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二百三十三章、贼船

非常人行非常事,这一群人出来行游,当然不会仅像普通游客那样钓钓鱼、看看海,施展秘法互相切磋印证是很自然的事,但这种场面却是很难遇,游方创造了一个绝佳的机会,让众人一起出手互相配合施法。

说来也有趣,换一个人像他这么做可能不会有这么大的场面,但是船上所有的江湖同道,都对这位兰德前辈的修为境界以及秘法来历感兴趣,不约而同纷纷出手。

这也说不清是什么阵式,以游方为中枢,苍岚与牛金泉一左一右施法呼应,在他的后上方,詹莫道与熊居仕并肩而立展开神识相助。在牛金泉与苍岚的后面,还有慕容纯明、梁广海、罗斌、李永隽、石双五位高手各展神通相辅。在詹莫道与熊居仕的身后,柳希言则将神识蔓延到最大的范围,拢聚众人运转的水意。

屈指算一算,总共有十一位高手啊,这条船上有移转灵枢境界的都出手了!而张流冰等人只能望而兴叹,没有移转灵枢之境在这种场面插不上手,插手也只能帮倒忙,干脆就不丢那个人了,但今日是大开眼界!就算只亲眼见证、亲身感应到这一幕,也不虚南海之行了。

游方知道这些人中,有的人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试探他,有的人只是亲身参与盛事而已。但他无所谓,刘黎所传凝炼纯阳水的秘法,不是通过这种方式就能探出究竟的,连他自己也只能在神识极精微处体验到那么一丝物性气息。

他并未尽全力,只要稍有所保留,谁也不知道他究竟还有多大本事?未尽全力的可不止游方一人,他能感觉到柳希言、詹莫道、苍岚、梁广海、熊居仕都未尽全力,而其余五名高手显然是尽了全力,比如牛金泉真是实心实意施法相助,也许是为了做给苍岚看吧。

李永隽功力不弱,本也不必尽全力,但还是尽了全力,这位叠障派弟子是坦然无保留。而慕容纯明、石双、罗斌等三人只有尽全力才能在这场神识合鸣中配合无间。

游方也在试探他们,既然一时之间对那五名高手试探不出底细,他干脆就没起身,以神识之精微取胜,考验绵长之力,从早上旭日初升一直坐到中午烈日当空,这一份用功韧久之力实在令人暗暗咋舌。在这种情况下,神识运用的越精微就越省力,也能坚持更久。

熊居仕最先坚持不住了。过了一会儿,柳希言明显也尽了全力,这位长老功力倒不是不如人,但他将神识绵延到最广,所施之秘法也最为耗力,有点托大了。

其实游方自己也很吃力了,却做出一副淡然若无其事的样子,察觉慕容纯明有些坚持不下去,于是缓缓的收回了神识,缩小秘法施展的范围,保持这一奇异而浑然的局面不变,俨然就是指挥若定的中枢人物。当然了,他在这里辈份也最高,柳希言、詹莫道都比他晚一辈。

接下来梁广海也尽了全力,下一个是詹莫道,令游方稍感诧异的是,能与他一起坚持到最后始终施法自如的竟然是苍岚!难怪她在江湖中有个外号叫南海龙女呢。

苍岚神识控制之精微与游方相差无几,而且她施法只是相助凝炼水意,比游方更省力,所以能够坚持更久仍不尽全力。游方一看火候差不多了,该试探的也都试探出来了,别把自己的底牌也露了,正午之时缓缓收了秘法,很潇洒的起身笑道:“南海龙女果然名不虚传,而诸位同道修为之高妙,也令兰德惊叹不已!”

苍岚倒有些不好意思:“兰德先生怎会叫我江湖上玩笑的名号,实在惭愧!”

牛金泉却愣头愣脑说了一句:“何必谦虚呢?在我眼中你就是南海龙女,江湖风门之中,比那月影仙子更……”

这句话只说了一半,就被兰德先生凌厉的眼神瞪了回去,拍马屁也不看看在谁面前,这么说出来苍岚心里固然高兴,但面子上也很尴尬。

这时柳希言在观景台上笑道:“诸位不饿吗?老夫可是饿了,兰德先生,今日柳某是心悦诚服啊!”

这一上午包括游方在内,大家可都累的够呛,虽然并不是什么激斗,休息几个时辰就缓过劲来了,可此时都有些五内发虚。上楼进餐厅的时候,慕容纯明还故意在楼梯上一踉跄,她后面就是牛金泉,赶紧伸手给扶住了。慕容纯明浅笑道谢,反倒把牛金泉闹了个大红脸。

苍岚跟在牛金泉后面上楼,眉头微微皱了皱,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而詹莫道站在楼梯口看见这一幕,嘴角却在笑。

再进餐厅落座之后,情况有了微妙的变化。昨天晚宴游方当然也是坐的首席,这是众人对他的身份、声望的一种尊重,但此时此刻他在众人心目中真的有了一种威势。游方自己也在琢磨,这些人当中功力比他更深、境界相当的也不止一位,但真要动手生死相搏的话,他倒是谁也不惧。

游方不禁在心中暗自感慨道:“师父啊师父,您老眼光可真毒,这就把我推上贼船了,还真会挑徒弟!”——也不知是在夸刘黎还是在夸自己。

中午没有喝烈酒,也没有上生猛海鲜,吃的都是一些口味清淡的滋养菜品,从下午到晚上,这十一位高手都需要好好休息。倒是张流冰等人精力旺盛,下午船停在一处珊瑚环礁地带,欣赏风景、钓鱼,还有喜欢玩的自己下海摸鱼、潜水去了。

到了大海深处才感觉到这里的水实在太清澈,天是那么的湛蓝,蓝的让人心神荡漾。在阳光下直视水面可以看到二、三十米深处的珊瑚丛与礁底,以游方的眼力,甚至可以看见那光影斑驳中五彩的游鱼与海葵。

游方不嫌累,表面上也看不出一点累,也背着一套轻型潜具下海了。小游子小游子,不下海一趟怎能化形成龙呢?——他自己在玩笑间就是这么想的,此刻心情已经完全放松下来。

次日船过了中沙,驶向西沙水域,在这里转一圈就该起程回去了,这一趟出海本来也只打算玩个三、五天,尽兴就行。大约早上十点钟左右,船停靠在一个小岛旁边,没有码头自然不能直接上岛,这时游方又开了一次眼界。

只见苍岚取出了一支形状类似分水刺的法器,却并不是金属质地,海蓝的颜色显得很柔韧,在手中一挥轻飘飘的跃下船弦落在水面上,然后如凌波仙子一般飘然微步而行,竟然就这么走到了岛上,衣裙丝毫没有沾湿。

游方是内家功夫高手,自幼就练习轻功,也曾教过华有闲轻功,他这种真正的大行家很清楚,所谓的轻功可不像神话武侠中描写的那样可以登萍渡水、凌波微步。苍岚施展的是秘法,这一手功夫游方以前可不太会玩,她是怎么办到的?

当时游方就站在船头,神识感应的很清楚,苍岚运转神识之力,控制海天之间的精微水意,无形中灵枢流转之力与身相随,竟然能够不踏破水面而行。看来各门有各门的独到之处,各人的修炼又有各人的巧妙,这是南海龙女的独门秘籍啊!

只不过这样行走,比游泳可要费力多了,就是图个潇洒好看,花心思研究出这种秘法还肯用功真的去练习,倒是符合女孩家爱美之心态。游方琢磨了半天,突然手扣两枚晶石,运转阴阳生煞大阵接着也跳到了海中,大步流星在水面上奔行,勉强也跃上了岛礁,再低头一看,自己全身的衣服都被打湿了。

技不如人,实在是因为所长不同啊。

就在这时听见船那边传来噗通一声,再回头一看,原来是牛金泉掉海里去了,他也想试试,结果还没那个本事在水面上站稳跑过来,踏出两步就栽在海中,干脆甩开膀子游过来了。船上众人一阵哄笑,站在礁石上的苍岚也忍不住掩口扑哧一笑。

从这个小岛上回船,也就启程返航了,直往北行走的是另一条偏西的路线,等于在海南岛、中沙群岛、西沙群岛之间兜了一个圈子。一路都没有什么异常,终于要回去了,游方反倒觉得自己先前有点过于担心。

午后他在甲板上坐着,旁边支着一把遮阳伞,桌上放着几瓶颜色各异的酒,前不久刚和齐箬雪学的手艺,在这里调酒玩呢,不过是以神识控制来调酒,玩的倒也挺开心。恰在此时慕容纯明喊了一句:“前方有船,还挺快,直接冲我们来了!”

这一路也曾遇到过不少渔船,并不是什么稀奇事,可这条船的来势有点奇怪,因此慕容纯明才会喊出声来。

游方闻言一抬头,海平线上果然有一条船,轮廓在视野中变得越来越大,显然速度不慢。对方应该能看见这边的船,却没有减速、没有转向、也没有鸣笛。船和汽车可不一样,这玩意不带刹车的,在水里也不可能刹得住,所以那条船的来势异常。

游方当即就站了起来,双手一抖已经扣住了七曜石与冷云晶,紧接着就有一种形容不出的感应,仿佛被人远远用枪指着一般,这是内家功夫精深处有触必应之随感,对面船上的人有恶意,而且已经准备好对他们造成威胁。

还没等他说话,柳希言已经冲到了观景台上,大喝一声:“诸位小心,前方船可能来意不善!”

秘法修炼高深,能有奇异警觉的人当然不止游方一个,柳希言话音未落,游方已经发动了阴阳生煞大阵,一脚踢开桌子箭步冲到了船头最前方的位置,低喝了一声:“以昨日之法,合力布阵!”

这一声虽不大,却带着穿透之力震动神识,哪怕在船舱里睡觉都能清晰的听见。

若说临危应变,游方可是老手中的老手了,又是船上辈分最高的前辈,查觉异常随即发号施令。船上这些人反应都不慢,虽不清楚怎么回事,但游方一说他们就明白了,牛金泉、苍岚随即冲出舱外站到了游方身后一左一右的位置,就和昨天一样。

紧接着慕容纯明、罗斌、梁广海、李永隽、石双五人排在船头后侧如同一道屏障,熊居仕也出现在观景台上取出法器,与他并肩的不是詹莫道而是长老柳希言,詹莫道此刻在驾驶舱里掌舵。

游方这回可不是凝炼纯阳水了,而是汇聚海天之间精纯风水灵枢之力,在船头形成一道屏障,就像一个锐利的锋面延伸运转。假如那条船真想硬撞过来的话,首先得承受这样的力量,会有一个巨大的缓冲,足够他有机会拔剑跳过去了。

游方一运转神识,昨日与他相配合的众高手心领神会,也都展开神识相辅相合,等于布成了一座大阵,由游方居中指挥。

神识刚刚展开运转灵枢之力,对面船已在一公里之内,看上去是条渔船,张流冰也举着一个望远镜到了观景台边喊了一句:“好像是越南渔船,小心,有武器!”

与此同时那边的枪声已经响了,游方甚至能看清楚对方使用的是什么武器,当然不是手枪或普通的步枪,而是一种双联管机枪,很像老式的那种高射机枪经过改装,将枪管放平了扫射。这枪是从船舱里推到船头的,游方甚至能看清对方船上是几位皮肤黝黑剃着光头的男子,看上去很像渔民。

这种枪在一公里范围内扫过来的子弹,游方一个人再大的本事也不可能以神识之力去移转,要么提前预知风险回避,要么就别给对方开枪的机会,在空旷地带没地方躲的话,小游子也是死路一条。心念急转中,假如是他一个人的话就只能立刻跳海,利用海水阻隔视线,同时水也可以吸收弹头的威力起到缓冲,可能还有一线逃生之机。

但此刻他汇聚了十名拥有移转灵枢之境的高手布阵合力,这比十人的神识之力单纯相加更加浩大,也幸亏昨天在无意中已经演练了一遍。饶是如此,第一阵弹雨扫过来的时候,众人在仓促间还是有点没反应过来,游方贴着水面运转阴阳生煞大阵,有一股力量升起,堪堪改变了一点弹道。

子弹远距离飞行,只要弹道在远处改变了一点,到近处落弹点差异就非常大,两梭子子弹划着不太明显的弧线竟然奇异的飞向了上方,简直就是擦着柳希言和熊居仕的头皮过去了。这两人也算是有胆色,站在那里动也没动,神识亦未散乱。

14.5毫米口径的高射机枪弹,像这种船的船体完全可以打穿,假如擦着人的话,恐怕连全尸都留不下。子弹虽然没打中人却打中东西了,船上方的旋转侦测雷达天线、还有各种通讯设备的天线都安在一个底座上,这个钢管底座竟然被扫断了,一大堆天线轰然倒下。

沉重的钢铁树状物尖端眼看就要砸在熊居仕的后脑,众人运转神识的注意力全在前方,这时也无暇分心。危难关头熊居仕的师妹陆月居冲了出来,这么沉重的东西她一个人施展什么秘法也不好使,只得扑向熊居仕的身后,天线正砸在她的身上,被带偏了一个角度轰然落地,熊居仕幸免于难。

但陆月居已经倒在地上起不来了,口吐鲜血,背后也不知是被什么锋利物体刺出的伤口正在流血,看一只胳膊的形状明显是脱臼了。熊路仙、熊韦伯也冲上了观景台,抢步上前移开压住陆月居的天线,赶紧将她抱进了船舱救治。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距离慕容纯明开口喊话不过十几秒钟。

子弹继续扫射而来,众高手已经全然展开神识,弹道从百米外改变方向以平直的弧线擦着游船呼啸而过。游方大喝了一声:“转舵,往回走。”

他本打算冲到近前跳上对方的船,可是对方用这种武器,那是万万不能再接近了,在远处还可抵挡,在近处那可只能跳海求龙王保佑了!船随即转舵在海中绕了个弯,向着南方开足马力全速驶去。而游方等人站的位置根本没变,移转灵枢的巧妙就在于此,阴阳生煞大阵以及众高人合神识之力全部移到了后方。

这样一来,他们站在船头还可以抵挡扫射的弹雨,同时船体本身也提供了掩护,对方直接瞄准不到这些人。

这时候枪声停了,以这种枪的射速,连续开枪的话弹药消耗太大,对方可能是想追近了再说,而游方等人是万万不敢让他们靠近的。海面上展开了一场追逐,游方有些暗暗叫苦,这条改建的船速度虽然不算太慢,但最高航速也只有十六节,毕竟不是快艇。

对方也是一条渔船,显然是经过改装与掩护,不仅能从船舱里推出高射机枪来,而且动力也很强劲,速度比他们快,追了一段时间两船的距离已经接近五百米了,后面又射出了一轮弹雨,众高人合力挡下。

游方再度大喝一声道:“去刚才的小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