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二百三十六章、后手

抱着一个人想奔过水面到达岛上,游方平时不可能办到,此刻带伤在生死一线之间,他也不清楚究竟激发了多大的潜力,居然神识如凝大踏步奔出了三十多米远,此时船还在海上因惯性慢慢向前漂行,离岸大约有百米左右。

就在这时,传来轰然一声巨响,游方后背不知又被什么东西砸中了,身形失去控制又吐了一口血沫,紧接着热浪从背后卷来,他抱着李永隽栽倒在海中。一道浪涌卷过将他们吞没,又朝前推了十几米远,游方这才挣扎着拉着李永隽露出了水面。

回头再看那条船已经爆炸了,冒出浓烟和滚滚的火苗断成了几截,正在缓缓的沉下去。爆炸并不止一声,隐约的轰鸣也从小岛的另一侧传来,看来詹莫道落水垂死之时想要同归于尽,拉最多的人与他陪葬,还是按动了遥控引爆器。引爆也不是瞬时的,从遥控启动到引擎点燃炸药有那么刹那间的延时,游方才得以带着李永隽逃离生死一线之地。

一种近乎虚脱的感觉袭遍全身,一个浪打来他呛了一口水,吐出又咸又腥的海水还带着血迹,感觉到沿着肋骨整个胸膛几乎是钻心的疼痛。李永隽发出虚弱的呻吟也在咳嗽,显然也是呛水了。游方一手揽住她的前胸,尽量将她的脸仰在水面上,另一只手和双脚奋力在海浪中划水向小岛游去,此时已经顾不上她其实是一位女扮男装的道姑了。

离岛还有四、五十米远时,忽然海浪涌起形成一个漩涡,卷住游方将他俩托出水面,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将他们带向小岛,原来柳希言等人已经弃船登岛赶到了这一边。

到岸边之后,张流冰一个箭步跃入齐腰深的水中扶住了游方,其他人也纷纷赶过来将李永隽接了过去。脚踏实地之后游方终于才缓过一口气来,眼前有点发黑,心里清楚这次伤的不清,恐怕是有生以来受伤最重的一次!但他很快就轻轻甩开了张流冰的搀扶,在礁石上站的很直很稳。

柳希言也是惊魂未定,神色中还带着愤怒与哀戚,同时也有一丝茫然,他向游方拱手道:“兰德先生,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你们消砂派自己做的事,柳长老还要装糊涂?詹莫道与歹人是一伙的,船也是他引爆的,你们想怎么解释?”李永隽在慕容纯明的怀中挣扎着说出这一番话,随即又大声咳嗽起来,然后脑袋一歪晕了过去。

在场所有人神色都变了,脚下似乎都有不易查觉的移动,很微妙的就形成了左右两边。消砂派的苍岚、柳希言、严礼强、袁野、孟三美等五人站在一边,其余各派弟子站在另一边,只有牛金泉左右为难的站在中间。

苍岚没说话,而柳希言的表情就像被人迎面打了一拳,李永隽已经晕了过去没法再问了,他冲游方道:“这,这,这是怎么……”

游方却一转脸问张流冰:“是谁通知你们下的船,当时你们全在船上吗,好像少了两个人!”

张流冰答道:“我们一直都在船上,直到苍岚师妹来通知我们火速下船,消砂派的叶小芜与苏枭两位同道因为在一个在轮机舱、一个在驾驶舱,最后没有来得及撤离……不幸遇难。”

他们当时不是以正常方式下船的,也不是跳船游泳,而是接到苍岚在岸上的警告之后,直接开船搁浅冲到了岸边的礁石滩上,火速跳下了船,随后船就爆炸了,最后两人未及逃脱葬身火海。

再看消砂派众人都有些衣衫凌乱,满身烟熏之色,严礼强衣服破了连屁股蛋子都露出来了,他和袁野都带了伤,他们是最后下船的。

游方叹了一口气道:“柳长老,詹莫道确是歹人一伙,这两条船也是他引爆的,我拼尽全力才拖延到现在,可惜还是有两位同道遇难。”

“詹莫道何在?”一直没说话的苍岚突然插口问道。她说话时没有看向任何人,而是望着远处海面上漂浮的油污和火焰,眼中似乎有泪,神色很复杂无法形容。牛金泉站在她的身边,似乎想说什么却又没开口。

游方:“水深火热,已葬身其中。”

苍岚突然腿一软跪了下来,看不清她的表情,但语气中有深深的哀伤,似乎还带着哭泣的声音:“兰德前辈,是我消砂派出了败类!他,他,他……”苍岚已经说不下去了,她也不清楚詹莫道究竟是什么来历,都十年了,本来以为是很清白的一个人,现在又彻底糊涂了。

紧接着她语气又一转说道:“晚辈方才没有出手助您一起拿下叛逆……”

游方一摆手打断了她的话:“苍岚,你起来吧,设身处地,我若是你也反应不过来,能及时通知众人弃船脱身,已经很不错了!……我相信你不是詹莫道一伙,但是柳长老还有这三名同道,我不是不相信,但是在我们回到海南之前,还要暂时委屈一下。”

防人之心不可无,先小人后君子,在这种情况下,游方声明自己不是不信任他们,但必须要有所防范,话讲的很直接。虽然这些人也在船上,假如苍岚不及时通知,他们也会死,但詹莫道这种人安排的毒计,说不定连同伙都不会完全清楚,歹徒的船他不是也炸了吗?游方也不敢保证剩下的这几名消砂派弟子中还有没有詹莫道一党。

有人面露不忿之色,而柳希言却一摆手道:“兰德先生想如何处置,让我等束手就缚吗?如若如此,老夫亦无异议!……但如今船已毁,当务之急,是要赶紧设法离开这里。我们困在海外孤岛中,有人受了伤,无法在这里久持。”

苍岚还没起身,跪在地上似在掩面哭泣,也不知在为谁伤心。牛金泉听兰德前辈叫她起来,终于找到机会主动伸手,扶着肩膀把苍岚给扶起来了。

游方摇头道:“不必那么严重,我把话说清楚,就是监视,坐卧不离!若无异常,也绝不开罪。……至于离开这里的方法,自然也有,但是要尽快。……流冰,东西是否带上岸了?”

张流冰没答话,何德清却举着游方的背包走了过来:“视若性命,一刻也未敢离身。”

游方上船之前就曾与张流冰密谋,要他一定要看好随身带的某样东西,就装在游方的背包里。张流冰则把这个任务托付给功力更为深厚,行事也更为稳重的何德清。何德清下船时自己的什么东西都没拿,却没忘了这个包。

游方并没有接过来,而是冲张流冰道:“里面有海事卫星电话,还有卫星定位显示,防水的,通知张流花火速赶来,要他小心周围的情况。”

张流花当然不是真的开着游船泡模特去了,按游方的交待,他与包冉驾驶那条游船远远的跟在后面,以防止发生意外随时接应。张流冰则负责定期与张流花联系,发送航向与位置。这两天多都没事,游方甚至心怀歉意,因为自己的多虑,倒是将这两人折腾的够呛。

那艘游艇在海中连续航行,一个人肯定不行,最少需要两人合作操控,是包冉自己要求和张流花一起去的,要不然张流冰就去了。此刻这边两条船都炸毁了,游方安排的后招终于起到了作用,就在岛上等张流花与包冉驾船来接。

大约过了四十分钟,歹徒乘坐的渔船早已沉没到海底,而游方等人乘坐的游船在海滩上爆炸,碎片此刻已被海浪冲刷的七零八落,只有一些油污和破木板、碎泡沫漂浮在海面上,几乎看不出原先的痕迹。远方出现了一个不太显眼的白点,渐渐驶近,是一条很漂亮的白色游船。

等到走的更近,众人可以看见包冉正站在船头,秀发飘飞,手里还举着一个望远镜,向着这边招手。张流冰从游方的背包里拿出一支信号枪,打出了一枚红色的信号弹,船直接驶了过来。

这条船其实也不是陆长林私人的,而是香港元辰基金会的资产,但陆长林一直个人使用。它比詹莫道改造的游船可要小得多,但已经算大型游艇了,主舱中能容纳二十个人,虽然有点挤但都坐下没问题,只是休息的卧舱只有两大间,不可能像先前游船上有那么多房间。

先把受伤的同道分男女在两间卧舱中安顿好,包括消砂派受伤的弟子也赶紧救治,游艇上事前就备了各种伤药和简单的医疗器械,这些人当中也有疗伤的好手。看上去李永隽的伤势最重仍然昏迷不醒,消砂派弟子袁野手臂骨折,还有其他人身上有外伤并不重。

很多人都显得很疲惫,犹在刚才那一场突然的凶险遭遇中没有回过味来,有一种劫后余生之感,一旦放松下来,会觉得更加累。

游方伤的也很重,但他却不动声色,一直显得很从容,上船之后并没有立刻休息,问了张流花一句:“葫芦在船上吗?”

张流花点头道:“按您的交待,一整套二十八个风水垣局葫芦我都带上船了,你要的其他东西也在船上。”

游方又扭头道:“苍岚姑娘,我在松鹤谷中见到天机大阵,月影仙子能随身而成。前日见到贵派这二十八宿风水垣局葫芦,发现它们也可以布成一座二十八宿垣局大阵,以一人之力发动也许勉强,但合众人之力,你可有把握?”

苍岚低头答道:“晚辈的修为不敢与月影仙子相比,但众人合力的话,就像今日对敌那般,由我居中指挥,可以发动风水垣局大阵。……只是,兰德前辈能如此信任我吗?”

游方淡然道:“我信任你,就看你自己怎么做了,这是你为自己以及消砂派洗脱的机会。快去布阵吧,假如再遇袭击,就由你来主持法阵迎敌。”

苍岚似是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布此大阵,苍岚一人之力恐有未逮,需要柳长老协助。”

游方不说话,只是看着柳希言。柳希言主动拱手道:“布成二十八宿风水垣局阵,确实至少需要两人配合,老夫应当尽力,兰德前辈派人监督便是。”

游方没有反对,当即指派熊居仕、梁广海、石双、罗斌等四人监督,让柳希言与苍岚一起去布阵了。将二十八个风水葫芦挂在船舷外不同的位置,发动之时,灵枢呼应可将这条游艇护在中间,就似带着风水灵气在海上移动的山川。

不仅有四名高手监视,大阵布成之后,苍岚又检查了一遍,确定阵法无误这才回舱。游方终于松了一口气,感觉有点晕眩,但肺部牵扯的刺痛又让他清醒,于是靠着舱壁坐了下来道:“大家也都累了,且养神安坐,万一再遇袭击也好对敌。”

除了在卧舱中养伤的几位,其他人都在主舱中坐下,由包冉开船全速回程,张流花拿着望远镜在船头警戒。一片沉默中,带轻伤的罗斌忍不住问道:“兰德先生,我们还会遭遇袭击吗?现在有电话,是否可以向渔政或者海军报警求助?”

游方叹了一口气:“你报告什么?有人要来打劫吗,你怎么确定会有?假如说刚才的事,你又如何解释?……我只在担心一件事,詹莫道既然可以同时引爆两条船,按照他的原计划,得手之后如何脱身?定然还有船来接应,我有后招,他们怎会没有后招。现在詹莫道已死,来接应他的船当然有可能向我们发动攻击。”

此时余成韵在照顾李永隽,慕容纯明从下面的卧舱走了上来,坐在牛金泉身边递给他一瓶水,有些不解的问游方:“兰德先生怎会料到我们有此遭遇,安排了这一条船接应?”

这个问题众人都很想知道,甚至有质问之意,假如梅兰德知情,事先为什么不提醒呢?事到如今,游方也不隐瞒什么,长叹一声道:“我事先也没料到,只是出于谨慎以防万一,才安排了这一招后手,只是辛苦寻峦派几位同道了。”

张流冰赶紧开口:“兰德先生最近几番遭遇凶险,多次遭人暗算,所以行事不得不谨慎……”他向大家解释了前因后果。

如果当初众人早知道这件事,一定会笑兰德前辈神经过敏甚至无端猜忌,可是经历了这一切回头再看,又不得不佩服他深谋远虑啊,等于救了大家一命,这就是此一时、彼一时的道理。可是詹莫道为什么要那样做、歹人究竟是什么来路?目前还不是十分清楚。

众人还想再问,现场却无人可问,消砂派的其他弟子同样蒙在鼓里。游方觉得眼前有银色的光点乱闪,呼吸越来越闷,看来不仅受了伤,詹莫道最后一击毕竟伤了他的元神,于是闭上眼睛安坐,在布好的二十八宿垣局大阵中稍稍滋养形神。

众人见如此,也住口不言,场面一时又安静下来。游方不仅受了伤,抱起李永隽冲下船的时候把手枪扔了,秦渔也没来得及拣,只有画卷收回了袖中。别的东西倒还罢了,秦渔是万万不能失去的,她不仅是一件法器与师命所系,这么长时间以来简直已成为他生命的一部分,无论如何要找回来。

但现在这种状况,必须先离开,李永隽要赶紧送上岸救治,游方也需要养好伤势,只能先委屈秦渔暂时留在海底了。游方已经打算好再度乘船出海,亲自下海一定寻回她。

念及秦渔难免心神不定,心口莫名一阵轻微的绞痛,不知是因为伤势还是别的原因。就在这时,忽听船头上的张流花喊道:“远方有船,好似冲着我们来的!”

游方陡然睁开眼睛喝了一声:“依计而行!”

苍岚、熊居仕、梁广海、石双、牛金泉、慕容纯明等六名高手冲了出去,苍岚站在船头取代了张流花的位置为中枢,其余五人在她身后呈扇形站立,已经发动了垣局大阵。而罗斌等人留在主舱中,柳希言等几名消砂派弟子没有得到游方的指令,也坐在主舱中未动。

此时合力拒敌,比上一次少了游方、柳希言、李永隽、罗斌等高手,但是这艘游艇比上一条船小得多,又能运转布好的垣局大阵相助,其威力不减。

站在船头的苍岚已经可以看清前方来的船,和上次遭遇的歹徒所乘之船几乎完全一样,就是船头没有舰载高射机枪。那条船远远望见这边的游艇高速冲过来,似乎有些减速犹豫,有三个人慌忙将一挺枪管放平的双连管高射机枪推上了船头,正在固定底座。

看见这一幕,苍岚喊道:“果然与刚才的歹人是一伙,船头架的枪都是一样,我们怎么办?”

游方在舱中高声喝道:“不减速,直接冲过去。”说话时已经站起了身。

柳希言终于忍不住开口提醒:“兰德先生,这艘是游艇,速度快得多,不必与他们正面他们交锋,直接转舵就可以甩开。您见过对方那种火力,在两、三百米以内是很难冲过去的,现在这样……”

游方冷笑一声打断了他的话:“都逼上门成这样了,还能放他们活着离开吗?我自有准备。……张流花,东西带上船了吗?快拿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