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二百三十四章、身不由己

远远的海面上出现了一个小黑点,在视野中越来越大,那是一个露出海面的礁石形成的荒岛,他们上午刚刚去过。这个岛东西大约有一百多米长,南北有五、六十米宽,呈不规则的枣核形,就像露出海面的一个小山脊,岛上全是大块黑黝黝的礁岩,最高处有四十多米。

追兵越来越近,枪声一波接着一波,虽不是接连不断,却总让人没有喘息之机。如果不利用地形的话,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上肯定会被追上的,游方的反应很快,发现这艘船的速度比不上追兵立刻就想到了那个小岛,距离并不是很远,返航还来得及。

游船飞驰到小岛边缘,后面那艘船已经追近到只有三百米左右了,这时游船一转舵绕过小岛消失在对方的视线之外。追兵随即跟着转舵,却发现游方他们那条船在绕岛兜圈子,始终看不见,由于小岛的阻挡,机枪也打不着。

游船的绝对速度虽然赶不上后面那条渔船,但是减速转舵更灵活,绕着小岛航行也不可能全速,否则船就翻了,一不小心也有可能撞在礁石上。这时就看出一众高手的优势了,视线里看不见追来的那条船,但是神识能感应到对方的位置。

这两条船带着白色的浪花尾迹绕着小岛转了好几圈,游船尽量贴着小岛的边缘走,显得很是惊险。谁也看不见谁,威胁总算暂时解除了,但是船一直在高速绕行中无法停下来。

众人稍微松了一口气,刚才的场面支撑的也很艰苦。游方突然又低喝一句:“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如果对方再来一条船包抄,我们就死定了!”

不清楚对方是什么来路,看上去情况最像是遇到了装扮成渔民的海盗,但是在这片海域敢动用机枪打劫游船,可真不是一般的胆子,这里是西沙又不是索马里!更不寻常的是这些人一言不发就直接开枪了,不是一般海盗的做法,很显然就是冲着他们来的。

游方先前担心中最坏的情况终于出现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啊!既然有一条船,谁也不敢保证没有第二条船。游船上虽然有各种先进的通讯设备,但刚遭遇时那两梭子子弹,已经把各种天线给毁了,现在没法对外联系。

就算能与外界联系,大海茫茫,找谁都来不及!

这时詹莫道也走到了观景台上,说了一句:“如今之计,得有人下船登岛,兰德先生,我与苍岚师妹护送你渡海登岛,再想办法近距离靠近对方的船。”

登岛?这种情况下弃船登岛可是相当冒险的举动,游过去是不可能的,别忘了此刻两条船隔着小岛正在转圈追逐呢,还没等他们游上岸后面的船早就追到了,在海里简直就是机枪的活靶子。

此刻起风了,风卷着海浪扑击在坚硬而锋利的礁石边缘,飞溅起一片片水花,船在高速行驶中,直接脚踏海面冲到岛上,可比上午玩笑时的施法展示难多了!苍岚有此之能,而詹莫道估计能与师妹联手施展秘法,还能护着另一位高手冲到岛上,所以才会如此建议。

游方当即暗暗点头,心道这位詹长老真是好快的机变反应,但同时又暗暗皱眉,他主动提议要护送的人竟然是自己!如果说这是出于对前辈的尊重,生死关头可轮不着谈这些,船上这些人的身份,谁出了意外都不好交待。而且情况很明显,游方此刻是众人的中枢,指挥应变的主心骨。

琢磨归琢磨,但情况也容不得多纠缠,他当即点头道:“柳长老,请你代我的位置主阵,詹莫道、苍岚、李永隽三位同道,我们一起登岛。……注意,等绕到小岛另一侧背风的位置,我们立刻冲上岸,埋伏在岛的最东端!”

现在起了北风,海上有浪,而这个自东向西狭长的小岛像一道挡风的屏障,从南面跳下船冲上岛最方便。岛的最东端是一个狭长的延伸尖角,也是船兜圈子时离岸最近的地方,在那个位置不仅可以尽可能靠近对方的船,而且当对方发现的时候,也方便在两侧来回隐蔽躲避子弹。

游方还点了另一个人同去,就是叠障派弟子李永隽,此人功力深厚,而且是除了张流冰与何德清之外这条船上游方最信任的人,虽然是第一次见面。

说完话也没等詹莫道反对,扔给了李永隽一块七曜石道:“你我二人运转阴阳生煞大阵,神识合为一体,就以最简单的阵法。……詹长老,苍岚,你们施法将我们护在中心,以最快的速度冲到指定位置。”

说话间他已经离开船头来到右侧的船弦边,柳希言从观景台上跳了下来站到了游方刚才的位置,李永隽二话不说就站到了游方的身侧,神识激引晶石、以立身处为灵枢,已经开始和游方共同运转阴阳生煞大阵。

船转过弯来到岛屿南侧,游方神识忽然一颤发动了信号,李永隽与他并肩跳入了波涛起伏的大海。詹莫道与苍岚在他们身后一左一右也跃入海中,一人舞银鞭,一人挥蓝刺,水意盘旋自有一股精纯之力随着淡淡的雾气升起,两人就似联袂凌波微步。游方和李永隽是踏步在海面上奔行,身后居然留下了一连串如快艇驶过的水迹,还有细碎的小小漩涡无数。

这是生死紧要关头,激发的潜力远非平时试法切磋时能比,也顾不上姿态美观,他们很快就冲上了岸,身上的衣服几乎全湿了,此刻游船已经飞速的远去。有风声,还有海浪拍击礁石的声音,就连不远处的马达声听得都不是很明显,周围的噪音非常大,对方也不可能知道他们下了船。

一上岸詹莫道就说:“兰德前辈,你且在后方压阵,我设法……”

话没说完就让游方给打断了:“我在最前面冲上船动手,詹莫道、苍岚你们联手为我护法,李永隽,你在最后为所有人警戒。”说完话他已经拔出了秦渔,涉水走到了岛屿的最东端,隐藏在一块大礁石的后面。

像这样的场合根本来不及搞什么开会讨论,詹莫道想说了算,而游方更能决断,开口就是一锤定音。他刚刚走到位置,游船已经消失在岛的西端,另一侧传来了马达声,一条船飞速的转舵绕了过来,离岛屿的尖端大约有三十多米远。

等船上人发现这一侧岸边站着人的时候,想调转枪口已经来不及了。船还没完全转过来游方已经提剑冲了出去,用一把短剑对付双联管高射机枪,传出去恐怕没人会相信!

游方脚踏波涛溅起的水花有一丈多高,带着轰然的嗡鸣之声。秦渔在海风中发出吟啸之声竟如凤啼,剑穗上的五色丝绦在风中飘扬,琉璃珠一阵阵奇异的震颤。

如果他躲着不动的话,船上人未必能注意到,可是这么大动静冲过来,想不发现都不可能。船头上三个人惊骇之下当即就转动机枪想朝这边射击,然而突然眼前一花意识一阵恍惚,面前居然出现一片碧绿的波浪与青山秀水的重叠,然后就看见一道白光从天而降。

詹莫道与苍岚见兰德先生直接冲出去了,各持法器并肩随后护法,踏着波浪也不得不冲了过去。就见船头上三名歹徒见势不妙正要调转枪口,却一阵身形打晃,船仍然在往前走,却有些摇摆不定。

游方前冲相迎,就听哗啦一声水面卷起一个大漩涡,他就像一条跃出龙门的鲤鱼已经跳上船头,左手展开一幅小小的画卷,右手挥剑,白日里竟然挥出了一片如凝炼月光般的剑毫。

游方跃上船头身形随月光在机枪旁一掠而过,那三名渔民打扮的歹徒已经成为三具尸体了,这场景简直让人倒吸冷气啊!

詹莫道与苍岚联袂也跃上了船头,他们的姿势可比游方要潇洒的多,在海风中简直飘然若仙。詹莫道看着浑身透湿发丝凌乱、略显狼狈的游方,心头却忍不住在抽搐,恐怕没人能想到他此刻是什么感觉!

詹莫道是此刻内心中最为痛苦挣扎的一个人,他早就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游船在海上遇险就是他一手导演的,但他又十分不愿意看到这一幕的发生,有一种无法形容的彷徨与矛盾在灵魂中纠结。

他是十年前来到消砂派的,当时已经掌握神识,并且离移转灵枢之境只有一线之隔。来到三亚之前,他所学的最重要秘法是化幻藏神之术,一直小心翼翼不流露出自己曾习练秘法的任何痕迹,不论是私下里还是公开的场合都不敢施展任何秘法,如履薄冰一般。

因为他是卧底,带着使命而来。传授他秘法的是无冲派的二老板唐朝尚,也是如今朝和集团以及远东文明保护慈善基金会的控制人。唐朝尚不仅传授了他秘法,而且还救助过他的全家。

十五年前詹莫道的父母在湛江做外贸生意遭遇困境,借高利贷周转,结果生意仍然搞砸了,被人追上门扬言不还钱就废了他们一家人。

是素不相识的唐朝尚解救了他父母的困境,不仅借钱还了高利贷,还介绍了几笔大的生意使詹莫道父母的公司走上了正轨,十几年来发展越来越好。正因为这样,他们才有可能送儿子出国留学,去的是德国。

唐朝尚派人到欧洲传授詹莫道秘法,并在假期把他接到美国亲自指点,重点传授了化幻藏神之术,教授他如何在高手面前隐藏自己。等到詹莫道学成之后,唐朝尚又提供了他回国创业的资金以及种种其他的帮助,包括夏威夷一家酒店管理公司的专业人员也来到三亚协助了他很长时间。

可以说除了父母之外,唐朝尚是这个世界上给予他最多的人,而无冲派就是他的出身。但二老板不是耶稣,就算是耶稣也是有要求的,他不需要詹莫道做别的事,唯一的任务就是潜入消砂派并逐渐获得高层的信任,注重结交风门各大派,最好形成定期的聚会。

詹莫道完成的非常好,甚至比唐朝尚期望的更加出色。他不仅拜入了消砂派成为秘法修行弟子,从隐藏修为渐渐到无需掩饰,再到后来境界层层突破,有了如今的成就,成为最年轻的三名内堂长老之一。

可以说他为消砂派付出了很多,也从未做过任何一件损害过消砂派的事情,这十年来相安无事,他的身份不可能受到任何怀疑。这些年他善经营、注重与天下风门各派结交,推动南海渔村聚会,组建南砂酒店管理公司,已颇有名望与影响。

两年前他升为消砂派内堂长老之后,无冲派又给他下了一个指令,就是尽可能登上消砂派掌门之位,彻底掌握如今江湖风门实力最强大的门派之一。想完成这一步可不容易,但詹莫道内心中也有这种渴望,他既然付出了这么多,为什么不得到更多呢?

正如张流花对游方所言,詹莫道想追求苍岚,是谋夺消砂派权柄最重要的砝码之一。但在詹莫道内心深处,他也是真的想追求苍岚,他是看着她从十几岁成长到妙龄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样的女子他当然想拥有,甚至已经分不清目的究竟是什么,或者兼而有之!

如今他已经看到了希望,假如娶了苍岚,将来执掌消砂派,凭他这些年的经营积累,不论在江湖风门还是在这现代都市中,都将拥有真正渴望的一切。他渐渐有了一种非常矛盾的情绪,常常独自在想——假如自己不是无冲派的卧底,一切是否会变得更美好?

要说这十年来他对消砂派没有感情,那是不可能的,人只有付出了才会知道珍惜。如今的詹莫道已经不再需要无冲派的任何帮助了,这些年来无冲派也没逼他做任何不愿意做的事,既没有暴露他也没有不利于消砂派,所以他才能混的风生水起,对现状越来越满意,同时也对未来越来越恐惧。

长期潜伏、最成功的卧底后悔了,他不想要卧底的出身,而就想拥有如今的身份!但这种心思能对谁说?他如果只是一个小人物,主动向消砂派坦白,消砂派可能会放过他但无冲派不会放过他。而今天如此重要的身份,消砂派是绝对不能放过他的,不论他有多少无奈,换作他自己执掌宗门也是一样的处理方式。

他不知道无冲派下一个指令具体是什么,但他很清楚唐朝尚的心思,就是要向江湖风门各派尤其是当年参与围剿无冲的七大派报仇,甚至不惜任何代价,一定会动手的。

詹莫道只能期望这一天来的越晚越好,他甚至有一种幻想,假如唐朝尚大愿未成就死了,知道他身份的人也都消失了,那这个世界将会再美好不过。

可是他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到来了,这一次南海渔村聚会之时,无冲派指派到国内全权指挥所有潜伏势力的安佐杰发来了一道秘密指令——将各派才俊一网打尽,重创其传承,梅兰德也一并消灭。

以如今詹莫道的身份完成这一任务再合适不过了,海上袭击自有安佐杰来安排,他只需要创造这么一个机会负责策划则可,于是有了这趟出海之行。

就在他上船的当天,却又接到另一道秘密指令,竟然是远在美国的二老板唐朝尚亲自发来的,内容很简单——原计划不变,但是留下梅兰德。

就是简简单单两道指令,没有任何解释,詹莫道心里很清楚,如果他不想背叛无冲派、如果还想以现在的身份继续在江湖风门待下去,就必须执行!这些都是他多年来用心机结交的各派年轻才俊,将来在江湖上互相扶持的后起之秀,可是今天都得葬送在他手里,不干也得干。

这两个任务太难办了,詹莫道的打算是策划一场意外的海难,他自己也受伤,梅兰德活下来,同时还能证明他并非歹徒一伙,既完成任务又不暴露自己。

但是他一直在患得患失间纠结,一度很是犹豫,甚至想改变想法。不是不执行任务,而是想借机杀了梅兰德,因为昨天他出手试法的时候,曾遭梅兰德的神识排斥,并感受到了那令人心惊肉跳的煞意与杀气。

当时的感觉就像无形中被人卡住七寸的毒蛇,他不禁在心中狐疑——难道这位兰德先生已经怀疑他的身份了?

换作别人,可能根本不会想这些,秘法不能相辅遭神识排斥,换一种方式再互相配合,这也是前辈施法的一种指引,心中没有鬼无需想太多。兰德前辈明白众人想试探他,所以稍微展示一下以立威,这也是完全正常的情况。

可是詹莫道怕梅兰德,内心中甚至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恐惧,他清楚大老板唐朝和就是在追杀梅兰德时遭遇了意外,而无冲派潜伏的另一支主要势力也是要对付梅兰德,结果全军覆没。这个看上去笑容总是很谦和的年轻人,让他如鲠在喉、如芒在背。

他在心中暗想,这个人如果活着,迟早有一天会威胁到自己。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