上的手链,不紧不慢的问了一句:“影华,你的心思二叔清楚,今天问一句实话,你对兰德先生的心意究竟如何?”

向影华低下头,神情扭捏:“既然清楚,二叔何必问呢?我是绝对不能离开松鹤谷的,至于道侣私情之事则与他人无关。而他是地师刘黎的衣钵传人,想必已经告诉你了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