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中部 风水奇人
第二百三十二章、百年修得同船渡

第二天中午,鸣翠泉弟子熊居仕、熊韦伯、熊路仙、陆月居,八宅派弟子梁广海,卧牛派弟子牛金泉,三元派弟子罗斌、于成韵,形法派弟子慕容纯明,叠嶂派弟子李永隽,龙楼派弟子石双,寻峦派弟子何德清、张流冰一共十三人受邀登上了那艘改造过的渔船。

就在当天上午,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张流花溜到亚龙湾买潜水装备,却不知怎么回事缠上两个模特,后来又和某位经纪人起了纠纷,为当护花使者争执起来差点动了手。张流冰很生气,要赶过去教训弟弟,却让一向稳重的何德清给拉住了,让包冉去处理。

游方特意问了一句:“这种事情,让女孩子去处理,合适吗?”

何德清则笑道:“没问题,你别看包冉在前辈您面前的样子很乖巧,在外面办事可泼辣了,张流花最怕她!”

在场众人都面露古怪之色,想笑又不好笑,陆长林掌门刚走,张流花就闹出妖蛾子了,江湖风门这一代年轻弟子中,也就这一位最另类、最出格的人物了,换作别人还真干不出这种事。出了这么一点小小的意外,登船的时候少了两位,原本是十五人。

游方看了一下,加上消砂派自己的人,船上一共有九派弟子,原先参与围剿无冲的七大派弟子中,除了九星派与松鹤谷这次没有人来,其他五派都有,而且都是门中最出色的下代传人。江湖风门中三十岁以下,有移转灵枢境界的年轻高手除了个别几位,其他的都在这条船上。

凑齐这一船人可不容易啊,但在此时此地却显得顺理成章,谁也没有意识到有什么蹊跷。万一这条船在海中出了什么意外,如今江湖风门倒不至于受灭顶之灾,但传承绝对要受重创,自幼培养出这样的传人很不容易。

举一个例子,张流冰可是张玺寄托未来的希望所在,他如果出了什么差错,寻峦派虽不至于后继无人,但是这位张长老整合宗门的谋划恐怕要落空一半,本人受到的打击就更别提了。

游方见到这个场面不得不慎重,昨天晚上他与张流冰密谋,考虑的就是这件事。消砂派当然也很重视,虽然没有游方想的那么多,但考虑的也很周全。

这艘船的船员都是消砂派弟子,他们自幼在海边长大也是远洋渔民出身,非常熟悉南海海域的情况,船上不仅有苍霄掌门自己的女儿苍岚,还有詹莫道、柳希言两位功力深厚的长老。就是和一帮年轻人出去玩,派两位长老陪着似乎没必要。

詹莫道本身就很年轻,与熊居仕等人也是平辈,这些人就是他邀请的。而柳希言是南海渔民出身,在远洋活动几十年,见多识广,有他在可以放心。

这艘船是渔船改造的,吃水大约三百吨左右,内部结构是游艇模样,舱分两层,上层是餐厅、活动室、观景台,下层有十二间客房,每间可以住两人,都带着非常别致小巧的洗浴间。船上的设备也很前进,配有海事卫星电话、卫星无线网络、与南海渔政巡逻警的直接呼叫通话设备、声纳探鱼探礁设备、磁力计探测设备等。

这里还有全天候的海洋天气预报动态显示系统,可以提前避开大浪警报与热带风暴。这条船的性能非常好,如果不是遇上过于猛烈的热带风暴,普通的风浪一般都不惧怕。

上船后分男女住下,游方单独住一间屋。放好东西之后到舱外扶船舷看着游船离港,分波推浪迎着烈日向南驶去,海风吹来,游方轻轻理了理额前的乱发,问站在身旁的詹莫道:“真没想到,一艘渔船能够改造的如此精致,谁设计的?”

詹莫道笑了:“其实不是改造,建造的时候就是这样。如今国内的经济发展很快,有很多人想拥有私家游艇,但是国外进口的那种华而不实还太贵,吨位又偏小。我们最近也做造船生意,名义上造的就是渔船,却专门造成这样,按买家要求接受订做。”

游方好奇的追问:“你倒是很有经营头脑,生意怎样?”

詹莫道:“造船厂不在海南,在山东青岛,生意相当好,订单都排到三年后了。兰德前辈如果感兴趣的话,可以提出自己的要求,我们也可以为你造一艘船,收费一定便宜,工期也能往前排,以后你出海行游也就方便了。……可以比这条船小些,连船带内装修,一千万以内就行。”

游方笑了:“听上去真是不错的主意,如今沿海城市的房价那么贵,花个几百上千万在市郊弄个豪华别墅,还真不如造这样一条船呢,住在上面都可以。……呵呵呵,我怎么想起楚留香了?以后有需要,一定找你们消砂派,可千万别推辞。”

游方现在哪造得起这样一艘船?也只能不置可否的开句玩笑。

这时张流冰又凑了过来,游方转头问他道:“听说南海一带最近不太平,在陆地上可以打电话叫110,如果在海上遇到什么事,都联系什么人啊?”

张流冰答道:“有事的话可以向海军求助,他们经常救险,当然了,更多的时候是给渔政打电话,渔政与海军是一家的。”

游方愣了愣:“海军还管渔政?”

张流冰笑了:“我们寻峦派也做远洋生意,不过是搞运输不打渔,情况还是了解的。渔政虽然归农业部管,但实际上跟海军差不多是一家,很多巡逻船就是军舰改造的,船员有很多就是从海军退役的。……詹长老,我们这一趟走什么路线啊?”

詹莫道:“不必往南海走太远,往中沙、西沙一带走就可以了,看看珊瑚礁,登几个小岛,再钓钓鱼尝尝海鲜,玩个三、五天尽兴而回。这片水域没什么风险,顶多在靠近西沙那边碰见猴子偷偷溜过来的渔船,想管闲事的话就给渔政打电话报告,自会有巡逻艇把他们赶出中国水域。”

游方又纳闷道:“猴子?”

张流冰赶紧解释道:“看来兰德先生真是第一次到南海来,很多情况不了解,猴子就是指越南猴子,渔民的土称呼,和日本鬼子的叫法有点像。”

众人又说笑一阵,在餐厅用了一顿特色海鲜大餐,有各种酒品可以任意自选,大家尽兴举杯,席间就属游方喝的最多,要不是他素有海量还真挺不住,而且心中有事也没敢真喝多。等到回房间休息,每夜习惯性的行功滋养形神之时,游方就察觉出不对了。

在这种环境下运转地气灵枢,要比陆地上难得多!海洋是无边无际的水面,他们航行的地方海水平均有近百米深,水体聚阴、水面反阳,地气灵枢浩荡浑然,并没有陆地上那么纷繁复杂有诸多巧妙可借用。要么凭强大的神识汇聚灵枢之力,这是考验功力丝毫取不得巧,要么就是在精微极致处化转阴阳之气。

游方想了半天,凭自己的本事,在这种环境下最可靠的手段还是运转阴阳生煞大阵,于是将冷云晶和七曜石取了出来随身带着,以备不时之需。幸亏他还带着画卷和秦渔,有随身的天下山川地气可展开,还有那锋锐无匹的煞意灵性藏于鞘中。

在海上游玩的第一天大家都非常开心,游方也在心中感叹,这些人可真会享受,而那位詹莫道安排的这场接待也真见心思,将来如果他真的执掌了消砂派,这一批年轻人也将成为各大派中的首脑人物。未来的事情且不谈,但这种心思可够深远的,不是人人都能想的这么远还能做出来。

第二天太阳升起的时候,游方拿了个垫子,一个人静静的独坐在船头,迎着海风与下方被分开的波浪。这场景有点像《泰坦尼克》里面那个经典造型,只是他是坐着的,也没有抱着一位张开双臂的美女。

但是元神心像所见,他前方确实站着一位美女,几乎无可挑剔的人间美色,拥有令世间女子艳羡、男子思慕的容颜身姿。她不是站在船头,而是十丈外的大海波涛上,正是身披如月光轻雾般白纱长裙的秦渔。此刻的秦渔,白裙与黑发也在随着海风飘舞。

以秦渔立身处为灵枢,游方运转神识至极精微处,正在凝炼阳光下、海面上荡漾的阳和之气。他能体会到师父所传秘诀中所说的纯阳水是何形何相,但很难直接采集,这里已经是最适合的地方,他可以借助秦渔凝炼那么一丝纯阳之相。看着秦渔的裙发飞舞,灵动之间已呼之欲出,很接近于全然养成之态。

但是这只是接近而已,游方自己有体会,要想将剑灵完全养成,自己的境界还是不够,至少要掌握神念之后才可以,此刻的尝试只是了解方法,届时心中有数。

他更重要的目的是通过这种方式掌握如何将纯阳水缓缓炼化入自己的画卷,此刻是在尝试手段能否成功,在这么多同道的眼皮子底下,并没有真正的展开画卷。

游方施展秘法没有回避众人,谁都知道他是前辈高手,能感应到他坐在船头运转神识,移转灵枢汇于海中,汇聚很大范围内海面上的无形地气,也许说地气并不合适,这里根本看不见陆地,说是风水精微灵气更加合适一点。

但大家并不完全清楚他究竟在施展何种秘法,同时对这位前辈很好奇也很佩服,能在苍茫大海中做到这样,相当不容易,在场众人大部分自问没有兰德前辈这等本事。

就在这时,游方的元神中突然听见了水声。在大海上除非起大浪,否则远看波涛起伏但是听不见岸边那种水声,只能听见船头劈开海浪的声音。但此刻的水声很特殊,似带着一种韵味婉转。

水声从婉转逐渐变得浩荡,浩荡中却带着轻扬,只有元神中方可听闻,原来是苍岚走到了他身后不远处的地方,一手扶船弦,一手轻挥衣袖也在施展秘法。这秘法却能与游方的秘法相合,神识运转之中汇聚含情水意,游方觉得自己凝炼纯阳水融入剑意轻松了不少。

原来她是在与兰德前辈试法,试法与斗法不同,可以不是动手相抗,联手施展秘法相助也行。她是晚辈,主动与前辈试法,当然要表现的恭谦有礼,用这种方式最适合不过。

游方暗暗一笑,并没有说什么,看来这位消砂派弟子对自己的底细很感兴趣,但如此出手相助也理当承情,没有停下秘法,而是展开神识与之相呼应。苍岚施展的秘法有一种流水变幻的感觉,正合游方此刻凝炼的意境。

对梅兰德这位前辈修为究竟如何感兴趣的人多着呢,见苍岚出手,其他人也纷纷效仿,时间不大就有第二个人展开了神识,是站在船仓二层前方观景台上的詹莫道。

詹莫道挥出了那一支银色半透明的细长软鞭,朝着前方旋舞,船前的海面上凝炼的水意化成了一片白雾,白雾又汇聚成一片轻云盘旋。这时游方微微一皱眉,神识中忽然隐隐透露出凌厉却含而不发的煞意,生出一股斥力将轻云挥散。

煞意虽含而不发,无形却带着一股磅礴的杀气,游船上正在以神识感应玄妙的所有江湖同道,几乎都不由自主打了个冷战。这不仅仅是秦渔的煞意,也是游方本人的内敛杀气,平常人不可能具备。

在场很多年轻弟子都是出身豪门世家,虽然自幼修习秘法得到高人指点并有种种便利条件,但难免有养尊处优之嫌。别人不说,就算向影华那种高手,在遇见游方之前也从来没有亲手杀过人,很多事没必要以秘法搏命解决,而且以这些人的身份,一般也不会遭遇太多凶险。

可是小游子不同,他经历过多少凶险,杀过多少凶徒?杀气浓烈,平常内敛于无形,但在元神中一旦展现出来,遽然之间确实能让人打冷战!小游子如今还没出师呢,假如是刘黎那种人,恐怕这种杀气都难以形容。

詹莫道施展的秘法虽能与苍岚相合,却与游方的秘法相斥,起不到相辅相成的作用,所以游方运转神识以排斥。游方在凝炼纯阳水,感觉甚为艰难,而詹莫道化水意为云,这不等于是捣乱吗?

而詹莫道一出手就知施展的秘法不能相辅,立刻就停了下来,同时也是暗暗心惊——这位兰德先生年纪轻轻,却有大将之威,当真不可小看啊。

詹莫道刚停下,另一人随即就出手了,居然是牛金泉。他也站在船弦边,与苍岚一左一右仿佛就似护卫在梅兰德的身后,倒是挺会抢位置的。他感应出苍岚在如何施法,也清楚兰德前辈的神识为何与方才詹莫道的秘法相斥,所以一出手就寻求相合之道。

游方的元神中突然感觉海面平静了下来,除了苍岚以神识运转的流水声,似乎船头的波浪声都已经远去,水意凝炼之时,轻灵中添了一份厚重之意,移转灵枢之力更显浑然。嗯,这小子做的不错,虽然境界差了点神识也欠精微,但展开之时足够浑厚凝重,而且也配合的很好。

牛金泉出手之后,也就是几个呼吸之间,刚才碰壁的詹莫道又再度出手了,这次手法变了,不再凝流水为行云,而是展开神识为助力,将凝炼水意的范围延伸更广,这是一种最简单、最直接也是最考验功力的相助方式。游方心中暗道,此人真的很懂机变,反应够快的!

这时熊居仕走到了詹莫道身边,取出一支六爪黄龙玉如意,向海面一挥,第四个出手了。他上次在松鹤谷和游方交过手,结果输了个稀里糊涂,连兰德先生的功力境界究竟如何都没搞清楚,此刻有机会当然要出手施法了。

一阵龙吟之声隐约从水声中传来,竟成水龙吟之调,原来这位熊家大少还通音律,手中黄龙玉震颤为灵引,激发海面上的水意升腾,使凝炼更速,倒也是大家正传弟子风范,显得是中规中矩。游方此刻感觉出来了,上次在松鹤谷试法眨眼就赢了熊居仕是凭机巧,如果当时一板一眼就跟他比拼秘法,不是对手,至于今日,游方不用机巧手段也不会输了。

船上年纪最大的柳希言长老在舱中被惊动了,也走到了观景台上,一见这个场面微微一笑,也未见他有什么动作,背手以立身处为灵枢,延展神识施展秘法与众人联手相助兰德先生。他的神识展开的范围更广,隐约在海面上布成了一个风水垣局,却似消砂无定随水意变换。

八宅派弟子梁广海、形法派弟子慕容纯明、叠障派弟子李永隽、三元派弟子罗斌、龙楼派弟子石双都走到了船头,纷纷施展秘法参与了这一场奇异的神识合律。有人施法不合,被游方运转神识相斥,随即采用类似詹莫道那种应变方式,展开神识与之相辅相成。

也只有在这种场合,游方才能得如此机缘啊!他之所以在众人眼前运转秘法,心中已想到了这一幕,这已是一段佳话,也是难遇之缘法。


阅读www.yuedu.info