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二百三十五章、生死关头

遭遇袭击的时间和地点詹莫道都很清楚,他当时甚至在心中想——假如行动出了差错,梅兰德被失手误杀,上面也怪不着他,这种混乱的场面谁能保证不出一点意外呢?就因为有此犹豫,所以他没有设法在遭遇袭击的时候把游方引走,对面渔船开枪的时候,游方正处于最危险的位置。

不料游方的机变反应惊人,不仅自己没事,反而在第一时间做出了最恰当的选择,指挥船上所有的高手躲过了一劫。

其实詹莫道是有后招的,对方根本就不知道这条船上有卧底,接到的指令是杀了船上所有的人,也包括詹莫道。但他手里有一样东西,那是一个遥控引爆器,对方那条渔船和他们乘坐的这条游船上都秘密安装了炸药,他可以随时引爆其中任何一条船。

他清楚船上都不是一般人,遭遇袭击不可能没有还手之力,一定会有死伤,但说不定有人借助船体的掩护能躲过去,说不定还有人能潜入海中接近对方的船。他的计划是率领众高手殊死抵抗,自己也找个机会受伤,最后弃船而走,撤退的路线就是这个小岛。

可游方的反应更快,没有给他临危表现的机会,第一时间就成了船上众高手的指挥者,临机的抉择与他事先策划好的方案几乎完全一样,唯一的变化就是游方居然这么快就登上了歹徒的船,并且解除了最大的威胁。

詹莫道的做法也反应了他心态的犹豫,他既想杀了梅兰德,又在顾虑唐朝尚下达的指令。遭遇突然袭击时既然梅兰德无事,他犹豫再三还是决定按唐朝尚的指令行事,主动开口要带着梅兰德登上小岛,当时心中又一犹豫,把苍岚也带上岛。

他的私心中不想让苍岚死,也不想让自己暴露。第二步的计划是他们三人登上小岛,然后在他们都看不见那两条船的时候,悄悄将船全部引爆,谁也不会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虽然回去之后消砂派会面临来自江湖风门各派的质问与巨大的压力,但是兰德先生与苍岚可以证明自己并不是歹徒一党,他也只能做到如此了。

可是情况轮不着他来掌控,游方虽然听从了他的建议,却把李永隽也带上岛了,并且让李永隽在最后压阵。

詹莫道又在猜疑李永隽与梅兰德事先是商量好的,就是跟在后面监视自己,忍不住背后有点发凉,想有所动作却又不敢有任何异动。

说实话,游方还真的在怀疑他有问题,从一开始就觉得此次出海行游有些不妥,这一船人如果出了意外影响可就大了!到今天回航时他已经觉得自己神经过敏,看来并无什么异常,结果就遭到了突然袭击,对方显然就是来杀人的。

联想起前因后果,游方就更加要猜疑了,他和詹莫道素不相识并没有前些年的交情,旁人看起来顺理成章的事在他眼中就是觉得不正常。让李永隽一起上岛,就是因为他并不完全信任詹莫道,也不放心让两名消砂派弟子跟在自己身边。事先没有和李永隽商量什么,但别人也不清楚啊,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假如詹莫道真有问题,那就增添一个心理上的威慑砝码。

跃上船的时候,游方刚刚收拾掉三名歹徒,苍岚在他的左侧注意力全被吸引过去,李永隽还没有跳上船视线看不见,詹莫道终于一咬牙,右手悄悄摸向怀中……

“詹长老小心!”游方突然大喝一声,身形急闪伸手一拉他的右臂。若论这种近身格击的小擒拿功夫,游方玩的是相当熟练,詹莫道手臂被他拉住半个身子都发麻,脚下一空被带离了原地两步。

他心生警觉,运转神识震开游方就欲动手,然而紧接着反应过来并未真的出手。只见侧上方驾驶舱的方向“嗖”的飞来一件东西,是一根带着细长绳索的钩梭。船上不止三个人,还有开船掌舵的呢,此时又有人冲上船头,手里拿的是一支潜水射鱼枪。

这一枪不是射向詹莫道的,游方首当其冲,但是这位兰德前辈似乎很关心晚辈的安危,不仅自己闪开了还把詹莫道给拉开了,同时又喝了一句:“苍岚,控制船!”

干嘛要叫苍岚控制船?因为游方自己不会开船!

苍岚像一道轻烟飘上了驾驶舱,手中蓝刺一挥,似有激流澎湃之声,那名持鱼枪的歹徒就倒下了。普通人在这么一条船上遭遇苍岚这种秘法高手,对方神识展开之后,基本就没有还手之力了。

船头同时也发出一个小小的声音,游方与詹莫道面对面站着,距离大概有两米多远,詹莫道的脚下落着一个小小的东西,带着短短的天线还有几个按扭,他本能想弯腰拣起来,但是手持银鞭一动也没敢动,因为游方的神识如凝已经牢牢的锁定了他,显然准备蓄势发起攻击。

“兰德先生,您,您这是什么意思?”詹莫道做无辜状,有些疑惑不解的抬起头问游方。

李永隽也浑身湿漉漉的上了船,一见这个架势疑惑不解,但是自然的做了选择,与游方一起成犄角之势,在另一侧展开神识监视着詹莫道,一言未发。

游方没有看地上的东西,手持秦渔直视詹莫道开口发问:“大海茫茫,对方怎么会清楚我们的位置,而且时间地点选择的这么准?”

对呀,苍茫大海中要找一条船,那可是相当不容易,除非用卫星实时监视,或者有人告知了准确的经纬度。詹莫道脸色突然涨红了:“兰德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怀疑我就是卧底?”

游方突然笑了:“没人说你是卧底,也没人怀疑过你,但你这句话答的不对,看来心里很明白船上还真有卧底。我就是不明白,究竟是什么人派来的卧底?而詹长老随身带的这件东西,又是什么样的法宝?”

……

苍岚刚刚控制了驾驶室,一转舵避开了右前方即将擦上的礁石,由于轮机声和风浪声,她在驾驶舱里没有听见船头的谈话,刚刚将船减速,忽然感应到神识剧烈扰动,就听兰德先生大喝一声:“苍岚,火速通知众人离船上岛,所有人,立刻!”

低头一看,李永隽已经倒在船头似是晕了过去,而詹莫道与梅兰德动手了,衣衫凌乱就似发疯了一般挥舞着手中的银鞭,嘴角有血迹显然已经受了伤。他拼了命就想踏前一步,可是梅兰德手中短剑煞意凌厉,逼得他一步也前进不得。但如此高手全力施展,兰德先生一时之间也无法制伏他。

“詹长老,到底出了什么事,你怎会与兰德前辈动手?”苍岚冲出驾驶舱喊道,她手持法器展开神识,却不知道该向谁动手。

这时倒在地上的李永隽挣扎的爬了起来,半跪于地手持法器面对上方的苍岚,哑声喝了一句:“兰德先生,你快走,他们是一伙的!”

“苍岚,你若不是与歹人一伙,就火速离去通知柳长老弃船登岛!”游方手中的短剑煞气凌厉,在身前看似很缓慢的挥动,周围的海面上雾气激荡,水云升起,似乎凝成了无数细小的冰晶汇聚激射而来,他一时之间也无法冲到詹莫道身前。

苍岚无论想向谁出手,都必须过了李永隽这一关,而看李永隽已经身受重伤是强弩之末,几乎风一吹就会倒,但却是一副宁死也要挡住她的架式。

“混账东西!那边船上人有危险,你想逼死你爹和你全家吗?还不快去!”游方突然又大喝了一声。

突如其来的状况让苍岚根本反应不过来,看场面似乎是起了冲突,而李永隽坚决认为詹莫道与她和歹人是一伙,兰德先生却让她去通知柳希言等人赶紧弃船。情况不明她不知道该向谁出手,而且要想插手非得先打倒李永隽再说,但通知众人弃船总归没有什么风险,于是一跺脚跳到了海中,沿着岛屿边缘的浅水处带着一线波浪涟漪飞速离去。

看着苍岚离去,游方终于松了一口气,他最担心的就是苍岚与詹莫道是一伙的,李永隽已经失去了再战之力,他一个人对付两名高手没有把握,更无法阻止詹莫道拣起地上的东西。他虽不清楚那是什么玩意,但看上去就是一个遥控装置,本能的就联想到电影、电视上见到的爆炸镜头。

也不能怪游方不谨慎,他的心眼已经足够多了,刚才只是猜疑试探,并不能确定詹莫道真的有问题,更没想到詹莫道会突然发难,手段如此诡异刁钻!

他刚刚问出那句话,詹莫道就毫无征兆的动手了,海中突然卷起了一个大浪,浪花击在船头上化成一片乱琼碎玉,把众人都淹没其间,几乎不能呼吸站立不稳。事实上并不是真的起浪,只是一种幻境,但感觉却是如同真实一般,就似被大浪突然吞没。

游方见过潘幕翘施展的幻法大阵,可是潘幕翘的功力比詹莫道差远了,而且詹莫道蓄势已久,出手就是孤注一掷。浪花中银光点点,似有无数凝炼的银鞭迎面抽来,游方一抖画卷,面前又是一片海,波浪涌来又消失于苍茫的海面中,同时挥出了秦渔,极力运用神识之力反卷,他这一瞬间看不清詹莫道所在,只能凭直觉极力阻止他碰到地上的东西。

而詹莫道是向李永隽率先出手,只是防范游方的侧应,李永隽更没反应过来,当场身受重伤,但他也运转神识发动了还击,伤了詹莫道。

游方破了幻法,不仅防身自保没有让詹莫道偷袭得逞,而且将他逼退了一步,这时李永隽已受伤倒地,詹莫道也受了伤。这是自伤伤人之法,但詹莫道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他哪怕拼着自己身受重伤,也要上前半步,用不着斗秘法相持到最后,他只想拿到那个遥控引爆器。

神识运转,汇聚苍海水云地气,灵枢澎湃如惊涛骇浪,詹莫道已经拼命了,游方很难办。这么小的空间他很难与他游走相斗,假如使用别的闪避手段,又不能阻止詹莫道拿到地上的东西,只得正面硬挺,这是他最吃亏的斗法方式,功力毕竟不如啊。

若不是詹莫道受了伤,游方此刻恐怕已经被他逼退了,想动手并非不是对手,但地上那个东西是游方死穴,他只能死死顶住,无暇采用别的技巧手段。

他并没有指望苍岚能帮忙,急切之间无法解释清楚情况,换作他是苍岚,也不可能对自己的同门长老出手的,只要苍岚能按自己的话去做,立刻去通知柳希言等人弃船,已经是最佳的结果了。至少苍岚没有在第一时间对自己出手,这说明她并非詹莫道的同伙。

再说了,谁能保证詹莫道还有没有同伙、别人还有没有同样的东西?立刻弃船是唯一的选择。

“詹莫道,不要再做无谓挣扎了,就算你修为高超,现在已经没有时间了!苍岚一去,你的底细就完全暴露,除非能杀光我们所有人。”激斗中的游方坚持不退,却缓缓开口敲打詹莫道。

带伤之人拼命,全凭一股狠劲支撑,只要这口劲一松,游方立时就能想办法拿下他,假如船上那些人弃船登岛赶来,詹莫道本事再大也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游方最怕的就是在这段时间顶不住他发疯似的攻击。

人在这种时候,要么就是破罐子破摔豁出去了,要么就是一松劲坚持不住,詹莫道已经带伤拼命了还能怎样?结果小游子吃了个大亏,詹莫道闻言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长啸,游方就觉得这条船突然沉到了海下,四面浪涌卷起一片碧蓝。

还是幻法大阵,詹莫道的看家本领,游方一抖卷轴并不破幻法,只是在一片碧蓝中开辟另一片天地,两个奇异的世界相重合,詹莫道仍然站在他的眼前,这一招竟平分秋色。可是同一瞬间,詹莫道一挥手,袖子里飞出三样东西来,竟是红、黄、蓝三色晶石,在半空中瞬间成阵,陡然激荡,立时化为碎末。

冲击神魂的三元大阵,一出手就运转神识到了极限超过晶石所能承受,损毁了晶石却爆发了阵法最大的冲击力。这一招游方曾在生死关头对付过孙风波,当时无人旁观,又在松鹤谷中试法时对付过熊居仕,天下同道亲眼见证。

万万没想到,詹莫道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竟然用这一招来对付游方,看他的手法显然经过刻意的练习,也很可能就是听到风闻之后故意模仿。这一招看似简单能使出来却不容易,它要求懂暗器的手法而且控制的相当准确,神识精微之处的配合一丝不差,也许人在这种关头激发出的潜力连自己平时都难以想像。

游方就觉得神识中传来一阵海啸般的嗡鸣,身形大震不由自主向后飞退,船头的空间本来就小,他的后背“咣”的一声撞在了船弦上,手指粗的钢制栏杆竟然被撞弯了!再看詹莫道鼻孔中已是鲜血直流,面目狰狞如鬼,终于等到了一线之机,俯身就拿起了地上的遥控引爆器。

他似乎在狞笑,目光全是得意之色,又似乎在咬牙,表情充满了恨意。他也在往后飞退,企图拿着遥控器从船弦上跳下去。游方看的清楚,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血液几乎都已经凝固,后背撞在船弦上就似乒乓球一般轻盈,瞬间就弹了回来,同时咳嗽一声口中喷出了血沫。

与这种高手正面硬抗,他终于受伤了,三元大阵冲击神魂倒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后背撞的那一下,没有顺势卸力后翻落到海里,而是强用内劲借力弹了回来震伤了肺部,但在这种关头他根本就感觉不到痛苦,运内息将淤血吐了出来。

血沫尚飞在空中,游方也同样一抖右手,秦渔落地,袖子里飞出一件东西抄手抓住,是一把小巧的银色勃朗宁手枪。

这两人袖子里都藏了东西,大热天在南海,船上的人却都没有穿露臂的背心或短袖衣,而是那种可以防紫外线的宽松长袖衫,将胳膊完全遮住。

江湖传言兰德先生擅使双枪、枪法如神,见游方举起枪詹莫道现出惊恐之色,后退中右手的软鞭划出一道刺目的银色光幕。而游方毫不犹豫的对着他连开了七枪,在最短时间内将弹匣全部打空。

有四枪打飞了,不是游方枪法不准,这种手枪威力本来就有限,就是潘幕翘上次用的那一种手枪,非常小巧精致看上去就像女人的东西,而游方却发现这玩意能藏在袖子里。这次来海南特意联系了张流冰,让他通过包旻从香港搞来足够的子弹,私下里练过一段时间。

打中的三枪中有一枪击在右肩,有一枪击在左侧胯骨,另外有一枪最准,正打在詹莫道握住遥控器的左手大拇指根位置,把他的大拇指给打飞了,让他想按键也按不了。而詹莫道也真是疯狂,另外四指扣住遥控器竟然没有脱手。

最后一枚子弹打飞的时候,詹莫道已经向后飞掠到船弦外,但凌空中枪的他没有施展秘法逃脱的机会了,扑通一声落进了海中。而游方根本没有理会詹莫道是死是活,连秦渔都没来得及拣,身形就像闪电一般冲向侧前方,一把抱起目瞪口呆的李永隽腾空一跃,脚踏船弦垫了一步,也飞向了大海。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